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圾片在线观看

      骰盅打开,果然如祁玉所说,二三三,小!

      荷官小姐姐将输家的筹码用一个类似晾衣杆加铁片组合成的道具收到自己身前,然后又叠好筹码用道具推给赢家。

      程敏惊喜地看向自己的男友,真的是越来越佩服了。

      会唱歌写歌就算了,打架据乌蝇他们说属于无敌流,做饭香得能让人口水直流,现在连赌博都能听声猜骰子!

      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接受着程敏崇拜的眼神,祁玉依旧淡定自如。

      赌神的技术果然厉害,听声辨骰一点问题都没有。

      很快,荷官小姐姐双手举起骰盅,轻摇了三下“唰唰唰”,把骰盅放于桌面。

      “请下注。”

      耳朵微动,五二一,小。

      这次祁玉没有观望,直接把手上的筹码全扔到代表“小”的桌面上。

      他扔的时候,手上用了巧劲,所以筹码在他手中时是一摞,掉到桌面时,还是一摞。

      光是这招就让身边的赌徒眼前一亮,是个高手啊。

      有聪明的赌徒反应飞快,立刻就跟着祁玉一起买“小”。

      不过更多的人却在暗暗偷笑。

      因为……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这张桌子是限额的,最多下注一万。”

      哈?还有这种规矩?

      高进的赌博技术只是给予了祁玉逢赌必赢的技巧,却没有连同各大赌场的规矩也一并传授。

      所以祁玉这个赌博萌新就犯了一个比较低级的错误。

      耍帅丢筹码,还要自己把筹码捡回来,有够糗的。

      一旁看着的程敏也被这一幕逗笑了。

      好吧,一万就一万,少是少了点,玩两把再说。

      等祁玉拿回九个筹码后,骰盅揭开,果然是小。

      祁玉的筹码直接翻倍,简简单单的一个赌大小,瞬间赢了一万美金。

      赌博果然来钱快!

      又赢了两把,祁玉就收手了。

      主要是一万一万的赢太没劲,得赢到什么时候才达到自己的预期目标?

      所以随意给荷官两张富兰克林当小费后,祁玉搂着程敏准备离开,去看看别的玩法。

      接下来,他们两人在德州扑克、百家乐和21点等牌桌上都玩了几把,毫无意外把把都赢,一共赢了八十多万。

      看赢得差不多,祁玉就准备收手了。

      赢太多,他怕赌场会来找事。

      毕竟赌场又不是开善堂的,那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

      小于一百万就应该还在赌场的接受范围内。

      赢完钱就跑,轻松又愉快。

      祁玉带着程敏,刚准备起身离开21点的牌桌,一名身穿西服、戴着墨镜,一看就是保镖模样的金发白人男子就迎了上来,伸手拦住两人的去路。

      “这位先生,我们老板刚才留意了你很久,发现你不管骰子、德州扑克还是百家乐都逢赌必赢,对你很感兴趣。

      想邀请你过去小聚一下,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你是赌场的人吗?”

      这赌场不会那么小气吧,赢了八十来万美元就找人跳出来拦路?

      那么输不起的吗?

      “是的。不过邀请你的原因不是因为你赢的钱太多,而是想请你帮个忙。

      所以先生不用过于担心。”

      “哦,这样啊……那我不感兴趣,谢谢,拜。”

      仿佛在打发前世烦人的销售电话,祁玉挥挥手,像赶苍蝇一样,准备绕开这个麻烦直接离开。

      刚走没几步,白人保镖就说了一句话让他停了下来。

      “如果你能帮上这个忙,我们老板会有丰厚的奖金。”

      停下脚步,祁玉脸上从颇不耐烦瞬间换成笑脸。

      “多丰厚?”

      有钱不赚王八蛋。

      祁玉现在虽然怀揣六亿债券,是个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但那些钱目前不能见光。

      如果能在赌场这里收获一份可观的收入,那也是极好的。

      “一千万美金。”

      一千万美金在这个年代已经是一笔巨款。

      要知道祁玉当上砵兰街老大后,前期发展全靠抽奖抽来的那七百万美金。

      那笔钱到现在都还没用完。

      而现在这家赌场的老板居然因为自己稍微露了两手,就请自己过去帮忙,还开出一千万美金的酬劳……

      不答应岂不成傻子?

      反正祁玉艺高人胆大,不管是赌术还是武术,他都有绝对信心能带着程敏随时离开拉斯维加斯。

      还有啥好怕的?

      “那你前面带路吧。”

      白人保镖露出一个成功的微笑,做了个请的手势后,就在前面为两人带路。

      “阿玉,我们现在人生地不熟的,怕不怕……”

      “怕什么?等我拿到那一千万美金,给你买个公司,你以后毕业出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对于祁玉的自信,一直是程敏又爱又恨的地方。

      正是他的自信,让他其貌不扬却充满魅力,也正是他的自信,让她为他担了不少的心。

      安慰了程敏一句后,两人就跟着白人保镖来到一个普通客人禁止进入的地方——凯撒皇宫赌场老板的办公室。

      在这个极尽奢华又透着罗马古典味道的办公室里,祁玉两人见到了坐在老板椅上的赌场老板。

      老板看上去是一名年约三、四十岁的中年白人男子,略微鹰钩的鼻子加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让他看起来非常有气势。

      看到此人,祁玉双眼放光,因为这又是一个熟人啊。

      安迪·加西亚!

      是“教父3”里的文森特·柯里昂!

      可惜不是教父剧情,不然跟美利坚黒手党家族过过招也不错。

      “老板,我把人带过来了。”

      白人保镖汇报完后,就主动到老板身后站得笔直,体现一名优秀保镖的应有素质。

      “你好,来自东方的先生和女士。

      我是这家赌场的老板,我叫特里·本尼迪克,好高兴认识你们,请坐。”

      伸手邀请两人坐到自己对面的沙发上。

      祁玉悠然自得地坐下后,也开口说道。

      “本尼迪克先生你好,我叫祁玉,这位是我的女友程敏,我们也很高兴能认识你。

      不知道你让手下请我们过来有何贵干呢?”

      祁玉从容的神色让特里非常满意,他要找的人就应该这样。

      “祁先生不用那么客气,你可以直接称呼我特里。

      事情说来惭愧,我请你们来,主要是想代表我们赌场赌一场。

      三天前,有个近年来在赌坛名声鹊起的高手来到我们赌场,并且三天赢走了上亿美金。

      不怕你笑话,金额高达上亿,我们赌场所有的股东全都坐不住了。”

      特里的潜台词是,如果自己再想不到办法搞定那个赌坛新人王,股东们就会造他的反。

      原本特里想要直接派人干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赌坛新人王。

      可是,这个新人王背后原来有幕后老板在背后支持支持,而这个幕后老板正是他们凯撒赌场的死对头,赌城大亨威利·班克斯。

      这就导致特里派的人全都有去无回,现在只能通过赌桌这个最直接的方法解决问题。

      特里装作一副很诚恳的模样,向祁玉缓缓解释,关于想派人暗杀对方的事则是刻意隐瞒下来。

      “你们的赌术专家搞不定那个新人王?”

      “这正是惭愧的地方,我旗下三个赌场,没有一个赌术专家能赢得过他。”

      “你就对我的技术那么有信心,觉得我一定能赢过那个什么新出来的高手?”

      祁玉歪着头看向特里,好奇问道。

      “从你进来开始玩牌到你觉得赢够结束离开,一共用时36分47秒。

      而在这短短的半个小时内,你就赢走了我们赌场87万元。

      你在限额牌桌能赢这么多钱,如此高效的赢钱能力,让我一度以为你作弊。

      但通过监视录像反反复复地观看,我们的赌术专家根本找不到你出千的证据。

      所以我们推测,你对骰子的每一个落点和扑克牌每一张的顺序……”

      特里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都了如指掌。”

      这都被发现了。

      祁玉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到位,没想到在特里这样的老狐狸眼里看来,他做得还相当稚嫩。

      “每晚十点,那个赌坛新人王高达都会准时来到我们赌场。

      届时,我希望祁玉先生你能够出手帮我们赌赢他。

      只要你帮我们赌场赢得这场胜利,那么这一千万美金,就是阁下的。”

      特里抬头示意,白人保镖就适时地从身后拿出一个大皮箱在祁玉两人面前打开。

      一整箱的美金让程敏呼吸变得有点急促,她从小到大别说一千万美元,连一千万香江币都没见过。

      从来没见过那么多钱程敏忽然想到,如果有了这笔钱,祁玉那个什么全香江最大的夜总会计划要不要也罢,以后也不用再回香江混社团啦。

      此时,她心里变得非常支持祁玉去赌赢那个什么赌坛新人王,赢下眼前这一千万美金。

      程敏的见钱眼开想法祁玉并不知道,他将打开的皮箱重新合上,笑着对特里说。

      “帮你赌赢那个新人王并不是问题,问题是你怎么保证在我事成后把这个酬劳给我?

      这里可是一千万美金。

      即便我为你们赢了,我也不觉得你们会那么大方,直接把钱让我带走。”

      祁玉的问题非常尖锐,毕竟这涉及到一家赌场的诚信问题。

      “我想祁玉先生你一定是好莱坞大片看多了,以为我们这些赌场老板全都是黒帮老大。

      其实你不知道,我们现在正身处一个法治健全的社会,我也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商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合规的。

      如果你实在不放心,我还可以跟你签订合同,保证你应有的权益。”

      祁玉两人明显都是外地游客,没有任何势力罩住。

      所以他有此疑问非常正常。

      “好,那就签订合同,希望你们事后能遵守契约精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