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娇妻,别闹了

      你确定是꾲要跟我在一㙵起吗?

      塁东平跟一个面容模糊身材火辣的女性Ό无声的交流着什么,眼看就要确认关系,深入接触。

      就在这时,从远处飘来了温柔的音ຉ乐,伴着这声音,那个女人的身影开始往远处飘走,离他越来越远,他怎么抓都抓不住,最后一着急……睁开了眼。

      在悠扬的轻音乐铃声中,东平睁眼了好半天才意识到刚刚做了一个梦。

      老婆,怎么办,我憋得都快在梦里出轨了……

      晃了晃头,他清醒ꄏ了些,伸手关掉俓了终端上的闹钟,然后在床边坐了几分钟才起身,此时某些地方终于平复了。

      今天是三月十号,此时距离决牙结石的问题,已经过去三天了。

      慎 这三天来,봕他一边加强锻炼,增强身体素质,一边练习新获得的技能。

      自从东平得到能力以来,历经几次血斗,无论是技巧还是战斗经验都有了长足进步,目前,䃍制约Ꮴ他鳜战斗力的短板,就剩下力量、肌肉记忆、反应速度之类的基础问题,所以这些天来,他针对这些的锻炼强度大大增强。

      在锻炼之余,东平还在锻炼两个技能,包括技能的ᚉ释放、收回,以及对技能的运用。

      经过这三天一系뫷列的折腾,他身体的基础素质方面,除了感觉状态好了很多外,并没有太明显的进步,但两个技能,特别是【硬化】的使用,就练得收发由心,꧔非ꅌ常流畅了;这么说吧,哪怕是往天上连扔十几把刀子,他១站在下面等着挨刀,也能毫发无损!

      为什么能肯定ཏ?

      嗯,因为他就是这么练的ヌ。

      他买툳了一套十几把的厨刀,然后经过一番实验后,找了个不开怪就不会被攻击的目标——“鵠杀死这一秒沿的无聊”的战ﲂ斗空间,然后不理会那个缩在角落发呆的具象怪物,自己在那儿瑷不断往自己头上扔刀子,锻炼自己【硬化】能力的注使用速度和准确度。

      你别说,新ꦫ买的刀质量挺好,切肉很利索。

      特别是那两款厚背刀,头骨都能劈进去,读档时用着痛快……

      由于ﵻ每次技能运用失败㌈,都会遭受伤残甚至死亡,东平对【硬化】技能的熟练度飞速攀升,现在只要给他0.5秒左右尝的反应,他就能使用能力准确的抵挡各方的攻击。

      除了对技能的熟练,他还对【硬化】能力本身有了更深的认识,뗍比如他现在明白了硬化能力是通过某些莫名的方法,鸛让他身体诐的材质发生了变化,质变后,他身体对钝器撞击的大致的防御能力相当于好几层的棉被,而对利器的防御力就更强了,至少他对大腿使用能力后,两只手拿刀用尽全力也很难刺入,或许能拟优质防刺萨服。

      要是东纡平全身都开着【硬化좫】技能,他就像是穿了一身没有薄弱环节的重铠,冷兵器已穬经很难对他造成伤害了,当然,由于开启技能后身体也会变得僵硬,所以就算不考虑能量消耗的问题,他也不可能全身一直开启,那样就成了靶子了;他都是要么局部短时间内开启,要么将手肘以下变硬,用手当盾牌来抵挡攻击的。

      三天的闭关修炼,也不是全都是得到,他也失去了很多……食物。

      无论是锴加强健身,还是锻炼能力,都是要大量的消耗身体的能量,所以东平这三天吃的特别特别特别多!

      因吃得太多,以至于他的消化系统都有点不堪重负。

      除了吃还得拉,上面麻烦,底下也不清闲,这三天他上厕所还必须上得很勤,他为此专门买了促进消化和让肠道通常的药,免得宿便把肠道撑得胀痛。

      现在,刚起床的압他就直奔厕所而去,准备完成每日早晨的日常。

      经过一晚上的储存움,为身体供能的“能源残渣”终于被清理了出来,由于倾倒的“残渣”量比较大,꼽冲水都冲了两遍才冲掉。

      解决内部问题,东平一身轻松,一边洗漱一边看了看个人终端,时间刚过六点半,这三天也不知是不是戒烟了的쌖原因,他之前昼夜颠倒的生物钟,突然就正了过来。

      “戒烟可真的很有效果。”

      ᨿ说起来,自从拥有了【硬化】能力,对付那几百个烟瘾精就不算难事了,昨天他找之前遇到的那个包工头买了一根一米七的尖头钢筋,当做矛,连续几次进入,把那几百个焦油爪头怪全挑翻了。

      基本过程就是,两条腿开启【硬化】,让自己变成人形圆规,然后一傱边踩着“肉体高跷”移动,一边用钢筋矛刺杀。烟瘾精比较矮,几乎没办法直接攻击잷他大腿以上的部位,他只要移动起来,不让自己被烟֒瘾精叠罗汉淹没,大腿以上就삱不会有威胁,至于大腿以下……愿它们牙口好。

      目前东平的戒烟已✎经彻底结束,只要不再抽上瘾,烟䈫这个东西就从他生命中消失了。

      ͨ

      消灭掉烟瘾精们后,东平䟄又获得了能力,这次是被动永ㅭ久生效的技能【防尘⭇】,可以自动排出呼吸中吸进体内的一切粉尘颗粒。

      若⨴还在地球,那这技能真的是神技。

      可惜这边由于化石能源枯竭,清洁能源大发展几十年,已经十分成熟,空气质量已经变得相当好了。 ∛

      新的一天开귦始,东平想到自⤎己又要开始大量进食了,略微有些发愁。

      “话说,是不是该买梠点能量棒之类的东西,来降低身体的‘后勤压力?’”

      打开冰箱,空空荡荡。

      是了,之前从阿姆斯餐车上顺来的两大袋,开始预计起码够他吃一周的食物,已经在昨天晚上被彻底消灭掉了。

      “好吧,是该去吃点好的了。”

      东平穿上衣服,骑上电动自行车出了门,往阿姆斯的店驶去。

      此时六点过不到七点,正好是大多数普通人准备玏上班的时间,在“魔鬼街”,也是众多不良分子们结束夜生活,散场离开的时候。

      东平所在的公寓恰巧是几个帮派底盘中间的缓冲区,⾽附近有还有一个神罚派的教堂,一些实力不小却只为赚钱的外来势力,也在这里开了几个娱乐设施,在帮派不开战的时候,这里还是比较安稳的。

      但昨晚看来是赶巧了,几个组织的许多人不在老巢窝着,都在这边搞了大活动,今天早上一散场,统统撞一起了。

      只见街边,三三两两的走着一些一看就쒮不偽好惹的家伙,他们或仍然亢奋,或无精打采,或与别的社团成员怒目而视。

      东平不想惹事,认真地看着路行驶,不与任☔何一人对视。

      这些家伙们都是麻烦,他在这里一室一厅一卫的房子租金便宜到一月二百块,就是托他们的福,这次那么多不同派系的人扎堆,必然是要出乱子的。

      果然,没一会儿,身后就传来了怒骂声,紧接着就叮叮咣咣的打成謩了一团。

      “砰!!!”

      这震耳欲聋的一声响,惊破了清晨Ⓡ的宁静!

      动枪了?! 躹

      뤹 东平被吓得头也不敢回,站起来把车蹬得嘎吱嘎吱,加速逃离。⚇

      这枪就像是发令枪,一声响后,安静了一瞬,之后开始了枪声的合奏,就像毉是有人点燃了几串鞭炮,然后扔的整条街到处都是。

      自觉已经逃远的他回头一看。

      单 由于用的不是无烟섆火药,战场所在烟雾萦绕,看不到具体细节,烟雾中闪烁着的点点光亮붒,那是开枪的枪火,伴着枪火的闪光后的,ㄤ是震耳的枪声,枪声间隙,他隐隐能听到中弹者的惨叫。

      真像是发生在地球前膛枪时代的战斗湖。

      㢯这时只听耳畔咻的一声곬,像飞过了一只⽗虫子,却吓得东平一个激灵打开了全身【틸硬化】。

      㚸尼玛,流弹飞这么远的吗?!

      ϵ发现自己没事后,趁着车子平衡还没被打破,东平赶紧取消全身大部分的能力,只保持后背的【硬化】,继续加速逃离。

      有的黑帮分子为了表䑂现威慑力,自的制火枪口径和装药丧心病狂,要是被击中,他的【硬化】是一定挡不住的,别看个热闹把命ጳ看丢了。

      实际上顕,单昬从科技水平上来说,这些黑帮手里的武器或许还有不如地球前膛枪时代的晚期ᡑ,毕竟他们没有膛线和米尼弹;他们多用的滑膛枪,弹药是单发纸壳独头弹和霰弹。

      新启星的‰动能武器因血影的存在,发展先天畸形,毕竟对付血影用动能蒟武器是几乎无效的,血影连墙都能穿,几乎没有物质能阻挡,你射什么实体弹头都是白给,还得上化学能和定向能武器才行,那时之所以发明出前膛火枪,还是发明新型投掷爆炸物和燃烧物的武器——火炮的副产品。

      动能武器的大发展,还是在一百多年前的反王战争时期。

      那时候因为全世界人类彼此展开大规模战争,考虑到经济实用,动能武器才得到了进一步发展。

      那时候各国用对付血影的主力武器——ن爆弹枪(类似小口径自动榴弹发射器)的成熟ᢖ技术,直接把前装火器跃进为后膛装弹、金属弹壳的自动武器,再之后,而当人类内战结束,动能武器发展就又停滞了,为表现放弃人类内战的决心,各国把战争中樊生产的自动步枪、机枪等动能武器,几乎全部쳿封存,连专门生产动能武器的生产线都没有保留,整个世界继续一门心思全在往能量武器下功夫。

      而民间犯罪团伙跟国家不同,눫他们要对付的始终是同类,动能武器价格便宜、效果好,保养轻松、耗材好得到,是他们的最爱。 ṳ

      不论质量,光谈数字鶗,或许目前官方持有的火器数量都没有帮派分子多。

      黑帮分子们他们自己打造的前装滑膛枪实在是太普及了,毕竟做这类武器技术含量非常低,连膛线都没有,只要能造无쒵缝钢管就能造뤚枪,制作黑火药的原材料也不难买,所以有名号的帮派成员将近人手一只。

      由于技术含量低,所以黑帮分子持械率高,同样由于技术含量低,所以他们对国家机器的威胁也就低檌,他们的铅弹是无法真正威胁军警力量的,这或许也是黑白之间的默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