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资料

      自济阳王遇刺之后,双腿尽废,整个人就变得暴黡躁起来,得知从刺客身上搜到了北赵玄镜司的令牌,更是怒不可遏,发誓终有一日覆灭北赵,血洗北ꔰ赵皇室。

      当㴹即下令全军压境,直逼宋国临淄。由于此时宋军主力已被击破打散,各城空虚,十三万大军一路横冲直撞,摧枯拉朽般夺取了北海整郡。

      八埀月中旬,济阳王大军与칻北汉李师宁大军汇合。两军包围了临淄,宋国上下一片惊慌,然而大军没有给宋国一丝䳬喘息机会,二十多万大军同嚿时压上,虽然鳇临淄是古国古都,但架不住联军人多。

      九月,临淄城破,宋尺国皇室被俘,齐国蒔与北汉平分了宋国国库。修整三▄日后,齐国依据盟约退出齐郡,转向北海、东莱两郡,清理散兵游勇,之后留萧沐英处理两郡事宜。

      九月中旬,收到玄镜司谍报的北赵清河王在营帐中大发雷霆,大骂宋、鲁两国废物。冷静下来后,当即向皇帝石虎汇报情况。

      十月寒冬将尽,宋国与鲁国又相继被灭첮,加之北赵内部上下请求停战。所以,收到消息的北赵獓皇帝石虎当即下令退兵,北赵五十万大军,在折损十六万人后,⡔灰溜溜的撤离。

      北赵军缓缓撤出齐国边境,一个身穿黑衣阴翳青年坐在马车上,望着齐境,舔了舔嘴角狞笑道:“桀桀,司马青云,我的礼物还满意吗?放心,下一次我会给你其他兄弟一一送去的,蔣哈哈哈……”

      北赵与齐国的战争,自三月一直持续到九月,历时七个月之久。双方共投入了百万的兵力,到目前为止,双方共损失兵力二十万以上,双方都有了停战的意륿思。

      所以北赵退兵后,齐国也没有率军追击。而是ꤖ忙着救Й治伤员,轃处理抚恤,做战后重建。

      然而当齐军赶到博平城时,此చ时城内已空无一人,全城上下除了壮年百姓不见以外,城里到处是残臂断肢,肝脑涂地,椐上至老人,下至襁褓中的婴儿,无一人存活。

      看着此情此景,负责的司马台怒不可遏,但是此时北赵᭛军已退入境内,司马台也不敢随意发动战争,于是写奏折上报文帝。

      看了司马台折子,加之嫡长子被废,文帝怒火中烧,但是此时齐国也损失惨重,只得先将其压下,处理战后事宜……

      大齐启元二十二年正月,ܱ文帝下旨册封广阳王司马青龙为大齐太子,入主青宫,拥有太子亲军──太子左右内率府,可以参与政事处理,于文华殿后的主敬殿办公。

      濑同时为了弥补嫡长子司马青云,特册封其为燕王,爵位世袭掎罔替,食禄八千石,再⼵赐良田百亩,各式珠宝布匹等,以及仆人三十人,婢女三十人,仆妇三十人。

      同年六月,齐国与北汉的联姻如期举行。大婚的地址是在太子青稐宫,大婚那天齐都城内到处张灯结彩、鼓锣喧天,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

      艠 婚后,两人情投意合、相濡以沫,并且婚后第二年四月太子妃刘氏就为太子生下了子嗣──司马玉龙。 虡

      鳗据说刘氏生太孙那天,天生异象。那天刘氏在宜春宫降要生产之际,忽然晴空中电闪雷鸣,乌云蔽日。

      待太孙降世后,天空雷电㈹乌云尽去,整个宜春宫内紫气弥漫,震惊了文帝、太子렱等人。

      紫气在这个时代可是代表着帝王、圣贤降世的预兆。文帝大喜,当场就赐其名玉龙,册封为大齐皇太孙。

      太孙果然不出众人所望,天生灵慧,七个月的时候就会说话,一岁时就已经满青宫乱跑。梯 䜢

      因此,太孙一岁时,文帝就派国舅翰林学士梁元明教导其蒙学。没想到的是,太孙三个月就学完了《千字文》、《开蒙要训》、《쑴急就篇》、《兔园册》、《蒙求》、《咏史诗》、《太公家训》等蒙学书籍。

      当文帝得知情况,大喜。每日将،其接到宫中,无事时就在文憾华殿教其写字、书画等,有事时就带着其坐在御座上听政。

      岁月无情,总是风吹雨打。

      启元二十眙四年,两陛朝重臣文帝帝师左丞相张云良、右丞相李英睿病逝。张云良被追封太师、上柱国,谥号文献,李英睿被追封太保、上柱国,谥号文肃겐。

      同年,诸国混战进入了尾声。自朱全忠灭周,诸国并礼混乱以来砖,历经三十二嗭年的混战,当初的一百多个诸侯国,此时仅剩下十九个国。

      以长江为界,天下分长江南北十九国,长江以南:楚国,吴国,越国,南平,南汉,南唐,南闽,南诏,南陈;劓长江以北:武国,蜀国,齐国,梁国,秦国,北凉,北赵,北燕,北汉,北魏。흕

      诸国有些是世仇,有些是盟友,牵一发而动全身,加之长达三十几年的战争,国力空䁇虚,各鰷国不得不停止战争,修养生息。因此,饱受战争疾繘苦的百姓难得的安稳下来过日子。

      댭 뾐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年由于南徐都城被攻灭后,南徐皇室以及重臣逃离,以致潗于吴国统帅大怒之下,屠杀了南徐都城未来得及逃离꼻的臣子家眷,而其中正好有南徐彭城郡太守陆远之的家眷。

      消息传来,悲愤的陆远之当即举郡向੟齐国펗投降,收到消息的文帝当即派遣徐祥率五万右武卫进驻彭城郡。

      ᔸ 吴帝孙浩辰得知此事,不由大恨。但是连年征战,国内厌战情绪高涨,之前是南徐这个大敌在,所以吴国上下才缤能众志成诚。可是现在是吴国숬统帅的失误,而且彭城郡还没有被打下来,所以道义上溣站不住脚,吴国上下绝不会同意开战了。

      最终,所齐吴两国没有爆发战斗,齐国白得一郡之地。

      春去秋来,年轮流转,三年时间已过,此时已是启元二十七年了。三年里,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而太孙司马玉龙也在这几年慢慢成长,开始体现出了其与他人的不鈸同之处。

      有一次,太౬孙路过尚宝监,看到一众太监正在那愁眉苦脸的商量对策。当即迈动小胖腿上前,问明情况。

      一众太监看到是小太孙,那敢隐瞒,惶恐地说明前因。原来是文帝最喜欢的弓箭被老鼠咬坏了弦。

      一众太监害怕会被治罪死头,琢磨想要反绑双手鹆去自首罪过,但㪺仍然惧怕不能免罪。

      心地善良的太孙䔗见此,对众人说:“你们跟着我去自首,我去跟皇祖父求情。”

      众太监纷镈纷感激,随着太孙而去。

      ꂝ 路上,太孙拿刀戳穿自己㻌的单衣,就像老鼠咬啮的一样⌧,假装作不乐意,脸上一副ẅ发愁的样子。

      㺉到了文华门,太䕉孙骡让众人呆在外面,一脸忧愁的走进文华殿。

      文帝见此,问他遇到什么事了,太孙回答说:“民间风俗认为老鼠咬了衣服,主人就会不吉利。现在单衣被咬了,所以难过。”

      졷 文帝当即抱过小家伙,笑ቡ说:“那都是民间是瞎说的,用不着苦恼。”

      ⨔ 就在这时,司礼监掌印夏归进来禀报,说尚宝监的人跪在文华门外,而且是跟太孙来的。

      文帝听话,弹了弹太孙的脑袋问到:“小家伙,又憋着什么坏了γ?”

      于是⺊太孙把老鼠咬坏弓弦的事情告诉了文帝,文帝问其,只不过是一些奴才,为什么要帮他们。

      太孙带着稚气的声音解释道:“我路过时,只听到他们在商量如何负荆请罪,并没有讲过要如何隐瞒下去,所以我才帮他们的。”

      “哦~为什么!”

      “皇祖父教导龙儿要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而尚宝监的众人正是如此。他们没有想过隐瞒不报,也没想过脱罪,而只是想要负荆请罪以求皇祖父的原谅,说明他们对皇祖父是忠诚的,所以龙儿才帮他们的。”太孙解释道。

      “哦~那龙儿的意思是不罚他们吗⃹?”文帝又问道。

      “不是的,做错聎了事就要罚,老鼠咬坏了弓弦,那就说明他们也有责任照看不力,所以他们罪不至死,但是要罚,不然以后投机᫱取巧的人也会使用这样的办法”太孙摇了摇头道。

      “볅那该怎么莗罚他们誾呢?”文帝笑道。

      太孙皱了皱肉嘟嘟的胖脸,良久道:“那就罚他们把尚宝监的老鼠全部抓干净好了”

      荬“抓老鼠,哈哈哈,好,鷇那就这么办”说完,文磏帝当即让檴夏归将众人带进来。

      尚宝监众人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见到文帝,当即跪下叩礼。

      文帝对着众人说道:“你첂们的事,朕已经清楚,龙儿的衣服就在身Ṱ边,尚且被咬,何况是挂在柱子上的弓穾呢?但是你们却有管理不善之罪,朕罚你们把皇宫里的老鼠都清理翡一遍。”

      一众尚宝监的太监纷纷激动的领旨谢恩……ꈍ

      之后,这件事由尚宝监的口传遍了整个宫中,ἲ众人纷纷称太孙年少聪慧,宅心仁厚。

      还有一次,太孙去看望伯父燕王殿下,젞途中见前面围了好大一圈人,中间有两个人峅正在为一串铜钱争吵,于是,他派人把这两个人带到跟前。

      这两个人一个是屠户,漽另一个卖布的。他们互相指责,都说对方偷了自己的铜钱。

      욡 太孙稍稍考虑后对他们说:“既然你们都认为ᠡ对方偷了自己的钱,那么,你们两个人当中一定有一个在撒谎!“

      屠户和卖布的一齐说:“我是冤枉的,请鬙公子明断!”

      太杜孙微微一笑,朗声说道:“那好,是真是假,一验便知。“说完,太孙叫人뛉当场烧起一锅水来。水烧开了,太孙把那串铜钱扔进糅开水里。

      突然,太孙手指卖布的,大声喝道:“你这个无赖,分明你偷了人家的钱!来人呐,将他送到令尹府衙去!”

      卖布的一愣,赶紧喊:“公싿子饶命啊!我是冤枉的。“

      看着众人不解!

       太孙解释道:“屠户卖肉,铜钱上沾了不少猪油,开水癚一煮,水面上漂起一层油花。可是卖布的整天跟布匹打交道,他的钱上哪鯠儿来的油呢?所以我断定,偷钱的人是卖布的!”

      在场的人听了,纷纷赞扬太孙破案有方。

      第二天这件事传到文帝耳中,得到令尹李鸿博的回复鰯,文帝乐的拉着群臣显摆这件事,以至于整个京城百姓都听说了,加之䚛太孙出生时紫气弥漫,众人都说其是老天降下的真命天子。

      然而正因为此,一场看不见的危机正在接近年仅四岁的太孙身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