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c3.app下载

      张小燕道说道:“既然你们现在因为打不败我们,而有可能被陶文芸惩罚,甚至有可能被处死,横竖也是被惩罚或被处死,干嘛不离开万兽妖国?也许离开万兽妖国,可能还有一线活的希望。”

      王跃等人看到张小燕这么说,心里想,这个女人说的也不无道理,刚才以为她说的那些话是骗我们,现在听到她这么说,看出她是真心想帮我们逃觥离万兽妖国。

      王跃说道:“这位妹子,你说得很对,但是,以为我们这点쩬本事,能佂逃到哪里去?万兽妖国成立有个防逃部,里面培训出来专用来追寻逃犯的狼鹰很厉害,不管逃犯逃到哪里,冉它们都能找到!”

      胡洋也旴说道:“防逃部里的狼鹰,是经过专门培训,眼睛很是觕锐利,几里之外的蚯蚓爬出泥土괱它都킷能看得一清二㭜楚睸,嗅觉也是很敏锐,可以在几百种混合味道里面⸫嗅出它要ƪ找的味道气味,耳朵更是能听到几里之外的羽毛璫飘落的声音!”

      “在我们准备来的几天前,有两个逃犯刚被防逃部狼鹰抓回来,张同冥立即叫所有人到山坳里集中,当着大家的面,将被抓回来之逃犯,割掉鼻子,砍掉手臂,剥掉脸皮……看着被惩罚的逃犯发出凄惨的叫喊声,所有围观之人,身子象是被什么摇着一样,双手捂住眼睛,抖个不鋮停。最后,两个逃犯又被扔进两个各关有五只大狼的大铁笼子里,不一쥞会儿ꝯ,两个逃犯立即被十只大狼分尸吃掉,就这样,两个活生生的大人,就这样没了。”ᕥ

      张小燕听到这里,禁不住打了一下寒颤,特别是听到“剥掉脸皮”这폡句话时,更是让张小燕心情不佳,自己从出生到参军,ᝯ也经历뼛了几次生死,从来没见、更没听说过谁被施与如此残酷的酷刑!张同冥和陶文芸真尭是太残忍了。

      재䞲张小燕忽然想起魏众说过,万兽妖国为了防止士兵们或其他成员逃跑,都在每个人及每个成员巨禽或巨兽身上ॕ最显眼的地方烙印윬上防逃识别编号,⌉并让狼鹰闻记住每个成员自身带有的气味,及记住他们它们的相貌。

      想到这里,张小燕立即叫王跃等三人站起来,叫他们各自把自己ì额头前的⿫头发扒开,让她看看。

      等王跃他们扒开各自额头上的头发后,张小燕一个一个地看烲过去,果真他们瑺每个人额头上,都有个烙印。

      “果然跟魏众说的一样。张同冥与陶文芸对湭手下之人的管理方法真很严厉,严厉到了严酷残忍地步!”张小燕想。

      漫 王跃他们看到张小燕查看他们额头上的烙印,心里想,这个女人什么知道他们额头上有万兽妖国的防逃烙印……

       看完王跃他们额头上的烙印,홚张小燕就问道:“张同冥将防逃烙印印在肋兽类及禽类成员身上什么地方?먪” ⛉

      胡洋、杨鞭、王跃听到张小燕这么问,心里想,这女人果然知道万兽妖国之防逃烙印一事,看来她对万兽妖国之事了解得不少,他们是什么人?

      “狼雕和狼鹰的防逃烙印,都印在它们没有羽毛的腿上或嘴巴上,之䢙所印在嘴巴上面,因狼鹰和룪狼雕的脸,跟狼脸很相似,而且它们的脸部比一般狼的脸大很多,很显眼,也比较쁴好印,所以张同冥要求印在它们肉多的鼻子上。”胡洋说道。

      听了扤完胡洋说毕,张小燕立即向比较近的两只受伤的狼鹰走去。

      两只受伤狼鹰看鍥到张小燕提剑向它们走来,以为要来杀它们,都发出呜呜呜之叫뻉声,并用没有受伤的一边翅膀向她打墟过来。

      王跃和胡洋立即对两只狼鹰叽里呱啦了一阵,两只狼鹰滓才变得温存下来,让张小燕查看它们嘴巴上的烙印。

      ———————分割线—————————

      再说韦小平在张小燕离开去战王跃、胡洋、和杨鞭后,立쐷即又以快速的动作,在⹵陶文芸的周身上下前后左右跳来跳去。并以极਑快的动作,不时地在陶文芸的身上,拳打脚踢,兼用剑柄敲打及剑身鱲拍打陶文芸。

      䏿在极短的时间内,韦小平就向陶文芸击出上百个拳脚,及用剑柄敲打或拍打陶文芸近百次。

      每一次打出去的拳脚,或剑柄敲打一次及拍打,↙都使出七成以上的功力,却没见陶文芸皱一次眉。

      㑭好像韦小平对她打出的这些種招式,对她就像挠愈痒痒一样没感觉。

      陶文芸每次憒看到韦小平在向她身上打来,不但不避让,反而故意站定脚步,咧着嘴巴笑着让韦小平任意打。

      等韦小平打完离开了,陶文芸呵呵呵大笑起来,说道:

      “小子,팪你还有什么最厉害的招数,尽管使出来啊,还有你这把什么剑,你还没将它的最大杀伤发挥出来吧?赶快把它发挥出来,不然等一下,就没机会了!哈哈哈哈……”

      “你这个脸皮厚如墙壁的恶魔,别以为你练就这种恶毒魔功,就没人能将你们怎样!让你胡作非为?今天,我就要你为之前所做的那些伤天害理還之事付出寔代价!”韦小平说着,向后跃出一丈开外,双手ખ握着斩魔神剑,暗中运뿈起丹田之气,输썓送到双臂上双掌之上,然后使劲紧握,大声长声喊道:“长——篅”

      随着韦小平口的“长”⚉字慤喊起,手中的斩魔整个剑身立即发出白色透亮的獫白光来,随着剑䩏身上的白光出现,剑身⇩瞬㠮间变长大一丈来长,也比原来的宽大出二倍。

      ⷓ不一会而,光芒愈来愈盛,随着光芒越来ꕺ越盛,剑身也开始自动抖动起来,签并将韦小平的双手向前拉去졜,似乎在告诉韦小平,前面这个人就是恶魔,叫他快点斩死恶謬魔一᭖般。

      ޕ 陶文芸仔细地看着韦小平手中斩魔❅神剑的变化,当她看到斩魔神剑随着韦小平喊“长”字后,突然间发出白色光芒来,瞬间变长变宽,ꇤ并随着剑身的变长变宽문,光芒就越来越盛,及看到斩魔神剑抖动拉着韦小平的手时,心里뎼想,这神剑果真是好神剑,这把神剑遇上了真正的主人,故而对主人很是忠诚,很听主人使唤,更重要韘的是,这把神뛓剑像是能分辨出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之事物,故而当它在韦小平的使唤下,感觉到了我是邪恶之人,故而抖动剑身,将其主人拉向我这边来,意思像是在叫主人赶快杀掉我一样。

      “看来,今天我遇上劲敌了,看来,我得将我的魔功发挥出最大威力来,方能战胜这小子,不然,我又可能再一次在手下面前丢脸!”陶文芸想着,突然将腰弯下,运气腹中丹田之气䁥,双手使劲紧握,然后빌口中发出一连串的长䭁声“啊”字,边喊边站了起来。

      韦小平仔铎细看想陶文芸的脸部,看到她的脸部上,随着她口中不断地喊着“啊”字,额头,太⌈阳穴等部位,慢慢地涨出一条条象蚯蚓般青筋来锑,并且双眼也发出邪红之光。

      手臂上和手掌上,也춨跟脸萑上一样,慢慢⫀涨起无数条筷子般粗壮的青筋。鑻

      不一会而,陶文芸停止了呼꣓喊,邪红的双眼向着前后左右看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珴忽然,陶文芸弯下腰,向躺在她脚ﰗ下的一块㧪象条柱子般粗壮,⌏一两丈长的不规则的石头,一双巨掌将石条抓起,也不打招呼,就顺便向韦小平扫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