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帝为妃

      叶辰回到了路边,蹲揦在地上吃完那两个比馒头和一碗豆浆,满意地拍了拍肚皮,笑道:“还是馒头顶饱!”

      虽然自己跟着赵老乞讨,但赵老却没告诉叶辰晚上自己住在哪里,所以为了应付漫漫长夜,叶辰晚剉上在西湖쪪边的凉亭里睡觉,虽然不能遮风,但是能够挡雨,还算惬意。

      營 见天色￾还不算太晚,叶辰也没打算太早回凉亭睡觉,这钱塘的夜市属实不赖,人댦多热闹,叶辰准备睡前在夜市穷逛一会,来虚度一下光阴。

      北宋年间统治者就明令允许夜市,叶静辰所处的南宋也鮉是如此,钱塘县是仅次于⾈北宋都城临安的第二大夜市。

      夜市直至三更尽,才至五更又开张,夜间大街小巷店铺林立,买卖不停,像썛叶辰刚刚去的那家还未至夜间就已经准备收摊的馒头铺,讌仅是少数,哪有人晚上吃馒头的彪是吧,ꃢ所以馒头铺晚上歇业也是ﹽ不无道理的。

      䦖 晚上的钱塘县是一座不夜城,店铺夜店不可细数,各色小贩、货郎的叫卖声,为这座城市增添一股人间专属的烟火气。

      当然了,夜间除了各色店铺外,还有着众乩多的杂耍卖艺之辈。

      叶辰身上可没多少钱买东西,所以可以白看的杂耍表演,是叶静辰最喜欢的,毕ꊧ竟叶辰是个老白嫖了ᰞ。

      在钱塘县的广场中央,摆着两슽根相去数丈的立式木桩,粗大的绳索系在柱头,叶辰见这里人多,也来凑凑热闹㋭。

      只见两个扎着冲天羊角辫的双胞胎女童,正行走于那悬空的绳索之上,绳索ꑢ距离地面约有两三米高,但那两位小童却没有丝毫的惧意,这两个女童也就十三四岁的年纪,没想到居然这般胆大。

      㩍听到台下众人的吆喝声,Ṭ那两个长裤괃女童突然相视一笑,本来就是心有灵犀的双胞胎,想必这一个眼神羐,她賿们就已知晓各自的想法。

      两位女ᒉ童分站在绳耥索的寬两头,脚尖轻点足下的绳索,手臂如同云鹤的翅膀般在半嫹空中挥뤞舞起来,两位女童正借助着绳索的弹力,在绳索上一起一落地弹跳着。

      这两位女죿童的平衡感,让叶辰啧啧称赞,陫当然了,这还不算完,伴随着台下的锣鼓喧天声,那两位女童一边跟着乐律在绳索上翩翩起舞,一边在绳索上弹跳着,在舞中加入了腾跃和翻跟头的高难度动作。

      两位女童的高超技艺也引起了台下的阵阵掌声,数以百计的铜桡板被扔入台下的铁罐里,发出乒乒욄乓乓清脆悦耳的响声。

      我滴个乖乖,就在绳索上蹦来蹦去,一晚上就能有这么多的收入뻻,这可比我讨饭来钱快的多了。

      叶辰身上剩下的铜板还要留着明早买早点,观看表演的人群嶘都毫不吝啬地纷纷投币,就叶辰一个例外,纵然叶辰的脸厚如城墙,此时也不得不腆着脸讪讪地离去。

      “凭什么不让我踢愦球,难道女孩子就不能踢球吗?”

      一道熟悉的女声传騷入叶辰的耳中,朝着声音的来源,不远处的广场望去,贿叶辰看到了那张可爱的俏脸,陆雪。

      下午才䐯正好碰到这位绝色女子,没想到晚上又是遇到了,当真是好运气啊,不过嘛,这次她没带装包子的竹篮쫐,美中不足啊!

      广场四角点燃着灿烂的篝火,在黑夜中,把广场照的透亮,广场的边缘处围站着不少人น,有男有女,但以靓丽打扮的妙龄女性偏多。

      中央竖起一个奇怪的大木板,木板高约三丈,宽约一丈,以彩带结网,只留出一个尺许见方的网眼。

      巨大的木板边上分站着十二个精壮身材的年轻男子,为首星的那位男子头缠红丝带,脚中正垫着一个棕色皮球。

      看着那由十二片正五边形缝制而成的棕色皮球,叶辰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群踢蹴鞠的,足球的老祖宗啊,没想到让我냼碰上了!

      记得自己匙小时候看过一部名为宋代足球小将的动画片,万万没有想到,现在的自己正在那所谓的宋朝,看到一群足球小将,哦不,应该是足球大将。

      那为首的男子没有理会ʰ陆雪的话,自顾自地在陆雪面前垫着皮球,为首男子脚尖一点,稍微加大了点力道,ꔍ皮球仿佛失控了般腾飞跋直冲鸇。

      陆雪以为他失误了,心中窃喜了一声,你还不让我踢球呢,没想到你技术也不怎么样嘛!

      ⌍ 随即忙探出手去,欲抢过那个皮球,好挫挫这目中无Ⴀ人的家伙的锐气。

      赖可谳谁知⇰这并不是那男子的失误,潜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ɏ,直落那男子的头顶,让兴致冲⯔冲的陆ꤿ雪直接扑了个空。

      늠 陆雪气得跺了跺脚,咬牙切齿地看着那男子,仿佛想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㠷뢋那男子还是未理会气윤愤的陆雪,头微微倾斜,那皮Ȩ球从半空㈧中坠下敦,又微관微抬起自己的膝盖,膝盖顶起下坠的皮球,皮球仿佛被定位了一般,直击男子的胸膛,皮球撞击着男子的胸膛,直接反弹落地。

      皮球不偏不倚,正騛好落在男子的脚背上,但这还不算完,男子脚跟微微用力,皮球又是应力飞起,越过男子的头顶,但这男子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小腿弯曲到屁股后面,正好用鞋底接下皮球。

      那男子的小腿如同弹簧一般,来了个一攕个蝎子摆尾,皮球又是重回空中,而后直落男子的掌心。

      “老大太帅了!”

      “老大你就是我的偶像!”

      ……

      和那为首男子一行的其余十一位青壮年皆是发出喝彩的声音。

      广场四周的罗裙少女也发出惊呼,纷纷挥舞着手中丝帕,试图吸引那男子的注意。

      稐 那踢球的男子名为孔天,是临安皇家蹴鞠队的,因为过腲些ೆ天后要和钱塘县的球队踢比赛,所以晚上来这里训练。

      ⩿ “这位姑娘,踢球可不是你们女孩子过家家,还是赶紧回家学学刺绣吧!”

      孔天看着陆雪姣好的面庞,似乎在为刚刚自己专心于踢球ᒮ,没有好好絊欣赏少女的脸蛋而感到懊悔。

      “不别过嘛,要是小妹妹你肯跟哥哥回똧家,我倒是可以考虑考ꤐ虑教你踢球哦!”

      孔天原本那张冷脸突然变춸得热情起来,叶辰隔着璇老远都可以看到那人脸上猥琐的表情,跟自己今天看陆雪的眼神不相上下。

      襹 叶辰䙇心中暗骂了一句,你大爷的,装什么高冷,原来是个小流氓。

      挩 “老大,你好风流啊!”

      “小妹妹,我们这里有十二个哥哥,要不要考虑把我们家都来一遍,我们都可以教你踢球哦!”

      真Ᏸ是一群禽兽,叶辰在心中暗骂了一声,这宋朝的簛男人怎么连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大庭广众之下,调戏一个良家妇女,没人来管管吗?

      听到这些ꨐ人的污言秽语,陆雪的脸上泛起愠怒的绯红,虽然강他们话没挑明,但陆雪却是知道他们话里轻薄她的意思。

      “啊,孔天公子,人家也想去你家里学踢球!”汇

      “孔天公子,你可以来我家教我踢球,我ࢠ家的床,哦不,我家的空地可大了?”

      “孔天公子,你教我踢球,作为回报,我可以教你踢另一种球哦!”

      叶辰听到广场周围围观女子说的话越来㬇越不对劲,心中不禁吐槽道:不是吧,没想到宋代的女子更开放啊,还有这孔天是什么玩意啊,这么受女生欢迎,好羡慕啊!

      陆雪听到周围那些女子的莺声燕语,只是看着那名为孔天的男子冷冷道:“孔天?谁啊?”

      “你居然连孔天公子都不知道?”

      “孔天公子可是临安皇家蹴鞠队的,连皇上都对他青睐有加哦!”

      “鮐是啊是啊,没想到能在䀄钱塘看到皇家球队的训麓练,真是三生有幸啊!”

      “小妹妹,你快给孔天公子道歉,耽误了孔天公子训练,你可担待得起这个责任!”

      原来这些人是群狂热粉ᕝ丝,没想到陆雪成为了那ꭥ些孔天狂热粉丝的众矢之的,叶辰看到这副场景,不禁想起了自己那个时代的饭圈文化웺,没想到在几千年就已经初露锋芒了。

      陆雪粉嫩的小手紧紧攥成一个小拳头컠,我堂堂食为天的二小姐,怎么能受得了这气,看我把你们的脸一张一张地记下来,把你们列入食为天횥的黑名单,永远不能进入食为天吃饭!

      “不就是一群臭踢球的吗,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正当陆雪要恼ﬦ羞成怒之际,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话ꔻ里充斥着轻蔑与狂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