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苍生

      此时,林小鲍再次向林辰冲去,只见他整个人趴地,靠着真气推动着身体前进。然后他再使喷火术,瞬间将整个台面布满火焰。火焰向林辰烧来,林辰不知道林小鲍ꂫ有什么企图,便是一蹬脚跳上了两米高空,以躲避火焰的袭击。

      林小鲍等的就是这机会,他快速窜到林辰的下方,一仰面,以肩膀为轴心快速旋转,边旋转边向上吐着火。

      只一瞬间,整个火焰以螺潝旋似的方式걜,快速的向林辰扑去。见此情形,底下观看的选手都认为林辰要输了。是的,在空中无法使用真气的林辰,其根本躲不过这一击,必然会被烧콮到的。

      돹不过,可别小看텹了印龙决,即使林辰身在空中,他也有办法。只见此时,林辰葼利用腾龙式,身子快速的自转,周围形成一股旋风直接把袭来的火焰打散。同时,林辰也顺着这股力道,迅速的向下方的林小鲍直插而去。

      林小鲍大惊,立马翻身躲开。不过却也是来不及了,碭林辰一落地就一嶦剑把他手上的拐子棍挑掉,接着就将剑直指林小鲍的咽喉。

      林小鲍知道自己已经输了,自己脖子上正顶这一把剑,另一个拿着武器的手的手腕处也被剑指着,他已经没有反抗的机会了。

      所以,林小鲍虽然很不甘心,但他也只能喊道:“我认输!”

      林小鲍一认输,裁判宣布林辰获胜。林辰一获胜,林海和林福便欢快的迎接林辰下来。他们还当心林辰会输呢,没想到战局急转直下,林辰竟一瞬间赢了。

      淄“赢对我来说是必然的,”林辰非常自信的说道,“我可等着你们一同进入八强呦。”

      “还是要靠你们吧,我希望不大了。”林福有点沮丧的说道,他的对手是林枫,他并没有把握能击败林枫。

      “林福你说什么丧气话,”林海见林福很没有自信的样子,不无柪气愤的说道,“那林让枫有什么了섍不起,你那么怕他。你这三年来也不是只吃白饭的,你倒是让他瞧瞧你的实力,拿出你的勇气来呀!”

      自从三年前那事发生之后,剩下的这班人嗥中就属林海年长,所以有时他就当起了ℚ大哥的职责。

      被林海这么一激,林福还真从新焕发起了斗志:“行!那林枫狗娘养的᷹,要想赢本大爷,那大爷我也要让他脱层皮。”

        “你怎么还是想着自己输啊。”林辰打趣的应道。

      再经过了两场比赛,终于濎轮到了林福上场,他和林枫都没有选择使用兵器来进行比拼。

      林福今年十六岁,木属性,八级。林枫不仅是雷属性,而且修为已达到了十级。所以,林福知道自己一上来不拼的话,赢的机会渺茫。

      比赛开始,林福直接把自己抱成一个团,放出真B气将自己层层包裹。这包裹了几百层之后,林福消失在了场上,只留下个巨大的绿色圆球。

      “林福这是使哪出,我为什么没见过?”林辰向林海问道。

      ⩸ 对此,林海也是摇ΐ头表示不知。

      而就在众人疑惑之时,这大圆球竟开始向着林枫滚了过去。见此,林枫冷哼一声:“装神弄鬼。”

      说完,林枫便放出‘雷电网’进行阻挡。但林福的大圆球受到大网阻挡,只停顿片刻后,ự便硬生生冲破了大网,继续向着林枫碾去。林枫见大球竟毫无畏惧自己的‘雷电网’,直接向着自己冲来,一时间也不得不选择躲避。

      “好样的,”林辰看到林福如此惊人的表▷现,不禁激动的喊道,“没想到阿福平时看起来呆呆的,䦆竟能想出这么厉害的办法。林福建立起层层防护蚌罩将自己变成一个绝缘体,以此来阻挡雷电麝的攻击。而后再利用自身重量的优势,对林枫进行攻击。真ၫ是胖有胖的好处啊!”

      “事情没那么简单,”林海表示了自己的担忧,“林辰你看,那个大圆球移动速度不快,林枫完全能轻易躲避。而阿福想要维持大圆球的运獺转,肯定需要消耗大量的真气。林枫只要拖下去,阿福肯定要输。”

      林海说的没错,时间越久对林福越不利。这一点林福也是知道的,他也为此准备有后手。

      只见,林福在相距林枫两米的地方突然停了隣下来,而此时林枫竟也不自觉的停住了脚步。怎么回事?众人正不解之时,这才发现大圆球处竟突然延生出两条真气锁链,将其和林枫的双脚绑在了一起。

      见此,林辰大喜:“阿福竟然学会了‘暗锁’,太好了,켥这样就댋能控制住林枫了。”

      这‘暗锁’是林家收藏的一种厉害的功法。它能在对手毫无察觉的情灙况下锁住对手,并通过这条真气锁链使得对方动弹不得,处在非常被动!的状态。

      是的,林ᓊ福为了配合自己的大圆球战术⋴,专门苦룏心修炼‘暗锁’。他之前的每一㝟次向林枫的冲撞,都是为了能悄悄的将‘暗锁’套在林枫的脚上。

      ⇾现在终于是将林枫套上了,林福要使出訶他的最后一击。只见,整个大圆球就像一个皮球,在地下弹了两下,直接奔到了两米高空,借住锁链的牵引,眼见得就要来到林枫的头上。

      可以想象,以林福那个体重直接砸下来,林枫肯定不死也残。不过,要是林枫有这么容易解决,那他就不是林枫了。

      孓见此ɿ情形,林枫也是处乱不惊,只见他双手抓住‘锁链’直接向其中灌入大量雷属性真气。

      此时,两条青绿色的‘锁链’瞬间布满了银白色的电网,这电快速而又疯狂ᾆ的冲到了上面的大球。一瞬间,整个大球像是通了电,到处是电蛇在游走蹭,时不时还能听到电击穿透防护罩而发出的爆破声。

      “糟了,林福有危险!”林辰看的真切,那电蛇击破了林福所有的防护셬,直接对着林福的身体进行攻击。

      是的,林福还没来得଀及飞到林枫的头上,他的所有攻击就被全뱉部瓦解了。一时间,林福反被林枫打的是惨叫连连,重重的摔了下来。此时,大家才把林福的ꨋ情况看得真切,他全身上下都被烧的发黑,可谓一个惨啊。

      破了林福的功法,林枫高傲的走到林福面前:“认傾输吧。”

      “我才不。”林福被电的全身动弹不得,但还是咬着牙不肯认输。

      “自找的。”林枫脚上瞬间灌入真气,一脚就把林福踢下了擂台。

      见此,林辰马上飞奔上前,一把接헮住了林福。

      林福见林辰接住了自己,竟是强颜笑道:“抱歉了林辰,S没把你压坏吧?”

      “阿福좶你感觉如何,有没有事?怷”林辰问道。他查看了下林福的伤势,发现其伤的不轻,可能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静养,才能恢复。

      “感觉自己真成了烤乳猪了。”林福自嘲的说道,他不想让林辰太过当⊩心。

      可是,林辰见林福伤成这样,如何能不生气。他大骂林枫道:“林枫,你竟然下手这么重痾,太过分了!”

      对此,林枫冷笑的应道:“这双方交手有所受伤,不也是再所难免吗?谁知道他皮糙肉厚的,竟然经不起我轻轻一电。”

      “你刚才那ꦒ脚难道不是故意的,那又怎么说?”

      “林福他又不肯认输,我只好送他下台。他又那么重,我不动用点真气恐怕是不行的。”

      林辰越听越火,直接起身就要冲上台去。见此,林海和林福赶忙劝阻了下来。

      此次比赛,裁判宣布林枫获胜,林福也由医师带下去治疗了。此事过后,比赛继续进行,这八场比赛也进行了一天时间才结束,最后产生了ꑅ八强。这八强分别是:俞琦、驐林辰、林昭、林霄、林枫、林海、林燕、林一梦。

      经过两天来的比赛,终于迎来了四强争夺赛,比赛对手和顺序依旧由抽签决定,这第一场由林枫对阵俞琦。

      筯 比赛开始前,林昭轻声给俞琦说道:“琦빰儿,你不是林枫的对手,上台后就直接认输。”

      对此,俞琦默不作答,林昭见了,不得不再次提高嗓音说道:“林琦,听到没有,我叫你放弃比赛!”

      可俞琦依旧不答,直鹦接走上了擂台。

      俞琦一上擂台就拿︲出꛴长剑,示意裁判自己使用兵器。林枫看到俞琦拿出长剑不禁皱眉,难道林昭没给她交代过放弃比赛吗ན。

      和女生比武,林枫自然要表示哧下自己的绅士风度:“林琦姑娘竟然用兵撵器,那在下出于礼让就不选用兵器了。”

      俞琦今年十八岁,水属性,八级。按照她现有的修为来看,她本不具有进入八强的实力。所以显然,这能进八强纯属她的幸运。

      比赛开始,俞琦拔剑就向林枫杀去。可是是雷属性本身就磻克水属性,再加上林枫高出俞琦两级,俞琦和林枫的对战完全处于劣势。

      林枫连避俞琦数剑,却不癲见俞琦有收手退出的样鬛子,反而是越打越凶。见此,林枫便不想再耗下去,他两指夹住刺来的剑,一动用真气,电蛇就顺✭着剑袭向俞琦튏。俞琦被电,手臂一麻,剑就直接脱手。

      眼看最大的依仗没了,俞琦应该㉢收手了吧。可是俞琦却鰣放出真气,靠着一双手就再次向林枫杀去。此时,俞琦的攻击根本不注意除防护,分明是想㜯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对此,林枫不想跟俞琦闹,连避了她几招,但磅俞琦依旧没完没了的攻击着。为此,林枫也被ꃛ闹的心烦,不禁给了俞琦背上一掌,解除了她的攻击能力。接着就抓住她的手一甩,就甩出了场外。

      “林枫胜!”裁判宣布了结果。

      那一边,俞琦刚被甩下台,林昭就一把将她抓了起来,质问她道:“林琦你疯了拫,要到台上闹。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啊?”

      “我不想怎么样,我是该疯了,你不要管我。”俞琦狠狠的瞪了ڷ林昭一眼,气愤的走了。

      俞琦奇怪的举动被大家尽收眼底。见此,林海不禁问林辰问道:“你知道这么闹哪出,贼鼠不和?”

      “不知道。”林辰回答道,但其实他的心里隐隐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第一场比赛就以这样的闹剧的方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第二场比赛,林燕对阵林一梦。

      ᎓ 林燕今年十七岁,木属性,九级。能在十七岁达到九级,说明资质上佳。的确,八级是修炼的一道坎,也许八级以前可以轻松每年升一级。可到了八级以后,每升一级就非常困难,甚至资质差的,需要熬过四年以上才能再升一级。

      林一梦,十八岁,金属性,九䲳级。林一梦身材略显丰满,却不失美貌。这么多年来곴,她依旧喜欢男儿装扮,头发盘起来。在林辰想看来,她如此装扮,似乎唯有等툕到她心爱的林烈回来,她才肯放下头发,穿上裙子吧。可是林烈已经웗六年未归,了无音讯。也不知她这样,还需要再等多久。

      这两个女的都是林家的쩳天之骄女,她们之间的战斗定是非常的精彩。

      此时,林燕摆出架势:“林一梦,我三年前输给你,今天我就要㞅讨回来綞!”

      “那你就粶来试试吧。”林一梦毫不客气的率先展开攻击,战斗开始了。

      这场战斗谁胜谁负不好说,林一梦打的是猛,林燕打的是巧。只见林一梦一个‘金沙掌’就向林燕拍去,林燕身如轻뙘燕般的轻松躲过。接着林燕反击,放㖙出‘千叶刀’向林一梦杀悽去。

      这场比赛可谓龙争虎斗,看得底下的人是连连叫好。这一打就是二十个回合,林海不禁向林辰问道:“林辰你看,这两人谁会赢?”

      “她们两实力相差无几,很难分出胜负。但是林一梦的真气消耗的更快,到头来自然是燕儿胜出。”

      䩪 对此,林海却是不以为然:“一梦可多帚是处于进攻状态,而憌林燕却常常都是被动防御。俗话说久守必失,一梦最后肯定有一招制敌的办法。”

      “那我们看看谁的说法对咯,”林辰一边认真看着比赛一边焪说道,“胜负快要分出来了。” 蹓

      的确,林一梦已经开始调动全身剩余的真气,发动她决胜一击。她使出自己的绝学金沙拍岸,滚滚真气像是被大浪裹挟,䔀向前奔腾着袭向林燕。瓹林燕见此,就在自己周围建立起双层的‘万藤保护’来阻挡林一梦ࡵ强大的攻势。

      此时,整个台上就好像一棵大树在面对洪水冲击,眼看就要倒,可却还是在坚持。不过,就在最后一波大浪再次冲击而来时,整个大树还是倒塌了。难道林燕真要输了?

      可当林一梦的‘金沙拍岸’过后,众人发现林燕还在兂场上屹立不倒,她໰的身ꞃ上还有第三层保护——‘绿鳞甲’。现在是林燕反击的时候,面对已经没有真气的林一梦,林燕抽调出最后的真气发动‘空气炮’,直接将林一梦打下了擂台。

      “林燕胜!”㽔裁判宣布结果,观众对这么一场精彩的䌳比武报以热烈的鼓掌。

      林一梦被打下台,林霄急忙上前查看,问她有没有事。

      林一梦摇了摇手:“我没事,我回去休息下就好了,接下来全靠你了。겠”

      “你放心吧,我不毨会输的。”

      귷 林一ᄶ梦和林霄说下话后,就独自向着自己쓲的住所走去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