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惑

      透过月鬏圆洁白的月光打在섒女生的身体上,白风可以清楚的看见女生嘴巴发黑,摇摆的身体中散发出一股尸臭味,这股味道白风十分熟悉,她去警察局找姐姐欂玩时经常闻到。

      “是谁那么狠毒,居然连尸体都不放过……”

      ☤ 冘因为眼前这名女同学的身体除了有一股尸臭味,身体表皮的皮肤变得无比松弛,这是渜死亡超炧过4~6小时的表现。

      死亡4~6小팈时尸僵开始扩散,凝结的血液开始使皮肤变成黑色ꘪ,从外部看皮肤底层会呈现㸟一个个黑色的线条댄。

      㓲而死亡超过一天半或者两天尸僵现象完全消失。

      ̟身体重新变的柔软,柔软到可以去表演柔术杂技。

      白风看到㿺尸体在空中不停的来回晃悠四肢变软,其柔软程度,白风便断定这位女生最少死了四五天了且面部还浮现出了明显尸斑。

      之所以还没有尸臭,可能是因为最近的气温比较潮湿导致!

      녕 这就如䝀同家中老人勧老了之后要在家里摆放七天才能下葬的习俗一ᬛ样。

      日汢子不到不能下葬,但也没有尸臭味弥漫出来。

      鲁娟┽听到白风的话瞬间回过神来,忙从㪔牛仔裤里掏廖出了手机㶖,双手颤抖的拨打着报警电话,同时双眼里充满恐惧的看向半空中如同时钟一⭸样不停摇摆讒的尸体。

      发现尸体的眼睛在空븮中摇摆着,却还是如嗜血的凶兽一样一直盯着她看。

      吓的整个人大叫了一声背过气,靠在天井的石柱上打电话。

      白风횾扶起文琦老师后,没有管在场的其他两位男老师。

      自顾自地走在了少女的下方。

      看着少女宛如木偶的身体⨳四肢像下垂直坠落着。

      女生就像一个时钟一样,一直在半空中Ṿ“滑嚓!”“滑嚓!”地来回晃着。

      白风抬켼头像上看去,只见少女䥣扎着马尾辫的头发因촟为摇摆的力度太大,像后摆ﷷ动了一下,漏出了少女脸部的模样。튙

      浒 白风看到以后整个人楞住了,脚底之下一股凉气从下往上不停的串上来。 廖 ꜖

      少女死的很惨。

      在少女肩膀两边有两条细钢丝从她的衣服中穿出固定住榐她的身体,把钢丝的两边穿到了天井的顶部。

      周围的夜,无比寂静,仿佛听不到任何一声声音灋。

      漻只有被风吹动的摇晃无比,不停摇摆的死亡女生。

      两只芆臂膀因为被铁丝穿透然后晚上放大刮的原因。 熊

      白风甚至能听Ჹ到头顶上这女生因为被吊住的原因身ꁚ体发出撕肉的声音。

      鹀 沢“滋呲!”

      随后乌黑暗红的血液从两只쐨臂膀之上流出来,染红了死亡女生身上的衣服裤子。

      暗红色的鲜血顺着她赤裸的脚趾一点웾一滴的流了下来。 ⳧

      一滴滴鲜血犹如水滴打落在地面发出“滴嗒!”“滴嗒!”的声音。 ꮪ

      仿佛在夜里传到了四人的心䧩中,令他们毛骨悚然,连抬头望ɖ女孩尸体的勇气也没有Ѻ。

      只要他们一抬头Ạ就感觉死者那布满鲜血宛如红宝石般的眼睛在月光下඀凝视着他们,这让他们感觉无比的渗人。

      同一时间点,学校的保卫,从对面教䎲学楼处的阶梯上走了上来큾。

      他们收到了邹云老师的电话,邹云老师是白风班教数学的男￑老师,头发有些稀疏,时常向上反梳,还戴着一个圆框眼镜年龄在三十五岁左右,身上有一股螩成熟男人的魅力,讲课时有一种独特ࣿ的个人魅力感时常吸引学生认真听课。 

      此刻他站在一颗圆柱旁,手机不断对着空中摇摆的尸体录像拍照,毕竟现场保存完整对于警察破案会有很大的帮助。 칩

      而在学校的校门之外,警车的鸣笛之声쇸持续不断,从白风几人所站的地方可以看到三辆警车鸣着警笛陆续的向校园内开了进来。

      响勐亮的警笛震醒了在睡梦中的所有学生,他们全部攀ᭉ在阳台处观望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看这种阵势他们也知道出事了。

      됳 女生寝室地处开阔警车都要쀘从这个方萍向绕弯转上去,所以她们可以看到警车停留的位置,是教学楼处,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学校的校长也在第䪺一时间知道了学校的天井处䖼死人了,第一时间他便打了一个电话到男女寝室叫他们维持好学生的睡眠,叫他们不要뵁闹腾.......

      白风看着警车开到了宽阔的天井前停了下来,鸣笛之声也在这时被关了。谚

      三辆警车的车门被打开,一双休长的띷大白腿从警车上伸了出来。

      之后又下壭来了八名警察,白风远远地就看到他老姐从中间那辆警车上跑了下来,来到了文琦老师和他的댎面前,拉队着文琦来回看。

      “小文!你没事吧!”

      귊 文琦摇了摇头,被吓的略显慌白的脸上挤含出了一丝笑容,镇定着精神笑道:“小沄看到你来了我就放心了。”

      “只是这.......”文琦说话间不敢看向尸体,但是却用手指指了指。

      小沄顺着小文的手指向上看去,月光之下一具女尸在风中悬挂着。

      原本的摇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得稳定。

      ⑘就在这时白风看到在女尸的身下左边四ㄿ五米㤒的地板有几个暗红色的梅花状印子㕧。

      白风看了一眼自己㜠的女警大姐,把有些脚软的文琦老师交给了姐姐。 ͇

      看了看正在拉警戒线的警察和在打电话向警察局汇报工作的警察,白风默不作声的向梅花印记走去。

      弯下身ꚾ暗红色的梅花印记,就这样的暴露在了月光之下,白风匿顺着这些印记往前看,ᶢ发现这些印记旁边还有一䒝些血滴。

      顺着视线的方向,白风看向了自己自己班级对面的大楼。

      銟속“有什么东西被小猫小狗给叼走了愼吗?”

      “如果௔有,那会是什么?”白风向尸体看去,尸体面部除了嘴巴被用铁线缝起怃,整张嘴凹凸不平向以后木偶玩具一般,还有尸体因为死亡而面目有些浮肿❶嘴角넉呈现乌黑颜色之外整个脑袋没有明显伤痕了。勢

      肩膀的话被校服披着遮挡住了,只能知폈道肩膀被两条铁丝从软骨处穿过吊在空中,承受着体重的巨大压力。

      一个活着的人比死亡的人要重的原因,从古至今有三种说法:人不动的촺时候都很沉姢,睡觉的人和喝醉酒的人感觉都比平常重,是重心的关系。

      活动的淑人可以自己调整꺑重心,让自己的重心处于载物者的最能承重的部位,所以感觉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