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妈妈线观3

      “就这?”

      “对,就这。”

      林大娘又疑惑地看着林乐语,这小子今天真吃错药了?

      “其实也没啥,当年你爹太闷了,整个人冷冰冰地,也不爱说话,于是在你出生后,我就给你取名叫林乐语了,是想让你不要像你爹那个闷葫芦一样。”林大娘平静地说道。

      “那娘,你和我爹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啊”林乐语又瞪着它那双大大地眼睛。

      “这就说来话长了......”

      林家地这个夜晚过得格外平静,林乐语平静地躺在茅草床上,心想着,好像这样的夜晚感觉也还不错。

      ……

      ……

      第二天一大早,林乐语又早早的前往了书塾。

      “老大等等我!”吴磊从一旁的小道追了上来。

      “老大,你是要去偷杨老头它家的鸡蛋吗,现在还早啊,说不定杨老头还在家里。”

      “蠢货,我是去书塾”

      “为什么啊老大?”吴磊再次一脸疑惑,老大从昨天开始就越来越不正常了。

      林乐语没有理他,加快了速度,向书塾跑去。

      林先生刚到书塾,便感觉哪里不对劲,定睛一看,原本那个经常空着的位置居然坐上了一个人。

      “儒子可教也”林先生心里默想,嘴角不由得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开始上课!”林先生将手背在身后,挺昂着头,又开始了熟悉的诵读……

      “大虎,借我一张纸。”

      “二龙把你馒头分我一半,我拿橘子和你换”

      “小芳,你今天咋这么好看啊”

      …………

      书塾内不断传出毫不协调杂音。

      “林乐语,你给我出来!”杨先生终于按耐不住,像林乐语吼道。

      书塾门外,“林乐语,我还以为你改邪归正了,都主动来听讲了,你太让我失望了”

      林先生将手背在身后,把头昂着,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老头,别装嘛,整天这么背这手不累吗”林乐语双手交叉,一脸邪笑。

      “你知道什么是尊师重道吗?”杨先生顿时十分尴尬,随即又一脸铁青的问道。

      “老头,你讲的东西太无聊了,我想好好听的,可是听不下去”林乐语老神在在,闭上了眼睛,自动忽略杨先生的表情。

      “你……你……儒子不可教也!”

      课堂风波很快平息,林乐语也变得老实起来,没有再打扰其他同学,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都安静!我要宣布一件大事!”杨先生清了清嗓子,故作深沉地说道。

      书塾内每一个孩子都十分好奇,难道是明天书塾就要倒闭了,那我们就是不是不用上课了。不少孩子幻想着。

      “这大事就是,安乐县十年一次的大考就要来了,这次大考表现优秀的学员,将可以获得安乐县县衙的资助,前往平阳郡的云山学宫学习”

      “孩子们,这次的机会可是相当难得啊,云山学宫,是我们平阳郡多少读书人梦想的地方啊,如果你真的能被云山学宫选中,将来前往我们大泽国的京都,也未可知啊!”

      (飞仙村,隶属大泽国南部平阳郡的安乐县。而大泽国有十八郡,上百县有余。)

      杨先生在台上眉飞色舞的讲着,每一个学生都看得出来,这次的机会是多么难得。

      “先生,我们县名额有几个啊?”

      “这,据我所知,大概是五个”

      “那我们县有多少人多少村啊。”

      “这………”杨先生被林乐语问住。

      “可是这次的机会非常难得,万一你们真的被选上了呢,那可真的就是平步青云了,想我们飞仙村可是从来都没有出过状元。”杨先生不由得心生感慨,好像要哭了出来。

      “先生,如果我们被选中了一位,你有什么好处啊”林乐语又开口问道。

      “何来什么好处,我是你们的老师,师者,父母也。我能图什么好处”杨先生明显慌张。

      而实际上,如果杨先生真的有学生被选中,每一个学生,县衙将会给他一百白银的奖励。一百白银,可是相当于杨先生好几年的收入。

      “好了,我言已至此,能不能选中,就看你们自己了,是想从此平步青云,还是一辈子像我一样当个普普通通的书塾老师,就看你们自己了。”

      杨先生这番话确实是肺腑之言,当年他也曾有着远大的抱负,可是一辈子却只能在这当了几十年的孩子的书塾老师。

      “大考下月初一举行,你们好好准备准备。下课!”

      “先生再见。”学生一齐向杨先生作揖。

      又至傍晚,夕阳下山,林乐语独自走在回家的小路上。心里想的却也是大考的事。

      “老大老大,这次大考是好机会啊,我听我爹说这次是县太老爷出了大血本,要为我们安乐县培养几个状元之才。”吴磊一脸兴奋地说道。

      “要是我俩都能被选中的话,我们一起以后想吃啥吃啥,每天都要吃猪肉!牛肉!羊肉!”吴磊越说越兴奋,脑海中仿佛已经出现的自己以后每天大鱼大虾的画面。

      “听说被选中的学生每年有五十两白银的奖励,而且学费全免”

      老实来说,林乐语也动心了,五十两白银啊,村里好多人一辈子也看不到这么多钱啊。

      “一个县才五人,哪有那么好考,再说了我们才多大,怎么和那些十几岁的学生争名额”林乐语一盆冷水泼下来。

      “可是可是,万一我们真的被选上了呢……”

      “那就回家好好读书”林乐语独自走开。

      不知道为什么,林乐语今天没有回家,而是渐渐走到了村外那个小小的山坡上。

      “小山啊小山,这次大考你说我能考得上吗?”林乐语,也只是一个小孩子,也幻想着每天那吃不完的猪肉。

      “可是,这次真的不好考,我大概率是选不上了”

      说道这,林乐语垂下了头,他只是一个整天逃课,不听话的小孩,他又怎么去争这次大考呢……

      “而且,要是我走了,我娘一个人怎么办啊。”

      林乐语从小和林大娘相依为命,而林乐语他爹,在他年仅一岁的时候便得病去世了。

      对于林乐语这种普通的村民家庭,一生不得大病,便是最大的愿望了,一旦得了怪病,没钱医,也没得医。

      林大娘,虽然性情豁达,但终究只是一个女子,一个人把林乐语从小拉扯到现在,不知吃了多少苦,而且也正因为如此,林乐语才缺少管教,为了不被欺负,才处处做老大。

      一个年仅六岁的小孩,又能有多成熟,又能有多少坏心眼呢?

      夕阳的光辉下,林乐语一个人躺在那个小小的山坡上自言自语。

      这个小小的山坡,从小,便是它倾诉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