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冷大小姐

      鏼“视野之外,咳咳,原来如此,是那些隐蔽在空气中,密布在每一个角落,细密如尘的铁砂吗?”

      쮂宇智波炎脑海鿊浮现写轮眼洞察之处,原原本本的就像电影一样闪回,一瞬膭间就注意到在他施展幻术,一心螳螂捕蝉的拿下新,却未注意到视픭野显微之处,黄雀在后的真正危险,被那细密的铁砂,于无声无息之间,侵入到体内。

      新点了点头道Ի,“看来已经想起了。这也是磁遁的能力之一。你的神经系统已经被细密的铁砂切断,是时候终结遝一切了。”

       “结束了吗?”

      宇智波炎艰힬难的松了一口气,成为忍者在杀人的时候,也纵有超人一等的力量,也终有遇到比自己更ẅ强的忍者,被杀的一天。从战ᗮ火连天的忍界逐步成瀾长起来的他,早已经有了死亡的觉悟댭。

      新▷盯着宇智波炎的写轮眼,嗤笑道,“已经有这份觉悟了?不错的眼神,不过现在还不肯闭上眼邱睛,心里一定很疑惑吧。”

      “你究竟是什么人?”

      宇智波炎艰难䫟的问出了自己的疑惑,磁遁可不是随处可见的忍术,而操控铁砂的磁遁,向来砂隐的砂影一脉,世代相传的血继限界,其中三代风影,更켗是第三次忍䱸界大战的起因和推䬤力之一,㼚事关重大。

      “我是谁䚷?”

      ꛩ 新摇了摇头,戏谑的看着宇智波炎,无尽细腻的黑色铁砂涌动,“比起这种无关紧要的旁枝末节,难道你就不好奇我的目的么?来䠘到宇智波一族的南贺神社,究竟是因为嶈什么?”

      “你……”

      宇智波Ⱬ炎张了张嘴,忽然注意到不⤛远处还看插着他射出的苦无,位于긜神社最里面的第七块榻榻米,᷶心中也感鏺到无限的疑惑,这人不管跟砂影有什么关系,但是宇智波一族₻的秘密,他究竟是如何得知的?

      可惜心中的答案,已经无法解答,漫天的黑暗如同无尽的潮水,将ᆯ宇智波炎的意识淹没,就连最后写轮眼的视觉神经,也被⌱精微如尘的砂铁粒子斩断。

      “可惜了,如果不是时间紧迫,真想见识一下当绝望与死亡降临,潜藏在写轮眼中真正的力量,将在山穷水尽之时,以何种姿态由无到有的来到这个世界呢?ꦲ!这对轮回眼的蜕变,也将是一个不小的参考。”⺤

      稱 新遗憾的叹息一声,控制周边扬起的铁砂,空气깖一阵急剧的扭曲,紧罗密布的贴在奄奄一息的宇智훁波炎身上,化为一方紧密的黑棺,将其封印在里面。

      同时也不犹豫,将ꌼ剩ↇ余铁砂汇聚为一个急速旋转的龙㊌卷铁ᅨ锥,随着一抹刺眼的电花,第七块榻榻米连同下面的通道,就随着一道刺耳的尖啸过뷇后,露出一个巨大的洞窟。

      新轻轻一跃,从第七块榻榻米上破开的大洞,飞进那洞窟。 钽

      ȓ 随着一阵下降,一个宇智波一族的族徽,出现他视野中。

      新随手一指,又一声刺耳的尖啸혪,宇智波族徽背后的墙壁,轰隆一声,一块一块的大蚣石就像豆腐⿜一样,被螺旋而起袇的铁砂锥子一破찦到底,穿过短暂的黑焜暗,露出背后更为广阔、巨大的漆黑空间。

      纽 “果然没错,这里就是宇智波一族秘密集会的地䏀方了吧。” 輒 鰖

      新打了一个响指,一抹闪耀的电花,精准的窜进那᤬漆黑一片的巨大空间,落在宇智波一族布置在空间中的火篓上,“嘭”一声燃起数朵熊熊大火,将漆黑一片的广阔空间됃,照得就像地上的白昼一般,묪亮堂无比。

      借助这些撕裂ᤅ黑暗的火光,新来到那个헭巨大的空븡间中,大量的壁画和悼文,被熊熊而起的火焰照的透亮。曋

       粗略一ﴁ看,记载着宇智波一族曾经的辉煌,还有一首祭拜神灵,赞美宇智波一族侍奉神灵之光辉的诗歌,对他都没有什么较大的价值。

      퓄 “算了,我可不是考古的,看了看宇智波一族的石碑,那才是此行的目的。”新廩来到一块漆黑的石碑前,上面空无一物,淡淡的尘埃蒙在上面,正是宇智波一族尘封的石碑。

      鵦 新目标粗略一看,目力极望,在使出轮回眼的瞳力之前,也看不出它有什삳么与众不同之处。遂以魔种的精神异力,附着上去,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ꎩ

      不过,随即新的脸上,就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惊讶。

      倒不是他忽然有了什么大发现,宇智波一族的石碑,就如常人所见,䙥上面没有任何的术式、结界,更没有想象中的暗门或是机关,本质只是一块密不透风,不对磁橢遁生出任何反应的不知名物质块。 ᆬ

      那一抹惊讶,也不过是无孔不入的精神异力和纳米级别的砂铁时雾,居然都没有在石碑懁上,找到任何属于物质的间隙,仿佛浑然天成的一块无暇的完美物质。

      “看起来ꡜ没有写닊轮眼的话,是没有办法解开石碑上面的加密,看到六道仙人留在上面的遗物和一切的真相吗?”

      犘 新已经隐约猜䋲到宇智波一族的石碑,其实就是阴阳遁的创造之物,就如写轮眼的转写封印,只会对特定的瞳力生出反应,也就不做毫无意义的多余试探了。

      轮回Ꙫ眼的浮影出现在他由铁砂䮥构成狪的一双机械眼中,本来空无一物的黑色方碑上,立时如同浮邋光掠影一般,显现出一排排的细密文字,乃是忍者⨤施术咒文一系的文字,有别于寻莆常各国交流所用的文字。

      好在解读密文,๴乃是㐊每一个忍者必备的功课,这一点对于继承长门一切的新,一点也不困难。덃

      只不过轮回眼不同于写轮眼,已是脱胎于写轮眼另一门全新的瞳术,写轮眼趲部分的内容就如他预想中的一般无二,即使以轮回眼的瞳力完全看不톨到。

      所以新也没有在黑色方碑上,看到写轮眼的秘术和宇智波一族的历史,而是一开始就着眼于石碑的最精핵髓之曓处,关于六道仙人的传承部分。

      琇 “仙人分阴阳ⴘ,互斥二力,相与为一,乃得森罗万象!”

      新首先入眼的,就是大致意思是这样的一句话,只不过比쁑预想中的更为详尽,在这段若隐若现的话后面,还有大量细密的文字浮现,一字一句的将这些解读、通读一遍,才发䊎现竟然是六道仙ᘠ人的阴阳㤒遁。

      也就是,从无中生万物形象,并赋予这些形象生命的术。

      如果说万物的“羁绊”是查克拉的真谛,那么阴阳鹵遁就是查克拉性质变化的真谛,“阴遁”代表查᫷克拉精神的一面,对应无中创造形体,“阳遁”代表实质的一面,对应将虚无的形体化为实在的现象。

      Ꜳ不论查克拉的提炼和合患成,还是查克拉的性冤质变化和形态,隿亦或者血继限界,都不能脱离六道仙人一身力量成就的体紸现,即这套阴阳遁理念的概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