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欧美五月丁香五月

      “何大勇,无灵根,不合格。”

      “张进,金木水火土⏋五行杂灵根,不合格。”

      “方棋,金木水三灵根,合格。”

      “万天雨,啊,这是。”说话之人惊诧的看着测试球上츆爆发껗出来的光芒,声音陡然拔高:“万天雨,变异雷灵根,合格。”

      窌 “这么高的灵根资质,进入宗门后,会直接成为内门弟子吧。鼫”

      “真想我也芴有这种灵根资质,羡慕。”

      ……

      㣆修仙门派玉灵宗的入门测陷试,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 犹如长龙般的队伍最后面,面容苍白、毫无血色的王念,悄无声息的站了上去。

      变异雷灵根造成的轰动还没消散,王念却发䜝现,那些负责测试㑼的玉灵宗弟子,同一时间将目光集中在了他这里。

      纵使面相超凡,称得上是仙姿玉貌,但王念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连男修士ꩇ都会被自己吸引。

      䶬回过头去,王念在不远处,看到了一位相貌精致⯺,身着玉灵宗衣物的坤道,脚踩莲步,款款而来。

      而女修士在王念看向她时,也发现了王念෣,她的眼中微光闪动,之后的目光也一直锁定在王念䭪身上。

      两人对视一眼后,王念迅速收回目光,站直了身子瑝。

      “鬱怎么回事?难道被她发⃆现了。”

      歆女修士冰寒摄人孬的目光ꐿ,让王念紧张不已,藏在衣袖内的双手,更是紧的发白槊。

      ⮭“她过来了。”

      ኱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使得王念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两滴细汗随着鬓角流下。

      “쿰你,跟我过来。”声音跟她的气质一样冰冷。

      不知是不是错觉,王念再次看向女修士时,她竟然对着王念莞尔一笑。

      “喂,你看到没有,苏师姐是不是对那个小白脸笑了。”两个负责治安顶的玉灵礷宗弟子癆,聊了軋起来。⢍ 鰽

      퇈 믚 “你眼瞎了鉐吧,整个玉灵宗,谁不知道苏师姐是出了名的高冷。”

      “你看,你看,那小白脸掣跟上苏师姐了。就算没笑,他们绝对有关系。” 괁

      王念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他安静的跟在女修士的身后,没有多余的动作。

      来到测试登记处,负责登记꣏的﷯弟子,眼泛桃花,满面笑容的盯着女修士。

      过来웾的路上,王念听출见排在首位的少年,已经第三次喊出了自己的㽺姓名,缄那弟Б子手中的笔,一点儿没动过。

      女修士춪敲了敲桌沿,将负䫗责登记的弟子惊醒:“你先帮他登记。”

      “好的,苏师姐㚈。”那人澽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点头,随后将话阨锋转向王念这⦥边,亲切的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王念。”

      鋴 “喂,是我先来的,你凭什么给他先登记。”张望,也就ꫥ是排在首位的少年,猛地一拍桌子,质问道。

      来参加测试的人,大多都是十几岁的少年,正是少年意气䙢勃发的时候,心中有何不满,便会直接说出来。

      负责槛登记的玉灵宗弟子,在苏师姐面前看起来跟﾿个哈巴狗一样,但是面对这些参加测试的少年,可是歇一点好脸色也不给。

      只见登记员神色一寒,将毛笔拍在桌案上,右手呈爪挥出,磅礴的灵气瞬间锁住张望的脖颈,一点一点的将张望耰提起。

      뼰“我想先给谁登记,就给谁登记,还轮不到你教训➵我,懂吗?蝼蚁。”说完,登记员磵直接将张望甩了出去。

      Ꙓ“快点登记,别耽误时间。”苏师姐皱쑵着眉头,但也没有૙对登记员处理张ᅨ望的方式,提出异议。

      ᥴ “好的,苏师姐⤰,您稍等,马上就好。”登记员再次提笔:덲“王念小兄弟是吧。”

      ……

      “好了,你去․测试灵根资质吧。我籢会在那边等你。”苏师姐看鵘向站台角落,那里坐着此次玉灵宗招募活动的䲿负责人。

      王念点了点头,向着站台中央走去。

      “将手放在测试球上……”

      照着指引开始测试뜽,熟悉的感觉,一股微弱的灵气,在他的四肢百骸间流转。

      待到灵气回收,测试球上出现四道不同的光芒。

      “成쨸功了。”王念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在他的眼中能够看到一丝不可言明的激动。

      ᪉“我还以为这小白脸有多厉害呢,能让苏师姐高看一眼,原来只之是个四系伪灵根啊,终究是逃不过打工人的命啊。”此类声音,在玉灵宗众弟子⧯的心闍中,此起彼伏。

      “王念,金木火朆土,四系伪灵根,勉强合格。”

      别人的想法,王念不땕知道,仅仅是四系伪灵根,估计没人会恭喜他。

      団 ﵋ 但是,能够出现这种效果桎,已经达到了王念的预期,怛为了达成桡这样的效果,没Ϡ有人知道他到底付出了多少的艰辛。

      “云霜,他不过是四系伪灵根,何德何能让你这凗般关注。”角落里跟苏云霜说话的长老,看到王念的资质后,不禁疑惑道。

      “不过是看他顺眼罢了。㞁”

      “你⸞这么一说,我问也觉得这小子挺顺蕞眼的。”葛长老捋着胡须,接着道:“不过,云霜你要知道,以你的天资,还是不要跟他有춿太多交䕻集的好。”

      “葛长老多虑了,四系伪灵根,终其一生也难以筑基,跟他有关系,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苏云霜摇ꍚ着头苦笑。

      天资相差极大的两位修士,若是成为朋友,甚至攍是道侣,是件极为痛苦쫎的事情。

      不能筑基的⧚修士,百年匆匆而过,终成一抔黄土,独留下还活着的人,徒增悲伤。

      所以修士中有一类人,专修太上忘情之道,让自己不被凡世间的感情所困。

      王念走到苏云霜的身边,向她跟葛长老펟欠身行礼。

      “葛长老텷,如此,我就先带他回去了。”苏云霜轻声告退。

      指尖法诀变换,白色真气각在⸀苏云霜指尖流转,一道飞剑,出现在她的脚下。

      ꌡ “上来吧。”

      这边王念刚踩上苏云霜的飞剑,身后下一个测试结果就出来了。

      “张望,火土双灵根,合格。”

      “是他?”下意识的回头,王念看见那被登记员修理了一顿的张望,正用阴骘的目光盯着自己。“这就记恨上了?苏师姐啊,你可害惨我了,还没入鞅门就被人记恨上了。”

      ꌨ飞剑速度极快,只是一瞬瘜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炉视野中。

       葛长老看着远去的飞剑,心中暗叹:“相貌绝世,冱可天资如此之差,不知是祸是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