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books尿道足球队长狂草篮球队长

      接下来的录制一如既往。

      生诞祭的主角是刚才还被点到名的斉藤优里和舞娘川村ꪎ真洋㪧,登场的嘉宾则是此前已经出场过了的神棍岛䣆田秀平。

      说起这勘家伙来,一开始白云山还不确定他到底有几斤几ꈣ两,是不是有真本事,毕竟他好歹连鬼见识过了,这世界上真跑出些能ཁ人异士似乎也不是没可能,因此还特意和他客气的攀谈了几句,想要探探底,满足一下好奇心。

      旒 然而,也就是这几句之后白云山彻底确认这家伙是个神棍没쒿错了,因为这家伙一开口就是看手相,一看艔手相就满面异色大声夸赞白云山必然家⤥庭美满事业安康,总之就是大街上戴着墨镜輑的算命쵙大爷怎么说他就怎큔么说,只是用的词汇稍微专业化了一点而已,숆绕来绕去还是那个圈圈,都是一个味儿的。

      白云山当时心里就忍不住腹诽表示我可去你的家庭美满!老焄子一来全家就都死光光了,你还跟我扯美满?于是接下来似笑非笑的暗示他自己六年前就已经父母双亡,早就没有一个亲人了,搞䫃得岛田神棍饶是脸皮够厚,此时也不免一阵尴尬,连嘴皮子都说不利索了旣,借口去了趟厕所开溜,之后瑕就再也没有和白云山这货说过一句话。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人家岛田秀平,人家毕竟是靠这吃饭的,逢人开口总得说些好话才行。因此一般的套路都是先开口夸赞几句,然后再说些可有可无怎么理解쳕都对的坏消息,以此来暗示自己不是个只会说好话拍马屁的俸神棍,而是有些真本事的,从而让形象陡然饱满。哪里想得到今天随便遇上一个人就是父젟母双亡家人死光光?这还怎么吹,根本就是来砸场子的嘛!

      于是接下ޢ来的录制也不知道是不是莓因为这个原因,轮到位于嘉宾席෕上的岛⭿田秀平开始给生诞祭的成员分析手相时,发言略失水准,说话屡屡有些磕绊,总给人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眼睛쀷还时不时瞥一眼不远处摄影机后朴面坐在椅子上优赀哉游哉的白毌云Ϳ山,目光里隐隐带着些许幽怨——

      ㄡ白云山倒是满面春风一如往常,一边欣赏着小偶像们身披浴衣的俏丽风姿,一边时不时扭头和一旁站着的秋元真夏聊上两句,为了避免女孩站㍚久了太累,还让川景艾첾帮忙跑腿从休息室里泡了两杯蘐咖啡拿铁过来,ᮟ一人一杯边喝边看。

      唯一让白云山感到有些粞可㟖惜的是,大庭广众之下还有外人在场,终究还是有些不方꫕便,所以看归看,但想要没事怒搓一波嫂子狗头过过手瘾还是颇有些困难。当然,以他的脸皮如果想要若无其事的搓一波也不是做不出来薋,芌主要还是担心女孩恼羞成怒,直接跳起来一口把他手掌咬成半残,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 禒闲话少叙,等到vtr与评价结束之后,气氛陡然一变,终于轮到了今天录制的重头戏——鬼故事大会了。

      首先登场的是编故事能力的宗师级人物松村沙友理,一开口就知道是有备而来,该有的经典鬼故事元素差不多都齐了,什么墓地,小路,鬼的传说,加上描述的水平不错,时间地点听起来都有模有样的,把胆子本来就不大的小偶像们都吓得下意识缩在了一起,牵手的牵手,搭ऌ肩的搭肩ⳬ,脸色极为꫼真实。

      慙 尤其要以胆子本来就小的⟂某蛋黄酱星人表现得尤錒为突出,那表情仿佛真的亲眼看见了鬼蝫故事里描述的场面一样雨,脖子䭭都缩褂进了浴衣领子里,还不停地往身旁的某北海道女孩身上靠,也⻐不知道到底是怕的还是冷的,류看得台下的白云山一阵无语。

      㕲她身砑边被牢牢攥着手的桥本奈政奈未倒是脸色淡定,其实女孩胆子也不是很大,只是一是因为女孩一到害怕时就会启动应急状态,要么直接快速逃离︁现场要么面无表情,反而看起来没那么怕的样子。二则是因为——

      这硾故事是她帮忙编的。

      ι 是的,在得知了自己要上场之后㦊傻苹果便找上了桥本奈奈未,让她帮忙参考参考鈾,想个效果不错的鬼故事,而女孩꣎也没攇有让她失望,掻两人花费了不到半个小时便将所有细节敲定,然后故事出炉。

      ڵ 至于为什么不找更专业的白云山或鵉者关系同样很好的白石麻衣,前亓者是因为让他帮忙固然故事会更不错,但是太吓人了,女孩们现在都还记得这货刚来没多久就在乃木坂乙O乙群组里讲鬼故事的经历,那阴影至今废都ꅱ还挥之不뢜去,实在不敢再犯。

      而后긾者的话......不让她直接被吓趴下就算不错了,还要她吓别人?实在是太勉强了。总不能人人都像百合娘那么鴷倒霉加胆小吧?因榱此想都没想傻苹果便直接将自家的麻衣样剔除出了请求名单。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个知情,一个不知情,在听到同一个鬼故事时,白石麻衣吓得缩成一团靠在自家娜娜䳟敏身上寻求安全感,而桥本奈奈됌未꩝则脸色古⑜怪,笑意都快憋不住了,㠩尤其是看见煑周围一圈的成员们吓成这样,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就更欢了——

      最后,在一发突如其来的设乐炮中,第一个鬼故事落下了帷幕。

      在岛田神棍的点评结束之后,便轮到了第二个Ꝣ鬼故事登场,而这个鬼故事的讲述者,则是——

      䨱高山一実。

      在场的女孩们除了秋元真夏㋞外,䳼脸上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သ表情➫,白云山更是一阵脸色古怪,似乎想起了什么经历。果然不出ﺐ所料,尽管高山一実精心酝酿了텯许久,刚才还临时从岛田神棍那里学了些讲故事技巧,但一开口就差点让成员们集体笑场。

      因为她讲的故事恰巧就是曾经已经在某次烤肉时已经讲过一次的有关于妖怪山洞⊁的鬼(搞笑)故事。

      于是在全员憋笑以及嘉宾席上时鹠不时传来吐槽的情况下,这个故事最৥终还是讲完了。

      最终高山一実用事实证汳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她身上只有搞₄笑细胞,而没有恐怖细胞,让她说笑话可狂以,但让要让漤她来讲恐怖鬼故事......我们还是来考虑一下如何让秋元真夏的脑袋变小这个问题吧——

      两个故事讲完之后,mc香蕉人又按照台本点了两位成员出来,但由于灰是临时抽选的,所以讲的故事都差强人意,既没有到第一个故事那么可怕,也꟧没有到第二个故事곆那么好笑——毕竟好笑也是件好事,一是有节目效果,二则是可以起到对比的作用——因此便草草的结束了。 ꏕ

      ᝩ“还有嗹谁有ఇ什么精彩的故事想要分享的吗?”

      设乐扫了眼台本,上蔑面倒是没有硬性要求要讲多少个鬼故事,只是他犃作为MC的职业习惯问上一峺句而已,假如没有的话还会问一遍苾来的嶐嘉셒宾,嘉宾有准备的话就会分㨃享一下헄作为示范,算是惯例了。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忽然有一道声音响起。

      “我记得白云桑的鬼故事说的很不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