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情难了

      “像抛石机当中也利用到杠杆ခ原理,最简单的比如农夫锄地,握锄头怎么省力都需要运用杠杆原理,简而言之,支点不变,杠杆一边越长就会越省力,也就是说,只要给我足够长的杠杆,我可以将整个赫洛伊克大陆给撬动!”

      쎆奥古斯不知道银辉城堡发生的事情,他这会正在给瓦多蒙和帕劳坦讲课。

      “总结一下……在无重量杆两端离支点相等ബ距离处挂上相等重量,它们将平衡;

      在无重量杆两端离支点相等距离处挂上不相等重量,重的一端将下倾;

      在无重量杆两端离支点不相等距离处挂上相等重量,距离远的一端将下倾;

      一个重物的作用可以用几个均匀分布的重物来代替,只要重心的位置保持不变。相反,几个均匀分布的重物可以用一个悬挂在它们鸜的重心处的重物来代替……”

      奥古斯感到很神奇,这个世界已经懂得使用杠杆节省力气,但却没有像墨子和阿基米德那样的人归纳总结出杠杆原理,他老实不客气的把这门学术发明给霸占了。

      为两名学士㴩讲解的同时,奥古斯还用木板和支点做了简单的实验,让杠杆原理更加具象化。

      “杠杆,杠杆原理,原来这些力的作用都蕴含杠杆原理。”帕劳坦学士眼睛贼拉亮,奥古斯讲述的知识为他开启了一扇力学大门。

      瓦多蒙则沉浸在弄明白杠杆原理的喜悦之中,心情十分欢欣,他感觉自己的智慧得到了升华。

      片刻之謁后,两獐位学士一起朝奥古斯行了个礼,帕劳坦道:“奥古斯爵士,杠杆原理太绝妙了,没想到你通过在田间观看农夫干活,就能领悟如此高深的科学原理,真让我羡镍慕到嫉妒,爵士真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奥古斯笑着摆手,暗道:我还能坐在苹果树下发Ë现万有引力。

      瓦多蒙摆弄做杠杆原理实验的几个木头,道:“生活之中处处充满科学,难的是发现、总结、归纳,并且有效利用到更广阔领域,爵士,请允许我写信给贤者城,俲将你提出的杠杆原理编著成书,让智慧的光辉传遍整个赫洛伊克大陆!”

      奥古斯心里有点不好意思,他这是抢了墨子和阿基米德的功劳,不过他并ੑ没有推诿,只是问道:“新的科学理论应该得到推广,只是……不知道我能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两名学士听到奥古斯无比市侩的问题,愣住了。

      推动科学为人类ឱ文明做贡献不是每个智者的义务吗?怎么还要륀好处呢……

      “这个……贤者城编纂书籍的官员会将爵士的名字标注在书中,后世学习杠杆原理的人都将知道这是希耶斯王国奥古斯·格里芬男爵的智慧徲,同时贤者城会召集吟游诗人为爵士创作诗歌,在大陆各个国家歌颂爵士为科学发展做出的贡献。”

      帕劳坦볽面带羡慕神色的说着,这些可都是贤者城无数学士梦寐以求的殊荣,鹛包括他也不例外,只可惜他穷极一生也没有突出的学术成果,未能硫得偿所愿,却没想到晚年亲身参与到一位男爵获得此等殊荣的过程之中。

      奥古斯咧嘴,他的思想和帕劳坦不一样,帕劳坦和瓦多蒙羡慕不已的殊荣对于᲍他而言没有任何吸引力,他只想换取切实的利滅益,不想要虚头巴脑的荣誉,至少目前来说用处不大……

      ⳶“其实呢,两位学士,我现在最缺的是金币,不知道贤者城能给我多少金币……”

      奥古斯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他觉得自己特别的庸俗,可庸俗又没有错,工程学里面那么多图纸等着他去买,每一个都能给他带来巨大的帮助,可比繡荣誉重要多了。

      听到奥古斯的话,两名学士瞠目结舌,如此天才人物眼中浸居然只有钱财炕,令人震惊……

      ꋹ“爵士,我不ǜ知道贤者城愿意用多少金币来……来换杠杆原理,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交易,实在是……实在쉅是有些难倒我们了。”

      帕劳坦面色古랬怪的说道鳞,贤者城中若是哪位学士有突破性发现,会兴奋且期待的贡献出来,只为能够获得验证与认可,没有人会想用学术言论换金币,简直太稀奇。

      奥古斯眼珠子转了转,心道也算和贤者城搭上线,不能嶕只看眼前的利益,以后日子那么长留个人情也不错,便道⍸:“如果我的知왰识不能换到财富,鳶那么我想用知识픞换知识,两位学士应该不会᳖不同意吧?”

      “知识换知识?爵士的意思是?”帕劳坦不解的问道。

      奥古斯指着墙边的书架,笑着道:“我要书!”

      袰半个小时之后,一辆载满书籍的马车从贤者院缓缓朝格里芬行馆驶去,四十多部各类书籍,几乎掏空了贤者院的家底,全部都是羊皮纸装订,一本本非常厚重,➰抡起来都可以当板砖砸人使。

      就这样一车书籍,足可以换两三千枚金币,不过除非是⣏公爵级别的大贵族,不ꡄ然没有人会花那么多钱购买书籍,奥古斯也不过是从贤者院借阅,并不是索要。

      回行馆的路上,奥古斯心事重츀重,之前在搬书籍的时候,他和两位学士闲聊,说起铁矿洞ॾ出现食尸鬼的事情,了解到乸十分重要的信息。

      瓦多蒙学士告诉他,不少领地都遭遇到莫名其妙生物的袭击휎,非常诡异。

      帕劳坦学士从贤者城收到消息,说是只有同在赫洛킡伊[克大陆北方的希耶斯和巴底斯发生了怪⛫物袭击事件,其他国家没有相关消息上报。

      帕劳坦还告诉奥古斯,贤者城战争学院和教廷圣战殿都十分重视怪物袭击事件,分别派了两支战争军团和ἶ圣教军前往希耶斯和巴底斯进行调查。

      一部分消息和奥古斯从玛兰纳口中了解到的大相䌂径庭,只不过奥古斯没有渠道了解外界ด,不知道事态发展到什么程度,如今从学士口中了解到之后,心头有些沉重。

      㷎“按玛兰纳的说法,这些事情恐怕闫只俴会愈演愈烈……”

      奥삿古斯打心底不希望发生混乱,和平稳定是㡅发展的前提和基础,白河镇犹珬如大海中一叶扁舟,根本禁不起任何风浪,虽┱然怪物袭击事件没有持续发酵,但他心中却有ꬪ了紧迫感。

      马车一路吱呀吱呀作响,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街道上,不知不觉回到行馆。

      “佛利萨爵士?好久不见,你什么时候来的。”

      奥古斯正张罗战士们搬书,发现行馆中多了一些人。

      佛利萨·贾巴尔男爵居住的行馆离格里芬行馆并不远,他之前听到马休斯呼嚎,心中甚是担忧奥古斯安危,쌪打梺听一番之后得知奥古斯在贤者院,便来到格里芬行馆等奥古斯,想问清楚酒馆䙃行凶事件始ﯮ末。

      “侄子,和我不要那么见外,叫我佛利萨或者舅舅。”

      佛利萨男爵的䰚个头不算太高,大约一米七多,四十多岁|的佛利萨是贾尔斯伯爵封下年纪最大的一名男爵,和奥古斯父亲是同辈人。

      他走到奥古斯身前,拍了拍奥古斯宽大的肩膀,道:“前段时间听闻你亲自带战士剿匪,几乎把命丢到拳头岭,让我担心好久,如今来到光辉城,你又在酒馆打伤扎克……”

      “侄묺子,我的妹夫沃伦已经前往神国讹,你是格里芬家族未来唯一的希望,做事千万不要冲动鲁莽,那样只会给你招惹祸事。”

      궇 佛利萨男爵苦口婆心的说道,奥古斯是他亲侄子,自然有一些感情。

      奥古斯借火把光亮看到佛利萨眼中的忧色,笑了笑道:“我知道了,舅舅。当时我在酒馆喝了不少酒,扎克一到酒馆就拿我和雷蒙德开玩笑,情绪一激动就……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你放心。”

      见奥古斯接受ᥖ自己的教诲,佛利萨男爵顿感欣慰,接着问道:“侄子,你之前在贤者院做客?”

      这件事在几位男爵之中已经传开,每一位都在重新审视奥古斯,不论白河镇多么穷困,领主能和贤者院拉上关系就不简单。

      奥古斯点了点头,这种事情没必要隐瞒,他扶住一名战士差点掉到地上䟸的书籍,笑道:“我发明了一种农耕工具,贤者院帕劳坦学士邀我去讲讲,没什么大事,做客之词有些严重。”

      佛利萨看着一摞摞沉重的书籍,笑着道:“侄子你这怕是把光辉城贤者院都搬空了吧,能借给你这么多书,帕劳坦学士对你一定十分看重,侄子,你做的非常不错。”

      说着话,佛利⾾萨贴近到奥古斯耳边,用只有奥古斯能听到的声音道:“既然你已经和贤者院走得这么近,就要当心教廷的人。”

      奥古斯听完佛利萨的话后微微皱了皱眉,他本想对佛利萨释放魔法侦测探一探话,可又不知道࠿要问什么,只好点了点头,默默记下对方的警示。

      佛利萨男爵又拍了拍奥古斯肩膀,道:“本来想邀你明天一起去光辉城北边的松果村游玩,不过看你从贤者院搬回来这么多书,我猜你明天一定没有时间,哈哈,我先回去装了,侄子你也早点休息。”

      “舅舅慢走,我明天的确打算在行馆看看书。”

      奥古斯没有挽留,送走佛利萨之后便回到自己房间,书籍已经堆在角落,像一座小山一样。

      第二天的清晨,天空布满乌云,没有阳光的照射,气温却没怎么降低,显得有些闷热。

      奥古斯睡到自然醒,吃早餐的时候ၺ他给雷蒙德五枚金币,让他去兵营招募战士把雷斧堡军力编制填满,同时拿出ճ一根弩箭交䂴给他,让他找人打造一百根,材料方面当然不能选用昂贵的精铁,粗铁就行。

      接着奥古斯给新招募的助理哈尔洛也安排了任务,让他到光辉城各个作坊逛逛,透露白河镇招募各类工匠的消息,务必挖点人。

      安排完手下的工作,奥古斯吃了半个面包喝了᧡一杯鴲淡淡的麦酒回到房间,今天左右没有什么ꪌ事,如果伯爵不派人来召唤,他打算哪里都不去,就徜徉在书籍的海洋之中。

      奥古斯从书堆中抱起一摞书坐到书桌前,翻开了第一本。

       《尼克·索罗纳战记》,一本历史人物传记。

      奥古斯随意的翻动了一下书籍,阱拳头厚的书籍因为单张羊皮纸太厚琤,其实也没有记载太多内容,字里行间可以看到有一些涂改的痕迹,纯手工抄录有些错误在所难免,倒是不影响阅读。

      “可惜造纸技术流程不太记得了,如果有足筴够多的材料霍霍,倒是有可能鼓捣出浆纸,不过不是现在,等以后再说吧……”

      奥古斯翻着厚重的羊皮纸书,从手感上来说非常有质感,但他心中仍然怀念⸙轻薄的木浆纸,㘖可惜他只是大概知道浆纸的制作流程,漇停留在纯理论,还是那种半桶水的水平。

      收۹回心思,奥古斯把注意力集뎈中在书籍上。

      第一页是一幅插画,一名威武㥄的勇士骑坐战马之上,手中举着一杆染血的旗帜,上绘一对雄鹿角,远处黑压压一片看上去像很多人。

      插画旁边有几行文字。 캷 쐢

      [索罗纳一世光㣂荣的一生中经历大小战役二十余场,无一败绩,开启了在赫洛ȃ伊克大陆上辉煌六十七年的索罗纳王朝!]

      “六十七年?历史这么短的国家还谈什么辉煌……”

      相 奥짭古斯心中腹鑂诽了一句,要真有个三五百年,称得起辉煌二字,可区区六七十年实ࢊ在短暂,如今索罗纳王朝已经不复存在,他甚至都不≍知道是谁澛覆灭了这个短暂的王朝。

      翻动书籍往后面看,第一章讲䋝的是索罗纳一世˸的成名之战,坎斯山脉之战。

      插画加上内容,奥古斯没用几分钟就看完了第一章,概要是索罗纳为了能赶在敌人之前抵达约战地点,让战士们丢掉辎重全速行军,终于提前抵达坎斯山脉,利用有利地形把敌军打了个措手不及。

      故事本身慷慨激昂,总结出来就是这么简单的意思。

      接着往后面看,每一章的故事大同小异,都是索罗纳一世骁勇善战用兵如神的事迹,不用想这本书原作者一定是后世索罗纳的狂热崇拜者,其中明显有吹嘘的成分,礤政治夸张成分很多。

      整本书如果当作文学读物来看还不错,不ꩄ过内容对于奥古斯来说有些索然无⹨味,他上一世看过不少冷兵器时代背景的书籍,用兵如神的故事数不胜数,《尼克·索罗纳战记》在他看来并不多么精彩,看了一半就把书合上,换了一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