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浆四溅19p

      “主人,你不要再揉了!我头发要掉光了!!”

      momo咆哮。

      “不嘛不嘛!momo这么可爱我都舍不得撒手了。”

      凌梓枫就当没听见,该干什么干什么。

      她就是喜欢可爱的东西有什么错。

      momo:……

      我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所以我决定转移话题。

      “主人,你待在这里的话崔菲菲身体不会有事吗?”

      “放心吧,身体机能还是能正常运转的,只不过没有精神支撑就和行尸走肉差不多。”

      凌梓枫说完撒开了揉搓momo的魔爪,伸手划出一片光屏。

      momo看着眼前各种数值控制的面板,瞬间感觉自己快变成一串乱码了。

      凌梓枫伸手捂住momo的眼睛。

      “诶,真可惜我身体不在这里,你权的限太低了看不了,我也只能看看。”

      放下手,momo眼前的光屏就只剩下几个大字了。

      “权限不足无法识别!”

      momo:?

      “主人这是什么东西啊?”

      momo仰头看向身后的凌梓枫。

      凌梓枫勾唇,“这个啊,这个可是好东西,能控制世界的东西。”

      momo:?!什么?这个东西是能拥有的吗?这是随便能拿出来的吗?

      凌梓枫看见momo蒙圈的表情觉得好玩的不得了。

      “哈哈哈哈哈,你看看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我怎么知道嘛!这个是我能接触到的东西吗!”momo鼓起腮帮子气呼呼地撇过头,然后把凌梓枫踢出了自己的空间。

      她已经不想管自己白日凌梓枫震惊得稀碎的三观了,反正又不是一次两次。

      凌梓枫:“??”她怎么出来了,momo胆子大了不少啊。

      凌梓枫的精神重新回到崔菲菲的身体里之后,原本混沌的意识渐渐明晰,有了药水的注入肢体也恢复了些气力。

      诶……

      凌梓枫清醒后一直闭目养神,就算不是自己的身体也要再不ooc的情况下养好啊,不然难受的可是自己。

      ……

      医院距离崔菲菲家并不远,崔菲菲的妈妈很快就来了,她一路小跑着来到病房前,正好碰到了缴费回来的东珩。

      东珩看见了在病房门口的妇人就上前搭话。

      “阿姨你好,请问你是崔菲菲的妈妈吗?”

      妇人抬头看向少年,哪怕这些年的风霜雨雪再妇人脸上留下来痕迹,只要看到她的脸东珩就能一眼认出那是崔菲菲的妈妈。

      太像了,五官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气质有些不同,就是不上哪里不同。

      “我是我是,你是菲菲的同学吗,菲菲现在情况怎么样?”

      桑雪柔一脸愁容,她瞥见了少年手里拿着的纸张,又道:“这个是菲菲缴费的单子吗?”

      “嗯……菲菲现在在病房里躺着,现在在挂着药水。医生刚刚走,我也是刚去缴费回来还没有进去看她的情况。阿姨先进去看看吧。”

      “好……阿姨等会就把医药费给你,麻烦你帮菲菲垫着了。”

      东珩点了点头应下了。

      “都是同学,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桑雪柔走进病房,看见病床上躺着的崔菲菲,少女双眸闭起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唇无血色。

      “菲菲……”

      桑雪柔坐到病床边,伸手轻抚崔菲菲的脸颊,她的双手有点颤抖,她看到了女儿身上沾着的污渍。

      因为崔菲菲的衣服半湿不干,所以护士还没有给她盖上被子。

      桑雪柔眼眶红了,她摸到了女儿身上的湿衣服,满脸的心疼。

      “那个,小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东珩看见崔菲菲母亲的表情,心里发酸。

      “阿姨我叫郝竞,竞争的竞。”

      “好,谢谢你啊小竞同学,如果不是你叫我来我根本不会知道菲菲在学校的情况,居然是这样的……”

      说着桑雪柔有些哽咽,难怪自己的女儿总是喜欢自己躲在房间里,难怪自己的女儿不爱说话,难怪自己的女儿上了高中之后就从来没有和其他的朋友一起出去玩过。

      自从自己丈夫离世之后崔菲菲就变的很安静,也不爱说话,可是成绩很好也很乖从来没有让她不省心的事情。

      崔菲菲性格内向,她之前以为也许是自己的女儿太过安静了,没什么朋友。

      桑雪柔对自己乖巧懂事的女儿越发心疼,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女儿会被人这么对待。

      她可以为了女儿被人欺负,可是欺负她的女儿她就算挣个头破血流也不会放过那些人。

      桑雪柔紧紧地攥着拳头,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小竞,阿姨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桑雪柔握着崔菲菲的手没有抬头。

      “阿姨你问吧。”

      东珩找了张凳子在病床边坐下。

      “菲菲在学校是什么样的?”

      “我对她的印象就是安静,学习很好但是不怎么爱说话,整个人文文静静的,有点孤僻一个人。”

      “那在学校,有没有,有没有人会欺负菲菲?你知道那些人是谁吗?”

      桑雪柔咬牙,心里燃着怒火。

      “虽然我和崔菲菲不是很熟,不知道她平时什么情况,今天救到她也是偶然。

      但是看现在的情况来看肯定是有人对她校园暴力了,那些人我大概猜得到是谁,只是我不确定。”

      东珩语气平静地阐述着,桑雪柔听了慢慢冷静下来。

      “呼……”

      桑雪柔长呼一口气,她要冷静,如果太意气用事是帮不了女儿的。

      “小竞你对你们学校的情况了解吗?还有欺负我女儿的那些人。”

      “了解一点,但是更深的我没有去了解过。”

      东珩如实回答。

      “那你觉得学校能给我的女儿一个交代吗?能惩罚那些欺凌我女儿的人吗?”

      东珩顿了顿,他听得出桑雪柔语气里的的愤懑不平,果断地回答道:“……不能。”

      “小竞能不能帮阿姨一个忙,帮阿姨报个警,警察问你什么你如实回答就行了。阿姨现在要回去给菲菲拿衣服,菲菲暂时麻烦你帮我照看了。”

      桑雪柔站起来,对着郝竞笑的勉强。

      “好。”

      桑雪柔离开病房之后东珩拿出手,他直接报了警。

      “喂你好,我要报警,关于校园暴力的我现在在xx医院的xxx病房,被害人救出后高烧昏迷不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