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

      횧 第二天一早,篝火燃了一夜尽밁职尽责的熄灭了,天上飘起了蒙첈蒙细雨,范淼最早起来,又点燃一堆篝火烧水做饭脘,虽武功不显,但范淼也是吃过不少天材地宝,一身力气比壮年男子只强不弱。

      这点膑细雨当然是浇不灭篝火的,打在人脸上还有凉爽之意,几人先后醒来,在不远处的溪水里洗漱完毕,叶焱穿上烘了一晚上的衣服,因为不知何时飘起的细雨,衣服略有湿润。

      迎 他也不怕感冒,就在原地做起了俯卧撑,很快身体的高热彻底烘干了衣服。

      “快,收拾好帐篷赶⿫紧吃剩下的蛇肉,继续往里面冲,离得最近的那个估计是闻到大翖蛇死亡的血腥气,昨晚连夜跑了五里躲了춘起来。”张六耳墚催促众人加快进度。

      叶焱抬着一个不锈钢大碗笑道:“别怕,三五里地在我和天晴老弟面前那就跟散步一样,细嚼慢咽利于消化,你别催,让淼姐慢慢吃,女孩这方面跟我们是没办法比的。”

      “谁说没法比了,我吃的也不比你们慢多少,我吃快点就是了。”范淼脸上一红,加快和喝汤吃肉的速度。

      小天叮嘱遷道:“下雨路滑,一会都披上雨衣免得感冒,脚下小心,下的大点反而不会滑,这毛毛细雨最容易滑倒了。”

      쌦 “要不说淼姐聪明呢,你看这像山一样的斵背㚰包里啥ꧩ都有,连雨衣都准备ं了,我们就不쥂是出来寻宝的,我们怕不是出来郊游的。”

      范淼喝完最后一口汤啐道:“呸,小焱子油嘴滑㱐舌尽拍马屁,麻子哥把所有餐具拿去溪水那洗干净,슳我们收拾一下营地就出发。”

      “好咧”

      一㩅路无话,在ც寂静的山林里大家一时沉默了下来,山路本就难行,加上路面湿滑,一个不留튇神踩上青苔就得摔个四脚朝天,于是都安静走路,注意芕力全放在脚下,只㣘有张六耳不时出声指引异兽方向。

      “你们看,前面那是个什么动物,我怎么看不出来啊。”

      一个山谷里,一座肉山不停往前挪动,白花花的软肉上披ᯗ着一簇簇尖刺,尖刺朝天花花白白,只看鑕一眼都觉得皮肤生疼,那兽头尖尖的呈一个锐角形状,两个眼睛小的可怜,三米多大的一只动物,眼睛才有鸡蛋那么大,极不协调。

      这兽尾巴短粗,四个脚掌约有脸盆般大小撑着三䭟米多的身体,如果没有尖刺乍看上去就像个放大版的黄牛。

      范淼不确ᕉ定道:“也许可能大概是个刺猬吧”

      딺 “对,就是个刺猬,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能长这么大。”

      叶天晴抽出宝刀转头看向叶焱エ问道:“这个杀不杀?我听说刺猬是吃素的,不会攻击人眴。”

      叶焱不是很确定,心下一想说道:“我俩去᳭它旁ﴬ边晃悠一下,勒如果攻击我们就宰了,如果不攻击就招呼᳥大家走山道上离开,这刺看起来挺厉害,要杀它不容易。”

      有了策略当然是按计划行事,叶天晴和叶焱小心的靠近刺猬,还没靠近就见那大刺猬浑身一缩,一身尖刺朝着两人方빹向射出来五十余根。

      叶天晴一惊,大呼一声:“小心,千刀不尽”

      尖刺临身来不及多想就站到了叶焱身前使出滴水不漏的千刀不尽,眼前刀光连成一片䍑密不透风,许是ﳰ因为仓促出招,还是漏了一根,那䬦尖刺瞬间扎进了叶天晴右腿外部,鲜血霎时就冒了出来。

      天晴右腿一软却坚持不倒下,鲜血泊泊流出染红了裤管,疼的冷汗直冒,ꜗ他紧紧咬着嘴唇护在叶焱身前,他当然知道开天四境叶ↁ焱唯쀶独千刀不尽这招可攻可守的防御招式练的稀碎。

      “老弟,啊啊啊,我要宰埾了这畜生剁成肉馅。”叶焱眼疾手快,一把搂住叶天晴往后柔劲一졣送,十成力道使出六成,免得自家小弟继续受伤,叶๖天晴就远远被抛飞出四十米有余,方向赫然是背茫着药材包的小麻子那边。

      “你们快来,天晴受伤了,止血。χ”一声大吼叶焱双眸通红,身上气势霸道绝伦,猛的一跺地面ꯖ就如炮弹般往前飞去,这可是叶焱十成十力道,早已超越先天境界的十吨之力。 拊

      这一刻的叶焱是真的全然不顾了,自家ꐰ弟弟那泊㄁泊留出的鲜血就在眼前,鼻尖还萦绕着天晴的血腥味,那宝刀上的手隐有颤抖,不是害怕,是愤怒,一跃之下⯄离那肉刺猬还有十多米的距离。

      叶焱力气用尽,扭腰矮身再次重重跺在喬地面룦上,那刺猬浑身的肉不规则的乱颤,一波訖波尖刺像机关枪一样乱射,这些尖刺此刻没了准头,大概是此类素食类灵兽天ꊞ性胆小,几百枚尖刺愣是一枚都没碰到叶焱。

      叶焱那一脚重跺地面在山地ͷ上留下一个约三厘米深的脚印,楑高高跃起借着跃起和下戦落的势头,一声暴喝回响在山谷间,“啊,一刀绝空。”

      单刀朝天,刀气在刀身上凝而不散肉眼可见,这灞一刻叶焱人刀合一,整个刀法都隐含愤怒之意,他带着无匹的霸气,凌空劈下。

      陕 刺猬的尖刺全部朝着叶焱射来,可徶在愤怒之刀下,尖刺又如何近身,那在刀身上凝而不散的刀气越放越大,连空气都被这一刀绝空彻底ὄ劈开了,遑论这失了准头的尖刺,纷纷无力落地。

      直到近前,凝而不散的刀气才脱离了叶焱手上宝刀,结结实实的劈在了肉刺猬身上,绽放了十余米豪光,一开始毫无反应,紧接着血雨倾盆,整个刺猬在霸道刀气的摧残下‘砰’一声炸了开来。

      叶焱就站在这血雨里默默不动,待细碎的血肉全部落地以后他才流下眼泪,心里暗暗发誓,“此生都一定要挡在叶天晴身前做他的盾,凡与天晴为敌者,皆要成为自己ᰳ刀下亡魂。”

      人在危难之际下意识的举动最能表露内心,刚才那一刻若不是叶天晴拼死施招,此刻的叶焱可能已经魂归地府了,他刚才在愣神,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而且叶焱对于防御招式一向不甚精通。

      뻯 自家的这个小弟拼死救下了他,实在是这刺猬不是人,也刚达到这境界不久,如果是个綾人,在没有防备下偷袭,绝对能置人于死地,叶天晴也算是福悩缘深厚,才免于一死。

      可叶焱不知道啊,情况危急,叶焱只看到泊泊而流的鲜血,却看不到ǐ伤势轻重,愤怒之下真的是超越极限劈出绝空,若是平时他的绝空绝不会有这般威力,能有这一半威力就算是超常发挥了。

      叶焱擦了眼泪,眼泪混着血污让脸上更显污秽,可他来不及清理就急急忙忙转身回去查看䛗天晴㤮伤势。

       “你们别担心흺了,我没事,只是一点轻伤,就是有点刺痛和麻木,淼姐看看这刺是不是有毒?”叶天晴此刻简直享受了皇帝般的待遇,一众孩子围着天晴嘘寒땉问暖好不暖心。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吓死我们了。”范淼颢仔细查看伤势,确定是皮肉轻伤,尖刺上确实有轻微毒素,在背包里翻找了一下拿出解毒恗圣品捣碎녭给天晴敷上。

      一身血污的叶밬焱回到众人身边,看天晴没事终于放下心来,免不了又쟳是一番嘘寒问暖,天晴突然问道:“焱哥,那东西宰了?快取点后腿肉回来ꡡ,刚歸才看那大肉山我就馋了,我们趁着现在休息,吃个䇣烤肉吧。”

      湨叶焱老脸一红,可满脸血污大家又看不到,他干咳一声说道:“咳,咳咳,那畜ﱛ生炸成肉沫了,我貦的刀绝空媲劈猛了点。”

      萾叶焱不知쒄道其实刚才那饱含怒意的一刀已斟化境,往往下ꌝ意识的行动能超越极限,那一刀不到先天绝顶修为是万万劈不出来的。

      话已至此大家폭纷纷宽慰两人表现尚可,但叶焱心里憋的慌,如果不是自己临战发愣,也不会导致天晴受伤,还好运气较好,只是右㹩腿外侧被扎了个小小的血洞ﴎ,包扎一下既不影响行动也不会落뱳下病根。

      一场战斗加之天上下雨和天晴受伤,范淼决定寻个开阔地方扎营修养一天,张六耳和小鶂麻子主动去扎了帐篷,诸葛小天拿着铁锅去远处䴡小溪打水,范淼则翻找着背包又拿出抗生素给天晴服下。

      在抗生素和失血的影响下,天晴昏昏睡去。

      叶焱浑身都是鰭血污,又不得不脱下衣服寻了溪水洗净,穿着个裤衩穿梭在林间收拾柴火椺。

      索性昨日宰ퟳ了一条大蛇,张六耳昨晚烤了不少蛇肉干,几人也不会为肉훹食发愁,范淼照顾着昏睡的天晴,不时摸一當下额头,还好先天武者体质强悍,没有发烧感冒的症状。

      “焱哥,小心。”此时已近傍晚,鴅昏睡的天晴被噩梦惊醒。 脽

      范淼在他身旁噗一声就笑了出来伸手一指说道:“小天晴呀,没事了,别怕别怕,你焱哥好好的,你看那穿着裤衩在篝火旁边的是谁。”

      叶天晴顺着手ᜊ指方向看去才放下心来,叶焱穿着裤衩在篝火旁认真的烘着衣服,那模样睈说不హ出的滑稽。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叶焱几人从小省吃俭用惯了,虽然福利院把生活安排的很好,但这锽些小孩早旫慧,㖻肯定不会铺张浪费让大人难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