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id一384正在播放

      说罢,道士虚影双手由下至上羅开合挥动,引得风叶大动,浑身闪耀跳动银白染紫电光,身躯迅速虚化直到几欲难以视见。

      澜金鹏见得道士虚影威势惊人,神色依旧深沉堽不变,亦是闪过淡淡的不屑,加速催发使得柔和波澜光亮急速涨大,色泽愈加深邃,淹没木剑形体,化出一硕大晶蓝剑影샜,剑锋溢动波澜柔光。

      道士虚影已宛若透明醧,身上跳夎动的银白染﯇紫电光愈发密集,朝身前凝聚,骤然化出一道粗大银紫闪电劈向二人。

      澜金鹏轻哼一声,手中动作没有停顿,一推,控制晶蓝剑影闪耀斩向劈来V的粗大银紫电光쉳。

      晶蓝剑影波澜柔光泂涌动,斩破粗大银紫电光,浑身缠绕细小电光攪,但在涌动的波澜柔光中顷刻间便消融无踪。

      “好奇异的剑术,竟能克制雷电。”近乎透明的道士虚影眉头一皱道,随后彻底消失不见。

      张须看着຋威势惊人的银紫电光被轻易斩破,不由一惊,心道:“好强的剑术。”초

      随后见得晶蓝剑影散去,破裂不堪的木剑掉落下来,急忙看向澜金鹏,发现其人脸色苍白,浑身发软好似就要倒下。

      连忙过去将其扶住。

      “我的天澜剑够强吧!”澜金鹏满脸兴奋地Ů看向他,语声激动地道。

      “强!太强了!”张须넣不假思索,连忙回应道。

      澜金鹏一下子兴奋地岁笑出声来。

      三个院卫从空中落下来蚖到二人身前。

      中间一个瘦高男院卫,见到澜金鹏脸色苍白,站立不稳,知道是源力耗损过大,还可能损伤了娸本源。

      当即对左边的一个男院卫道:“你先㒚带他去百草堂驻所,别让他出了什么问题。”

      那个男院卫点头,来到澜金鹏旁边,轻轻握住他的肩膀,飞空而起往道院方向ﶝ过去。

      瘦高男院卫看着同样脸色不太健康的张须,右手涌动散溢着生命气息的绿光搭在张须肩膀上。

      张须感受到一股清凉柔和的清流注入了自己的体内,让自己本疲惫的身躯恢复了体力,还滋养本源䞂,使得萎靡的本源恢复了不少活力,面色渐渐恢复了红润。

      賂瘦高男院卫见此收回了右手,缓㼜缓道:“跟我们详细说说这里发生了什么?”

      张须便从交易符器时开始将事情事无巨细地讲述出来。

      “幻身!”瘦高男院卫听到幻身二字脸色一变道。

      “快!马上去周围搜寻。本体应该就㉼在不远处。还有报案⥞县城法护司,让他们尽快过来。”瘦高男院卫立即转头对另一个院卫샏,急切说道。

      那名院卫在听到幻身二字时同样脸色一变,闻言没有迟疑腾空而起消失不见。

      瘦高男院卫见此神色稍缓,转过头来让张须继续讲롽述。

      뵪“你可知道他为何要针对你们?”瘦高男院卫听⦨完疑惑问道。

      张须略微犹豫了一下,将古符器和陈青ข辉所说全部和盘托出。

      瘦高男院卫闻言神色略紧,沉吟了一下,道:“不管如何퐰。相信㺑法护司会有妥当的处理。那人竟然敢如此猖狂行凶,依照国度律法必然严ࣙ惩不贷。

      䓆 现在可不是那个真修为主,强者为尊,ൟ便能为所欲为的时代了。”

      张须点头,便与其一起等待法护司法卫的到来。

      不久两人抬头看向树木倾倒所放开遮蔽的天空,见得一银白巨剑破空而来,未及眨眼便见其悬浮出现在眼前。

      巨剑,剑柄金黄光泽闪耀,剑身银白浩大,靠近剑目柄处镌有深银法护二字,映照雪亮辉芒,整体浩然大气,散溢无边威严。

      “法护天剑,剑锋所向,黑恶惊颤,妖邪避退。果然名不虚传!”瘦㖀高男院卫见此感叹道。

      鈴张须此前只在师教的只言片语和书籍中了解过法护天剑,知道那是日月国度律法至高无上的象征和守护,如䶯今还是第一次见到法护天剑,也不由震撼不已。

      法护天剑上站有四男一女,此时缓缓飘落在地。

      K 领头男子发髻端整㡤,面相英俊,着一身银白道袍,气质卓尔不凡,飘逸出尘。

      先示意其余几人到周围探查,便见其余几人四散到周围ࠦ查看,时不时使用器物收集查探,或施动术法探查显䏻露奇异波촪动。

      然后面带微笑,语声寸温和对二人道:“我是修士第二法卫队෢队长天不凡,请你们大概给我们讲述一⾙下完整的事情经过。”

      张须将事情经过又重复了一遍。

      天不凡听完神色不变,转身唤道:“流蝶。”

      一位着黑色花纹衣裙女子头挽发髻,五官精致秀美,束腰插一紫色羽扇,来到近前。

      “ꓴ队长,这里施展了有结构期层次的风系法术、雷电法术,还有风火纠缠的法术也到了结构期絜的层次奥妙,但都只有蕴源期的强度。

      랛从残留的大量灵力痕迹来看,应该是真修分身之类的东西所施展的。”流蝶语声轻柔,道。

      “有收集到可供追索的东西吗쐓?”天不凡问道。

      流蝶笑道:“这个家伙十分猖狂,竟然没有做任何掩盖。残留的气息和分身消散留下的存意都可以进行精确的追索。”

      “哦!那倒是ᓬ很方便我们去找他啊。”天不凡闻言一笑道。

      这时,被瘦高男院卫唤去追查道士虚影本体的院卫手中拿着红罗猿伞,从空中降落,目光ﭲ停留在法护天剑上同样流露惊异之色。

      不过很快来到瘦高男院卫近前道:“在山下找到一个疑似对方藏身的地方,但人已经无法追查到去向何方了。”

      瘦高男院卫在法卫队来到之后就一直一脸轻松,不以为意地朝天不凡方向努努嘴道:“这位是法卫队队长。事情已经交托给法护司了。待会你带他们去找一下那个方位就行了。”

      那⡬名院滌卫闻言看向天不凡,点了点戁头,뭩然后将红罗伞灃交给了张须。

      天不凡看向张须,微笑道:“放心。没有任何邪祟黑恶能在律法照耀所在猖狂。相信很快我们就能来找你结案了。”

      张须点点头,便见得那名院卫和法卫队队员一起登上了法护瓭天剑,眨眼间破空离去。

      目送他们离去后,瘦高男院卫带上张须腾空而起,穿过树木倾倒留出的空间,往琝道院方向飞皵去。

      张须在风云中穿过,心生感叹,腾空飞行实在美妙。对벰于源修来说,只要修为突破结构期就能踏空飞行了。

      “等下,你跟我到院卫室登载完这次事件的文案就可以回去了。还有,在法护司来找你们结案之前就不要离开道院了。”

      张须点头,心中叹道:“本来打算符赛过去后,就到县城看看杜师兄他们如何。这下估计还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一段ὰ时间后,១在院卫室登载事件文案后张须直接去往百草堂驻所找澜金鹏,但从红彤ꅋ那里得知他已经无覌碍回院舍去了。

      㠭 心中略微松缓,张须又连忙赶往澜金鹏院舍,轻敲澜金鹏院舍房门。

      錅 房门很快打开,澜金鹏见到张须⁲,招手让他进来。

      睰 进门可见房间布좏局与张须房间相似,但要凌乱不少,长木桌上摆放之物要比张须少上一些,但均非普通之物,如符纸最差的也是玄黄符纸,檀紫符纸和云白符纸并不缺少。

      澜金鹏拉出一张木椅让张须坐下,自己坐在长木桌前的木椅,看着张须没有说话。

      张须没有迟疑,又把古符器相关的事情给澜金鹏大概讲了一遍。

      澜金鹏听完,把玩着手里的令旗,诧异笑道:“就这东西,这么有意思啊!”

      张须无奈扶额一笑,道:“要命的有意思啊!╵真是对不住你了。把你牵扯进来。”

      澜金鹏不在意地笑了笑道:“什么屁话。要不是我也来了,你估计就没命出来了。”

      张须虽然知道他不会怪自己苏瞒着他,但心中还是松缓了不少,说道:“嗯!谢谢你。”

      澜金鹏沉吟了一下,说道:“那你现在还要跟我换这件符器吗?”

      张须眉头微皱,说道:“法卫队已经去追索那人了。若是能顺利解决,那人估计要囚禁数十年。这样在谁那里都无所谓了。

      不过我总感觉它是个是非之物,还是换给我,去县城交易掉为好。”

      “那给你。”澜金鹏没有迟疑直接将它丢给了张须,平静说道。

      张须接过令旗,同时把红罗伞还有记载有催动法诀的纸张递⷏给他。

      “去交易的时候,记得叫上我,别到时候又出事了。”澜金鹏一边从抽屉中拿出记载法诀的纸张递给张须,一边说道。

      张须又跟他闲聊了一휹阵,就离开回自己院舍去了。

      刚打开院硠舍大弿门,看见了一个让他欀颇为意外的人物,不由一怔,才关闭院门,穿过小园林,上到廊道,来到自己的房间前,对此人道:“请问江师教找学生何事?”

      此人正是江流海。

      “倒不是什么大事ᅧ。就是问问你可有长辈与궫我有渊源。뾡”江流海语声温和好似对待亲族晚辈,毫无符赛时的压迫感,说道。

      张须微微一愣,努力回想片刻后摇摇鄰头道:“未曾有。”

      江流海目光微凝道:“那你上午所绘简易灭炎阳符的符文又是从何而来。”

      张须没有瞒他的想法,直接道:“那是我自己从成品灭炎阳符中简化来的。肂而㆘那个灭炎阳符是我从另一个学生⡊那里得来的。”

      江流海闻言一怔,又疑惑道:“仅仅得到成符而没有法诀ɹ可不足以让你将其绘制成功。”

      “法诀是在得到成符后,请求两넹位长辈推演完整的。”张须不假思索꘳地道。

      릪张须刚说完,陈青辉推开院门进来,见到江流海也是一愣,不明所以地走了过来。

      张须看着陈青辉对江流海道:㲥“灭炎阳ྌ符就是从他那里得到的。”镙

      江流海立即看向陈青辉,问道:“你的灭炎阳符是从哪里来的?”

      쥔陈青辉眉头一皱,不满说道:“这关你什◽么事?ᗥ”

      江流海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回答,不由一怔,才说道:“쏶灭炎阳符是我改进烈阳符而来的独门秘符。삅除了赠与几位至交故人,就再没有任何成符及法诀流出。”

      陈青辉知道这位便是灭炎阳符的创始人似乎一下子没缓过来,怔了好一会,才连忙语声尊敬地道:“灭炎阳符是一位真修长辈给我的。”

      “真修?我从未给过成符真修。”江流海眉头皱起道。

      又对张须道:“可否将那道成符给我看看。”

      狑“䬱那道成符已经被我用掉了。峈”张须无奈道。

      陈青辉和江流海同时深䎂深看了他一眼,良久没有说话。

      씈最终江流海对ﴶ陈青辉语气诚恳道:“可否告知我你那位长辈的名姓和住所?我登门拜访问询便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