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扒开屁股

      “侯。侯爷。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潘国权一脸慌첺张地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说,故意欺压我儿?”夏之琛盯着潘国权,一字一句地问道。

      㳭  听到夏之琛的话,潘国权显得更加楮紧张。

      他齵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直接面色一肃,说道“侯爷,末将突然又觉得ꝯ小侯爷的新战法▞,很适合我军!末将赞成革新᛬。”

      㦦听到潘国权的话,吕文洲的脸色,立马如同吞下了一只苍蝇一样。 ᱈

      “你倒是识趣。”夏條之琛看了看潘国权,然后又扭头⟤看向了吕文洲,问道“首辅大人,你可有什帤么不同的见解?”

      “回侯爷,下官没有,下官也是很赞成此等革新之举。”吕文洲听到夏之琛的话,立马说道。他现在可不敢去惹怒夏之琛。

      “只是小侯풪爷的新廹战术,着实让人惊讶不已。短短的时间,就可以攻破第一近ⷄ卫旅的防守,这不由得让人难以相信。”

      “但是,既然陛下和张帅、沈帅都已经띚确认,那下官自然是没有意见闑。”

      “此等新战术,若能推广全军,定是我大汉之福瘏,下官又岂േ能阻拦?”吕文洲一脸正气地说道。

      降擲那神色핬,就宛如他是一直支持夏建仁一样。

      夏之琛看着吕文洲的表情,点了点头䞟,然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찐 ᷷ “不过啊,推广新战术,﯑乃是军国大事,不可儿戏䪳,依我看,不如先将这个战术,交由军部进行推演,然后选择部分部队先行推广。”夏之琛缓缓地说道。

      厧“陛下以为如何?”说着,夏之琛扭头看向朱婉蓉。

      “都听老师的。”朱婉蓉笑着说道。

       “嗯,既然如此,那大家就各司其职吧。”夏之琛听到朱婉蓉的话,点了点头,然后才说道:“文洲,你ō尽快安排刼军部去评莲估愕新战术。”

      “学生明白了。”吕文洲听到夏之琛脓的话,立马点了点头。苶

      “那你们就ђ先去忙吧。”夏之琛看着吕文洲挥了挥手。

      揚“是,学生告退。”吕文洲再次对着夏之琛行了一嚹礼,就缓缓退出了大殿觚。 矠

      等到吕文洲三人退出去之后,夏之琛才绍收ﲧ起홨了自己的笑容,一脸阴翳地看着吕文洲的背淞影。

      黑 “父亲。”夏建仁缓缓走到夏之琛的背后,对着夏之琛说道。

      夏建仁有一些意外,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彔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可以直接影响到吕文洲。

      不过他突然又想到自己,这些时日以来,不管是张兴元还是沈尘元,在听到自己是溧阳侯的独子之后,他们的表现멁,也顿时理解到,夏之琛在朝中的权势。

      “一会再与你说。”夏之琛看㟔了夏建仁一眼,然后直接转身,走到了朱婉蓉的面前,对着朱婉蓉行了一礼,才继续道“陛下受苦了。”

      “老师这是什么话?朕不苦륨的。”朱婉蓉听到夏之琛的话,摇了摇头,㶴眼睛有一些红润地说道ዤ“老师这次回来,还走吗?”

      “老臣这次回金陵,就先不짤走了。”夏之琛听到朱婉蓉的话,稍微依靠了就直接说道“陛下今年才19,老臣就在金陵为陛下把控大局,直到陛下亲政。”

      “真的?”朱婉蓉听到夏之琛的话慦,顿感意外,很是高兴的说道。

      “是的,老臣回到溧阳之后,很是担心陛下,后来听说恭琰谋反,老臣甚是心痛。后又听闻,叛军围困⇒金陵。老᜴臣更是整夜不眠。”

      “既然如此,老臣不如回到金ㅅ陵,‵与陛下共进退。”夏之琛缓缓地说道。

      “老师,堂兄他霓。。”朱婉蓉刚想要说话,却直接被夏之琛打貓断。

      쥉 “陛下,老臣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夏之琛直接对着椣朱⓯婉蓉说道。

      ﻣ “是,知道了,老师。”朱婉蓉听到夏之琛的话,顿时有一些失落。

      큸 夏之琛看到朱婉蓉的表情,也猜到了朱婉蓉心软了,于是说道:“陛下,国法就是国法,先帝在位之时,就确定了君主立宪,陛下不可以꣈身试法,破坏了先㗢帝定下的国策。”

      “若是陛下真的想要救恭琰,那就只能在他造成更大损失之前,击败他,然后再想凲办法赦免他,留他一命。” ■

      “明白挜了,老师”朱⬆婉蓉听愓到夏之琛的话,顿时露出了一个笑脸,然后说道“对了,老师,您还愿意进内阁吗?如果愿意,朕可以提名,让老师进内阁,以老师威望,绝对不会有人敢反对。”

      “不⛢了,老臣这次回来,就只打算继续教导陛下即可,至于㲨官职,老臣现在已经不看重这些了。”夏之琛说道。

      “但是,老师。”朱婉蓉㳪听到夏之琛的话,立马想要再说,可以却被夏之븐琛在一次打断。

      “眙陛下的心意,老臣已经知道,但是老臣想说的是,既然老臣已经退下去了,那么就不会再去挡年轻人的棡道。”

      “这大汉的天下,始终都是要交给你们的늫。老臣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的看着你们,替你们护航。”夏之琛慷锵有力的说道。

      朱婉蓉听到夏之琛的话之后,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随后,夏之琛在转过头,看向了张兴元,对着他说道“兴元啊,这些年,你再汉江做的很好。”

      “谢侯爷夸奖。”张兴元听到夏之琛的话,㴛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张兴元也有爵位,但是夏之琛在朝中的分量,뮄可比他大得多。

      殔夸奖完张兴元,夏之琛这才转头,看向了沈尘元,对着他说道“你也幸苦了。ﯳ”

      “侯爷,属下这算不了什么,侯㴵爷能够回来,真是太好了。”张兴元也是一脸笑意的说道。

      夏之琛听到沈尘元的话,也是点了点鈪头。

      最后才轮到了夏建仁덪,夏建仁站在一旁,正等着夏之琛的夸奖。

      “父亲。”夏建仁看到夏之琛走到了他的面前,轻声地对着夏之琛喊了一句。

      묘 “你还知道,我是你父亲?”夏之琛瞪着夏ߗ建仁,缓缓地说道。椃

      “额。。父亲这是何意?”夏建仁听到夏之琛的话,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怎么在别人那里都是夸奖,ᠺ而到了自己这边,感觉就是要吃挂落?

      “父亲这话是什么意思?”夏建仁有一些迷惑的问道。

      “什么意思?你个小兔崽子!就让人送一封信,你就带人跑到金陵!你有把我这个父亲放眼里了?”夏之琛直接指着夏建仁骂到。

      “留封信,就跑?这。。我。。”夏建仁春听到夏之輫琛的话,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突然感觉,他被人坑了。均

      坑他的人,严格来说,就是他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