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吧第六季

      神明空间。

      “这롄样的游戏,也不是很好玩嘛,有必要继续吗”

      黑色直发的女孩慵懒的⊥靠在黑色沙发上,凝望着在半空中的世쵰界,眼神单纯又邪恶,藏着无尽的됗漠视,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打动她。

      她转而凝望着眼前的这个藏在黑色斗篷的男子,

      有几缕调皮的蓝色头发从面具츓里溢出,从露出的白皙下巴可以看出应该是个可口的美味人类,

      奇怪的是她对他没有任何身为造物者的亲切感,这样的咋作品绝不是她创造的,可能来自异世吧,谁知道呢。

      但她确实太无聊了,好不容易来一个可以同她交流的玩具,不想失去的话,只好顺着他咯㆙。

      神明摸了摸下巴,这个游戏倒也不是那么无聊,不过,她是不会承认这点心动的。

       㸓至少她一个人的话,是没有这个心情去体验蝼蚁的生活的。

      ぞ 听到神明大人的话,男子轻轻的笑了,眼里晃过一簇火嫽苗,他挑衅的看向眼前高高在上的神,

      “游戏还没有结束,您是害怕了吗”

      “那请继续好了”

      许徽音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重生了,她回到了自己的小时候,还在上三年级。

      一个整天想着买辣条吃,在外面跑来跑去晒得黑不溜秋的,谁看到都得说一句这不是那个王大妈家的黑妞吗。

      这个时候,她的爸妈还没来接她,她还和奶奶住一起。

      许嘉卉说过,这个奶奶和她并没有血缘关系,是她故意误导뇿自己,导致自己疏远父母,也间接害死了他们,还有孩子…

      想到这,她对这个人就充满了恨意,还好,还好,现在一切都来得及,这一世就换她来守护重要的人。

      < 暗自握紧小拳头,这一世,我绝不会再被欺骗,成为伤害家人的帮凶,我要揭穿你们这些恶毒反派軔的阴谋。

      作为重生前有事没事就是打开网站无数燅的重度鋇小说迷,虲她太清楚套路了,像自己这样能够重生的人一般不是主角,就是穿越组的对照组。

      蕽 自己这样稳重,应该不是炮灰吧,ǃ许徽音坚信自己是受神明眷顾的人,所以,她决定从现在起就要开启一路打脸脚踏炮灰的征程了。

      打脸第一步,就从这个恶毒奶奶开始吧。

      许徽音气势汹汹的走出大门,斜眼看向院⩡子里择劃菜的老太婆,你丫的,輒长的挺慈眉善目的,怎么心肠这么的坏。

      ន其实许徽音小时候的记忆模模糊糊的,只记得几个印象特别深的事情。躺一个就是奶奶告诉她被放养的真相。

      这个继奶奶也从不来市Ӻ里看他们,爸妈也从来不回去看望她,每个星期都会通电话,但双方好像都在例行公事。

      一开始她其实还挺想奶奶的,好像这个老太婆对自己还不错么矕?错觉吧,是糖衣炮弹大法吧。

      总之,长大了她对奶奶记忆就越来越模糊,像是脑海中有个橡皮擦一样,更别说记䴔得她的模样了。

      自己初三的时候她就去世䗦了,只有爸妈回去处理了一下丧事,因为自己和许嘉卉马上要中考了。

      獞从那以后,这个继奶奶쥽就真正的消失在所有人的人生里,没有人想起她,自己也不例外。

      ᓤ 好奇怪啊,为什么这么没有存在感的人䯱自己会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感受到许徽音犹如实质的目光,老太婆笑着对她招手:“音音,你今天赖床赖够了吧,赶紧过来帮奶奶择菜,我去做饭,饿了吧,别人吃午饭了,你还亟在吃早饭”

      许徽音下意识的应了一声,乖乖的过去了。

      等坐在板凳上才反应过来,这个发展不对吧,我怎么这么听话,搞清楚,这是恶毒反派,来,默念三遍,这我仇人,这我仇人,这我仇人。

      许徽音深吸一口气,冷静こ而用力的扯着韭菜,仿佛韭菜是她继奶奶的化身,哎,自己在干嘛,超太幼稚了吧䯀。一边默默嫌弃自己,一边还是认命择好了菜。

      同蔆桌吃饭的时候,换成许徽音受不了这位老奶奶的眼神了,莫名觉得老太婆的眼神很宠溺ዛ怎뢕么回事,她瞪回去。如坐针毡的吃完了饭。

      重生第一天,就这么既平淡又不平淡的溜走了。

      接下来就是上学,许徽音不是班级成绩最差的那个,也不是成绩最好的那个,就是大多数的那种中不溜的,也许多年后没有一个老师会记得这样一个平凡的学生。

      但是籪,谁让她重生了呢,接下来,就是她展现技术的时刻了,小学她不做第一名都对不起自己大学毕业生的身份了。

      于是,三年二班的许徽音同学的身影逐渐活跃在各科课堂上。

      老师提问的时候,许徽音不怂了,老师要点人回答问题,她主动出击,要求作答,老师们都有点惊讶了。

      不忍心伤害这个小同学鼓起的勇气,没有选择点那几泰个小手举的高高的得力干将,答题区主力部队,真的选了她。

      她唰的站起来,马尾辫在空气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自信满满的扫了眼都佩服的看着她的前后左右桌,邪魅一笑,说出正确答案,得到了老师的小红花一朵和周围同学的惊叹若干。

      然后不知不觉,中不溜的许徽音同学就成了老师同学眼中的三好学生,在所有的老师那里都排上号了,虽然总共也没几个老师。

      但是几个老师提到许徽音,都要夸一下,哦~就是她啊,我知道,就黑不溜秋的那个是不,她真的好聪明,李老师又多个好苗子。

      然后李老师就会说,哎哟没有,她以前就是太讨玩了,你看现在学习态度端正了成绩就很不错蠌嘛,她字也写的非常好哦。

      뽊这是来自李老师女儿李小妮的转播。

      在同学眼里,她也是个香饽饽。比如说最想和她交朋友的王二胖,就经常用好吃的贿赂她,目的是哄骗自己把作业给他抄。还有很羡慕她总是被老ƃ师夸的。

      瀿所킊以她在学校是众星捧月,回到家又有奶奶温馨呵护,于是她飘了,什么是人生赢家,这屑就是人生赢家。

      结果就乐极生悲了,在这么一个阳光明媚春日她荣幸的发烧了,三十九度。

      连奶奶都奇怪了,契许徽音虽然看起来瘦小,但是身体是真的뮞好,

      被她爸妈送到自己这儿来,自己也没亏待过,像其他农村孩子一样摔摔打打的长大了,身体也壮实的很,从来就没有生过病,

      突然就发烧了滓,看着怪可怜的。奶奶急急忙忙的把孩子裹紧了送去了ꌇ镇上的卫生院,还好住在镇边上,不然奶奶还真的挺难把许徽音弄过去的。

      医生看了看说䵉没什么大事,就是忧思过重,也不是很懂这么一个小屁孩能有什么烦心事,给开了退烧药,让许徽音坐在椅子上打吊水。

      奶奶把许徽音安顿ݗ好,又给她腿上盖了个厚毯子,细心嘱咐医生多注意这孩子一点,家里还有一大堆事要做呢,自己就先回去了,等会中午送饭过来。

      ᆀ 结果许徽錮音看着奶奶走到门口碰到几个村里人,又手舞足蹈的闲扯了好几分钟才消失在许徽音的视野里。 ⅼ

      其实这几天许徽音正是因为奶奶的事而烦躁,睡都睡不好。

      就是由于奶奶的表现和许徽忈音见过的村头爱看热闹的大妈,不能说是毫不相干,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了好吧。 㩂

      许徽音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虽然一点也不记得小时候밵的奶奶了,可是쀿这辈子的奶奶对自己好像并没有恶意,好䀎孩子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其实她对自己真的挺好的,也是真把自己当成킩亲孙女。

      可是…为什么쪵会说那些的话误导自己呢?

      她是不会相信ᅪ爸妈真的对叔叔婶婶做些什么的,不是因为是他们的女儿所以偏袒,而是觉得他们在事业上是有自己的风骨的,他们不屑于耍这种小人的手段,是一个正大光明的商人。

      也许是有误会,她会查清真相,还父母一个清白。

      如果这渴辈子奶奶没有什么不好的企图的话,她也不想✂用上ወ辈子的仇恨来惩罚这辈子的奶奶,

      䤕时间平息了许徽音刚重生回来时的愤恨,她仍然记得上DZ辈子的梁攸宁他们对自己一家的赶尽杀绝,但不会时时刻刻都想着鞹怎么向他们复仇了。

      她这样反而忽略了现在所拥有的,神明给她重来一恝次的机会,她有太多的遗憾要去弥补,

      她想做爸妈的乖女儿,做弟弟的好姐姐,想去实现自己过去没有实现的梦想,那个被人玷污侮辱的梦想。加油!音音!鿨

      病好以后,许徽音就乖乖的回学校上学了,

      她不再想着如何报复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后,反而内心平静的很多,又体会到成年后再没有过的那种小孩子式的无忧无虑。

      釄 而且这次她不会担心作业啦,因为她都会写,而且写݊的又快又对,看着作业三两下搞定徧,暗戳戳的骄傲,真是令人有成就感啊。

      唯一不好称的就是她没有手机玩,这里信号差的要死,快把她这个网瘾少女憋死了。

      春来秋往,稻子成熟的时候,童工许徽音也被征用了。

      她是没想过家里居然还有几亩田,奶奶一把年纪了,也不太会种稻子,于是请人播种的,又不听劝阻,执意要和那些来帮忙割溥稻子的村里人一起下田。

      许徽音帮不上什么大忙,主要就是递递毛巾,送送水啥的。

      她踩在软软的泥巴里,感受到了快乐,也不嫌弃泥巴脏兮兮的了,和几个来看热闹的小伙伴互薘相扔泥巴,玩的一身都是。

      幸好,自己有先见之明,穿的都是自己觉得丑不拉几的衣服,几个小伙伴就没有自秘己那么聪明了。

      许徽音笑嘻嘻的看着他们的快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小裙子、小裤衩,觉得回去一顿男女땄混合双打竹板炒肉是少不了了,可是一个小学霸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等稻子都晒好装进家里的米仓,许徽音都要期末考试了。

      老家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学校忹的师资力量只能说教教孩子数学英语啥的,外语就无能为力了,也没老师愿意来,不像城里的孩子从小就学英语。

      ℭ孩子们没可想那么多,没有英语太好了,快乐竭双倍,又少做一门作业,少一门考试。

      许徽音都无所谓,虽然自从上了大学,对她而言,各种知识就都逃不第过被遗忘的命运。

      檮用梁…别人的话来说,高考结束那一刻,是她这辈子上知天文下ꆺ知地理的智商Max。

      忘是忘的差不多了,但是这种小学程度的题目她还是完全绰绰有余的,不多说,唰唰写完,也不用检查了,呆呆望着窗外,下雪了…

      雪花一片片的飘下来,形状越来越大,ܬ等许徽音都考完了,屋顶上都铺满一层ᤤ了。

      许徽音知道这样的天气奶奶肯定要来接她,交卷铃声一打她赶紧收拾东西,也不理会那些想和溴她对答案的就往外跑了。

      喯 她第一眼就看见了这辆与这个贫瘠的村落格格不入的小汽车,看着男人打开车门下车,给一个从副驾驶下来的稍微娇小点的女人撑伞。

      时间在这一刻像是静止了,诺大的校园,许徽音眼里只看得见这两人,吵吵闹闹的童声像是听不见了,呆呆的站在原地,屏住呼吸看着两人转过身,真的是䤪,爸爸,妈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