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倒校草狠狠亲

      这道剑芒威势无匹,像是从君临天下的帝皇手上劈出,在心眼뀨的感应下,惊得᯳季长风是鉒心底խ一寒。

      他实在想不ﭱ通,到底是什么生灵,能制繌造出这样的威压,让他一点反抗的念头都升不起。

      想ᔽ到虎口夺食四个字,季长风内心的阴影面积就更大,来的生灵,气势上,绝对比起凝霜血蜈要强上了数十倍不止。

      但是他不敢睁眼,춄这样的存在太过恐荺怖,已经恐怖的超过了他所能脑补的画面极限。

      想不通,幽灼禁地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存在,不是法相后期就੫已经是极限了眱吗冑,这气息比起大成巨灵族都要强大太多,怎么可能?

      身体一松,季长諗风已经感觉鈖到捆绑自己的八爪鱼巨嘴,已是彻底将他放下。

      死了?他有些不确定。

      퇗 但如果⚿不是死了,为何连身上的极冻寒气都逐渐退散?

      什么存在,一击,夺走了凝霜䷘血蜈的生命?

      ۱这绝对不是礇法相生灵!

      这一刻,季长风内心无比慌乱,即便有睡觉䈣的静心属性加持,内心深处,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睡!

      只要我睡吮觉装死,졏有可能躲过一劫!季长风心中想到。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凎来,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自乱阵脚,붘既然从凝霜血蜈的手底멾下逃过一劫,那就有逃过第二劫的可能。

      渪 这种时候,十万年锻炼的心态充悗分墍帮助了季长风,他的内心果然开始逐渐平静。 짯

      “嗯?为什么没有声音?”许久之后,季长风觉得有些纳闷,心眼已经没有了危机预警,周围蛚也很是安静,只裼有零零碎碎的其他生灵的声音,是在极远的地方窃窃私语。

      近处,别说说话声了,走路声都没有!

      Ң  就这么走了?活拾菩萨?救死扶伤?这个特质,怎么有点䖝不像蛮荒的生ᘐ灵啊!季长风百思不得其畹解蒏。

      难道是看他长得帅,与众不同,天生不凡,有大帝之姿?

      季长风总觉得哪뤈里不꽣对劲,却又ݰ说不上来。

      就在要睁眼查看虚实㠛的瞬间。瑌

      “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一道如流水般깋清澈的声音响起,仿佛是来自观世音的玉净瓶中的净水,能洗涤人的心灵。

      탎季长믂风第一个反应,酥了!

      第二个反应,美女!

      第三ꄚ个反应,人族!

      第四个反应,睁开眼!

      睁ꊚ眼之际,季长风只想大声咆哮,发泄心中的那股憋屈,十万年了,终于有同道中人了!

      睁开眼后,季长风已经不想做出任何举止粗鲁的롽动作。

      ꆚ 用他的话来说,祹就是有失文雅,有伤我辈之人的素质形象。

      入目ᨮ皆是你,四下无他人。

      涜 呸!入目,季长风只觉得天上地下,唯独她一人,那是一眼万年,一见钟情,一次就好的感觉。

      刏十万年的等待,值了!

      ਄“实不㨰相瞒,美女,啊呸!”季长风扇了自郅己一耳光,用力还不小,可以听到㆗啪的一声响。

      美女,⑄那是用来形容眼前的这位吗?

      对她自信点!

      ﷬ “实不相瞒,小仙女,我刚才不是℺在睡,只是装的。⦫”季长风极力压制自己扑通扑通䔒直冸跳的心,控制那种小쿇鹿乱撞的激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表现的极尽温柔。

      “装的?뻘”简纾云眉宇微蹙,显得疑惑。

      ꛝ 再次淡听到眼前仙萱女的声音,季长风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

      也太侻好听了吧!

      清了清嗓子,他一本正经道,“上㢅天有好生之德,正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訬,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装睡,只是为了让它吃我的顋时候没有那种罪恶感。”

      季长风指了指凝霜血蜈,怀揣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瞏慷慨,表现出高风亮节的姿态和对凝霜血蜈死去的一种缅怀,淡淡道。

      ⃱仿筝佛死亡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不敢直视眼前的女子,季长风侧过头,心읆脏已经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꽏 别看他十万多岁了,实际上和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没有区别,从没泡过妞,也不知道怎么泡妞,对着眼前的这位人间绝色,他已经算ᚁ是穷其毕生所学了。

      ₃ 懂得,不懂装懂的,书上看到的全都运用到了一起,只为在她的心中,树立一个高大的形象。

      可是半天也不见其接茬。

      刚才都是二十一世纪道家和佛家的话,该不会被她看出什么端倪来了吧?难道她也是穿越?季长风不禁想到。

      짱 最害怕空ﴣ气突然安静,他斜着眼,想要看看女子什么﫳反应,可是从头到脚开始,季长风就已经忘记自己是要干嘛的了,眼中剩下的全是欣赏和沉迷。

      眼前的女子,美的比画中走出的女子还要美。

      放在前世,什么明ᚳ星,空姐,模特之流,皆住是无法与之相比。

      一双脚踏仙剑的玉足,不染纤尘,、看上去ز直叫人赏心悦目,一定要季长风形妏容,只有칓四个字,鬼斧神工!

      这是人能有的脚吗?神那白皙,那完美的程度,也只有陶瓷大师雕塑的最完美的作品才能勉强达到。

      一袭深紫古裙,完⏪美的将身形勾勒出来,ᐣ同样是四个字形容뤤,魔鬼身材,减一分则嫌瘦,添一分则嫌胖,恰到好处,黄金比例。

      身形一米七左右,散发女皇的威严镏与清冷,又有几分让人站在她身前的娇柔。(娇柔㴲是季长龛风自己情人眼里出西施,对心上人的硬性标准,和我无关)

      至于容貌,不仅没有拉低这一切的水准,反而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鹅੭蛋脸,羽玉眉,眉黛青颦;丹凤眼,眼若琉璃,明净清澈,灿若繁星;琼鼻朱唇,肤如凝脂,不施粉黛;五官上既是透露出一股英气,又是无形的透露着妩媚;三千青丝垂下,那种浑然天成ₖ,毫无瑕疵的美在她身上,尽显无疑。

      季长风从不相信有人可以美到这种程度,这是一种你没看见就想象不出来的美,是美成了一个洒脱的九天神女。廩

      潇洒,威ﯵ严,清冷,妩媚,这些看上去矛盾的词汇在她身上,不仅不显得矛盾,反而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种族:人族

      命轮:165岁

      寿命剩余蜵:6500年

      㜕境界:笗悟道境初期

      神通:(由于你太弱无法洞悉) 耰

      法相:(由于你太弱ᖟ无法洞悉)

      道:(由于你太弱无法洞悉)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