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福利不卡在线视频

      坐在王轿上面的中宗向旁边问了一句:“尹谦会不会出山协助寡人?”

      他没有具体问谁,郑殊也没有说话,旁边的许宣传官倒是立即回应:“会的,尹将军对王上忠心耿耿,不会坐视不管的。”

      “但愿如此~~郑卿、许卿,到了汉阳之后,你们俩位到物怪出没的村落调查,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是x2”

      物怪确实真实存在,但是物怪真正杀死以及感染上瘟疫死亡的,远不及沈运暗中派出的陈龙与捉虎军暗中杀死的人多。

      调查?又能调查出什么来?

      郑殊上马跟紧前方中宗的轿子,后面的许宣传官拍马赶上,“郑大人,您在内禁卫的勇武之名,在下多有耳闻,这一次能跟您合作真是太好了。”

      “许大人言重,郑某一介武夫而已,这次要替殿下破除物怪谣言,还是得靠许大人您的聪明才智方可。”

      俩人骑着马,一路商业互吹着,半岛就弹丸之地,傍晚时分就抵达了汉阳。

      这个地方是半岛为数不多还可以看得过去的地方,人数比较多,而且还有酒馆吃饭的地方,尽管很简陋,但已经是方圆百里内唯一能够看得过去的地方,而恐怖的“物怪”似乎没有打算要放过这个地方的意思。

      抵达汉阳的第一天,郑殊就去附近找铁匠去了,刀他拿着不称手,还是铁枪最好。

      可惜半岛无好铁,这锻打的技术也比之大明差得很远,造出来的兵器只能说勉强可用,汉阳的铁匠搜集了七八个铺子的铁才勉强锻打出一把铁枪出来。

      由于铁的质地都不相同,反而在铸造之后,表面出现了一段又一段的花纹,因为铁的质量不混作一团进行锻打之后,出现了花纹,虽然同样的品质不太好,但是外表可比上一个位面的那把生铁枪好得多。

      外观好看了一些,而整把钢纹铁枪的锋利度也增加了不少,虽然全都比不上当时他在釜山行位面用过的棱刺枪,合金工艺就是比古时候的锻打技术要厉害。

      也不能要求太多,毕竟在这种不毛之地上,能够凑足造枪的原料就了不得了。

      留下足够的钱币,郑殊在打造武器的这段时间,尹谦与全汉还有明也抵达了汉阳,刚坐下来正准备吃顿饭,许宣传官那边找不到郑殊,之后又听手下的人打听到尹谦已经入城以后,当即赶来。

      “很抱歉,虽然现在应该让将军您休息的,可是就在刚才发现了物怪袭击事件。”

      尹谦听到这当即放下手里的筷子立刻让许宣传官在前面带路。

      明看到许宣传官就两眼放光也跟着离开,全汉抱怨着饭都还没吃呢,一个个的着急什么。

      半道上郑殊也受到手下内禁卫的通知一并过来山道上查看,现场死去的尸首没有一个完好的,周围的树木仿佛像是被钝刀砍过,因为连续劈砍,根本也看不清楚刀口的口径属于哪一种,营造成仿佛是用利爪撕裂的。

      郑殊见到这么血腥的场面面色不变,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能够这么快适应下来,这些血腥的画面并没有引起不适,他四处勘探了一番,如果是真正的物怪那么以这片土壤的软硬程度,至少会在地面留下痕迹,但是周围除了铺满的枯黄树叶之外,并没有任何足迹遗留。

      当然,也不能就这么掉以轻心,物怪的确就在附近!

      明作为一女流直接上手去触碰尸体,没有丝毫的避讳,反观全汉还有许宣传官俩个人都有点遭不住了,这场面……最好不要吃饭。

      打扫与清理尸体后,许宣传官与明先离开,郑殊走得很慢,正好与尹谦下山时碰到一块。

      “尹将军”

      “你是郑宣传官吧,殿下向我说起你,你对这个现场怎么看?”

      尹谦问起郑殊时,眼神里带有一丝试探的意思,中宗对他知无不言,郑殊的双面间谍身份,他是唯二知道的,可是他不像中宗那样,过于轻信他人。

      “伪造的……”

      “小子,我虽然觉得你说得很对,但是凡事讲证据。”

      尹谦还没说话,旁边的全汉先大声咧咧道。

      “我见过真正感染所谓物怪瘟疫而死去的百姓,他们的身体上会浮起青色的经络,同时脸部与身体上会出现脓包,在无比的痛苦与挣扎中死去,而这些尸体,在惊讶中死去的占大多数,虽然很多地方被砍成碎块,但是这种死法只有人才会干得出来,野兽如果要捕食,只会一口致命,然后慢慢蚕食。”

      尹谦闻言当即朝着郑殊拱手道:“受教了。”

      “岂敢岂敢,尹将军言重了。”

      “不,你提供的信息非常重要。”尹谦心里信了三分,至少从郑殊这番话里他挑不出毛病,他离开宫廷在外做猎户多年,野兽的习性他再清楚不过。

      这些尸体是被故意虐杀致死!

      回到汉阳城镇中心里,出现了一个所谓目击证人,一个小女孩说山上那些人都是被物怪杀死的,而且一口咬定,在舆论恐慌如此严重的时候,即便尹谦他们都不信,但是百姓们信了就行。

      一个个的惶恐不已,而且最最意外的是,尹谦跟全汉准备去寻明她们的时候,半道上撞见了一个疯爬进来的感染者,他嘴上痛苦的喊着物怪,而全身上下的症状,与刚刚郑殊所描述的感染物怪瘟疫的情况大致相同。

      很快这名感染者就在痛苦的哀嚎中被瘟疫折磨致死,那副死相对比山上死去的人,根本就不一样。

      答案似乎已经越来越近!

      夜晚的汉阳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氛围之中,早上发生的事情已经让家家户户提早的闭门熄灯去了,府衙的停尸房中还是烛火通明,他们还在研究尸体的具体异状,明在山上生活多年用过了许许多多的草药,以往全汉甚至是尹谦生病都是她负责治好的,而这瘟疫如果可以找到医治的法子起码就解决一部分问题。

      只不过她不是什么神医,只能通过切开脓包看到里面可怕的脓物,至于用什么方法治,她这个泥腿子怎么可能比得过在深宫内苑里的太医署呢?

      中宗亲自来过一趟与尹谦的交谈中,基本上也把郑殊说过的话加上他调查过的事情总结了一遍,所谓“物怪”是谁在幕后操作,一眼了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