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舞直播2019版

      陆奉一向高冷,要不是他武功高强,又与董班相交莫逆,也不会默认追随于他。

      这是他第一次自称属下,让刘志微微有些诧异。

      “何事,陆君请说襇吧。”

      “适才您所说龙麟卫之事,Ꮋ是否还需要其他䷻方面的人才?” 娑

      ㌧陆奉大ὰ方地提出,并뫊没有丝毫的遮掩。

      “只要是有本事的人,自然是多多益善了。”

      这节奏,是打算给他介绍人手了,刘志心㜁中暗喜,立刻表明了态度。

      팿“是这样,我有位朋友,素来就有鸿浩之志,只是心高气傲,不愿意给人当侍卫。”

      唾 物以类聚,以陆奉的为人来看,他的朋友可能也駭是一路货色,不过,有本事的人都傲气。

      “我今日听说了这龙麟卫,感觉是凭本事升迁,很适合我那友谿人,所㗝以就想着向您举荐㎧一下。ݦ”

      陧 “可以,你安排个时间,我先见一见他,看챛看他的本领如何。” 

      䂖他也不可能随便一说就直接许官吧,现在虽然没什么,以后等他掌握了政权,那可就是真官实职了栳,开不得玩笑。옴

      “诺,我立马通知他,应该很快就能来京都。”

      陆奉ㅕ很高兴,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他的朋友쩓,显然对㿂他⧁的能力很有信心。

      ➡ 回到宫中,芳林园的宴会还雀没有结੿束,正准备过去看一眼,닠却接到了太后传召。

      是左一道亲ꚻ自来的,脸色凝重,“陛下赶快过去吧,太⧁后急召。”

      刘志一愣,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伨匆匆赶到永乐宫,却发现太尉杜乔也在,而且里面的气氛不对劲攞。

      몘 “陛下,清河王谋反。”

      杜乔的话让他大吃一惊,刘蒜造反啦?不可能吧。

      虽然他两次都ꍒ与帝位玾失之交臂,心有不甘是肯定的,ૠ就像自己的父亲刘翼,一辈子都为此事郁郁ᘎ寡欢。 倅

      可要说刘蒜谋反,他还真不相信,第一刘蒜一向以仁善自孷居,比较爱惜名声。

      其次他也不具备造反的实力,东汉对各诸侯똯王的管束比较严格,属晅国内并没有军权,只有一定数量的卫兵。

      㨯 “这是密报,陛下请过目醍。”

      Ჹ杜乔递过来一封密奏,刘志接过来匆匆看完,却是有人揭发刘文和刘鲔密谋造反,准备拥立清河王为帝的事情。

      冲 “陛下怎么看?”

      梁太后沉声问道,显然他来之前,这两人已经商量过了,只是想听一听他的意见罢了。黺

      “我觉得吧,此事应该与清咺河王无关,此人谨慎持重,举止有度,不可能参与此种谋逆不轨之事。”

      刘志೥一边分析,一边注意看梁太后的神色,发觉她颇有赞ſt许之色,不由大受鼓舞。

      “如果消息确实,很可能是这两个反贼为了师出有名,故意借用他的名声。”

      杜乔与梁太后相视一笑。

      “陛下虽年少,然胸襟气度不凡,实乃我大汉之福祉。”

      刘志闻言也松了口气,他这段日子说是参与政事,但其实并没有多少表达自身想法的机会。

      붕 所以很担心自己的分析会不会离题千里。

      쥋“我与太尉也是如此认为,所以不打算将之拿到朝堂上去讨论,࿭一旦宣扬出去,清河王难以洗清嫌疑。”

      “可是若要调动ꋿ军队,必然会引起众人猜测,第一个就瞒不过大将军的耳目吧。”

      〯 攻打叛军这么大的军事行动,怎么可能᪰不惊动身为大将军的梁冀,他对清河王素来不满,肯定会借此机会诬陷。

      ᩅ甚至会利用这个机会打压自己的那䫿些政敌,随便安一个同谋的罪名,就是抄家灭族的死罪。

      “关于这一点,的确是很难办,我们刚才倣也正在商议呢。”

      䪏刘志对桓帝时代的这段历史并不熟悉,竔这些日子绞尽脑汁努力地回劏忆,也多少想起来一些。

      但对刘蒜谋反案却没有什么印象,可见这次的事情是失败了的,不᤬足为惧。

      䒁“要不就说那边匪患猖獗,派뛑个䰥信得抄过的人去剿灭,然后出其荿不意拿䧕下刘文等人⊁,就地处决,回来就说是勾结盗藡匪不就完了。”

      刘志灵机一动,开始出馊主意,反正这时代到处都是匪患,说出来一点也不稀奇。

      杜乔眼睛一亮,抚掌笑道:“还是陛下聪明,三言两语就解决了,哈哈哈……”

      㻜 梁太后也瓫微笑颔首,颇为赞同,“这办法可行,只是需得寻个合适的人选领军才行,太尉可有举荐便?”

      杜乔低头想了想,컵“臣还真想起个人来,当年的匈奴中郎将马寔。”

      梁太后点头笑״道:篥“马寔其人勇猛精进,汉元二年(143年)大破吾斯,斩首万二,真乃不世之功也。”

      这事情刘志也知道,他在看往年奏章时,曾关注到此事,很奇怪为什么如此名将,后来怎么就无声无息了。

      “是,马将军盛年隐ꛎ退,是朝廷之憾,此次剿匪可封他为平虏中郎굑将,抽调其南匈奴旧部统领。”

      不过想一想也就明白了,此人功高名盛,若不与梁冀同流合污,以大将军的为人,⍠又怎么会容得下他。

      ᧞ “好,这事就交给你全权ᬎ处理,尚书台那边我来想办法。”

      谈笑间,天大的事情就已经顺利化解,刘志默默地在一旁看着,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

      ⟺ 若没有梁釕冀,其实梁太后应该是一代贤后的吧。

      杜乔走后,梁太后微笑看着他,“很好,看样子你进步很大,如此下去,亲政指日可待矣。”

      “我还差得远呢,太后再夸我,就要飞上天了。”

      刘志嘻嘻一笑,半开玩笑地岔过了这个危险的话题。

      床“刚才我派퐆人去芳林园看了看,据说极尽奢华,所费巨⯊大啊。”

      这是她第一次在刘志面前表达对梁ẃ女莹的不满,可刘ꁖ志在这件事情上真是没有一点发言权。 䳴

      뤞 关键是,他老婆用的是自己的钱钱긘,跟他这个做老公的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只得讪讪地帮她辩解。

      “莹莹她首次举办宴会,总担心有不妥当的地方,所以难免有些求全之举。”

      ᭦“ѽ你呀,就是太宠着她了,身为皇后,当为天下女子之表率,如今国库空虚,应该倡导节俭之道,身体力陠行才是。”

      说起来,这方面梁太后本人就做得很好,但梁女莹的问题也怪不着他吧,还不是詉她自己给娇惯坏了。

      “以后䨿我会劝着点儿的……”

      可他总不能直接指责梁太后吧,只能和稀泥㱁了,以㜡后还是你自己ﺘ慢慢教导吧,我要是真把她说哭了,弄不好吼你还要心疼呢。

      “你们在说我吗?告诉你,志哥哥,我今天的宴会实在是太成功了,尤其是那个歌舞剧,所有人都看得哭起来了呢。”

      一语未了,盛装打扮的梁女莹迈着轻快的步뮯伐,走了进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