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恐惧症

      桥镇初学学员参加高级学府入学资格ⴻ考试试点在银镇高级学府中进行,距离桥镇约二百里路程。雩县总共有八大高级学府,银镇高级学府大概排在全县第三氲第四的样子。桥镇初学离驿银镇高级学府最近,且高级学府资﬘格考试都是借用高级学府修炼场进行,自然被安排在这里进行。

      雷军虎要求桥镇初学参加资格考试的所有学员必须在资格考试的前一天下午在银镇饭店集合,目的是可以带大家去侦查一下本次资格考试的场地,认一认门,方便第二天考试时歩直接去参加考试。

      李廷金起뇳了一个大早,简单吃过饭,背上必须的行李,就孤身出发。李廷金⇘不敢走近路,只᪎能沿着国道走,两百里的路程,李廷金足扗足走了三个半小时,直到上午十点才终于赶到集合地点:银镇듞饭店。

      “李教导员!”李廷金刚走进银镇饭店,看到李教导员正在一楼大堂指挥、安排学员住宿,赶紧骐凑前打声招呼。

      为了这次资格考试,桥镇初学专门安排了几个二年级学员过来帮忙,由他们帮忙安排登记住宿,联系吃饭洗漱等事宜。这对那些被选中的二年级学员来说也是一种难得的锻᭛炼机会。

      “李廷金,我记得你与谢光荣他们一个房ἤ间。小张,你帮忙登记一下,李廷金是三年一班的尖子学员,可以认识认识。”李教导员看到李廷金,吩咐一声,又指挥其他人去了。对于剪子学员,教导员都会更多地关注。

      “李学长!”小张看向李㖍廷金,“听说你是高级学员中最厉害的!沯祝你考一个理想的成绩,为我们初学打出一点名气。”

      “还名气呢!我们不垫底就不错了责。赶紧给我登记吧,我可走了三个多小时了。”李廷金看着热情高涨的小张,赶紧催促。自己当然要尽全力,考上高级学府应该没什么问题,至于能取得怎样的成绩,谁敢放大话!

      “好的穠,李学长,我记得你在3301号房间。”小张边翻登记簿边说,“对,你看我记性还是不错的,你们班的谢光荣昨天就到了,还有四个人也全到了,都是你们一班的尖子学员。”

      “啊,那太好了。谢谢你啊!对了,小张,你叫什么名字?”李廷金提起行李,就要走,想起没有问人家的名字,有些太失礼。

      “张谦。我叫张谦。”张谦站起来,一㙷本正经地回答。登记了那么多学员,会问他名字的,李廷金还真是头一个。

      “你就是张谦啊?”李廷金一怔,张谦的名字他听说过,还曾经批改过他的諣考试试卷,是中级学员中最厉害学员中杙的一个。

      “是,你知道我啊?”张谦有些小得⹉意。

      “我曾经批改过你的试卷。你的悟性不错,加油,明年我们在高级学府再见。”

      “是,我一定努力,明年高级学府再见。”

      示意张谦坐下,李廷金快速走向楼梯,奔向三楼的3301号房间。

      走上三ό楼,李廷金才发现每个房间都已经住了学员,且大部分房间内的人都릐全来了,像李廷金这样姗姗来迟的必经是少数。

      每年的资格考试,对所有的初学来说都是头等大事。

      资格考试需要耗费很多修炼资源,折合成一大笔费用。这些考试费用一部分由帝国承担,一部分由各初学承担,剩下部分由学员自己承担。其中初学承担部分实际上也是帝国划拨,但每个初学每年划拨的经费有限,具体跟上一年该初学的成绩挂钩。

      每个初学的成绩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考上高级学府먀的绝对人数,这윯一块占大头,占百分之八十的份额;二是录取휴合格率,占百分之二十的份额。两者得分总和形成最终的排名。排名再加上具体学员的人数,再通过一个非常复杂的计算쁂公式,就得出各个储存每年能够获得的经费。

      一个初学具体到某一꓊年,能够升上高级学府的学员很难有大的波动。为了提升初学排名,大家都使用各种招数,其中资格选拔就├是普遍采用的办法。

      经过初学内部选拔,李廷金这届有资格参加高级学府资格考试的总共就两百多号人,剩下的九百多人即使超常发挥也很难考上,就全部被“劝说”回家,不参加资格考试。通过选拔后,选出优秀学员再参加资格考试,录ꍆ取合格率将大幅度提高!粗算能提高近五倍!

      밠 帝国不赞成各初学自己先经过内部选拔后再参加资格考试,但是几乎所有的初学ᤶ都这么办,帝国也只能睁只眼ﯞ闭只眼,就这样拖延至今。

      桥镇初学采用选拔制还有一个特有的原因:桥镇居民都特别穷,少一些人参加资格և考试,桥镇初学拿出同样多的资金,每人能够获得的实际费用就多些,学员家庭负担相应地减轻。桥镇初学曾经发生过因家庭无法承担资格考试的资源经费,优秀学员也无耐放弃资寶格考试的实例!

      仌 3301房间,里面布置了三张床,安排六个人住宿,其他五个人眝都到了。

      “我和谁睡一张床?”李廷金走进房间,直接问。

      房间中,四个人正在玩纸牌,谢光荣也站在旁边旁观。

      “和我呗,这还需要问!”谢光荣理所当然地说,“就睡头上这张床。”

      “哦。你们怎么玩起纸牌了?不怕雷主任发现啊!”把行李往空地上一放,随意地问他们。

      “这就是雷老虎跟我们说䎋的,今天都不要ネ想考试的事情,也不用再修炼,大家尽量放松,休息好,恢复잤体力ᗙ,保持巅峰状态参加明天的考试。”谢光荣边看纸牌边回答,“这把牌可惜了。要是听我的一开始就要,简直可以算是一把天牌。”

      “还听你的。上一把就是听你的,差一点被人家剃个光头!”刘辉满脸不乐意。

      谢光荣炼体有成,在班级中算非常靠前的尖子学员,但在玩纸牌上,也就一般般。当然,大家的水平都是半斤八两,差不多上下謦。

      “上把是上把。这把你自己说,椃要是听我的怎么样?直接反剃他们光头。”谢光荣不服地说。

      “别听小胖的,自己打。这把好好打,还是挺有希望的。”刘辉队友,赖家川赶紧制止,以防自己的队友鱖犯低级失误。

      “四个人玩多됄没劲雧。现在离中午饭还有一个多小时,要不,我们六个人一起玩?”谢光荣跃跃欲试,“李哥,怎么样졐?玩吗?”

      “好啊!还真好久没玩了。”李廷金绝对是一个好玩的家伙,虽然牌技也是一塌糊涂,话没说完就凑前。 穿

      ㄓ“这,多好的一把牌!”赖家川把自己的牌亮出来。

      “那打完这把再重新来。”刘辉一看队友如此强势的牌,满眼冒光。

      “去,去,去,打什么打!”另两个主打的赶紧把牌一扔,直接搅和开了。

      “不打就不打,只是可惜了赖哥的一手好牌!”

      “不说了,不说了,往里挤挤,赶紧开始我们的局。”李廷金满텫眼放光。李廷金特别爱玩,可在修炼时也是一心一意,所以他是桥镇初学的第一天泮才。꽆

      几餞个知心朋友玩玩纸牌,打打嘴仗,时间过的特别快!

      吃过午饭,又等了两三个小时,掘所有学员这才都到齐。

      学员到齐后,雷主任立即把大家召集在一挴起,并与五六个教导员一起押解着学员去考试现场。考试修炼场一直开放到下午五点半,时间还充裕。

      翇银镇高级学府坐落在银镇北面山脚下,与市镇街区隔着一条大河。学府三面环水,树木葱翠,环境优禠美。

      雷鹳主任一马当先,带着李廷金他们两百多人浩浩荡荡地鄻向银镇高级学府走去。

      银镇虽然也是一个镇,可比桥镇大多了。银镇明显比桥镇繁华,街上各色物品也相对丰富。只是桥镇是有名的穷乡僻壤,学员带的钱财都很少,再在教导员的押解下,没有一个人停下来购买物品。

      李廷金他们到达银镇高级学府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뼀 银镇高级学府冷冷清清的,一问才知道大多数初学都ඹ已经完成了现场考察离开Ꮽ了!现场只剩一个马镇初学的学员还姡在晃荡,䟺但看样子也ᏹ已经考察完场地,快要走了。

      “大家按照之前下发给你们的考场安排,自己去寻找。半个小时后,大蘊家再在这里集合。解散。”雷主任这次没有再让大家排队,而是直接对着稀稀拉拉的二百多人下达命令。

      银镇高级学府늂的修炼场就像别处的楼房一样,但只有三层,且都已经有些老旧了。这些修炼场利用了帝国开发的空间魔法技术,进入里面后,其真实空间比外面看起来巨大得多。

      李廷金的考场是2237修炼场,是第二层考场中的一个。根据这个初步信息,李廷金直奔第二层修炼场。

      修炼场都有具体的编ࢃ号,且依序布置,找起来非常方便。

      李廷金找隈到2237修炼场,发现所有的入口都封闭着,根本不能进入,只能透过一些监控窗勉强看到。修炼场里面整整齐齐地布置了几十行几十列的修炼设备,除此乴之外,再无任何杂物。

      “难怪只给半个小时,实际也就够大家找一下修炼场,方呄便第二天考试,葯免得临时找耽误时间和影响心情。”李廷金很快就明㨖悟过来。

      ෌“走,回去!”小胖从前面过来。他在旁边2235号修炼场考试,两个人离得很近。发现没啥可看的,ↁ小胖在大约找到自己位置ᦋ后,就直接过来,准备回集合点了。

      “走吧!”李廷넙金也点头,里面的大致情况他有印象。

      秎一年前,李廷金曾经独自来ﮋ过银镇高级学府,当时䩍是参加一个什么综合比赛。

      那天正好遇到特大暴ᠺ雨,李廷金在暴雨中走了三个多小时,最后全身只剩下上半截衣服没湿透,回去就感冒发烧了。这也没什么,关键是比赛的内容五花八门,对他们这些穷乡僻壤中出来的学员来说,绝大部分内容都没有接触过,比赛成绩⪂自然非常低,导致情绪低落了好长时间。当初桥镇初学是安排了教导员带队的,因暴雨,教导员就没去,其它学员也没凖去,只有李廷金去了,还被其他人一通取笑 。

      煷边走边招⧄呼人,一会也聚拢了二十㜢来个。

      “诶,李哥,你看到那边那个嚣张的小子没有?”谢光荣突然凑前低声对李廷듳金说,同时指着远处的一个明显是领头的学员。

      ꇙ “㒽怎啦?”李廷金顺手指看过去。

      那个学员明쒘显家境还行,穿了一套崭䩪新的衣服,气质也明显强势,自信心非常强,应该是长期稳居他们初学前列的学员。

      “那小子叫钟文庆,是马镇初学的天才,一直都是排쬕在第一位,重来没有掉过名次。嘿嘿,在马镇初学,他的地位夕比你䞪在我们初学还稳固。记得你还曾经掉下过第一呢。”谢光荣不怀锐好意㟭地挑拨。

      “你曾经与他私斗过还吃亏了?쁝”李廷金斜眼看向㋉自己的伙伴。

      ㄖ “肯定是!”刘辉在旁边接口。

      “是吃过一点小亏!”谢光荣被人当面拆穿,也不以为意。☋“我只是介枎绍一下,这次我们都是参加资格考试,也不能发生私斗之类的事情。”

      “走吧。我们去集合点。”李廷金不再理他,当先跟着前面那拨人走向集合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