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第二季

      郑活从游戏世界一出来,就听到现实世界里的网吧客人们发出惊呼声。

      “你们看到没有,那是什么神仙团,那种阵容居然都不死!”

      他 “每一步都走到最优的路线了,这人是在拿阳寿玩游戏吧?”

      “还有那个‘铁皮恐角龙’,竟然一共生了六只小恐龙,也太能生了吧!”

      郑活这时候冷哼了一声:“当然,它可是生娃机器!”

       一场战斗生六个娃า,恐怖如斯䪱! 

      要是“铁皮恐角龙”这催眠效果能带回它那个世界,让它在那个世界葒也拼命生,恐怕要不了多久艾泽拉颕斯大陆就要被小恐龙给占领了吧!

      客人倒没对郑活的这句话做出反应,但是这句话却被旁边的兰莎听到了。 蓑

      她好奇地看过来,问道:“你喜欢生娃机器吗?”

      她又不知道想鬄到了什么,突然间红了脸,还痴痴地笑了起来。㵱

       郑活被她笑得毛骨悚然,忍不住叫道:“你别胡思乱想啊!说的不是你!”

      “ᱧ不是我吗?真可惜……”兰莎露出遗憾的表情。

      “可惜什么啊!你还真想当生娃机器啊!”郑活喊了起来。

      “如果有机会,也不是不可以……”兰莎有些羞炕涩地说道。

      “绝对不可以!你当是你家养猪呢,说生就生?”郑活喊道。

      兰莎鯎撅起了嘴:“小气鬼!”

      “你别弄出一副我委屈你的瞄样子,这件事跟我一点关쵁系都没有!”

      郑強活赶紧撇清关系,他真的要耡被这个变态痴女弄疯了。

      好不容易把心思回到游戏上职,郑活发现,最期待的事没有发生。

      作为一只猫猫,每个回合ﻟ结束最期待的事,就是有人死。只有别人死了,他才能吃到那个彃人留下的볅猫粮,才能变得更强。

      整天盼着别人去死,就是猫猫这个英雄的生存之道。

      郑쁥活輑盼着其他人死光,但是却失望地发现,这回合一个人都没有死。最接近死亡的,反而是只剩一滴血的他自己。

      尤⣍其是坐在郑活身边的小胖ᾊ子,郑活鄻觉得他是除了自己之外最弱的一个,结果他也顽强地活到了现在。

      郑活忍不住向这小胖子咂了咂嘴:“切,你怎么还不死?”䆽

      小胖子闻言看过来,有些不高兴道:“你这人怎么回事,怎么盼着我死?”

      ͨ

      郑活反问道:“不然呢?还盼着你活吗ᗓ?” 

      “我又没惹騇你,你干嘛这么想我死?”小胖子不解地缫喊了起来。

      “这不是很正常嘛!”郑活哼一声道,“弟弟,这可是比赛啊!♵这里的每个人都是盼着其他人死的,不然还怎么吃鸡?你难道不是盼着别窳人퓸死吗?”

      “是死是和都是由当前的阵容决定的,我可不会特地盼着别人死!”小胖子认真道。

      郑活一呆。还是个正义感十足的小胖子啊。

      “㍃那你不想吃鸡吗䛵?”郑活又问道。

      小胖子犹豫了一下道:“我当然是想吃鸡的,但是这场比赛的大家都綣太Ꮣ强了,퍫我应该是吃不了了……”

      还是个很懂得퐝审时度势的小胖子。

      輚 椆 但是这綗种容易丧气的性ሃ格郑活不喜欢。

      ꯨ 郑活道:“那你付了一千块钱的参赛费,要是吃不了鸡,岂不是很亏?”

      跟金钱挂钩的事情,看你还能不能这么佛系?

      小胖子却笑了起来:“没关系,我家里有钱,我就是想来试试参加比赛,亏了就亏了…ꃜ…”

      郑活果断喊㦯道:쇣“好了,别说了!最讨厌你们⇅这种霜动ߢ不动就炫耀自己家里有钱的家듕伙!”

      小胖⋞子봫不好意思地摸摸头ﲡ笑道:“我不是故意ᛔ的…溷…”

      “……就是家里真的很有쮒钱,不小心就说出来了?”郑活帮小胖子补充道,然后点点头⩵,“我明白,你说的我都懂懐,你不用再解释了!”

      呲 小胖子小声道:“真不是这样的……”

      不过郑活已经没空再理会小胖子了,他心思又集中在戈了游戏上褵。

      刚才是因为还没想清楚这次准备回合要䡴怎么操作,所以可以随口跟小胖子闲聊꫔两句。

      ꀢ 但是딛,当郑活点了一次刷新酒馆,眼前突然出现那个随从时,他的心思突然全部被一种想法占据,再也没工夫和人聊天了⺋。

      瞫他还记得刚才受到了怎样的嘲讽。ჹ

      ꝟ “太快了,看不清了……”

      “这种人也配参加比赛……”

      敦“我上我也行……ݟ”

      댐 那些人的冷嘲热讽仿佛就在耳边。

      而郑活打完一场战斗뾑,回到现实世界,甚至也还听到那些充满恶意的人的声音。

      “瞎了,就那脑瘫居然还能不死!”

      “他这是用了十年的寿命打了这场团吧?”

      “没事,他下回合就死了,就他这样的,烂分都不配!”

      有的时候,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语暴力行为真的可以很过分。那些伤人的话语,以事不关己霂的态度说出来,就仿佛真的不会对别人造成一点伤害一样。就怏算真的造成了伤害,也是大家所有人的错,与那某一个ŀ人无关。

      就好像带着一层护身符,去发泄自己的恶意。自己心勚里得到了卑劣的满足,ꭊ却从没想过,他已经将伤害ꖣ带给了别人。䯶

      这种行为尤其在网络之上更为过分,大家戴着假面,有时候甚至能说出更恶心更肆无忌惮的话。

      腀郑活现在遇到的还算好的了。

      ܡ而面对这种冷嘲热傔讽的话语,郑活突然特别想打那些人的臱脸。

      垱不是说我整活差吗?不是瞧不ᨮ起我整活吗?那我就偏要整给你ⶁ们看!

      这样想着,郑活毫不犹豫买下了眼前让他心动的那只ዕ“鱼人猎潮者”。

      场上㱏依然有金色“布莱恩铜须”和“卡德加”,整活的条件依然是充足的。

      ꫢ 而要想真的翻盘,从这神仙打架的对局中突围き出去,也只有整活可以做到了。

      所以郑活下定了决心,这一次也要整活。

      是的,在⓭刚刚整活失败的下一回合,他再次选择了整活!

      后面࿱果不其然传来那些人的惊绥呼。

      “你们快욯看,那个脑瘫又要整葳活了!”

      “不会吧䘙?他还不知道自己榗有多蠢吗?竟然还敢整?”

      “别整了,我都快吐了!”

      郑活将那些Გ嘲讽的声音屏蔽在圐两耳之外,专心开始整活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