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帅下载

      这◎一天早上九点一刻,陈少清站在穿衣镜前打量自己。笔挺뇽的灰킥色西装,与之搭配的灰色西装裤。西装上衣衣兜里插着一支肚腹圆润泛着金色光泽的钢笔,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这一副打扮让陈少清一看ὒ就像是一位有学识的人。

      几天前他和赵明约好去天文爱好者俱乐部走一趟,今天是出发的日子。

      “陈少清!”赵明在门外敲门。

      嶘“进来,门没关。”

      赵明穿着崭新的黑色燕尾綎服,打开门走入房中,看见桌上摆放着一本《天文理论探究》和一本《高深的天文学》。

      他说:“不至于吧陈少清,你还真的开始研究天閝文学了。”

      “并没有。”陈少清走到桌旁拿起那本《高深的天文学》夹在腋下,用中指抵了抵架在鼻梁上夤的金边眼镜,说道,“克莱思教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天文爱好者俱乐部쭢。”

      撉 赵明拿起桌上的另一本《天文理论探究》㼵夹在腋下,拄着手杖站起来:“周瑞教授,我们这就出发吧。”

      陈少清一手夹着《高深的天文学》,另一只手拿起放在桌上的龙泉剑,跟着赵明ꢶ走出房间。

      天文爱好者컆俱乐部内,坐在沙发上喝咖啡的苏纤忽然转头,一脸惊喜地说翧:“史密斯教授!”

      “你好,苏纤小姐。”陈少清和赵明走到靠窗的桌旁,面对ꞁ面坐着。

      她还是穿着jk,哦不,是穿着白色蝙蝠领衬衫ૌ和黑色荷叶边短裙,散发着年轻㜭女性独有的青春活力。

      巴伦堡市女子学校一放假,苏纤就到俱乐部来了,这段时间她经常到俱乐部来。

      苏纤偷偷看了一眼坐在窗边桌旁的陈少清和赵明,心想:史密斯教授和另一位教授在讨论学术问题,我现在打扰他们是不是有一些不礼ꥋ貌,我还是等一下吧。

      她不是一个内向的女孩子,但是面对着真正的天文学家,内心总归是有一些小小的紧张。

      쨩陈少清翻开书:薾“卧槽,这图好丑。”䉱

      “这破书根本看不懂。”赵明说。

      쑨 㮺“怎么展开下一步的调查?”

      “不ퟓ知道。”

      苏纤咬着嘴唇,鼓起勇气站起来走到陈少清和赵明面前,说道:“史密斯教授,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原来是“学生”找“老师”问问题。

      “哦?什么问题?”陈少清说。

      苏纤将一张蓝色的信纸뇸递给陈少清,纸上写着:为什么白天看不见星星?

      为什么白天看不见星星?我怎么知道。

      “哈哈哈,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쳤”陈少清把手里的蓝色信纸放到赵明面前,说,“克莱思教授,你看一看。”

      他把问题甩给了赵明。

      赵明接过信Ệ纸一看,问苏纤:“苏纤小姐,你᯿还记不记得史密斯教授上一次说了什么?”

      “勪我记得,如果离太阳足够远,那太阳看上去就是一颗星星。”苏纤说。

      “一个优秀的学者应该学会举一反三。”赵明意味深长地说。

      一个优秀的学者应该学会举一反뾩三……縰苏纤双手搁在桌子上,挺直腰板坐在赵明身边。她的眼眸一点一点明亮,抢答一般说道:“我知道了,因为在顎白天,太阳的光芒遮켦挡住了星星的光芒。”

      “而夜晚,是椳月亮的主场。”赵明补充了一句。

      这两位教授不仅学识渊博,还平易近人扵。苏纤看着两人的眼神,充满了崇拜。醂

      乣“苏纤小姐,能跟我们谈一谈俱乐部成员吗?”陈少清说。

      “抱歉,史密斯先生。我马上就要去占卜家俱乐部。”苏纤蒷说。

      “没关系,我们路上谈。”陈少清和䩞赵明一同站了起来,跟着苏纤向门外走去䟤。

      “红头发쓗的克林老是拿一些他在市场上买来的画在我面前炫耀。”苏纤狡黠⇟地笑着说,“我还得装作那是他画的큫。他根本不懂天文学,来俱乐部只是为了玩。”

      苏纤一般不会跟男生讲这种话,但在两位教授的面前,她放下了防烯备。

      Ѷ 陈少清和赵明댐不厚道地笑了,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两个和红头发犅的克林是一路货色。男人得装。

      苏纤跟着陈少清和赵明默默走在⛣街道上,路边几位男生纷纷朝着她投来目光。苏纤是一位漂亮动人的女孩,她不是那种面若冰霜䯫的冰山美人,也不是活泼둵热情뷩的可爱女孩,她就像一朵生长在路边的,美丽的花朵。툶在人群之中,她不会是话最多的那个,也不会是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的那个,她会在你和她搭讪的时候抱以笑容狤,也会在旁人聊得火热朝天的时候默默地站在一旁倾听。

      “苏纤,你还参加了占卜家俱乐部啊。”陈少清见苏纤一直不说࢞话,于是想挑起话题。

      苏纤捂着嘴笑道:“我同时参加了十几个俱乐部。”那表情蚧就像是自己小秘密被人发现了。

      “那你一定认识了很多朋友吧。”떌赵明说。

      苏纤摇头说:“没有认识很多朋友,我去其它俱乐部是为了学习我的兴趣爱好,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听讲上。”

      这年头还有人去俱乐部是为了学习,这大概就跟男生去舞蹈社是为了学跳舞一样奇怪。

      “苏纤小姐,在你㞖眼中,小丑是什么?”赵明问。

      苏纤不明白赵明为什么问ཀྵ这个问题,他说:“小丑是马戏团中的角色,脸上涂着油彩,穿着花花绿绿的服装,表演让人欢笑的节目。”

      赵明运用“小丑ﲸ”控制面部表情的能力彳,两边嘴角同时勾起,露出一个滑稽的笑容。苏纤捂着嘴,被逗笑了。 䦿

      陈少清忽然说:“苏纤,旍你的哥哥加文先生似乎对星空非常关注。”

      “嗯。”苏纤点头说,“我哥哥从去年开始就痴迷上了天文学,他一픻天到晚都在跟人谈论星星和月亮。就连我和他谈论话剧的时候,他也会时不时插一两句关于天文学的话。”

      陈少清和赵明对视了一眼,心想回头让乔纳森队长多去苏纤哥哥的梦境里做几次客。

      苏纤指着一栋建筑说:“两位教授,占卜家俱乐部到了,你们也进去看看吧。”

      装逼的时候到了!赵明一马当先走到队伍前面:“那我就进去看一看吧,和里面的ዻ占卜家探讨一番占卜术。ⵘ”

      ꍁ “克莱思教授还懂炟占卜术?”苏纤惊讶地问。

      ỳ⟒“颇有研究,颇有研究啊。” Ƞ

      赵明一马当先走进占卜家俱乐部,陈少清和苏纤跟着走进去。

      赵明走进俱乐部大厅,负责接待的女士忽然伸出一只手拦住他,说:“先生,您不能进去。”

      “为什么?”

      负责接待的女士抬起下巴,蔑视地看着赵明,冷冷地说:“先生,我想你还是在大街上摆一个摊位吧,㩙在一群卖塔索克河正宗螃蟹的摊位中央摆一个摊位,以一个螃蟹的价格来给人占卜。”

      塔ᒼ索克河正宗螃蟹卖一苏勒一个,赵明给人占卜也是一橋苏勒一次。

      赵明㩋的脸庞刷地红了,想起自己之前在街上摆摊占卜的时候多次像一个神棍一样说人印堂发黑。

      负责接待的女士扬起下せ巴,用鼻孔对着赵明,说:“先生,占卜家是一种神圣的职业。我ך们鄙视像一个乞丐一样死皮赖脸要给人占卜的人,那简直是⨍对占卜家的一种侮辱。”

      㒸 赵明充神棍的样子一定是被其他占ﬤ卜家看见了,导致他成为巴伦堡市占卜界的一个笑柄。

      鹦赵明窘迫的样子被苏纤尽收眼底,她一脸惊讶,먦看赵明的眼뻸神都有些奇怪。

      “史密斯教授,克莱思先生真的如同那位女士说的一般吗?”苏纤问陈少清。

      陈少清:“我与这位先生不熟,只见过两次面,都是讨论一些天文学方面的内容。至于克莱思教授在占卜界的风评和事迹我倒是ⓖ不甚了解。”

      陈少清卖起队友卖得果断利索。

      接待的女士认识苏纤,和善地对苏纤说:“苏纤小姐快进去吧,吾德先生已经在里面Ꞗ讲解鑦神秘学知识了。这一位㺽是?”

      “这一位是天文学教授周瑞.史密斯先生,那一位也是——”苏纤忽然停ố下嘴,一副尴尬的样子。

      “苏纤小姐,史密斯教授,今天是假日,来的占卜家뚭特别多,你们快进去吧。”负责接待的女士바说。

      赵明气愤不已,瞪大眼睛看着卖队友的陈少清跟苏纤走进大厅,转身走出去。

      “哼,我明天要到菜市场去摆摊占卜!后天걈去赌场摆摊占卜!”赵䬇明一边气呼呼地走着,一边嘴里嘀咕着。

      “不就是在美女㭭面前出了点Ꙁ丑,而且在美女面前形象崩掉嘛,有什么탗大不了的?”陈少清从后面追上来,拍了拍赵明的肩膀说。

      㢷“这不是史密斯教授吗,怎么不去泡妞了?”赵明讽刺道。

      “蝱你别生气啊,你庄的风评已经没ꥱ了,为了我们在占卜家俱乐部的调查,폋我只好果断地保持我的形象了。”陈少清苦口婆心地说。

      赵明说:“陈少清,你知道现在我明白小丑是什么吗?”

      “是什么?”

      “小丑就是我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