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心app可以看到老板

      其实萧寒也挺头疼的,治理这一片鸟不拉屎的地方,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更不是自己几句话一说,就能像基建狂魔一样玩儿沙፠盘游戏。

      他来到鹰隼关已经快半个月了,虎牢关外的军报也由云州城那边传了过来。

      糜ឯ之所以这么慢,是因为虎牢关那边的军杉报得先送到南边的尚京城,经过兵部整理之后,再由兵部派发到北边的鹰嘴关来。

      萧寒背着手在关镇内转悠着,街道两边的民宅正在修建,这是规划的新街区,这里便是今后互市的地方。

      톾 东侧城墙只留下了五千的刑徒劳役,

      其余的,

      要么是被知县调来修建民宅做苦力,要么便是被坤字撟商号的那些个掌柜的收进新扩建的军器司和工坊。

      盀就这,劳动力都还严重不足。

      鹰嘴关以南的驰道上,以坤字商号为主的商队开始络绎不绝的,将物资运往北边撒的鹰嘴关,

      打着的旗祘号,自然是支持北伐事业。

      各地郡县也都大开뵆绿灯,也有民间氏族门阀自发的筹措粮食、布帛加入到了由南而北的支援中。

      ᠪ也算是机缘巧合下,达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众志成城,北伐契奴的效果。

      不知道的,还以为正맇面战场不是虎泇牢关,而是鹰嘴关呢。

      ፜ “汪司礼,咱们北境军帅府开始动工了吗?”萧寒问道。

      “回殿下,෣吴掌柜那边还在等一批木材,木材一到,⯇便可动工了”。

      “帅府的布簵局一㊅定要规划妥当,不求多么花里胡哨,只求两个字”说着,萧寒转身看着汪司礼,沉声道:“安全!”。

      汪司礼躬身道:“殿下放心,是蒲松廉亲自监制的”。

      “这人不㤐是督办鹰嘴关修缮的吗?”

      “没错뷧,这蒲松廉师从墨家,也算是一个人才”汪司礼笑道。

      萧寒点了点头道:“这鹰嘴关的布局倒是妥当,此人可重用”。

      “对了,聚贤堂怎么样了?”萧寒问道:“此事尤为重要!”

      “殿휄下,聚贤堂建好还需要时日,刘知县已经把驿馆腾出来了,我让冰璃꿈姑娘先将聚贤堂硵的事物在驿馆办理”。

      戞萧寒颔首道:“这次云州大旱,救灾粮都充作了军粮,这些灾民没地儿可去,自然是ἷ跟着粮食走。

      现在南城门外的灾民越来越多,刘知县那边肯定已经捉襟见肘了,咱们现在急需治世之才;

      ∴这聚贤堂早一点办起来,也好为咱们吸纳一些人才。”헧

      汪司礼思索道:“殿下的信送去百苏柯家、安丘卢家已经有些日子了,想必这两日应该会有动静了”。

      萧寒一乐,看着汪司⵰礼调侃道:“汪司礼,你怎么就确定会有动静呢?”。

      “柯家虽然在百苏郡也算是䦪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了,但在朝堂之上也就一个柯高岑一位京官,至于柯常在,那更是无人⽱问津了;ᮚ

      之前柯家겘通过柯常在在殿下面前表露心迹,也算是一种押注,没押中不亏,如果押中了,那柯家也会一飞冲天䯉。

      这次殿下独领北境军这支燕国新军,殿下的前途犹如初生的太阳,朝气蓬勃。

      쉊 殿下又亲自写信招揽,柯家上下必然闻风响应”。

      萧寒笑着摇了摇头,道:“汪司礼䴂,你不要忘了,我以皇子的身份进了军伍,说句不好听的,此生或于大位无缘了”。

      汪司礼神色一窒跪俯在地忐忑道:“老奴罪该万死,请殿下恕罪”。

       汪司礼一跪,警戒在᥿周围的禁军亲卫也䟧好奇的看了过来,

      “出息,起来吧”萧寒笑了笑,道:“这条路是我选的,与你无干,这柯家嘛,我坚信,他们会来的”。

      汪司礼有些疑惑,但并未问出,

      毕竟有些问题问出来了,答案也就只有那些个方向,

      不管是哪个方向,汪司礼都很怕。

      萧寒又道:“这卢家嘛,哼哼”

      汪司礼欲言又止,只是默默的跟在殿下的身后。

      “鬼谷七怪还没回来么?”

      “还没有,温子冉和鬼谷七怪他们进关前便和我们分开了”。

      “嗯,随他们吧”萧寒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道:“江总兵好像也没回来吧”

      “前几日江总ᓓ兵带两ꌏ千骑兵出关北上了,说是殿下让去的…좽…”

      “他还真带兵去了…ꎝ…”。

      之前萧寒暗示江焕尘去草原上劫掠人口,没想到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

      ᖓ虽然在这个时代,人口就等于财富,战争是敛财的最好方式,

      但毕竟鹰嘴錨关的底子还是太薄,若是就这么折损了两千兵马,对鹰嘴关来说屓,那就是重大损失。 Ⱂ

      这时,一名亲卫来到萧寒身边禀报道:“禀殿下,锦衣卫的人在北楼关,说是想拜见殿下”。

       “锦衣卫……”萧寒皱了皱眉。

      “锦衣卫千户所曲明哲拜见殿下!”曲明哲行礼道。

      “是你?”萧寒௕拖着下巴看着曲明哲道:“升得够快的呀,上次见你,还只是个百户,这才半年,就千户了”。

      “承蒙殿下ꇡ关照,小人才有幸能摸到千户的门槛”。

      “啧啧啧,曲千户谦虚了”萧寒玩味道:“曲千户应该自称末ⷙ将了吧”。

      “在殿下面前,小人不敢拿大”。⌐

      萧寒冷哼一声,左右挥了挥手,

      堂中的亲卫撤了出去,守在了门口,唯有汪司礼和幽姬站立在萧寒身后。

      “行了,已经屏蔽左뺼右了,曲明哲来此有何见教ꐲ啊”萧寒嗫嚅道。

      “小人不敢”说着,曲明哲站了起来,认真道:“殿下,上面让小人领千户职,负责鹰嘴关这边的事㱉物,所以小人马不停蹄的来拜山头”。

      萧寒噗嗤一笑:“咱又不是绿林好汉,还拜山头;

      我这鹰嘴关也值得你们锦衣卫青務睐,还专门派你来盯着我。

      不知道是陛下,늷还是哪位哥哥不放心我呢”。

      “殿下言重了”曲明哲苦笑道:“整个云州的灾民、物资、粮食都在往鹰嘴关聚集,就连幽州、滁州、平州都被牵动了。

      咱们分管云州的镇抚使先后派遣了数十人来鹰嘴关探查,以为契丹人从鹰嘴关这边打来了。

      结果并未有军报和敌情,然后咱们镇抚使大人更ꊕ慌了잍,一度怀疑……怀疑……”。

      緷 “怀疑我这个七皇子要ⲙ造反是么?”萧寒戏谑道。

      汪司礼眼角微眯,眼里充斥着杀气,就连一旁的幽姬,周漫身的温痡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曲明哲只是淡定自若的看着首座上的七皇子,

      七皇子的淡定倒是出乎了曲明哲的意料。

      ⇵作为皇子或者兵权在握的将军,最怕被人怀疑造反,何况还是锦衣卫的人㗛亲自找来了。

      萧寒从曲明哲的眼中好像看出了什么,调侃道:“我是不是太淡定了?在曲千户面前,我是否该装模作样的慌乱和大呼冤枉?”。

      矙曲明哲拱手道:“殿下严重了,小人前来就是为了查清事实岋。

      小人在鹰嘴关探查了两三日,只看到殿下在安置灾民,修建⣷民宅,向南开荒;

      却并未招兵买马,编练新军。 ⒵

      只是不知殿下为何要扩建原有的军器坊”。

      “曲千户可知兵?”

      “小人听闻殿下师从兵之大家孙老先生,还请殿下点拨一二”。

      萧寒笑了笑,说道:“我大燕与草原接壤的唯有两关,一处是西边的虎牢关,一处便是此处的鹰嘴关;

      目前我大燕过半的军力都集中在了虎牢关,我若是契丹人,必然会出一支奇兵奇袭鹰嘴关。

      鹰嘴关꾋以南皆为平原开阔地带,若是鹰嘴关破,这支奇兵便能南下我云州腹地,

      烧杀劫掠,我燕国必生大乱!”

      曲明哲皱了皱眉혿,道:“咱们大军挥师北上,契丹人不见得敢分出一支奇兵来鹰嘴关,就算这支奇兵来了,鹰嘴关城高墙厚,更有石万余精兵驻守,契丹人得来多少人才能破鹰嘴关?”。

      萧寒摇了摇头戊,道:“鹰嘴关是有万余精兵驻守,但真正能上城墙作战的却不到一万;契丹人若来十万,鹰嘴关守不过五日!

      䓈届时,只能将关内青壮、刑徒酲给武装起来,以待援军!”。

      “ꍩ十万?”曲明哲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道:“契丹人怎么可能会调得出十万兵马!”

      “我若是契丹王,我会派遣二十万兵马来鹰嘴关,日夜兼攻,迅速破关南下!”

      曲明哲不信,道:凥“殿下莫不是在戏耍小人?契丹王若是派遣二十万兵马来鹰嘴关,那契丹王何以란抵挡我大燕北上的三十万大军?”

      “契丹王为何要抵挡北上的三十万大军?契丹人只需要将王庭西迁,诱使我大军深入;

      兹要是能攻破鹰嘴↖关,这三十万燕军主力必定仓皇南撤,到时候,只需抓住机会,便能将我燕军三十万主力一口一口吃掉。

      就算吃不掉,也能咬一下一大块肉来!

      到那时候,我大燕㴄痛失云州,幽州告急,那般景色,曲千户可想见叹到?”

      曲明哲喉头动了动,背后已被冷汗打湿,再联想到前些日子获得ﳯ的情报,

      他只觉得璳自己的四肢❓已经僵硬无力,脸皮Ἲ也都一阵酥麻。

      他向开口说些什么,但他说不웳出话来。

      萧寒见曲明哲一副受到什惊吓的吮模样,不由笑道:“曲千户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虎……虎牢关那边传来的情报……”曲明哲吞吞吐吐道:“我北伐大军三十万深入草原腹地,除了屠戮了几个小部落以外,也仅仅是与左谷蠡王带领的十余万兵马相遇……却并未遇到契丹人主力슷。”

       萧寒:“……”

      曲明哲带着些许的紧张和试探,猜测道:“契丹人该不会真的……”ẜ

      萧寒捂着冰凉的心口讪笑道:“嗨呀,我刚只是在分析一种可能性,不见得契丹人……”。

      “报——紧急军情!”传令兵在门外朗声拜道。

      曲明哲吓得退了两步,借助手的力气,撑在一旁的桌子上。

      锦衣卫是最先获取到北边情报的,兵部的一众大佬漚们拿到情报以后,也是觉得契丹人如此做法很诡异,事出反常必有妖。

      但是北伐大军,的确也是稳扎稳打,派出了大量的斥候,

      仿佛契丹人纤的主力一下子消失了一般。

      当曲明哲拿到这份军报时也是一阵纳闷儿,直到七皇子刚才的讲述,才让曲明哲恍然大悟。

      恍然大悟之后便是提心Ẃ吊胆,ײ慌得一批,心态险崩。

      再到现在,门外Ԝ的传令兵的一声紧急军情,曲쥐明哲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让他进来!”萧寒感觉手心已经出汗了。

      传令兵进来后,跪道:“殿下,紧急军情,关北两百余里发现大量的契丹人的斥候,江总兵怀疑有契丹大军向鹰嘴关而来,便让小的先回来禀告殿下!”。

      传令兵话音未落,曲明哲双腿一软,便瘫坐在椅子上。

      萧寒深吸一口气,呼气时都有些颤抖。

      萧寒平复好情绪后,平静的将桌案上的茶杯送到了嘴边,哪怕茶已凉,但他还是吹了吹,抿了一口台,

      道:“传我军令팁,擂鼓聚将,另让刘知县等人速来北楼关议陗事!”

      “诺!”传令兵应声告退。

      不过片刻,便有阵阵战鼓声传来,萧寒怅然一叹: 뎞

      “我太难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