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钱夫妻

      李建成反问道:“九弟,你ٵ可注意到他们身上,那些血红色弯月状图案。”

      司马九回想片刻后,点了点头。

      “那便是血月的标志。”

      逘 “血月是什么?”

      “我曾听王珪老师提及过,血月是一个杀手组织,全名叫血月杀手团,它的每Ջ个섑成员身上ꬊ,都有血红色弯月状图案标记。”

      “因此,血月杀手团也叫鹨血月,而那血红色弯月,便是血月杀手团的标志。”

      “血月势力遍布九州大地,实力深不可测,没有人了解血月的全貌,也没有人愿意成为血月的㺁目标。”

      司马九愤怒道:“可是,血月为什么要毁灭我的村子?”

      圁“这个我也不清楚。”

      “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

      “建成兄,请讲。”

      “以你鮤我现在的实力,绝对不要主动招惹血月。”

      司马九疑惑道:“兄长的意思是?”

      “亚圣孟子:穷者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他是想提醒群主,你实力堪忧,当务之急,是要增쯧强自身实力。”

      “五柳先生陶渊明: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群主年方十五,正是提升自己实力的大好时机。ນ”

      “大将军王猛:本将军同意楼它上㿵两位锑先生的看法。”

      “玉㓢泉老人耶律楚材:十年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十年磨一剑,方能一鸣惊人。”

      ♽䷔ “剑圣裴旻:李建成还有一獌个意思。”

      “剑圣鼫裴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ꑘ 李建成道:“血月势力强大,想要对抗血月,我们핷必须先壮大自己的实力,最好建立一锕个能与之抗衡的组织。”

      司马九着实惊奇,他想不到年纪轻轻的李建成,犟竟然有如此见识。

      “儽兄长璍,依你之见,我们该作何打算?”

      李建成扫视了两辆马车后。

      “当务之急,뵭先要救治伤者。”

      䐋 “至于日后的打算,我还⏜没想好,钩权且见机行事吧。슳”

      “啊!哦......”司马九一阵无语。

      他原以为李建成已有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计划,没想到,他也只是提提而已。

      “庆卿荆轲:嘻嘻,我原以为这家伙已经做好具体计划了呢,想不到......”

      “大将军王猛:‘/偷笑的ᮟ表情’,想不到他也只是空有志向而已。”

      “剑圣裴旻:志不强者智不达,依在詅下看来,未͒必如此,或许⺤,他已뷍有所뾰计划。”

      “象山先生陆九渊:百䉛学须先立志,李建成此人,不可小视。”

      ⎳“群섚主䗹司马九:诸位说得都有道理。” 

      奴 “庆卿荆轲:群主,你总算发言了。”

      “大将军王猛:本将军已等候群主您多时了。” 

      ......

      司马九坐在马车车顶,不经意间触碰到腹部伤口。

      他这才发现赍,腹部的伤口顼已经愈合。

      不仅如此,就连那晚黑衣人留下的伤口,땄也已经愈合了⒈。

      “想不到,九叶云海凤羽草的效果如此神奇!我全身似乎还充满了力量。”

      突然,司马九眼睛一亮。

      “漱对啊,我不是有九叶云海凤羽草么,可以用它来救小妹。”

      㾎 司马九急忙在自己身䙹上搜寻샾了一番。

      然而,他却并未找到九叶云海凤羽草,顿时,一阵失意。 륋 囙 李建成不明所以地看着司马九。

      賈“九弟,怎么了?”

      “你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司马九微微点头。

      片刻后。

      他才想起,那晚,他与蒙面人搏斗时,九叶云海凤羽草连同背篓,在不经意间,被一个蒙面人踢进了烈火中。

      想到这里,司马九颓然一叹。

      “哎,本来有株药草,可以用来救治小妹和你的朋友。”

      李建成追问道:“现在呢?”

      “没了。” 嫷

      “哦。”

      “对咯뎣,那是什么药草,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九叶햴云海凤羽草。”

      쬐“九叶云海凤羽草?我怎么没听说过,我只知道有六叶云海凤羽草,听说还是一种药效极佳的稀世珍品,可遇而不可求。”

      뽁 司马九轻描淡写地说道:“九叶云海凤羽草是六叶云海凤羽草中的极品,有起死回生的奇效。”

      “啊?”

      “倘若如此,那真是太遗憾了。”

      “哪怕只有一片九叶云海凤羽草的叶ґ子,也可以救醒师父和你的妹妹。”

      “哎!”

      ⽚ 李建成安慰道:“没事儿,等我们到了太白山,肯定也能救治好他们。”

      “太白山?那是什么地方?”

      “不䫏会吧,九唵弟,你连太白山都没有听说过?”

      司马九尴尬地点了点头。

      李建成神气道:“好吧,大哥我就给你简单介绍下。”

      “当今之世,江湖中,有诸多名门教派。”

      “其中,尤以九家为当世显学。”

      즊 “九家?指哪䆄九家?”

      司马九曾在史书中了解过三教九流,可这九家嘛,他却未曾听说过。

      㢛 “九家指儒家、佛家、道家、法家、兵家、农家、医家、阴阳家、机关家,九家各有所长,以后你就会慢慢接触到。”

      “九家之中,医家医人,以医术著称,而我们要去的太白山,正是医家圣地。”

      “传闻,不管是什么病,不论伤得有多重惦,只要还有一口帪气鸙在,医家都可以将病人医好。”

      司马九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医家真有衅这么厉害?”

      司马九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在那个医术发⑮达的现代社会,很多冢病,医生都束手无策。

      现在是隋朝年间,要说太白山的医家,能治好所有病人?

      ▯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司马九心底,有一个硕大的问号。 杅

      鄮 李建成言之凿凿地保证道:“那是当然,汛只要到了太白山,医家的高人,一定能医好你的妹妹,还有我的师父。”

      “你不잦信么?”

      맕 李建成期待的望着司马九。

      尽管,司马九打心底不相信,但他还是向李建成肯定道:“我相信。”

      李建成听罢,欣然一笑。 螕

      “庆卿荆轲:看着群主说谎的样子,我好像䫣有些感动。”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感动个啥,群主这是在安慰李建成那厮。”

      “剑圣裴旻;如果连心中的那一份希望也没有了,人又和普通动物有什么区别。”

      “庆卿荆轲:剑圣裴旻,你ꭾ不是动物?”

      “剑冺圣裴旻:‘/尴尬鼲的表情’,你当我웙什么也没说。”

      “大将军王猛:不管你们信不信,依本将军之见,医家的确挺厉害,当初,我在剪灭前燕的战争中,身受重伤,若不是医家朋友及时出手相治,或许,我命已休矣。”

      “庆卿荆轲:哦,我知道了,你所谓的积劳成疾,是指旧伤复发。”

      “大将军᭾王猛:荆轲,咱们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

      不久后。

      “建成兄,前方是为何处?” 럖

      픖 司马九指着马车前方ꞽ的一个山谷。

      李建成摇了摇头,转而向冯立问道:“冯兄,前方是何处?”

      “♆哓药谷!”

      李建成闻趀言,霎时目光明亮起来。

      “这么说,穿过这处山谷,便进入太白山地﫼界了?”湳

      “是的。”

      “好,那快马加鞭,穿过这里。”

      “好!”

      “驾!驾!......”

      山谷中,路面坎坷不平,两垃辆马车行驶缓慢。

      山谷两侧,陡踓峭的山坡上,不时落下剨些碎石,令坐在马车顶上的司马九心神不宁,“我怎么总感觉有一双双眼睛,在盯着我们。”퉪

      正在这时,冯立提醒道:“有点不对劲,大家小心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