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哇伊视频苹果官方二维码

      对于欧阳辨来说,他并没有想要让王安石如何震惊之类的想法,这时候轛的人崇尚的是儒学,是思想上的开宗立派。

      至于这些商业上的东西,对他们来说疦只是걟奇技淫巧罢了,想要用这种东西来吸引王安石这种大宋的顶级精英,着实难了些。 

      他今天拿出来,是因为王安石都上门来了,如果不给鳬的话,王安石心中定然不太舒服,得罪一个未来权倾朝野的变法宰相……欧阳辨表示,他即便勒索自己的钱财也得倾囊相鋁授啊!䓾

      这东西不是他自己献过去的,王安石即便看了不喜世,自己也可以推脱是一些小想法而已,这样不至于被王安石看低。

      王安石愿意看,那就给他看,ꜹ这对欧阳辨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反正不过是拿来挣钱的手段而已,他所担忧的⎫其㴑实是对未来的影响。

      㣴他拿出溻来的东ኈ西如果只是自己用用,那么即便有≮人效仿,也是民间之间的商业活动,但王ꎬ安石这大佬可是要走上大宋政坛的,如果ᐌ到时候王安石依据这些理论搞出来一些东西,쁕用好了自然皆大欢喜,如果用错了,那么可是祸及天下的晚大祸事!

      不过欧阳辨掐指一算就放心了。

      琀 从王安石变法开始,到北宋崩塌,其实也不过是短短六十年而已。

      而在变法期间,到两党党争,到后面的收拾残局,其实也占了北宋一朝的不少的时间,说实在的,其实之后也没有多少太平日子了,再坏也不过是朝纲崩坏,还能够坏到哪里去?

      所以欧阳辨这东西拿出来毫无心理负担,也并不太在意,但他着实不想参与到政治里面去。

       鐖大宋能人这么多,他一个后世的小编辑,看了几本书,놈就敢大言救千疮百孔的宋朝?

      摩别闹了。

      大宋不缺人才責,反而坏在人才上面,在这段㯣时间里面,大宋朝能人辈出,造就了렱一个煌煌大世。

      뉇 但也正因为人才太多ꦌ,因此朝堂之上陷入磒党争,文武之间又不对付。

      在对外战争上面,文武两方犝相互⧗扯后腿,文官集团之间又党争不休,十分力气能够发挥綏出ᬒ三四分就算是不错了。

      自쐅己上去大宋朝堂上呼风唤雨,囜指挥一大票的顶级精英们共同为了国家兴亡而窼努力?

      呵呵。

      ᜤ欧阳辨有这么丰富的想象力的话,当什么编辑,去写历史穿越小굲说不是更好?

      总而᱐言之,欧阳辨是决计不肯去参与那趟浑水的,阬谁爱去谁去!

      自딦己做做生意,调戏调戏碧珠姐,等稍微长大之后,娶个如花似摙玉的表妹,到时候借助父亲的影响力瀦,谋个有钱又有闲又不ꓯ担责任的闲差,悠哉悠哉的过日子,享受大宋有钱人的悠闲生活……咦싆,想想都觉得激动呢!

      在欧阳辨想心思的Ჶ时候,王安石也在思考,两人各干各的事情,时间竟然过得飞快。垟

      偒 等王安石回过神来,一看欧阳辨干的混账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欧阳辨竟然拿着一卷澄心堂纸在练字!

      好吧,那字虽然看起来也挺不错,风格也迥异렡现쯏时的各种书法风格,但是,那可是澄心堂纸耶!

      他难道不知道这澄心堂纸到底有多么珍贵吗?

      欧阳辨看着面前扭曲着脸孔的王安石,顿时大为惊讶:“叔父,鳛您这是怎么啦?”

      偀 ཷ王㶫安石痛心疾首的指着澄心堂纸:“你这䅢纸是从你컔父亲那▬里偷来的吗?”

      欧阳辨不悦道:“瞧您这话说的,读书人的事情能叫偷吗,不就乎拿点纸而已嘛,而且我父亲的就是我的,我拿点我父亲的东西能叫偷吗ᑴ?”

      壽 湳王安石不经意间往旁边一看찃,旁边有不少被随意丢弃的澄心堂纸,他忍不住痛苦的捂住了心房。

      造孽啊,这么珍贵的东西,竟然被当成了练笔纸笧张제,要知道谁能够得到哪怕一方的澄心堂纸,都⑯能够和朋友们炫耀个半个月的时间,在欧阳辨这里,竟然被当成了练笔纸!

      王安石怒道:“你可知这是什么纸?”

      欧阳辨诧异道:“澄心堂纸啊,᷋这纸倒是不错ꤲ,不滲不漏,写起来阻尼感……哦䱰,写起来感觉不滑也不糙,的确是练笔的好纸。”

      王安石一脸的心塞,但下一刻竟然有些幸灾乐祸起来:“嘿,你父亲⚾回来,若是发现艒他的澄心堂즲纸被你糟蹋了,恐怕你要挨揍픽了。”

      欧阳辨顿时一种日了✏狗的感觉:我将商业秘密给了你,你竟然对我要挨打的事情幸灾乐祸?

      好吧,既然要相互扎心,来而不往非礼也啤。

      欧阳辨露出童真的笑容:“没事,这纸我给他买的,买了足足有三刀,虽然ꪷ贵是贵了点,但看他还挺开心的。”

      王安石双眼差点暴出:三刀?!

      澄心堂纸的计量单位뵓难道不是以张来计算的吗,甚至时候用刀来计算的?

      看到王安石的神情,欧阳辨笑了笑道:“造纸而已,又不是什么难的技敮术,澄心堂㟿纸之所以难求,不是㬉产不出憸来,而是囤积居奇的手ྐ段罢了。

      ࣛ 哦,也就是所谓的饥饿营销……哦,你不明白无所谓。

      反正就是,他们实际上可以生产很多,但只拿出小部分来卖,这就导致供不应求的局面,这价格和逼格就都全上去了。

      我能够买到的原因耶简单,就是找到徽州人,让釹他瓕们介绍一下当地的名流,然后疏通一下,找到产纸的人家,钱给够了,承诺不֡以盈利为目的,只是自家用ও用。

      你也知道,我父欧阳修,也是有些薄名的,风雅的事情,谈钱……哦,钱还是要谈的,足足……嗯,三百贯!”

      欧阳辨一脸的心疼,这院子才花了多少钱。

      ꕑ王安石一脸的震惊,一时饀间他都不㮅知道自己在震惊什么了,反正觉得好厉害的样子,下一瞬间他顿时有些羞耻感——我怎么会被一个稚童给镇住了?

      他将欧阳辨所说的话仔细回想了ᗠ一下,脸랽上不自觉露出惊诧之情,无论是什么饥饿营销还是什么供不应求,以及找门路买纸,还是三百贯…쯰…嘶!

      褋 三百贯啊!

      别看宋朝的高级官员薪资待遇高,但花销也高啊,一年到头但凡能够存下来几十贯钱,那都是绝对是省吃俭用的老扣了。

      ﲼ王安石只是一个低中级랹官员而已,名气虽高,但官位着实很低,他家里算是官宦之后,虽然算是殷实굪,但几十贯上百贯的钱要一时间拿出来跔买澄心堂阭纸这样的奢侈品,还是得一想再想才行。

      脩扎뮫心!

      镁王安石感觉到心好痛,然后……好羡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