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做天天做

      睫青涩的果칦子ᐍ实在难吃,别说是小丫头这种挑剔的嘴了,就是我吃了一个之后也没有拿起第二个的勇气。玄道明说ᓒ这附近就没有能Υ吃的果子,稍微熟一点的都被龙山的妖怪们给采摘下来了,他们准备和九州府的人死磕,这是准凗备打持久战的节ꉅ奏,能找到这些已经算不错了,还挑——说归说,他自己也没有再䟻吃一个的打算,就这一个就已经满嘴冒툎酸水了……곞

      晌午的阳光很足,晾晒的衣服没过多久就干了,然后쯵我们快速离开。这里눪是龙首山,篈只要还在龙首山的范围内就没有安全之说,尤其是这种两战之地,塇稍微不注㤜意就被误杀,理都没地方说去。

      才出山谷就䛦闻到很浓的血腥味,顺着山风被送到了谷口。目力所及遍地ﮉ的尸骸,也不都如玄道明说的尽是妖尸,还有很多穿着银甲的人陷类,只是他们的尸体更惨一些,大部分都是面目全非,严重뗴的甚至是一滩肉棍泥。溿大河峡谷中有很多巨木和人头大的石头,是从两侧的山顶上投下集来的,第一波银甲人马就是死于这些滚木雷石。

      小丫头脸色煞白,在她的认知里ꯧ这个世界有无限的精彩,然而这一次却认识到这个世界除了精彩之外还有很多悲惨的故脝事——我看小丫头在尸体堆中走的艰难,于是将其背在背上,快速穿越大河峡谷。

      走过没几步꽆,忽然,我感觉脚踝被什么东畸西给抓住了,低头一看䁏,是一双血淋淋옓的爪子,我已经过了那种见什么都恐⪿惧的适应期,被那双血淋淋的爪子抓住的时候我还能勉强地查个究竟——它的身体⚋被ㅱ破开了,内脏肠ボ子流了一地,再看它的眼睛,瞳孔已经涣散,明菫显是活不了了。

      “无量天尊……”玄道明单手作揖,低声地念了一段往生咒,然后ꖭ伸手合上了那只狐狸的詍眼睛,以上算是完成了他身为ᝢ道士的职责,然后起身继续向前。

      尸体一互直蔓延至山林的边缘,我们过去的时候有一群黑咼色的食腐乌鸦拍着翅膀飞箖起,落在旁边的秃头树枝上,迟迟不愿离开,而正在啃食尸体的ꧭ斑狗群冲着我们发出低吼,没有要离开的样子——从这些食腐生物判断騘,这里的战事结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캨。

      “有人来了,躲起来!”玄道明᡿招呼我一声,然后就向林子里跑去,我虽然没发现有人䲴,但是从这一路上玄道明的表现来看,他说的话还是可信的。

      䙭我刚在林边的一处灌木后面藏好,然后就看到大河峡谷中】冲进来了一群妖怪,我认出了为首的那个是松林海的冷二娘,跟她一起的还有一群妖怪,大嘴赫然也在其中。

      卥 只见冷二娘蛇尾摆动,两块人头大的石混头就သ被其扫飞,然后就听到两声斑狗的惨叫声,我!看过去的时候那鄜两条斑狗已经⼞倒地毙命,其他的斑狗都呼啦一声一哄而散。我们离得有点远,听不清冷二两和大嘴在说什么,只是看到大嘴和冷二娘交谈了几句,然后就冲天堑而起,越飞越高,直到只能看到忉一个小黑点,然后消失在云层之中。

      冷二娘带领松林海的妖族笟们在清理战场,他们在一个个地翻动尸体,偶尔翻出一两个还有气的,是妖族的话就从尸堆中拉出来,集中放在峡谷边缘,如果是人族的话就会被果断地补刀。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我看到了有十㏌几个银甲人类被补刀,至于被救起来的妖族则达爣到了百旹数以上。

      我一阵庆幸,辛亏没有自作聪明地倒在尸体堆中装死……

      就在这时,天空中响起了粗哑的呱叫声,是大嘴回来了,他并没有落地,而是直接向山林的另一边飞去。冷二娘招呼ꓹ了一声,小妖们就放弃了救援和ﺸ补刀的工作,跟着大嘴向山林里跑来。

      妖怪们前进攣的方向正是ச我们藏身的地方,他们从我们藏身的灌木丛前经过,我大气都不敢出一个,默默地看㵘着他们浩浩荡荡地饾从我面前穿过。

      “前面应该是龙首山的正面战场,按照昨晚花衣裳排兵布阵的话来推算,连藏在黑松林白浪河中⦡的冷二娘都被얔大嘴召回来了,看样子他们打的很吃力。”玄道明看着我说道,“这可能是决定龙山妖族未来百年䐂命运的生死战事,你确定不参加?”

      婅我一脸黑线,再次ᰈ重申,说我不是妖怪。玄道明不置可否,说不参加也好,去了也是送死,填命而已,而㱁且花衣裳不是一个明主,我给他卜过卦,龙山必失——他认定了我胆小怕死,至于我是不是妖䘷怪,在他看来这是毫无疑问的。틅

      进了焅密林,一路上都很安静,也没遇到什么毒虫猛兽,照这节奏安全出龙首⼗山应该不是问题。

      静下来之后我涎终于想起来问在地底溶洞里里遇到的那是个什么怪物,为什么会发出娃娃뷪的哭声,而且玄道明在听到这声音之后一点对抗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想着一个劲儿地逃鳠跑,甚至毫不犹豫地跳瀑布也不愿意正面面对它。

       玄道明说那只水兽名叫泥湖龙,凶동残好杀,ࡋ领域意识极强,多生活在大江大河之中,伏击过往生ރ灵,不过它们脑子不太灵光,笨得很。泥湖龙身上有两宝,其一是它头上的那根独角,坚硬异常,泥湖龙可凭其开山裂土遁地千Ɑ里;其二便是它的那根钢尾,甩动಍响风雷,可伤人魂魄。这两件宝贝都是修士们渴求之物,但ধ是因为泥湖龙䀹能遁地,想抓到它确餕实不易,而且就算遇到了,它的那根钢尾也让人头錫疼,开山裂石断骨抽箎魂,被抽一下就要去掉半条命。地下溶洞里狭窄阴暗,我们ᚺ几个又都是뭛没有修为的废柴,遇上这种让修士又爱又怕的水兽不逃还能怎么办?

      噀泥湖龙,这是这个世界本土的凶兽,我在此之前从没接触过,但是它却出现在了我的“幻境”中,这还是幻境吗?我不禁迷惑起来,本来都已经认定的梦游事件再次变得扑朔迷芟离——有些东西在见到之꺼前是杜撰不出来的。

      喂 忽然,山林里传来了呜呜的号角声,苍凉悲鸣,然后从密林里窜出来很多林兽,有老虎,有豹子,有斑狗,有狼群,有猴嵻子……但凡是林中的野俾兽都在向着号角声方向奔去砉,起初三两头从我们身边蹿过,不多时便出现了兽潮,黑压压,密密麻麻,像是听到了行军的号角,勇往直前。

      我们不得不爬上巨树ᕖ暂避,给兽潮让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