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山杏菜

      夜色降临,屋子里,烛光摇曳。方久伊刚吃饱了饭,手肘靠在桌子上撑着脑袋,眼睛一直望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过了一会儿,方久伊终于憋不住了,先开口:“你哥哥都走了,你还在这儿干嘛?”

      云翊南咧开一个天真的笑容,认真地说:“我看着你啊。”

      “我有什么好看的?你放心,我不会跑的。”方久伊无力地说。

      云翊南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云翊南依旧望着方久伊,嘴里喊着:“进!”

      很快,走进来一个店小二,他的手里端着一个木盘,上面摆放这好几件堆叠整齐华美的衣服。

      那小二将衣服放在桌子上后,就退出了屋子。

      方久伊伸手,摸了一下衣服,又翻看了下面的几件,眼睛里放出光芒:“哇……这衣服,这个手感,这个剪裁,这些衣服看起来很贵的样子。”

      云翊南看见了方久伊眼里的光,小声嘟囔说:“不就几件衣服吗?值不了几个钱。”

      方久伊抬眼,瞥了一眼云翊南,没有回答,又小心翼翼地抚摸了两下。

      自从家里出事以后,她已经很久没有买过新衣服了。

      过了一会儿,方久伊缩回了手,表情有一些尴尬地问:“那个……这些衣服……应该怎么穿啊?”

      “啊?”云翊南直接惊叫出声,“你连衣服都不会穿?”

      方久伊嘿嘿一笑,强行狡辩道:“我们那地方,从来不穿这么繁琐的衣服。”

      云翊南用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方久伊,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说:“你等着。”

      说完,他就出了门。

      方久伊又摸了摸面前的衣服,感觉十分新奇。

      很快,就进来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穿着朴素,头上用淡蓝色的丝带扎着两个丸子,下面披着一半的头发。

      那女孩一进来就用十分软糯地声音说:“小姐,我来给您更衣。”

      方久伊朝着她眨了眨眼睛,也不挣扎,就任由她摆布,那女孩还帮方久伊梳了一个发髻。

      方久伊望着铜镜里的自己,一时之间愣了神。

      “小姐你长得可真是好看,只是简单梳了一个发髻,都没有铺上脂粉就已经十分脱俗出众了。”那个帮方久伊梳妆的女孩站在她的身后,看着铜镜里的方久伊说。

      方久伊呵呵笑了两声:“谢谢你。”

      “那小姐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先下去了。”那个女孩说。

      方久伊点了点头,那女孩便退出了屋子。

      关门声响起,方久伊连忙起身,先是在门口开了一个缝张望了一下,急忙跑进屋子拿了一个凳子抵上了门。然后找到自己的行李箱,在行李箱里拿出了几锭银子放在那个盘子里,当作是买衣服的钱。

      方久伊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她还要自己过后面的生活,也不可能真的按照这些衣服的原价给,但是这两个男人应该也不差钱吧。

      放完了银子,她将自己原来那件连衣裙的带子扯了下来,把那几件衣服绑起来,然后扎在行李箱上面。

      她的行李箱里面还是湿湿的,她可不想把这几件衣服弄湿。

      做完了准备,她打开了窗户,朝外面张望了一下。

      她住在这客栈的二楼,高度不算高,跳下去应该没什么事吧。外面是一片黑漆漆的竹林,一点光都没有,看起来十分阴森。

      我去,这么黑?这几年不会有什么怪物吧?不行不行,桥洞都睡过了,竹林怕什么!方久伊,别怕别怕。

      方久伊望着那一望无际的黑暗,心里开始打退堂鼓。但是她只犹豫了几秒,就直接将自己的行李箱扔了下去。然后爬上窗户,一跃而下。

      她知道,如果不逃以后若是那个真的方家二小姐回来了,她肯定就凉了。所以她宁愿现在受一点伤也要逃出去。

      方久伊落地还算平稳,只是这一下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都在震动,脑袋都有些发蒙。

      她扶着墙壁缓了一下,拿起倒在一边的箱子就开始往那片漆黑的森林里走去。

      林子里异常安静,只有方久伊踩在竹叶上的沙沙声和拖动箱子的声音。

      方久伊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已经开始疲软了。可是她觉得自己逃的还不够远,依旧没有停下步子。

      突然,方久伊脚下一软,身体失去平衡,重重地落在了坑坑洼洼的地上。

      “嘶……”落地后的方久伊倒抽一口气,背后的这地实在是硌得慌。

      方久伊下意识地用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身子,可是右脚脚腕处传来一阵钻心地的疼痛。有让她不得不做回地上。

      无法,她只能坐在地上揉着脚,透过月光,她看清了周围的环境。这里十分狭小,应该是一个狩猎用的陷阱,离上面的地面应该有两个人的高度,其实也不是不能爬上去,可是现在方久伊的脚也爬不上去。

      哇,我这未免也太倒霉了吧。昨天是被追债落水穿越,现在又是逃命掉进陷阱。这概率比中彩票都低吧,看来今天只能在这个洞里度过了。

      不过也该庆幸,这陷阱里面没有那种一根直接想出来的笋,不然可能又要死一次。

      方久伊极其委屈地抱紧了自己的膝盖,缩成一团。

      耳边时长传来风吹动竹叶的声音,还有一些虫鸣。

      伴着这些声音,方久伊的倦意用了上来,正想睡去,耳边却突然传来脚踩落叶的声音。

      方久伊悚然一惊,警惕地望着洞口,心里还有些期待是有人来救她了。

      可是这么晚了,哪里还会有什么人来这竹林呢?

      很快,上方就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问:“你想上来吗?”

      云翊南现在洞口一边望着在里面缩成一团的方久伊。他其实一直都跟在方久伊的后面,也是眼睁睁看着她掉了进去,之所以一直没有出手救她,就是想给她一些小小的惩罚。

      云翊南背对着月光,方久伊并不能看清他的脸,只能通过声音判断,是那个穿紫色衣服的男人。

      诶,居然是被他找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