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下

      胡垆见王守仁和李寻欢都惊疑不定地望向自己,遂摊手笑道:“两位莫要将贫道当成了蛊惑君王的妖道。贫道颇通岐黄之道,故此能看出陛下的身体确实有些问题。若陛下肯由贫道诊断一番,说不定贫道会有办法帮他调理一番。延年益寿之语,绝非妄言。”

      王守仁和李寻欢这才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们方才确实生出极大忧虑。

      两人都见识了胡垆的修为,又知道他身上颇有神异之处,若当真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即便当今这位陛下素来圣明睿智,也未必能避免受其蛊惑。

      朱祐樘有些惊讶地笑道:“原来胡垆道长还精通医理,难怪那天能随手解了皇儿所中迷香。朕这副身子骨确是从小便孱弱不堪,之所以求助于仙道之说,其实也并未奢望甚千秋万年。只是希望多支撑几年,能看着皇儿长大成人,有足够的能力接过大明江山。”

      “父皇!”

      一旁的朱寿——或者该改称“朱厚照”——面上在一阵惊愕之后转为悲戚。

      他虽然知道父皇素来体弱多病,却从来都不知道情形竟恶劣至此,以至于父皇没有信心能看到自己成年之日。

      面上神色一阵变幻后,朱厚照蓦地扑到胡垆面前,双膝一屈便要拜倒下去:“求道长救一救我父皇!”

      胡垆衣袖轻拂,发出一股柔和劲力将他跪到一半的身体托起,脸上也现出赞许之色——不管后世的正史和杂说记载了这小子的多少荒唐事,但以其当下的表现来看,却是一片赤子之心未失,完全不像出身于皇宫这片最黑暗污秽之地、似乎天生便懂得权谋心机的皇族子弟。

      “殿下无须如此,贫道既然说出此事,便是有出手之意,如今只看陛下是否信得过贫道。”

      朱厚照大喜,急忙转头望向朱祐樘,目光中满是希冀之意。

      他自幼习武,如今也算登堂入室,比父亲更了解一位有先天之境修为加持的神医会是如何厉害。

      那白发老人虽朱厚照更加清楚这一点,却更清楚此事并非如此简单,当时有些犹豫地向朱祐樘躬身道:“陛下,兹事体大,还需三思。”

      这老者名为刘顺,虽是内宦身份,身上却并无任何职衔,只是凭一身超凡脱俗的武功,先后如影随形般贴身护卫了两代皇帝,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作为皇帝代言人,可说是位卑而权重。

      在平时他确实也只如影子般随在皇帝的身边而一言不发,但只要开口说话,便是皇帝也不得不重视。

      然而此次朱祐樘却摆手笑道:“刘大伴无须多虑,朕信得过胡垆道长。”

      随后向胡垆道一声:“有劳。”

      胡垆更不怠慢,起身上前请朱祐樘将手臂放在身边的小几上,探出三根手指搭上其腕脉,微阖双目似神游天外。

      朱厚照心中忐忑,便凑到阿飞身边,小声问道:“胡垆道长的医术究竟高到怎样的程度?”

      阿飞一边将收回鞘内的“蔷薇剑”缠在腰间,并实验了几次拔剑的手法,一边淡然答道:“不清楚,自认识师父以来,我也只见他出手医治过我娘。”

      朱厚照立时便生出些不大好的感觉,小心翼翼地再问道:“经胡垆道长妙手医治,令堂可是已经病体痊愈?”

      阿飞脸上仍是清冷平静如井底寒水,语调亦不带一丝情感波动:“我娘在去年便已经去世。”

      朱厚照瞠目结舌,怔在原地片刻,猛地转头望向仍在似模似样为父皇诊脉的胡垆,脸上的忧色已溢于言表。

      又过了片刻,胡垆终于张开双目,同时收回手指,脸上的神色却颇有些古怪。

      朱厚照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安,迫不及待地问道:“道长,我父皇的身体究竟怎样?”

      胡垆并未立即回答,却先向朱祐樘道:“贫道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干系甚大,因此不得不冒昧请问一句话,陛下是否能完全信任在场之人?”

      此言一出,众人尽都大为惊愕。

      朱祐樘却是在惊愕之后断然颔首:“皇儿与飞少侠自不必说;两位伴当是护卫我父子安全的屏障,自然也无问题;至于王、李二位公子,朕自认双目尚有几分识人之明,也愿意相信他们的操守品格。”

      王守仁与李寻欢毕竟还年轻,当时都被这一句不无帝王心术因素却又说得极为真挚自然的一句话感动,一齐躬身道:“蒙陛下如此信赖,我等敢不竭诚效命!”

      见朱祐樘已经表态,胡垆终于揭开自己诊断的结果:“陛下的身体确是不容乐观,然而以贫道诊断所见,会出现如此结果的缘由,一半在于自身,一半在于人祸!”

      不等被这句话震得神色剧变的众人质疑,他继续道:“陛下早年吃苦不少,以至于身体远比常人孱弱,这算是自身之因;然而陛下后来应当是常年服用各种名贵补药,这却是人为之祸了。”

      朱厚照大惑不解,问道:“父皇既是体弱,服用补品温养身体又有何不对?道长怎说是祸患?”

      胡垆悠然道:“殿下也说到了‘温养’,其中的关键便在一个‘温’字上。当年陛下的身体极弱,虽应该补养,却该徐徐图之循序渐进。而为陛下进奉补药之人则是操之过急,一味施以大补之药。如此虽令陛下在短时间内神清气爽精神焕发,代价却是不断消耗陛下体内本就不多的潜能。如此不仅会令陛下的身体情况常有反复,更在无形之中消磨了陛下的寿元!”

      “我要宰了刘文泰这庸医!”朱厚照陡然如一头幼狮般咆哮起来,“当年皇爷爷因病驾崩,便与此人脱不开干系。父皇宽仁只将其贬官,后来他得以起复也未曾刻意打压,岂知这庸医又来害人!”

      原来当初宪宗朱见深病故后,群臣依例查阅其生前所服汤药的记录,有人认为其中一副药剂似有不妥,便以“投剂乖方,致殒宪宗”之罪,弹劾为宪宗诊治进药的太医院使刘文泰。

      但当时已经即位的朱祐樘听了几位大臣进言,觉得此事并无切实证据,不辞只将刘文泰贬官。如今刘文泰也确实重新做到了太医院判的职位,朱祐樘日常所服调理身体的药物,大多要经他之手。

      “皇儿,不要胡闹!”朱祐樘先喝住暴走的朱厚照,随即又颓然苦笑,“何至于此?何至于此!朕虽不敢以圣君明主自夸,却也算是勤勉之君,他们怎就……”

      刘顺、张永、王守仁、李寻欢听到一个“他们”,登时俱都心惊肉跳,隐隐地已猜到朱祐樘所指。

      胡垆则是直接掀开了盖子:“或许在朝堂之上的某些人眼中,陛下正是错在了‘勤勉’上。因为他们需要的,是一位垂拱而治的‘无为’圣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