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网址你懂的免费观看

      覉 旬阳县,大牢。

      当江南从睁开眼时。

      映入眼帘的是逼仄潮湿的狭小空间,昏暗的煤油灯映出点点光芒。

      謺借着这光,他看清了自己身在何处。

      茶铁窗,枯草,腐멙臭的死老鼠味儿……

      监狱!看样式还是古代那种监狱!

      江南懵了。

      真人秀?绑架?癖好play?

      䇤 恐惧中,他的脑海里闪过各种念头。

      Ⴡ直到下一刻,如潮水一般的记忆和信息涌入脑海。

      上元世界……

      托大夏……

      仙魔……

      ……

      花了点时间理清思路后,他弄明白了。剚

      这是穿越了。

      成了大夏朝旬阳县的一个死囚,三天䡘后,菜市斩首……

      地狱难度的开局啊……

      쥵 江南心中绝望。

      随后,从原身的记忆中,他算是理清了自己身陷牢狱的原因。

      原身同样叫江南,是云阳县大户人家商家的一名家塾老师。

      两天前深夜,他在书房读书时,听见商家院子里有人声。

      便出门查看,看到商家女婿졨李闫旭与其夫人商云烟发生争执。

      낳 獀最后,李闫旭竟然掐死了商云烟。

      江南只是个ᅦ落榜书生,怎见过如胱此场面。

      当时便吓出了声。

      惊动了凶性正盛的李闫旭。

      万幸,李闫旭并未杀人灭口。

      而是贼喊捉贼,反咬一口。 ๧

      ᤾ 江南无依无靠,无父无母,无权无势,不正是头美美的替罪羊燛?

      于是,这位李姓赘婿率先报官,随后抓捕,伪造人证,屈打成招!

      一㊛套行云流水,把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江南安排得妥妥帖帖。

      就这珷样,江南莫名其妙就成了见色起意杀害商云烟的凶手……

      最觊后,大概由于年关将至,御史台监察御使正在讏旬阳巡查。

      Հ县太爷为了尽快结案,草草定罪。

      票最后的结果,就是原身江南就变成了死囚。

       在牢中,因为伤势发作和不堪屈辱,含챠恨而终。

      接着便是地球的龲江南穿越过来了。

      死局,纯粹的死局。

      㠽江南冷汗渗出,牙关颤抖。

      一时间,他找不到任何破局的点。

      ቦ 难道好不容易从车祸中逃得一条狗命,却只是老天爷给他开娛了个⢽玩笑?

      穿越了还是得死?

      他不甘心……

      突然间,江南心中传来异样之感。

      他闭上眼睛,只感到意识中出现一盏古拙的青灯。

      它通体以绿铜浇铸,大巧不工,灯芯如枯草般漆黑,静静矗立于虚空中,巍然不动。

      江南翻遍了原身的记忆,也没找到个这盏青灯有关的记忆。

      它是我带来的?

      江南心中暗忖。

      他睁开眼,眼前仍然是黑暗的天牢。

      再闭上眼,蒖那青灯又浮现在识海中!

      只不욦过,江南发现,原本枯竭的青灯中,似乎多了一点混浊的液体。

      像是灯油。

      而且那灯油还在以极慢的速度,缓缓上升!

      一炷香后,江南紧闭双眼,死死感知青灯。

      䴯 他心中有预感,这青灯点燃之际,将有异变发生。

      布说不定,能救他一命!

      㨵 缓缓的,灯油涨满,那混浊中充满歇斯底里的疯狂和愤怒。

      睝  于是幽幽的火苗自灯芯燃起。

      那一刻,江南的耳边仿佛响起遥远的诵经与祈蠽祷之声,浩浩荡荡。

      一道意念传入他的脑海。

      【于怨气缠绕之地燃娇灯,获得十年道行】

      【习得神通“通幽”】

      【习得神通“驱神”】

      道行?

      神通?

      稶 江萈南还未反应过来。

      一股奇异之感便自身体内散出,紧接着,那些被屈打成招的伤势,竟缓缓愈合。

      充盈之感遍布全身。

      道行,正一点一滴打磨他的四肢百懴骸。

      짹 肌白如玉,身挺似山,骨若桁架,皮作精钢。

      原身因寒窗苦读而孱弱的身子,在缓缓蜕变。

      随后,他的脑海里,两门玄奥的法门自然参透。

      【通幽:黄泉九幽,尸鬼亡灵,通阴阳二界,是为通幽。】

      【驱神:上清号令,阴司鬼差,黄巾力士,莫敢不从。】

      按他心中理解,通幽就是䥵能챘召唤死者灵炵魂,大白于日光之下;驱神则是召唤黄巾力士等精怪作战之法。

      而神通的强度威猛,则与道行深浅有关。

      江南快速消化着脑子里多出的知识,然后心中一个激灵——这不就是签到金手指吗?

      在怨气极深的天牢签到(点燃青灯ꏏ),获得了十年道行和两门神通。

      紧接着,他便看到了活命的希望!

      䪳 逐渐冷静下来,他见牢房外暂时无人,便欲尝试通逇幽之术。

      按照脑海中的指引,他二指〭平伸,遥遥指地䇄。

      只见黑烟升腾。

      黑῁雾中,一模糊的身影浮现,身穿囚衣,面色狰狞,脸上堆满痛苦喥与愤然。

      见此状,江南一愣。

      这不正是上一个死在狱中的囚犯䶖吗?瞅

      当初原身被关进来的时候,正好见狱卒把这人的尸首抬出去。

      鬼影愈发凝实,仿佛就要挣脱黑雾而묓出,一ច股强烈的怨气扑面而来!

      江南赶῟紧收了神通,心中阴霾一扫而空。

      如今,有了道行,有了神通。

      即便身陷天牢,他也有脱身之法,其法㟈有二:

      僱其⃢一,翻案;

      其二,以驱神之术唤力士金웄刚,直接越狱!

      前者需要费些周折。

      茅 因李闫旭与巡捕司沆瀣一气,江南是知晓的。

      而本县县令又毫无作为。据说近一年来旬阳县前前后㟸后丢了近十家孩子,那些孩童父母进县报官,却也都被三言两语打发回去。

      饔 所以,江南若是想走떄翻案的路子,还得看那行监察鹎之职务的御使。

      很麻烦。

      但思索半天,江南仍选择了前者。

      因为在原身❋的记忆中,大夏并非中国古代国度一般的存在。

      这里有妖,有仙,有佛,有焚山煮海,有改天换日,各种神异,不一而足。

      骤作为中土霸主的大夏,自然也有专门斩妖除魔诛杀魔道的机构绣衣使。

      他们诡秘而冷酷,专职斩妖杀魔。

      ௨江南若是直接破牢而出,那便成了畏鑖罪潜逃。

      虽然以他十年的烌道行,在ਨ旬阳这巴掌大的地方足够翻云覆雨。

       可一但被那些绣衣注意到,那便后患无穷。

      还有一点,便是原身乃是读书人,最重名声。

      䶚自己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帮其洗刷冤屈也是理应之事。

      但最后如果实在翻不了案,再考虑杀出旬阳,也不迟。

      心中有了定计,那问题便是如何让那监察御使,知晓这事。

      正在江南思考间,两名狱卒领着一年轻人过来了。

      江南定睛一看,这不正是那李樠闫旭。

      他不仅生得一副好皮囊,早些年乃是旬阳县出了名的武魁,不然也没资格入赘ݩ到商家。

      퀲只见这商家赘婿黑衣素履,眼眶布满血丝,满脸悲痛之色。

      看那模样,明显是因其夫人突遭不测,黯然神伤。

      连两名冷硬的狱卒也有些不忍。 뫃

      其中一狱卒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作安慰,便与鞀同僚一起离开。㮈

      只留下李闫旭一人。

      他来探䈛监。

      这商家赘婿指着江南,眼泪便哗哗流了下来,

      “믬夫人啊랕!这杀害你的贼人就快伏法了!瓹你在天之灵能安息了啊!”

      一开口便是悲痛欲绝之感,旁边牢房羴的囚犯都直皱眉头。 ۥ

      又哀嚎了几句,做戏做足后。

      李闫旭凑到铁门前,盯着蓬头垢面的江南。

      “别装了,恶心。”江南冷冷地看着他,“我们都知道真相。”

      李闫旭悲痛的神ᨨ情变得阴狠起来,嘴角勾起,压低声音雃,“嘿,真相?真相不重要,现在你才是杀人害命之徒。”

      “不,夫人是你杀的。”江南抬起眼皮,说道。

      “胡说!人证物证罪书俱全,杀夫人的仢,就簢是你!”

      李闫旭声音阴冷,带着嘲讽之意,“巡捕司怎么没打死你——我可是特意打过招呼让他们特别关照啊……”

      江南这才恍然大悟。

      原身因屈打之伤而死,也并非意꫶外。

      其中也有李闫旭的运作。

      “不⥽过也没关系——三天后,你就要人头落地뼈,一切都结束了。”李闫旭继续开口。

      “你看,你就要死了,我还活着,我还是商家女婿,还是富贵荣华……”

      说罢,然后往后退一步,他又恢复了那副悲痛欲绝之色。

      哭丧着离开。

      豂他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扮演一个痛失妻子的好丈夫形象脨。

      探监嘲讽江南,只是顺便而已。

      就在这时,李闫旭身后突然传出一个幽幽的声音,

      “结束了吗?”

      如万古寒冰般冷冽的声音,瞬间缠上了李闫旭的脖子。

      ┨ 他心头一惊,回过头,正对上江南的眼睛。

      如地遉府恶鬼一般幽冷的眼神。

      “你ﬣ……可听闻死人亦能说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