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短视pin

      接下来几日

      陆晨壮着胆子在废弃的城中探索起来,发现了很多丘思意所说的阴性灵材。而且还在城市的最中央,发现一个有拘灵效果的阵法。

      阵法中央,发现三棵黑色的树。

      “皮黑叶白,血红树心,十年生一叉,一叉分三枝,三年生一枝,一枝生九芽。

      公子,如果我没有看错,这就是顶级的阴性灵材,千年的九叶鬼木。”

      陆晨看着这九叶鬼木,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阴性灵物,一般只生长于极阴之地。

      不过天下极阴之地很多,阴性灵物却很少,就是因为阴性灵材不但要极阴之地,还要有大量生灵死去,怨念汇聚才会生成。

      一般只有古墓、深渊、古战场等地才有。

      而这个地方,恰好符合这个条件。

      “对了,这里还有阴魂石。”丘思意又指着几块漆黑的石头说道。

      就这样,在丘思意的辨认下,陆晨把所有的阴性材料都收集了起来。

      然后找了一个地方,准备施展离魂法术。

      .........

      “公子,其实这离魂之术很简单,就是用阵法和咒语护住异兽神魂,不被冥土牵引而去,然后寄生在特殊载体上就行。

      只是神魂虚幻无比,只有那些得道的大修士才能施法,所以这离魂之术才显得宝贵。”

      确实

      修道到最后,修的就是神魂,神魂强大了一切都不是问题,肉身毁了甚至都有重塑身体。

      接下来

      丘思意为陆晨讲解如何释放离魂之术,怎么布阵,怎么唤魂,如何寄生......

      只是听着听着

      陆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后来则是变得惊恐,仿佛被雷击了一样。

      因为

      这离魂之术和他重生前兼职的道士副职时所施展的招魂术很像。

      就是他和那个便宜师傅走街串巷,用来骗人的法术。

      咒文的书写,阵法的布置,咒语的念诵......都很相似。

      这个是简化版的!

      “少爷你看,这是离魂的咒文。”

      丘思意把一张写满符号的纸递给陆晨,然后又继续说道:“另外还要用特制香灰绘制护魂的阵法,然后用灵香引路,还有咒语的诵念要讲究规则,要...”

      “这些我都知道。”

      陆晨打断丘思意说话。

      然后面无表情的拿过丘思意手中纸张,来到准备好的空地上。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顿凶猛操作直接把丘思意看傻了。

      只见陆晨先是拿着一只毛笔,干脆利落的在一块白布上写好招魂咒文,制成一个招魂幡;

      然后用准备好的香灰,布置了一个比丘思意说的更复杂的招魂法阵;

      最后插了一大排的香,做了一条引魂路,这些香都是采集的阴性材料制作的。

      最后

      “咳咳!”

      陆晨干咳了几声之后,把抓来做实验的一只兔子一下打死扔到一个阵法上,又扔了一段阴性灵木到另一个阵法上。

      念咒语。

      一手扶着招魂幡,然后咿咿呀呀的唱起咒语来......

      重生这么多年,他还是忘不了那些咒语。

      念咒结束!

      突然,陆晨灵台中的灵力一下子不受控制,疯狂的涌向招魂幡。

      差点吓得他丢了手中的招魂幡。

      呼呼!

      一阵阴风吹过。

      然后,在陆晨难以置信的眼神中,招魂幡上突然泛起一阵黑色光芒,然后出现了一道血条。

      没过多久

      血条又转移到他准备用来寄生的阴性灵木上。

      直接把他吓呆了。

      因为他清楚的记得,刚刚他打死那只兔子之后,血条已经消失了,现在又出现了。

      丘思意看着一直不动的陆晨,慢慢的走到陆晨身边关心问道:“少爷,你没事吧?”

      “额!没事。”

      陆晨反应过来,马上严肃的看着丘思意问道:“思意姐姐,你之前说过,这个法术就算是普通凡人也能施法。”

      丘思意点了点头道:“是啊,不过会折损寿元。”

      “那如果没有成功呢?”

      “一样会的,只是少了一些而已。”

      “是吗!”

      陆晨满脸的哀伤,整个人直接瘫软在地上,面如死灰。

      休息了好一会之后。

      陆晨终于回过神来,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丘思意,“思意姐姐,我给你一句忠告,你千万要记住。”

      “什么忠告?”丘思意好奇道。

      “不作死,就不会死。”

      “啊?”

      丘思意美丽的大眼睛中充满了不解。

      .........

      在地图的辅助下,陆晨很简单明了的明白了招魂术的原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为了确定招魂术能对灵兽以上的异兽使用,陆晨带着傀儡军团,去岛中央的沼泽中大战的一番。

      在杀了三只灵兽后,终于抓到一直二品灵兽鳄鱼精。

      按照招魂的步骤,陆晨把打得半死的鳄鱼精招魂到一棵百年的鬼木之上。

      对着鬼木施展驭兽法印。

      驭兽法印施法难度不高,也不是很复杂,陆晨从得到的周天仪找到好几种。

      陆晨控制着灵力,费了一些功夫后,在手心凝聚了奇怪的法印。

      然后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在法印上。

      驭兽法印马上变成了妖异的红色,看起来非常邪恶。

      陆晨对着寄生了灵兽神魂的鬼木,大喊一声“契!”

      法印飘向了鬼木。

      奇妙的一幕发生了。

      法印就像颜料遇到水一样,慢慢的融入到寄生了兽魂的鬼木之中,然后在发出几声凄厉声之后。

      陆晨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心神联系。

      驭兽成功!

      陆晨的心情那叫一个复杂。

      以前作死的悔恨,现在找到方法摆脱困境的激动,真是恨不得对着老天大哭一场。

      调整了好一会之后,才在丘思意的提醒下,把招魂的法术反过来施放一次。

      把鳄鱼灵兽的兽魂从新召回原本的躯体上。

      血条从新回到原来的躯体。

      .........

      第一次拥有灵兽级的驭兽。

      陆晨还是很激动的,用了半日的时间给鳄鱼精疗伤,直接带着来到沼泽中,准备试试。

      【鳄鱼精】

      血量:22502/43210

      法力:11120/15880

      含有魔域黑煞鳄鱼血脉的鳄鱼,擅水行,身上兽甲非常坚硬,防御很强。

      血脉神通:召唤黑煞鳄鱼附体,防御极强,攻击力非常强大;

      弱点:速度慢。

      陆晨看了看鳄鱼精的资料,然后又看了看地图上的血量和法力值。

      “看来这招魂对异兽的损伤也挺大的,血量和法力都掉了一半。”

      然后陆晨又看了看有些萎靡的鳄鱼精。

      “神魂也会有所损伤。”

      发现这些问题之后,陆晨也没有为难鳄鱼精,只是打算试试驭兽法印的效果,看看指挥起来有没有问题。

      所以他坐在船上,直接从地图上指挥。

      快速奔跑,急停,攻击,防御......

      一项一项实验下来,陆晨发现这驭兽很成功了,和普通的妖兽也没有什么两样。

      正试得兴起。

      丘思意突然打断陆晨道:“公子,鳄鱼精都跑得看不到了,你还怎么指挥,赶紧让它回来吧。”

      “你说什么?”

      陆晨注意力从地图中拉回,问丘思意道。

      丘思意指着远方道:“我说鳄鱼精都跑远了,你根本看不到它在做什么。”

      顺着丘思意手指看去,然后只看到一个小黑点,“确实是有些远了,不过只要不超过千米,我就能看到。”

      “千米?”丘思意看了看距离,道:“这少说都上万米了,你怎么可能看到。”

      “上万米?”

      陆晨用眼睛看了看前方,然后也发现有些不对劲,于是赶紧看向地图。

      于是

      他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以前这个游戏地图,就像玩游戏一样,游戏角色走到哪里就显示哪,就像提着一个灯泡一样。

      以前只有他一个“灯泡”。

      但是现在,游戏地图上有两个“灯泡”。

      一大一小,很分明。

      陆晨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而且手指也止不住的发抖。

      鳄鱼精又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

      地图中的显示部分也跟着移动了一段距离。

      “我#¥%……#……&#%”

      陆晨直接失声叫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