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椎梨亚2019年作品

      嗢……

      两个年轻英俊,都颇有世家公子范儿的男人,各自大眼瞪着小眼,都是没想到对方会出现在这里。

      “守哲,此任务计划阶段,你不是说你不参与吗?”略微年长些的英俊男子,正是陈氏少族长陈方杰,此时䯲有些尴尬的说道。

      “我放心不下,便来看看,倒是㴴陈兄。”王守哲摸了摸鼻子,压制住要揍人的冲动,“你缘何会出现在此粫处?莫非……”

      “误会,真是误会。”陈方杰急得满⮉头大汗,摇手飞快地解释说,“第一,守哲计划中需要有人扮演强盛世家的公子哥,我一时着实找不到人选,也觉得这个计划挺有挑战性,便亲自上阵了。第二,好吧,愚兄实话实说。我听方华说,落仙姑娘美若天仙,仿若谪仙下凡,说得隞神乎其神嫼。一时好奇,便亲自参与了这任务,长长见识。”

      “呵呵늟~待我问过后,再与你分ﵑ辨。”Ⅿ王守哲观他表情言语,倒是信了八九分,随即对王梅说,“王梅,你实话实说,这位公子哥对你有没有无礼举措?”

      “Ա启禀家主。”王梅忙正色说,“这位公子初见属下时,约迷离了三徊息功夫,随后便扭过扸头去不敢多看了,除此之外倒是并没有什么无礼举措。”

      一听到此言,陈方杰才算松了一口气,这下证明清白⯔了。否则的话,还真不知道王守ᲂ哲这未来的小ၓ舅子鮯,会做出点什么举动。

      拾不过他旋即一愣,䕺有些吃惊道:“王梅?莫非这是落仙姑娘的真亡名吗?她,竟然是守哲的属下,莫非是王氏家将?”

      ᣦ“呵呵,是我王氏家将又如何?”王守哲似笑非笑地“怼”了一句,“怎么着,莫非‘姐夫’大人,还想我王氏陪嫁个家将去?”

      “万万不是,万ⷈ万不能。”陈方ᚌ杰被吓得一头冷汗,急忙连连拱手说,“守哲莫要误会,我陈方杰可以对天发誓发誓,我对珞伊之心,天蹐地可鉴。断然不会三心二意,朝秦暮楚。”

      堂堂少ڑ族长发誓,那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也是由此可见他真是急了。

      王守哲见顺势“敲打”得差不多了,这才作罢,笑盈盈地拱手说:“陈兄之人品,我自然是ॽ信得过的。陈兄,请坐,王梅,上茶。”

      王守哲率先落座,擪倒是颇有一副主人派头。

      陈方杰心头抹了一把虚汗,拱手还礼,多谢守哲。

      随硁后,落座在王守哲对面。这时候,他心狨头才掠过一丝不对劲,好像他才是这艘船的主人吧?怎么一下子弄得䶖主客倒置了?

      一攫副翩然落仙,仿若某个天人世家贵女的王梅,乖乖地在一旁沏텫茶,动作雅致恬静,仿佛别有一番韵味。

      “家主,请用茶。”“陈少爷请用茶。”

      两人的对话已经令她明白,这位略微年长些的公子,正是陈氏少族长,也是珞伊小姐未来的夫君。

      倒也是颇为英俊,气度不凡,只是比家主差了不少。她斟茶之余,又是偷偷暗下定论。 寵

      “守哲䪢,你何时收了如此一位家将?”陈方杰喝了一口茶后,才定下神来,依旧遏制不住心中好奇,“不但㓋容貌气度卓绝,便是连修为都看不透。我不是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修为看不透是对的,否则王守哲那一千乾金购买的小灵宝玉佩——敛息佩,岂不是白买了?

      那宝物,原本是王守哲打算用来隐藏自己修为的。但是此时,给王梅用才能发挥出最༘大새作用性⟥。其它东西都能假扮,但是修为气息却是不┐好fl糊弄。

      试想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家族贵女,修为怎么可能仅有炼气境三层?

      “陈兄。”王守哲笑着说,“听说过好奇心害死猫吗?不如你去问问我姐姐?”

       “不敢,万万不敢。”此时此刻,陈方杰再好奇,也只能压下心中疑惑톫好奇。给他一万个胆子,都是不敢去问王珞伊的。

      “╗倒是陈兄这座驾不棒错嘛。”王守哲环顾左右,笑着说,“这船奢华高档,咦,那边还有一个卧房。啧啧,陈兄║这日子过得——逍遥。”

      “守哲莫要再取笑了,我若敢打造如此奢华楼船供自己享用,早就擌被父亲打断双腿了。”陈方杰还是首次感受到,自己这个小舅子的言辞锋利,动辄便暗㖽藏杀机。当即苦笑不已说,椡“这是我从东海王澹台家的小少爷那里借来的。”

      “东海卫那个,号称是东海王的澹台家?”王守哲倒是有些好奇了,“陈兄倒是交友广阔,连澹台家的少爷都堤能交往上。”

      相比于地处偏远的百岛卫췕,东海卫这个近邻和长宁卫打交道会更多一些。而东海卫最出名的世家之一,便是东海王澹台家,据说他们的舰队叱咤东海,威风无二。

      东港陈氏虽然势头不错,但是论起体量和实力,是远远无法和东浢海王相提并论的。 ❅

      陈方杰端坐了身子,略微斟酌了一下说:“我也是黺在违一次剿灭一股海匪的联合作战中,与那位小少爷结识。”

      “澹台家那位小少爷,资质不凡,很受澹台家的老祖宗宠爱。不过,뽺他终究Ÿ是嫡脉内的嫡次子。守哲你也知道,按照玄武世家规矩,向来是立长不立幼。” 륃

      “但是这位小少爷资质不凡,心高气傲,不愿一辈㔶子守着某个族产过日子。㓍因此,他为人大方广结善缘,铺设人脉,未来多半会分家出来。这艘船,不过是他在内江内河的座驾之一,闲来无用,我便开口借了过来。”

      随着陈方杰的娓娓道来,倒是明白了ૈ一些来龙去脉。

      뻅 东港陈氏,总体体量比东海澹台家差很多。請但是未尣来一门三灵台的格局已经隐隐显现,而陈方杰뱔身为陈氏ﺃ少族长,本身人品资质和能力都十分过关,未来前途腹亦是不可限量。

      有过共同作战的战友经历,加上双믴方各取所需。自然就是勾结,不,勾搭,不,鋉算是亲密交往在了一起。

      “那陈兄此次的计划,是直接扮演澹台少爷了?”王守哲眉头一挑,笑着说,“要不要玩这么大?我先前不过是写信与陈兄,找裾个族人假扮一下东海某势力的卖家便行。左右不过就是卖一波粮而已,何须如此阵仗?”

      论“守哲你如此郑重写信让我办事,我岂敢懈怠?”陈方杰笑着说,“既然这一阶段的计划,你㬟都已经委托给了我,如何发挥,如何䅈做的更好我自有考量。你也不要太䘷感谢我,只要事成之后,你在削珞伊面前怋替我多多美言几句便行。还有在我成亲之时,灌酒的时候多留几分情面。”

      “更何况,落仙扮演的应该是百岛卫钟氏小姐吧?能有资格与钟氏进行大宗贸者,多半也是厉害世家。此外,东海王这个身份,会让计划更加顺利。” 취

      王守哲摸着下巴,沉吟片刻道:“你假冒东海王子弟,会否有风险?”

      “不过是和两个暴发户末流世家,做一笔符合大乾律法的交易而已硕,又能벼有什么风险?”陈方杰气度昂然,自信道,“别说澹쒄台和玉不知道。便是知道了,也熒不过骯是一笑了之。难不成,刘氏与赵氏,还真敢去天人世家求证?倒是守哲你能利用局势变化,一下子布出如此精妙之局,⿘挖坑把赵氏刘氏一齐埋进去,愚兄佩服햨之至。”

      这也是陈方杰在接到王守哲信件后,如此重视和下力气的缘由㶯之一。而且他还百思不得其解,王守哲是从哪里弄来了那么多粮食?

      쩟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未来的小舅子恐怕不是池中之物,平安王氏在他手中多半要强盛起来。

      对于王氏的强盛,陈方杰自然是乐得其见。以双方的联姻程度之深,必然是天然盟友。

      “那不过是因为刘氏赵氏Ԫ自身不正,才让我有可趁之机。如此,守哲就多谢陈兄亲自支持了。”王守哲以茶代酒敬了一下。

      “互相支↗持,互相支持。”陈方杰也是还礼,笑着说,“明年这时候,你就要改口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守哲莫要客气。”

      “那我就ℨ不客气了,劳烦陈兄回避一番,我与家将王梅,有些机密要商量一下。”王守哲抬手端茶,一副下逐客캾令的模样。

      啊?

      还真的这么不客气,这可是我借来뿺的船。

      不过,身为陈氏精心培养出来的少族长,终究是有气度耐心之人,无奈拱手道:“愚兄正好内心有些烦闷,去吹吹风,守哲请自便。”

      说罢,陈方杰出了阁楼,到了船头。

      哪怕是在夏季,安江夜间的风依旧有些冷冽。

      陈方杰时不时地瞟一眼阁楼处,不由暗自狐疑起来,守哲这大半夜地跑恙来和王梅商量机密,还特地把他赶出来。

      莫非??

      陈方杰的心头“跦咯噔”一下,不会吧?

      璸心中又有一个小人说,怎么不会,那王梅如此气ﳂ质卓绝,宛若谪仙,一言一떟颦都让人不经意间感觉到,她的出身非凡。

      ꈵ 如此芳华绝代的女子,气息又深藏不露,岂是普通家庭能培养出来的,怎么可能是王氏家将?

      亏得那王守哲,

      还故意胡诌了一个平庸的家将名字——王梅!这不是在故意遮掩是s什么?

      那他们大半夜私会?

      好吧。

      텞 ⺝ꄰ我明白了。

      夜风,吹得陈方杰的发型有些凌乱。病

      守哲啊守哲,你莫要胡来啊。

      这要是给柳氏千金知道了,可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