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演员介绍

      传送阵直接将洛七먽星两人带入了向阳孤儿院内,现在是晚上十点钟左右。

      人们刚刚入睡,除了传达室的灯还亮着,其余뼟的地方灯基本上都熄灭了。

      不过,就这样两个大活人直接闯入孤儿院中,要是万一被发现引起骚动。实在不好解释。尽管只要搬出办事处的身份,上面的人一定会贩帮忙解决。但如非Қ必要,莫凛一点儿都不想和那些老家伙打交道。

      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交给洛七星:“把这个收好,可以暂时隐身。”

       旋即自己也施展术法,将身形隐去。

      洛七星接过符纸,小心地放到上衣口袋中。此时,两人身嗠形尽皆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突然手电筒的强光从洛七星身上扫过,保安亭的大爷拿着手电筒扫视了一圈院内,接着又回到亭子内,端起了自己的保温杯。

      鿓真퉞是吓死了,洛七星长出了口气。摸了摸放’符纸的口袋Ǘ。想不到这东西这么管用,真᪳是神奇。感觉自己的左手被人握在๕手心,抬头看莫凛正望着自己。

      那是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看人的时候总是让她觉得很深情。

      心跳得好快,不知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总能轻易撩动她的心神。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在牵引着她想ꮆ要靠近,但㥠却总觉得彼此之间又隔了层ᚐ浓浓的迷雾,刚要伸手去触碰。

      浓雾就会马上重新聚集,将对方包围吞噬。

      回握住那只牵着自己的有点冰冷더的ٵ手,洛七星问道:“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先找到郁童,得在他伤人前阻止他Ɍ。刚刚异变的他力量还不ꣂ稳,但是一旦杀人,就会变成真正的厉鬼。”

      边㜞说边摊开右手手掌,从他的手心处飞出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灵蝶身上包围着淡蓝色光芒。灵蝶扇动翅膀,向着右侧一条小路飞去......

      两人一路随着蝴蝶,行了大约一千米,被竖起的铁制围栏ꛚ拦住了去路。

      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鍘到了深深㓬地疑惑。围栏后是一个两层高的白色建筑,外롅形类似那种自建式低层公寓。

      洛七星沿着围栏转了半圈,回来冲着莫凛道⹤:

      “莫老大,你觉不觉得这所房子很诡异?”

      莫凛挑了挑眉,想不到这个新来的还挺敏锐的。莫凛点了点头,示意ꑾ洛七星说下去。

      “我刚才大致看了下,这座房子一个窗户都没有。即便内部设计了通风系统,但是这也违背人类居住习惯啊。”

      正在这时,建筑内突然传来一声嘶吼。

      ꕙ “童童”

      “不好”

      莫凛身形如风陡然越过铁栏,峮洛七星只看见一道黑色残影迅速出现在白色建筑外,片刻就消失了。

      我去,횮我不会眼花了吧,现实版的穿墙而入?难道修为高深的道士真的可以做到......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道幽幽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让人听缮了不禁汗毛竖起。

      “呵......看来那个小鬼引来了不得了的人物了呢。”一道魅惑的女性声音响起。

      洛七星狠狠地打了个冷颤,转过身来,那道隐身符可以让ᛤ她暂时在黑暗中视物。声源处站着一个人,蝽看衣着应该是个日本人。咳......日本男人?

      男人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瘦瘦的,身上的衣服很像动漫中阴阳师穿的白色狩衣。脸上挂着那种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长相很阴柔。

      这张脸,不管是作为男人还是女人,都可以称得上漂亮了。只是眼神透露着如毒蛇般的阴鸷。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洛七星右手紧攥着上衣口袋,祈祷着那张隐身符也能骗过面前这个人。她恐惧极了,直觉告诉她,此人绝非善类。

      “茜子,别废话。解决掉这个,里面那个才是真正麻烦。”

      这次,那张口里变换成咟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麻蛋,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阴阳人?呸......眼下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很明显晒这个不男不女的是能냕看见自己的。

      “莫凛......莫凛......快出来救我啊”感到生命受到威胁,洛七星只ꨟ好呼救,期望莫凛能龻够听到及时赶来。但接下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女性声音从对面的人口中传来.....

      “救命啊......救命啊......快来救人家嘛”

      洛七星觉得欲哭无泪,这个人妖模仿我?

      “没用的,푨小宝贝儿,你现㭋在在我的领域里䉆。你的那䇄个他是听不见的,哈哈哈......”

      女性滑腻的声音传来,令人听了浑身顿起鸡皮疙瘩。

      꽤“茜子,别耽误时间。快动手......”那人突然正色道。

      “闭嘴,安倍。还轮不到你对我指手画脚。”

      看来这是个精神分裂,抓住这个机会,洛七星拔腿便跑。却被无形中的一股力量勒住喉咙,拖拽到了半空中。

      “想跑,没门儿......”两道声音同时冲着洛七星道澼。

      㴤 快喘不过气了,洛㵙七星双手试图拨开簕住喉咙的东西,却只穿过了空气。我就要死了吗,不知道到时候是不是也是莫凛送自己最后一程?

      脑海垫中浮现出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想起了林锯、白妮姐、那尚未谋面的几位同ᮒ事,还有莫凛.㻡...縴..

      如果他知道自己死了,会不会难过呢,会怀念么?

      洛七星闭上双眼,眼角滑下一滴ﶬ晶莹的泪水。这是脑中突然定格在一个画面,画面中莫凛交给了自己一个青色布袋。

      猛然睁开双眼,洛곏七星从衣袋中掏出布袋用尽最后一点气力猛然抛出。布袋在空中打开,那把寸长的木剑突然变大,随即金光闪耀。

      ⻽ 这时,空中的洛七星也偻被㙈金色光芒包裹住。从她消失的地方,一名身穿青碧色古代服饰的女子,缓缓落地,在微风的轻拂下鑯及腰青丝滑向背后。

      “敕”۲女子清丽的声线响起。

      那把木剑围绕着阴阳师发起㽗攻击,倾刻便破开了阴阳师设下的领域䘺。

      﫴 “你到底是什么人?”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女声阴柔鬼魅,男擺声低沉暴烈。

      “降魔伏妖之人。”青衣女子缓缓道,随即起身握住木剑。木剑回到她的手中,剑身瞬间起了变化。流光浮动,变成一把青碧色利剑。

      阴阳师两指夹住纸符,口中ﵷ念到:“炎狼召唤。”

      两只张牙舞爪的巨狼,现身在他的身侧,咆哮縣着扑来。巨狼周身还包围着火焰。

      洛七星化身的青衣女子飞身而起,身姿飘然似슄仙,几步来到巨狼身侧。剑光流转间,巨஭狼消散,地上掉落未尭燃尽的符纸。

      ‘洛七星’不待停留,执剑欲刺向阴阳师。

      “走。”阴阳师㻺脚下运起传送楢阵,狼狈逃跑。

      青衣女子疾走几步正想要追上去,却在这时身形重新化为了洛七星的样貌,晕倒在地。她手中的青剑剑光褪去,又悄悄变成了那把ᕰ寸长的桃木小剑。

      进入큸白色建筑的莫凛,循着气息一直到了地下三层,发现了被拘在法阵中的에郁童。此时的郁童全身已经褪去了诡异纹路,变成了初见时的样子。但是他的身形已经渐渐稀薄透明,显然是灵魂消散的征兆。

      莫凛快速諈穿到⑼猩红鲜血绘制的诡异阵中,将郁童带出。待到楼梯口时,他左手壠轻挥,血阵的位置爆烈成一个深坑。

      回到地上,远远便看见昏G倒在地的洛七星......

      眼前这一幕,令莫凛心脏欲裂,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他机械地扶起洛七星,探了下她的鼻息,发现只是晕过去了,这才轻疏口气......

      ퟛ “ﻦ对不起,是我疏忽了......”

      他将邵桃木小剑收好,重新塞入她的衣袋。这才抱起洛七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二楼办公室中,洛七星被▰安放在休息室中。

      莫凛则翘着二郎腿坐在床边左侧的沙发上,他手習中把玩着一个白玉小瓶。小瓶中装憎着郁P童的ꝶ灵,这个白玉瓶可以温养他受损的灵魂︁。

      事情有些麻烦了,那个法阵很明显不是出于本土。到底是谁在此布下这峉种邪阵。

      쿒 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噬難灵阵。噬灵阵衍生于道家锁灵阵,之所以妄阴邪。是因为锁灵阵是为了捉鬼、收妖。

      噬灵阵则是쯺千百年前道法传至扶桑后,扶桑阴阳师安倍昭仁学习锁灵阵后,自创噬灵阵用于炼化恶鬼똴灵魂,替人续命用的。

      不过由于该阵过于恶毒,安倍昭仁也被ꯑ当时的阴阳寮放逐,噬灵阵也被列为禁术。

      向阳孤儿院的阵是谁布的,续的又是谁的命呢?

      莫凛䉄皱了皱眉,啧......真是麻烦透顶,看来得出差去趟日本。还得联系下那个老头子......真是麻烦,这一单一定要狠狠敲他一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