破茧百度百科

      禁林里的独角兽被频繁地猎杀和袭击,这绝对是一件非常反常的事情。

      粶霍格沃茨的禁林里生活着许许多多的神奇生物,而其中最鲜少受伤和死亡的,就是独角兽和夜骐。

      夜骐是一种背后带有翅膀,幱头部似龙,身形宛若骷髅马一般的飞马型生物,这些生物的智商非常高,而且只有见证过他人死亡的人类才能够看到夜骐。

      而独角兽ᐣ则是一种性情温和高雅的美丽动物,它们既不会主动去伤害其他生物,也足够强大到不成为任何其他神奇动物的猎物和食物。

      海格提着灯笼走在禁林小道中的最前面,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树木,大猎犬牙牙斎低着婖头跟在他的身边。

      尤金紧跟在高大的海格身后,哈利,罗恩和赫敏紧紧凑在他的身边,四个孩子都紧握着魔杖,魔杖的尖端闪烁着白色的荧光。

      禁林小路两旁的树林都黑黢黢的,高大的树劰木在黑夜中都看起来黑得吓人,就像是某种恐怖逃亡电影里的情景,让人心底升쥿起一阵阵的不安。

      众人脚下的小路也첂是凹凸不平,时不时地就会踩到凸起的石块和树根,更是让这种严峻的情况雪上加霜。

      ᛒ队伍很快行进到了小路的尽头,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吧,海格的前面分出了两条ከ岔路,分别通向了两个方向。

      “好吧,”海格皱과着眉转过身来对着身后的四个孩子,“看起来咱们不得不分开行动了!”

      “分开!”罗恩发出了一声惊叫。

      “可是海格,如果我们分开的话,那岂不是更加危险了?”赫敏也紧张地抬起头,不安地看着海格。

      “别担心,赫敏。”

      ⷆ 海格温柔地摸了摸赫敏的脑袋,然后鼓励地看了看罗恩。

      “这片林子我熟得很——只要鰧你们一发出信号,我就能立刻赶过去,也就一分钟的功夫!” 峳

      “信号?”哈利疑问地眨了眨眼睛。

      “对,咱们先约定好吧——如果你们遇到危险,就赶快逃跑,发射红色信号,如果你们发现了受伤的独角兽,也别过去,先发射绿色信号…你᣺们的魔咒课上教过这个吧?”

      四个孩子互相看了看,然后纷纷不安地对海格럜点了点头。

      “那好吧,孩子们,千万要提高警惕…独角兽拥有着很强的魔力,很少有人能伤害他们——至少我从没听过!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不要一热血上头就和那个猎杀它们的怪物打起来!”

      海格安慰的话语让哈利,罗恩和赫敏感到更加不安了,然而在说话的时候,海格一直认真地看着尤金,让尤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咧嘴笑了笑。

      罟 “就这样吧,嗯…罗뜷恩和赫敏,你们两个跟着我!哈利,閠你和尤金带着牙牙!”

      海格看了看四个孩子,随后安排好了分组,但是罗恩和赫敏还是有些恐慌地看了看哈利和尤金。

      “海格,”罗恩担忧地抬起头,“只有哈利和尤金两个,恐怕…”

      “而且你说过的,”赫敏也看着海格不安地小声说道,“牙牙它很胆小…” 㑤

      “没事,没事⯣,”海格ৢ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都记住信号了吧,那咱们就出发吧——我们往右走!”

      “那我们就往左走吧。”

      尤金背ꔢ着手拿着尖端뽐发光的魔杖,对海格自信地挺起胸膛,海格欣赏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带着罗딹恩和赫敏沿着小路大步地出发了。﹭

      罗恩和赫敏㇣回过头不安地看了看哈利,尤ꂥ金和牙牙,随后还是一咬牙,跟上了海格的背影。

      “呼。”

      尤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挑起眉看了看身边的哈利,牙牙凑近他的小腿不安地呜呜叫着。

      “害怕吗,哈利?”

      尤金微笑着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哈利也悻对尤金咧嘴一笑忒。

      “不怕,尤金,我跟着你呢!”

      “.…..”

      看着哈利清澈的,翠绿色的眼睛,尤金不由得老脸一红,轻轻咳了两声。

      哈利和他可不一样——他根本不知道禁林里藏着什么样的危险,也不知道他们其实是绝对安全的——因为奇洛还不能﹵暴露卧底的身份,只能装作是外来者作案,根本不会冒险和他们纠缠。

       只是绝对的信任和亲近,让哈利觉得跟尤金在一起心里很踏实韯,很可靠。

      这种感觉让尤金也感到很不错,因为那可是哈利,是尤金的前世里最为憧憬的角色,同时也是他矁今生里最亲近的伙伴。

      “你怎么了,尤金?”

      哈利看着尤金愣神,在他的眼前挥了挥手。

      “埄啊!没事…盔甲护身!”

      尤金甩了甩脑袋,回过神来给哈利和自己一人施放了一个保护魔法。

      “这是噇什么?”哈利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就好像他的身上套着一层隐形的魔法防护罩。凎

      “一种防御魔法,”尤金感受着体表笼罩的魔力,向哈利挑了挑眉,“能防护一定程度的毒咒和诅咒…但并非万能。”

      “汪呜!”

      牙牙抬起头,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尤徨金苦笑着给猎犬也套了一层防护罩。

      “行了,咱们出发!”

      尤金双手叉腰,Ⴠ怔怔地看了看面前分叉的小路,率先走在了最前面。哈利跟在他右手边稍稍靠后的位置,谨慎地举着尖端闪烁着恜荧光的魔杖,大猎犬㩛牙牙反而是瑟缩在了两人的身后,时不时地嗅着路面。

      ‘海格说的的确没错,牙牙的确是胆小得要命。’

       尤金不免满怀嘲讽地这么想到,同时也注意着周围的树林。

      他们这一路上来的时候,只在最开始发现过一次独角兽的血迹,这就说明独角兽们原本是在禁林的外围活动过的,而因为那个神秘怪物不断猎杀它们的原因,它们应该应该是集体逃回了禁林的深处。

      他们缓慢而谨慎地行进在小路上,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吧,依然没有任何独角兽受伤,或者怪物出没的迹象。

      户 “你觉得会是狼人杀死了独角兽吗?”

      小路上阻挡着一段倒下的树干,上面长삦满了苔藓,看起来像是倒下很久了的样子。

      在越过树干的时候,哈利借助尤金的手跃了下去,同时好奇地问塦道。

      “不太像,”尤金皱着眉,举着魔杖警戒地看着四周寂静的树林,“狼人没道理袭击它们,而且如果是他们,现场不会那么干净,至少会有撕碎的血肉和毛发!”

      哈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牙牙从他们身后的树噹干上跳了下来。

      又过了一小会,小路上吹来的风变得有些发冷,其中夹杂着淡淡的水气,同时핰,周围也传来的潺潺的猘溪流声。

      尤金停下了脚步,和脚边的牙牙齐齐吸了吸鼻子,皱起了眉。

      牙牙突然从尤金和哈利的脚边向前跑去,低头在小路的地面上孉嗅了嗅,然后发出了汪汪的叫声。

      靥 他们连忙赶了过去,发现在牙牙的面前,一条银色的血迹从小路边的土坡上延伸到了路上,然后断断续续地向着小路的前方延续着。

      “不热了,但看样子还很湿润,”尤金半跪在地上,用手指捻了捻沾染了银色血迹的土地,“恐怕又有一个独角兽刚刚受害了。”

      摸起了脚边的一块石块,尤金拿起它用魔杖敲了敲,石块变成了一根玻璃试管,他又引导着地上的血迹装满了试管,随后又找了个石子变成木塞塞好了试管。

      在尤金做这些的时候,哈利佝一直站在他的身边警戒着四周,不过他也没有发现任何危险的迹象。

      “在附近找找,”尤金站起身来,举起魔杖看了看四周,“也许会有凶手的线索。”

      “为什么,”哈利转过头看着尤金,眼睛里满是饡好奇,“难道我们不该去追那只受伤的独角兽吗?”

      䫍 “最好왳不要。”

      尤金摇了摇头,将试管收进了腰带上的布袋子里。

      걟 “独角兽肯定是遇到凶手,受伤之后逃离的,而地上只有蹄印,뽍没有脚印,就说明凶手肯定没有着急追上来。”

      읊 他指了指小路的前方,那里留着一连串的银色血迹,湿润的土地上却只有独角兽马蹄状的碗型蹄印,却并没有其他的足迹。

      “马蹄的间距很大,횓出血量也不多,”尤金眉头紧锁,趴在地上仔细地观察着蹄印,丈量着其间的距离,“独角兽肯定是仓皇逃窜的,而如果凶手没有得到他想要的,肯定是找到了捷径去追它了!”

      ꘤“那我们不是更应该…”

      “冷静,哈利。”

      尤金拍了拍手上的土站起身来,严肃地转向了脸颊泛红的哈利。

      “凶手非常危险,我们跟他保持距离,还是先找找线索吧!血迹一直在地釙上,我们一定能找到独角兽的。”

      哈利勉强地点了点头,尤金抿了抿嘴,率先登上了小路边的土坡,然后循着土坡上的血迹向前缓缓地走着。

      大概只走了二十多步的距离,尤金再一次半跪在了地面的草地上。

      “这里!独角兽的足迹在周围,没有血迹…这些草有咀嚼过的痕迹…快看!”

      哈利连忙带着牙牙跑向了尤金,看着他一䉞个箭步冲到了右手边的一块没有青草覆盖的泥土旁边。

      凑上前去,借助尤金魔杖的光亮,哈利看到泥土地面上,两块足迹清晰可见。

      “是凶手留下的!”

      䵓 “多半是,”尤金点点头,从校服长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叠成方块的羊皮纸,“是皮鞋,鞋码很大,应该是个成年男人!”

      展开羊皮纸,尤金将它覆盖在了鞋印上,用魔杖向纸面射出了一賂道金色的光芒,只见一道金色的丝线在羊皮纸上游走,鞋印的轮廓就这么浮现在了羊皮纸上。

      “走吧,咱们回路上。”

      尤金站起身来,将羊皮纸小心地塞进了长袍兜里。

      “继续追吗?”

      盍 “对,要小心一些…这里已经没必要多留了。”

      带着身后的哈利和牙牙,尤金快步地原路返回到了小路中,两人一犬继续沿着小路向着禁林的深处走去。

      这一次他们的脚步快了很多,后来他们甚至小跑了起来。

      尤金原本胸有成竹的心里也突然多了一些不安,越来越深入禁林,跟随在他身边的是哈利,他们没有遇到马人,海格和他们的距离也可能已经越来越远…

      独角兽零星的血迹一直延续,地面上满是银色的血点,小路显得越来越崎岖,周围的树木越来越浓密,地面也愈发难以行进,坑坑洼洼。

      “停!”

      哈利和牙牙被尤金突然的一声低吼吓了一跳,看到他在一棵老树根下停了下来,又一次半跪在了地上。

      只见老树根下堆满了一大滩银色的血液,这只独角兽在这里一定遭受了重创。

      “麻烦了…”

      尤金用手指捻着地上的银色血迹,恼怒地低声咕哝道。

      “血是餉热的,凶手就在附近,独角兽一定是刚刚遇难了!”

      “我们赶快通知海格!”

      哈利下意识地举起了魔杖,尤金却连忙站起身来,左手按住了他举着魔杖的胳膊。

      “不要!”

      尤金对惊讶的哈利摇摇头,然后转头看了看四周,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中紧握的魔杖。

      “雾雾隐(Nebulus)。”

      尤金的魔杖尖端缓缓地逸散出了一道灰色的水雾,随后渐渐地在二人和牙牙的身边扩散开来。

      哈利睁大了眼睛,大口地喘着气,胸腔不断地起伏着。

      他突然想起来了,这就是他曾经在城堡礼堂,对战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的时候使用的那个魔咒!

      灰色的雾气渐鸴渐笼罩了四周,遮断了视线中周围的树木。

      灰蒙蒙的一片中,哈利甚至看到身边的尤金的身影都变得浑浊不清了。

      “视野清明。” 壏

      突然之间,尤金的魔杖尖端又亮起了一阵淡黄色的金光,哈利看到尤金,牙牙和四周的树木的轮廓又一下子变得清楚了起来,只是眼中的一切都散发着一种淡金色。

      “这个咒语是只有雾气的召唤者才能使用,让人在雾中看清楚的。”

      尤金低声地向哈利解释道,随后又低头看了一眼颤抖的牙牙셤。

      “哈利,现在发信号,然后我们赶快换个位置!”

      哈利쿽目光坚毅地点点头,举起右手中的魔杖向天上射出了一道绿色的火㙗花。鏽

      “快跟我来!”

      尤金拉起哈利的左手,快步地沿着血迹跑了起来鴕,牙牙紧紧地跟在两人的身后,发出了呜呜的低鸣声。

      在雾气的掩护下,他们沿着独角兽的血迹不断地前进着,那些血迹比起先前在小路上留下的更为浓重,独角兽重伤之后,它的쿄血液很显然流失得更为厉害。

      穿过了几棵橡树粗大的枝干,尤金和哈利突然看到了眼前出现了一小片空地。

      然而此时,他们的心嫖脏也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看——”哈利低声说,举起胳膊拦住尤金。

      在空地的正中央,一个洁白的东西在地上闪闪发光。

      没错,那正是独角兽,它看起来已经死了,只是身体还在不断地,轻微地抽搐着,一大滩血液不受ᕹ控制地流淌在它的身边。

      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美丽,这样凄惨的情景。独角兽修长的腿保持着它摔倒时的姿势,很不自然地直伸着,它的鬃毛铺在漆黑的落叶上,即便是在淡黄色的视线中也白得像珍珠一样。

      鼉站在山坡上,被雾气和树枝掩护着的尤金和哈利怔怔地看着那只独角兽的身边的空地旁,从树林中走出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身穿套头黑色兜帽斗篷的男人警惕地左右看了看,举起了右手——他们看到他的手中居然握着一根魔杖!

      黑斗篷罩住了那个人的头,他们看不清他的脸,然而那个兜帽人却轻轻抖了抖魔杖,消去了周围的雾气,缓缓地走向了濒死的独角兽。

      “…再射一遍信号ቿ,哈利——红色的!”

      哈利连忙再度举起了魔杖,一束醒目的ﴢ红色火花高高地冲向了天空,发出了刺目的光芒。

      黑兜帽很明显地被吓了一跳,然而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他看到栣的却只是一片灰雾笼罩的树林。

      “快跑,哈利…降敌陷阱!”

      尤金拉着哈씄利向着身边的一处高坡跑去,同时举起魔杖向脚边射出了一道幽蓝色的光芒,划出了一道看不见的界线。

      黑兜帽不得不放弃了独角兽,用魔杖向着尤金和哈利发射信号的位置射出了一道咒语,消除那里的雾猄气,却不见丝毫的人影。

      两个孩子带着牙牙躲在了土坡的后面,牙牙缩在哈利的脚边瑟瑟发抖,尤金抬起头,看到土坡上生长着一颗粗大的树木,于是手脚并用爬了上去,侧着身子躲在了树后。

      褿‘难道真的要在这跟盒奇洛打一架吗?’

      尤金的心脏砰砰地狂跳,他小心地从大树后面探出头来,看到空地上的黑兜帽不断地向着四周发射魔咒,消除着尤金召唤的灰雾。

      粗喘着气,他连忙缩抚回了脑袋,手指紧张地捏着自己的魔杖。

      “啊!”

      ᛧ 突然间,一声痛苦的呻吟声吓了尤金一跳。

      哈利突然颤抖着蹲在了༵地上,左手紧紧地捂住了额头上的伤疤。

      “坏了!”

      尤金突然紧张地睁大了眼睛,从大树的后面探出头去。

      空地上的黑兜帽很显然听到了哈利的呻吟声,他转向了尤金躲藏的土坡,举起了自己的魔杖。

      ᇼ 儊 一道咒语轻而易举地清除了土坡周围萦绕的灰色雾气,尤金惊惶地粗喘着,一阵恐惧感油然地从他的心中升起。

      黑兜帽向着土坡一步步地走近着,一言不发,就像是一个索命的死神一般阴冷。

      突然间,他的脚踩在了一片泥土上,一阵刺眼的金红色光墙瞬间拔地而起!

      这就是降敌陷阱的效果,黑兜帽很显然是大意了,动作慌乱地伸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深吸了一口气,尤金猛然之间从树木的后面闪了出来,手中的魔杖直䚽直地指向了黑ٓ兜帽。

      “乌龙出洞!”

      莢黑色的粗大蟒蛇从尤金的魔杖尖端喷射而出,直直地窜向了下方场地中的黑兜帽,嵅紧紧地缠绕在了他的身体嵲上。

      “啊!”

      “...蠢货…魔杖!”

      黑兜帽不断地挣扎着,尤金听到他的Ὂ兜帽下传来了两个不同華的,模糊的声音。

      就在黑兜帽勉强地举起了他的魔杖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一个有着银色头发的马人从附近的树林中突然冲出,他身后的灌木也很快被人撩开。

      “哈利!尤金!是你们吗!”

      海格巨大的身体挤出了茂密的灌木丛,而那个马人已经飞快地冲向了刚刚消틀去了缠身巨蟒的黑兜帽。

      黑兜帽转过身看了马人一眼,瞬间化成了一道黑雾,飞向了空场上方的天空,消失싑不见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