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r雪梨官网地址

      弥生点点头,将卷轴卷起,捆住,随手递给了鸣人,鸣人先是自然而然的接过去,背在了身上炄,然后就愣了一下,又把卷轴丢了下去,看得三代一郝阵肉痛。

      “为什么要给我啊!”

      ꦷ “哈?难道你的意思是让弥生背着吗?”

      굿“谁那样说⚺了啊!我明明意思㓈是给佐助也ꏑ可以啊!”

      ڢ “没空!弥生看不见⢹路,我当然是背他了!”芛

      ﺵ 䠹“我也可以背他啊,凭什么我背卷轴!”

      醆 眼看着两人就要不分场合的大打出手,在场人都是一汗。

      茒那可是封印之书啊,他们两个不但釮嫌弃它,还为了抢一个失了明的宇뢸智波,差点打起来?脑子没进水吧?퍨

      宇智波佐助情有可原,现在全木叶,有哪个不知道孧,宇智波佐助对于宇智波൱弥生,跟护自己眼珠子似的꒬。

      甚灟至有传闻说,要是有一天,宇智波弥生需要宇智波佐助ﳐ失明才能恢复视力,他绝对二话不说,把自己眼珠子挖出来。

      而漩涡鸣人呢?他一个九尾人柱力롃,九尾人柱……

      桄 好嘛,人家是九尾的人柱力,自己肚子里就揣着个大宝贝儿呢,封印之书꩚算什么东西。

      那——

      额,倒是有一个可能辝会宝贝封印之书的,可是,人家一个女孩子,人家宇智波的家教可是出了名的好,虽然宇智波弥生五岁的时候,宇智波就ﺿ……

      可是,以这兄弟俩,怎么着也不可能把这么大的卷轴交给小樱的,于情于堑理都不可能。

      鿇诶,也不对,宇智波佐助好像是个直男来着뎕?这可真见鬼,天知道,宇智波佐助这个注孤生的直男,为什么可以养出宇智波弥生这样的聢小孩?

      裩真见鬼。

      鸣人和佐助还在那里疯狂推脱封印之书,小樱在旁边一边劝架,一边骂鸣人,两人吵到最后,直接同时上手,抓住了弥生的左右手,两边同时拉扯起来,同时,怕拽痛᧌弥生,还特意放轻了力道。

      弥生忽然觉得,他好像在싕什么时候,感受到过,这鏩种感觉,被两种力量,轻轻的拉扯着,而它们又用着,与对他截然不同볃的力道互相攻洧击着对方……

      水木看着眼前的闹剧,终于魢忍不住了㿿。

      䔿 “你们够了,快把封印之书交给鲦我!”

      椼 水木面目狰狞,早就和那个该死的人柱力说了,不要声张不要声张,真是人多是非多,早知道就另找人了。

      “不能给他!”

      伊鲁卡꟧姗姗来迟,一边㛰大喘气,一边说:“不,不能给他,他要把封印之书交给大蛇丸,然后叛逃出村!”

      “什么?!”

      紧接着,场面就一发不可收了起来,先是水木抽风,き一边狂笑牨一边在所有人面前,将鐰自己还ь没完成的计划,和盘托出;

      ⮫然后是鸣人和佐助全然无视了水木,直接大打出手;

      졚 接着,水木就开캏始无能狂怒,直接向着,看起来最好欺负的弥生,丢出了苦无和手里剑,然后被伊鲁卡无脑挡下좧;

      再然后,鸣人和佐助一起生气了,原因分别是——伊鲁㤬卡老师受伤和水木붒居然对他弟弟⽋扔苦无、手里剑,两人쪤直接暂时休战,一个分了海量分身,另一个直接用火绒丝反向操纵了水木后㰮来丢来的苦无与手里剑,配合完美的,将水木打⽗了个半死;

      紧接其后,两个人३打完了水木,伊鲁卡又给认可了鸣人,给了他护额,鸣ꐻ人傻愣了一下,当场嘲笑佐助,被佐助反嘲,脑㵪子少根筋,鸣人才得知,其实,只有他自己没有通过考试。

      然后鸣人和佐助又接着刚才谁来背箽卷轴的话题,继续开始大打出手,其中,鸣人误伤了劝架的小樱,小樱立刻加入战局,和佐助一起,殴打鸣人。 액 ꢬ 軸 弥生看着眼前的闹剧,以及依然黑謅着的天,默默的后退,摸索着周围,大僢致确定了环境后,打算找搃个地方坐着。

      卡卡西本툨来在人群里看热闹看的好好的,忽伓然看见鵵小樱一拳轰向地面,扬起了一片尘土。

      躄然后,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忽然现身,一䙗把拉开了即将灰头土脸的弥生。

      三两下制止了这场闹剧。

      “是你啊。”

      ᣊ佐助好半天,才认出来眼前这个白发暗部,若不是那天,他帮他们说话了,他都不一定记得住他,毕竟,他那时候一心是弥生,根本无暇去顾及其他。

      “火影大人找你们。”

      郅 银发暗部没说其他的,甩下了这句话后,就走了。

      出乎意料的是,三代目没有罚ṷ他们,只是把他们一ᝰ起臭ꔳ骂了一顿,就放他们走了。

      佐助和弥生回到家后,发现,猫婆ل婆居然在门轝口等着,吓了一跳,连忙让婆婆进屋坐。

      纥“我就不进去坐了,老婆子就是来给你们送东西的。”

      讙“딪送东西?”

      弥生歪歪头,碵把猫婆婆和佐助一下子萌到了,佐助没忍住,伸手쥔摸了壏摸弥䇹生灰色的碎发。

      猫婆婆从背后解下了一个布包。⧼

       﫩 “这是美琴托我给你们做的,ᗛ说是ⱸ想看你们兄弟穿……”

      猫婆婆说到那里,便没有再说了,向兄弟二人辞了㋒别。

      ␍ 两﹗人回屋打开了布包,里面有不少款式的和服以及宇智波的族服,所有的纹付羽织袴背后,都纹上了大大的宇智波族徽,最显眼的两套纹付羽织袴是渐变色的。

      佐助的那件,羽织、长着、角带、皆是由白到浅蓝,又ᡟ渐渐加深,变为了深蓝,其中,还用金线在衣襟藏了云纹,袴随了这个渐И变。窒 쐱 ꘮ 另一件,则是从羽织、长着、角带,由白到浅金再到金红,到衣襟时,成了火红,与佐助䏬的侸不同,纹样用了银线,藏了火焰的纹路同样,袴色也是随了羽织。

      弥生看不见这些和服的颜色,可是,手指轻佛过表面时,上面藏的纹路异常清晰。

      乤佐助看着这两套羽织,眼圈涩涩的,又抖芀了抖猫婆婆给的布包,里面掉出了几张纸,옘上面画着这些和服的设计,这是美琴的手笔,佐助看着母亲的字迹,眼眶发红。

      看了一眼弥生,起身,将纸夹在了家里的相册中。

      这些年,为了教弥生忍术,他去忍术库翻出来了好些忍术来学,其中,那个叫宇智波弥己的署名尤其多。

      可是他又不得不特意去学那些忍术ᝫ,因为弥生好像对于宇智波弥䴴己所创鐵的忍术,学的最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