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香散尽

      这一夜,姚輢远做了个梦。 

      梦见自己变成了凯源医药集团那个癌变的模型……

      原本他以为自己会很害怕,但当他真正低头看着自ᝇ己的内ꊫ脏一点点被묻癌变侵蚀时,反而是那样的平静。

      ჩ当当当……

      有人敲响了玻璃罩,姚远抬眼一看……

      站在他꒱身前的人,竟是他的父母ﰗ。

      姚远想张口叫声“妈”和“爸”,可拼了命愣是没有任何声音。

      这时谭城走了过来。 ⋎

      獥开始给他们讲解眼前这副癌变模型……揣

      可怕的是,玻璃罩外面的父母根本不知道里面这具模型就是自己的풯儿子卋。

      “我不要做小白鼠…ﶣ…”

      “我不⛲要!”

      䛔 퀰 “呼~”

      쬴 姚远猛地睁开了㐽眼睛,大口大口的穿着气。

      时间刚好是六훔点。

      今天是他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准时无比的生物钟……

      ꕧ 回想起刚才那身临其境的梦,他狂咽口水的同时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肚皮还在,自己并没有被㿠做成⸭镂空꟬的展示模型,玻璃罩也不见ꃸ了,父母也没有来京城……

      洗诼脸,刷牙,出门……

      走在小区的路上,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跪。

      拒绝谭城。 餧 쩃

      大会诊他可以去,但小白鼠他决定还是不当的好。

      虽然成为小白㥒鼠或许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延长生命,但他不能冒这个险,一旦失败自己就会彻底成輔为累赘……

      到那个时候别说给父母赚养앱老钱풂,很可能还会拖垮他们。

      他掏出那张名片看了几眼,然后给谭城发了个短信。

      “怛我选择放弃,请你另觅他人吧。”

      短信发送成功后,他把名片扔进了垃圾箱内。

      乘着地铁赶到公司,姚远发现陈璐正在门口一脸笑意地等着他。

      䉇女妖精⥴陈璐小声道:“来的这么晚?鹇昨晚没我陪着,看来睡ꥅ得不怎么样嘛。”穸

      姚远笑道:“就是睡得太好了,才起得晚。”

      陈璐瞪了他一眼:“野狗也没有大早上就咬人的啊!”

      姚远又道:“郞昨天我去了凯源医药,没见到孙总,今天打算去看看餐饮巨头,希望能有点突破構。”

      还在莫名生气的陈璐哼了一声:“见不到就对了,谁不檜怕被狗咬……”

      “算了,老子跟你没法沟通!”

      쌺 䪵“别怪我没提醒你,总公司派来的人到了,想要当我大哥,以后工作可得再积极点儿了。”

      “谁想当谁是小狗!”

      姚远说完就转身上了楼,屁的经理,反正᪳他是没꠽一丁点想法……

      陈璐见姚远说走就走,不顾一点儿露水姻缘的情分,气的跺了跺脚。

      正事儿还没问呢,他怎么就走了!

      㨏 딙 陈璐自认在智美没什么同性天敌,但要先除了王可可。

      陈璐平时为人开朗热情,像一团火;而王可可则是北冰洋的一座的冰ꪧ山,冷得吓人。

      쵬她们两个赦仿佛就是天生的死对头一般。

      从王可可突然空降智美销售部那一天开始,两人就非常不对付。

      臰 而且这事儿并非陈璐的一厢妒忌,而是公开的彼此相厌。

      뗎 甚至有同事戏称,谁要是能同时拿下王可可和陈璐,那才是真正意义的冰与火之歌……

      在这样的背景下。

      陈璐在昨天临快下班路过王可可工位时,很不经意地看到了她手机上的一个视频。횊

      视频里的主角……正是姚远这货。

      虽然视频内容没什么,只是姚远在地铁上狠喷了踉一个老癞。

      可当憧时陈璐想的是……

      他们俩怎么跑到一块去了呢?

      大晑早ڳ上,同一趟地铁上班?

      再联想在姚远没来公筧司的那几天,王可둉可也是请了假……

      女人的想象力在某些时候真的是堪比刘慈欣。

      不知不觉,陈璐便在几秒的时间内构想出了一盘活色生香的大戏。

      很莫名其妙的,她生气了。

      非常生气。

      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条野性十足的好犬,打死也不能让别人迁走!

      尤䷁其是王可可。

      抱着这个心态,她一大早就堵在了公司门口,势要抓住姚远问个清楚。

      没想到出师未捷……被姚远给溜了。

      不行,这事儿必须问清楚!

      陈璐内心那点儿好胜心突然熊熊燃烧,要是别的女人她不在乎,但王可可就是不行!

      正当她想转身上楼的时候,邹伟来了。

      ↸ 邹伟朝着陈璐挥了挥手,婑示意她上车。

      陈璐猖无奈之下只能打消了审问计划,玱坐进了邹伟的副驾驶。 

      她偷偷翻了个白眼:“我的邹总,一大早的ӑ又怎么啦?”

      邹伟听出賣了她语气里的不㺿悦,觉得悑自己的有点冤枉。

      从昨天得知陈璐正处于“红灯”阶段,他可是丝毫没敢招惹。

      踎“正事儿,今天总部那两个索命鬼就要正式入驻分公司人事部了,而且还特닜批了九层办公,你得使使劲儿了。”

      “使劲儿,怎么使劲?”陈璐捋了捋头发。

      邹伟哑着嗓子耐心道:“客户、业绩、同事关系,这些你都得使劲儿啊,然后我再托关系帮你,不能让张志新那小子抢了风头。”

      “你就不≕怕姚远抢了风头?”

      一听到姚远,邹伟䥸嗤笑了一声:“呵呵,不箮用担心,有人对付槪这小子。”

      昨天那顿日ꅦ料不是白吃的。

      房陈璐看了邹伟一眼:“老奸巨猾,像条老狐狸。”

      “你这小白兔不就喜欢我这老狐狸吗?嘿嘿……”

      看着邹袯伟那一副贱笑的样子,陈璐突然有点想吐。

      就像吃了一块非常油腻的肥猪肉……

      等陈璐下了车,邹伟当即收起了那副猥琐的笑容,开着车去往了地库。

      甃 鹢他既然能知道姚远和张蔷都住在华侨城,自然也知道陈璐和姚远之间的事儿。

      虽然知道的晚了点,但好༼在还算及时。

      如뼡果说利益和面㩻子是驱使他对付张志新的内核动力,那么陈䊇璐的“背叛”就是佐把他拉入癫狂的藤蔓。

      他热衷于三国,又独爱贾诩,更爱贾诩“毒士”的名头⦙。

      而贾诩之所以被称为毒士,便是可以为达目的⊟不择一切手段。

      这㣺和邹伟一直信奉的生存信条젂简直是不谋而合芽。

      为了利益,他┏贿赂、威깕胁、讨好、谄刐媚……无所不用其极。

      而撇现在面对背酶叛和敌人,他也一样可以不择手段。

      这场由新设二部引出的“Ȉ局”,从利益出发,发展到现在,对他而言已经成了一次清算。ᎂ

      张志新、姚远、陈璐……甚至是望횥风而避的分公司总经理马德邦,都在清算的列表之中。

      接下来,他亲自导演的大戏即将拉开帷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