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免费电影

      在掦大型货运空艇中,一个专门为他加压的舱室内,东平坐在刚搬上来固定好没多久的小床边,一边喝着普力送的果酒,一边享受着平稳的航程。

      当被告知他被去往三山市的空艇顺路搭载了⠸时,욽他就知道他不会像来时一样在路上忍受颠壺簸了,但乘坐的舒适度这么高,他还是没想到的。

      在来时ⶤ他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哪怕是空仓返程,这种秘密部门的运ꘛ输工具也不可能载外人的。

      目前这种情况标志着,经过今天一上午的事,他已经算是第三博物院的自己人了。

      这酒度数很高,一杯喝完,东平微醺,于是躺在了床上,似乎打算睡个午觉。

      当然,实际上他只是闭着眼,研ﹹ究ⓚ着新得的【精神抗性】增强。

      “竟然不是病毒抵抗之类的东西。”

      饠 翻来覆去尝试,他也没觉得自己获得这个뫔增强后有什么增益,或许只能明天再来治疗的时候,他才能闹明白了吧。

      ……

      在东平关店,到千里之外义诊之时,与他合租一公寓颩的其他两个员工们,仍享゚受着并不怎么难得的假日清晨……他们懒床了。

      九点钟,一向生活作息很规律的遥率先打破宁静,起了床。

      穿着一身男士大体恤当睡裙,遥쿩打着哈欠进入厕ě所。

      洗漱完毕后,她看着镜子里的那个在头发长了一点后,变得凹凸不平的脑袋,觉得异常碍眼둕,于是摸出电动剃头刀,再次自己把头发推成了齐整的寸头。

      她在镜子面前左右一照,咧嘴一笑。

      “这女孩真帅!”

      䟱遥的一天从奶和煎蛋饼开始,虽然得益于东平这个对钱不是很在乎的老板,给他们开高薪,她如今也有钱吃更贵的东西ὡ了,즵而且工作地点旁边就是勇者厨房,遥吃点好的也不用费周折,但她依旧对这两样情有独钟。

      毕竟这是她小时候,母亲每天都会给她做的早饭,她早就吃出感情了。

      一顿并不丰盛的早饭过컓后,遥拿信息终端看了看新闻,半个小时后,她又起身前往这公寓里的健身房。

      他们租的公寓位于坳市中心一个老式居民楼的底⁏层,面积挺大,足有六百平,规划有三个卧室,一个客厅,一个饭厅,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由于东平他们对客厅没有需求,䳟所以干脆把它改建成了健身쥈房。

      住底层有诸多不好,比如虫子多,又比如阴暗潮湿等佚,但这些问题东퇇平都有办法用技术手段解决,实在不行还有boss房保底,跟住底层的优势比起来,那些劣势就不足ᗵ为惧了。

      䲅 比如……

      遥看着东平用于锻炼的那个,本应釦用于畿承载卡车车体的重量的车桥,咧了咧嘴,心说每一次看到这个壮观的家伙,她都会感慨还好这房间是最底层,下面还没有地下车库,不然楼板八成会被压塌。

      剰这真ꞛ的是人能玩的东西吗?!

      툺真不知道她老板是什么构造,怎么壮的跟个起重机一样。

      还好,东平改造这里的郈时候就考虑到了他们俩的需求,所以健身房里并非全都是卡车车桥这种变态的东西,还有很多虳跑믺步机、杠铃之类的▴健身器械,经东平的带动,遥也慢慢也养成了健身的习惯。

      ⵒ就在遥挥汗如雨时,恩也醒来了。

      他其实뤥不是很想醒,毕竟醒了也不知道做什么。

      又是一天假期呀……他躺在床上碊,看着天花板,茫然无措。

      告别了蹩脚杀手的生活节奏后,他被东平带到了服务员的节奏上,但可惜这个工作挺不稳定,经常放假,搞得他总是无所适从。 핝

      老鄹实讲,作为一个刺杀过东平的杀手,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뤊毫无心里负担的和受害人住一起,那是不可能的。

      至少他自己会有负罪感,搖会尴尬,如果不是东平的要求,他当初就不会进美容院住,现在也不会跟㴄着搬过来。

      有时候他也会感慨,这他的老板也是够奇葩,为什ᙙ么就对曾经威胁稶过生命的自己,一点提防都没有呢,x难道是太몚天真了짌吗?

      碕 他却是不知东平能用能力试探他的心意,只当东平是他生平仅见的绝世好人呢。

      如此,倒是催生出了他心里的一点使命感。

      他认为——既然你心胸如此츣开阔,对加害过你的我都那么毫无防备,那我就有义务为你拾遗补缺,提防他人的暗算了。

      鯝 所以即便住在一起不自在,他也忍住了,一心一意跟在他身边,当好一个伪装成服务人员的秘密保镖。

      说道秘密,因为解除他的神瘂经毒素和借他的枪后去治疗癌症的事,恩已呀经隐约察觉到东平隐藏着一些秘密ض,ﶈ但他刻意没有去细想其中的关节。

      他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牷生。

      把自己代入保镖角色的恩,并不կ想理会那些对安全毫无益处的事,要是知道똹的太多,会让他成为对老板的不利因素。〣

      作为在黑暗地带生存过的人来说,犼他知道从来没有什么无法挖掘出来的秘密,只要是他知道,就总有办法能让他开口,只有他真的不知道,对东平来说才是最保险的。

      实际上,打算为东窚平赌上生命的恩,并非只是因为“士为知己者死”这样的理由。

      輪东平曾经说过,希望듬恩能活着忍受痛苦,䥅这在当时,其实是他真实的想法——他真心觉得就这么放这差点毒死他的家伙活着,实在是太亏了,但这人本身就想死,他出手不就成了奖励他了吗,根本不是惩罚。

      于是至少在那❦个刹那,他是真希望这人能活得痛苦一些,最好活久一点,这样他才能䷶解气。

      当然,䄆东平又是个很大度的人,这ᬳ话说出口,他气就消笽了,转而又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过分,所以之后又补充说自己是在开玩笑。

      在发现恩有很多优点,很好相处,两人聊天后价值观还㘀挺相似的时候,东平就起了拉他一把的心思,所以之后才让邀请他加入美容院。

      要说欠人命……老实讲,他那时对恩生气只是因为自己受到了威胁,而不是真觉得恩杀一些有去死之道的人有很大问题,毕竟恩的行为跟⠘他灭䌛掉野狗䄷帮的那次矇并没有本质不同。

      每个读者都有自己的Ҙ哈姆莱特,恩很显然就不觉得当时东平当时的气话仅仅是想表达字面意思,他觉得东平是在巧妙地劝他别死,用䨐种种方法逼迫屝、引诱他活下去……这真是……真是让他无法形容的天使行径ࢅ。

      因为这份“救命之恩”,所以恩对东平戍的忠큫诚是绝对的,以至于无论是好奇心、折磨还是死亡,都已不放在他心上了。

      在东平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给自己洢找了一个死士。

      现在,尽管死士加保镖先生对起床后的事情很苦恼,但为了不让自己肌肉萎缩,他是需要有意识地活动身体废的,所以终究还是慢慢爬了起来。

      귐起床쎢后,他先是检查了一下他装在门窗后摄像头录下的昨晚的监控视频,确认一切正常后,又到厨房转了一圈,看到煤气并没有泄露后,他顺便给自룲己煎了个蛋——他这么吃没有任何心路历程,只是为了节约时间。

      解决早ﬕ饭后,他又开始四处闲逛,检查各个电源有没有出问题,没用的电器是否还插在插座上,插座周围是否有易燃物品,地板有没有水和油之类可让人滑倒东西,地上、墙上是否有裸露的尖锐物,所有桌角上的防撞廊软垫是否脱落……检查到任何安全隐患,他都会立刻去把问䧅题纠正。

      噙当他走到健身房,就看到遥正在卧推杠铃。

      㫿 遥发现了恩正在向自己走过来䍟,连忙把杠铃放回托架,期待对方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可惜,她失败了。

      “怎么又自己一个人玩这个?没人帮你保险,万一你手一滑,砸脖子上,人就没了!꨸” 魵

      “知道了,題以后不会了。”遥说着吐了吐舌头,心里却在想,糟糕,又被这个啰嗦的䲗家伙捉住了。

      在对遥这种危险行뛷为做了全方位的批评后,恩才心满意足䰦的离开,留下遥蔫了吧唧的站在原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