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县令

      霍咬金黑金长剑压在脖子上。

      徐长卿与덍孟傲挡在身前。

      詭 简辰澈傲然而立,冷笑连连,邺州有他的三万大军,可又有何惧,道:“秦言之,鋩你敢杀我吗?”

      “有坧何不敢?”秦诺淡然说道:“我曾经看过《罗织经》,我若是想给你罗织出一堆谋逆的罪名,犹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你?”简辰澈勃然大怒:“秦言之,我简辰澈节制西山大营,忠于朝廷,忠于陛下,你想屡要给我扣上谋逆的罪名,陛下也不会相信的,我也不信你敢杀我。ച”

      “是吗?”

      秦诺挥手,冷声说道:“杀了!”

      秦⠭诺话落,霍咬金挥剑就要杀人。

      一旁的徐长卿和孟傲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秦诺就这么把简辰澈杀⹙了的,霍咬金一动,孟傲和徐长卿同峇时出手。

      徐长卿抽出长剑,寒光一闪刺向了윗霍咬金的咽喉。

      孟傲长刀一挥,挡住了差点切断了简辰澈喉咙的铁剑。

      孟詴傲和徐长卿配合默契,二人一守一攻,一招击退了霍咬金,同时亦救下了简辰澈的小命。

      某简辰澈吓得已然汹呆住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秦诺真뇝就就敢动手杀他,幸好孟傲和徐长卿出手相救。

      ࣫即便是这样。

      简辰澈的脖子还是留下了一道剑痕煐,浅浅的剑痕中渗出了滴滴的붚血珠,若簰是孟傲和徐长卿出手再慢一点。

      简辰澈就变成尸体了。

      “世子,请你自重。”孟傲썒和徐长卿一招击退霍咬金,二人横身挡在了慤简辰澈的身前,目视这狖秦诺。

      “哼!”秦诺冷哼,问:“北扊安伯大人,现在是不是可以派人把李卫的脑袋挂在城头上去了吗?”

      “好ࡕ,好!”简辰澈恨意滔天,秦诺居⠐然真的敢杀他,这䖏事不会썕就完了的:“你等着,等回到长安我定会上书陛下。”

      说罢。简辰澈一甩衣袖,气冲冲的出了吴王宫。

      宫殿外传来简辰澈怒吼:“去,去把李卫的脑袋拿出来,挂在城头上,告示天下,궥李卫谋逆谋杀吴王一家,水淹邺州墀,还污蔑陛下声誉.......。”

      简辰澈还是按照秦诺说的做了,把杀死吴王,水淹䇓邺州的罪名都栽赃给了李卫,而且,简辰澈从秦诺哪里受了一肚子气,这气的撒出来啊。

      邺州刺史李卫的家人就成了出气筒,简辰澈亲手执刀把李卫的家人砍了脑袋。

      李卫这个可怜的孩子,背叛了吴王投靠了朝廷,邺州刺史当了一天就被世子秦言㊠之一刀砍了脑袋,全家被屠戮。

      简辰澈低头了。

      孟傲和徐长卿算是长出了一口忖气。

      㥅 “孟大人,山洪之事想来你业已上书陛下了吧?”

      ꠐ “是!”孟傲点点头。

      昨日,洪水退去,简辰澈率大军以赈灾之命攻入了邺州,掌控了邺州的鯐城防,孟傲就上书梁帝,汇报了邺州已然在朝廷的掌控之下了,奏折中还特意提到了,世子秦言之在山洪爆发之后,下落不明,̍禁军和西山大营的兵马正在积极的ಹ寻找世梞子言之콋的下落。

      “麻࡝烦孟大人上书陛下,把넌今日졬之事详细的禀告陛下彟,恳请陛下拨发赈灾款项救济邺州百姓,在赈灾款未到之前,还ዽ请孟统领调集军粮来赈济城中灾民。”

      “好。”

      即烕便是秦诺不说,孟덇傲鏯也会䉙把今日所发生之镠事详尽的禀明陛下的,赈济灾民之事亦是眼前最要紧之事,他会尽可能的筹集粮草,安顿邺州幸存的百姓的。 ⪤

      ꆏ 方才隔了一日不到的时间,孟傲又要上书奏折了,把邺州的情形,世子归来怒杀李卫的消息上奏梁帝了,孟傲有点担흴心,皇帝看到这份奏折会不会治他个办事不利的ᆲ罪名了。

      孟傲退出了吴풁王宫㪭,去给陛下些ᓥ奏折了。

      西山大营的校尉进来把李成虎和李卫的尸体都抬走了,脑袋也被挂在了邺州的城头上。

      吴王宫中。

      “你还皌要贴身保护我吗?”秦诺说道:“这山洪爆发,恐那阎王阁的杀手也早个就跑的无影无踪了吧?” ᅣ 鷙 “应该是。”徐长卿也只麝能顺着秦诺的话说,邺州哪有什么阎王阁的驻地?刺上了朱成华之后,阎王阁的人早就撤走了。

      “世子若是想要去查阎王阁的︷话,可去辑侦司查看密档,其中对于阎王阁的ൟ记载颇为详细。”

      “知道了。”

      嵺 议辑侦司中关于阎王阁的썃密档?

      秦诺也想去看看,看看里面的记载到底是如何说道,是否有徐林柏的踪迹,如此蜗,也能解开혭霍老心中的死结。

      “你去找人帮我做个轮椅,我就在这吴王宫中待着㜙,外面的恙都是禁军和西山大营的人,我也跑不了,可好?”鰋

      “好!”

      不见世子最好,쩪徐长卿的脸蛋还隐隐的生疼,被打了一巴掌,她也是有冤无处伸,只能憋着。

      吴쁁王宫再无外첪人。

      霍咬金噗通坐在地上了,心中也是隐隐的有些后怕:喺“世子啊,你要杀简辰澈之事真是有些莽撞了,樶幸而孟傲和徐长卿出手相救,不然的焻话,갤我那一剑都厷不知道怎么收回来了。”

      “杀了就杀了,怕甚?”秦诺说道。 쳈

      “世子,简辰澈是北安伯,世袭爵位,你若퐿是杀了他,闹到陛下哪里,老王爷也不好说的。”霍咬金翻了个白眼,问⠖:“世子说的罗织经是何书?我怎的没有见过?”뙅

      《罗织经》是武周酷吏来俊臣所著的一部专讲如何罗织罪名,陷害杀人的书,武周딳是秦诺前世生存的那个世界上才有的朝代,这个世喟界上没有。

      对于霍咬金的问题,他只能信口胡诌了一句:“瞎编的㖷。”

      “哦。”秦诺经常性的偶发奇想给霍咬金写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本来,比如西门庆爬蒂梯翻墙头瓶儿等等,霍咬金对秦诺这些突然的奇想早就见怪不怪了,秦诺说是瞎编的,他也就信了。

      “世子宵,你杀了摙李卫真的没事吗?陛下不会怪你吗?”

      “獗那就➁看陛下怎么想了,我倒是希望陛下能够介意此事,如婯此,北境战事必有变化,我父王不能再㰴在北境待着了,要么回长安,要么我就把他⛇藏起来。”

      菉梁帝收到了邺州孟傲八百里加急的奏折已然是第二日傍晚了。

      看清楚了奏折的内容,梁帝大发雷霆。

      怒冲冲的把奏折扔㣂到了地上。

      “简辰澈,这个废物,这么简单就被秦言之吓住了,枉볃费朕把四菏万大军交슺给他。”梁帝怒声吼道。

      老太监李湛弯腰恭敬上前,把梁帝扔在地⭠上的奏折捡起来,放好。

      “陛下෍,莫要生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