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2年10月5日

      “读书也行,不过我还是学一点武术傍身”卫宁说道,读书啥的是次要,但武术是一定要学的,不然舞投刃真不好解释。

      卫觊看了卫宁很久,似乎有些为难,但看卫宁如此坚持,还是答应道“行吧,既然你这么坚持的话”

      “改日我到县令那问问,看看有什么武艺高强之人,让他来教你”

      “谢大哥”卫宁忙谢道,至于大哥是县令熟识,那是必然的。

      卫家位于河东郡,是河东安邑人,安邑是一个大县,足足有万户,而这万户里面,有千户是卫家的人,卫家在此处的权力极大。县令想要管理好这地方,和卫家搞好关系非常有必要。

      “家主,那些胡狗又来抢粮了,我们守在粮仓兄弟被打伤了好几个”忽然门外有下人来禀报卫觊。

      “你先走一步,让他们不要和胡人起冲突,他们要粮食就给他们,我随后就到”卫觊听闻乍然站起,吩咐了一声,随即让卫宁好好休息,又叮嘱了两句才急匆匆的离开。至于那位老师估计还得过些时日才会过来。

      卫宁琢磨,这个时候自己这位大哥还是在管理家族事务,还没到曹操账下效力呢。以这个时候大哥的人脉又能够找到什么好老师呢。

      卫宁对此并不抱什么期待。

      至于胡狗,估计是在说胡人吧。

      现在这个时候,胡人应该有一支在国内华夏境内。

      如果卫宁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南匈奴羌渠单于的儿子“于夫罗”,这家伙本来是过来和大汉军马一起联合起来出征鲜卑人“张纯”的,只是他离开之后,他的父亲羌渠单于被人所杀,单于之位被抢,使得他有家不能回。

      恰巧碰上黄巾之乱,于夫罗就趁联合了白波贼进犯太远、河内等地。

      等到黄巾之乱平定,这家伙又勾搭上了袁绍....

      蔡琰在卫觊离开之后没多久端着粥进来。

      “夫君,喝粥了!”蔡琰看到卫宁,想起了刚才的那一幕,面颊再次泛起潮红,但还是靠坐在卫宁的床头。

      卫宁已经支楞起来靠在床头,“不小心”一滑,脑袋靠在蔡琰的肩膀上。

      蔡琰面色绯红,任由卫宁摆布,轻轻勺起粥来轻轻的吹了两口,这才递到卫宁嘴边,但正好发现卫宁正在看着自己,目光好像像是一团火焰。

      “夫君看着我做什么?”

      “喜欢你呗”卫宁笑道,“嗯”的一口喝掉勺子里的粥。

      嗯...粥里加了点青菜,还有点肉丝,味道淡淡的很舒服。

      蔡琰的面颊顿时脸更红了,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够再次勺起粥来吹吹送到卫宁嘴边。

      卫宁又吃了一口,胃里舒服了很多,毕竟也是一个晚上饭没吃了。

      “对了,琰儿,午后你推我出去走走吧”卫宁忽然说道,来到这个世界蛮久了,他都没有出去过,现在身体好了很多,他想出去看看。

      “不行,婆婆不许,而且你的身体也不许”蔡琰不假思索的拒绝了,虽然她也想出去看看,来到卫家,她也未曾出去,每日都侍奉在卫宁的身边,但想想卫宁的身体,她这种心思也就淡了。

      等卫宁身体好些再出去吧。蔡琰是那么想的。

      卫宁也没难为她,这事情得找娘亲说,所以想要出去估计得再过一些时日。

      “那你一会推我到院子里晒晒太阳吧”卫宁说,以前的他连走路都很困难,多是坐在木制的轮椅上被蔡琰推着走的。

      “好”只是到院子里,蔡琰没拒绝,而且今天的天气也的确不错,太阳的阳光格外和煦。

      两人正聊着呢,忽然有下人来禀报。

      “少爷,门外有一名青年求见,他口称您为主公,说是您的...属下,老夫人让我告诉您一声”老夫人还有一句叮嘱,如果少爷已经睡了,那就别叫醒了。

      “找我的?”卫宁想到了什么,忙问:“他现在在哪里?”

      “那人正在客厅候着,老夫人已经前去会客了”

      “行,你先下去吧”卫宁微微点头。“琰儿,你推我到了客厅吧”

      “好”蔡琰忙扶起卫宁坐到轮椅上,然后推向客厅。

      ...

      卫家客厅。

      一位气宇轩昂的青年正襟危坐,他身长七尺七寸,面容坚毅,穿着一身红色连环铠,背负一张黑木长弓,双臂可称“猿臂”,一看就是善射之人,腰间还配着一对精铁双锏,端坐在椅子上就像是一口大钟,给人一种沉稳、敦厚的感觉。

      客厅里,除了青年之外,还有些许人手。

      卫老妇人坐在主位上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周围站着护院,似乎有些不欢迎他。

      “你说,你是我儿仲道的下属?可是我儿未曾担任官职,何来属下?”卫老夫人有些戒备的望着眼前的壮汉,自己的儿子至少几年没有出过家门了,外面的人都不见得认识几个,何况有什么属下。

      要不是看眼前这人外貌不凡,身材魁梧,不是凡俗人等,她早就让下人将他驱赶出去了。周围站着那么多人,还是怕这如果是贼人会对自家不利。

      现在这世道,会什么样的人,还真说不定。

      青年尴尬的笑了笑,抿了一口茶水。“老夫人,还是等主公出来再说吧,在下解释不清楚”

      卫老夫人想了想,倒是没有再继续问,只是依旧很奇怪。

      青年将杯中的茶水喝完,静静的等着自己要见的人。

      很快,廊间传来轮椅转动的声音。青年和卫老夫人的目光被吸引。

      只见,一个俊俏的白衣公子坐在轮椅上,由一位俏丽的少女推进客厅来。

      见到卫宁,青年立刻上前弓步半跪在地,双手抱拳。

      “见过主公,属下来迟,请主公治罪”

      卫宁微微一笑,伸手抓着青年的双手将他扶起。

      “你来啦,子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