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烂熟

      “抱...抱歉,是我多管闲事了。”

      卡库捂着小腹,强忍着疼痛站直身体朝着路奇的方向ᢽ走去。

      緬“哎,你为䮶什么要这么聪明呢?”

      宙斯无奈叹了口气,这人明显是想先假装安抚自䂝己,离开后肯定会把发生的一切都报给五老星。

      本来就处在风口浪尖上,红发今天껄又加了一把火,如果这人再去加一把火...

      安稳的日子就到头了。

      特别在听到五老ᣚ星说什么伊姆大人的时候,宙斯已蔋经下定决心不去做那个出头鸟,未知的ณ人和未知的力量,让他很忌惮。

      咻~

      卡库使用六式剃快速移动,朝着路奇的方向奔去。

      听到宙斯叹气他就知爴道事情不好,间谍出身的他明白在面对无法反抗的力量时,就得把有用的情报带出去。

       “呃놰...啊!”

      蛀 宙斯的ⵘ身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脖子。

      “我很好奇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让你怀疑我,可以告诉我吗?”

      作为CP0被海军쾛打૞后居ꛨ然没有一句威胁的㬖话,反而还道歉,这是根本不可能有的态度。

      “呵呵,我说出来你会放过我吗?”

      卡库哽着被抓住的脖子,一副看淡生死的眼神,不过在目光却在宙斯身后。

      “呃...”

      宙斯察觉到卡库的眼神不对劲,转身顺着他的方向蚠看去⸈...

      没被革摽命军莫里砸塌的╀房子,透过湼窗户可以看到里面被翻地一团糟。

      一扇窗户可桰以看到一个角落,顺着那一排的窗子看去,连起来的场景足以组嬝成‘刚被盗窃’四个字。

      騝 ⲏ “呜呜呜~我上有老下有小,海军的工쵀资根本不够养活我一家,我...我只是一뇛时冲动...”펉

      眼泪涌出眼眶瑠,宙斯开始哭诉起来,这一切都是为了生存迫不得已。 ฃ

      “你...你可以不和别人说吗?我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真的不想杀人,希陚望卡库能识相点。

      “原㫯来是这样...我可以引荐你来C櫄P0,这里的待遇ꩢ很好。”

      卡库삦和路奇等人都是贫苦出身,对宙斯哭诉的穷他表示很理解。

      딓“呃...”

      宙斯抓着他脖子的手松￷了下来,其实回答什么都不重要,宙斯能凭借见༾闻色感곶知他对自己的恶意。

      可现在这个回㞎答让他猝不及防,感知里的恶意也消失不见。

      “当然,这一切都䧊是ꎰ以你的实力为基础的,如果一个弱者敢盗窃天龙人家里只能是鶒死罪。”

      卡库抚平衣领上的皱褶,认真的看着宙斯。

      “可你的力量如果用在保护天龙人上,一定会发挥஼更大的价值!”

      謜“我.膦..我谢谢你哦!”

      这人本质不错,可惜被天龙人洗脑了,简直比天龙人的妈对天龙人都好,事事都为他们着想。

      ﮔ “来CP0吧,大人们会帮你解决生活问题的,而且为天Ậ龙人服务可是天大的荣幸!”

      卡库越说唏越激阆动,虽然有些天龙人很不尽人意,但那ฬ些聪明的天龙人无疑是世界的主宰!

      “可是...萨卡斯基元帅对我很不错,我能在不离开海军的情믪况下加入CP0吗?我想领两份工资!”

      ⅷ 宙斯觉得加入CP0是个不错的选择,㻟卖ჩ天龙쩨人的时候抓取货源更方便。

      “你怎么这么贪心!”

      卡库有些服气了,这人居然想领两份工资,是쎷掉ᲀ钱眼里了吗?

      䆛 㠹“呃...”

      宙斯只是本着小孩才做选择뀊,成年ↄ人全都要的原则才下意识这样说。

      “现在还在战斗中,过后我会把你引荐给天龙人,等䝫我消息就好!”

      远处的战켊斗动静越来越大,卡库ࠚ使用恶魔果实삢的能力变为长颈鹿,拖着昏死的莫里朝着战ﳿ场怪走去。

      他要用莫里为人质去要挟革命军二把手萨博放弃抵抗。

      “不要再去翻天龙人的家了,如果௠你表现的好,你的经济问题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临走时,卡库还䤫叮嘱一句,这人的行为真配不上他那副英俊ದ的长ꢯ相。

      “好!”

      “...昛”

      待卡库走远后,宙斯转身去핖找艾尼路,得告知他这个情况,他们需要做好两手准备。

      万一什么地方露出马脚,他们需要随时开溜。

      未知的伊姆和未知的力量,打不过还跑不过吗?

       不过这样쐃做还真的感觉挺刺激,刀尖上起舞的感觉,力量强大后已经有几年未曾这样心跳加昱速了。

      ........

      当宙斯寻着见闻色感知的气息找到艾尼路时,只见他趴在窗口津津有味的偷窥,两只光脚丫正不停地搓着。

      寻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穿天龙人服饰的人正撅起屁股让一个女子Ꝑ踹自己。

      当高跟鞋踹上去后,天龙人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口水顺着嘴角流淌下来。

      “什么情况?”

      怕打扰到别人的雅兴,宙斯小声地向艾尼쿂路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个天龙人给自己戴上项圈在地上爬。”

      艾尼路咂咂嘴,他只见过被迫的꧿,这样主动的简直刷新了他的世界观。

      “难道...是抖M?”宙斯从擴兜᜚里掏出拍摄᥆电话虫。

      “什么是抖M?”艾尼路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

      “呃...该怎么说呢,就是有人在感受疼痛的时候会觉得很舒服,而有왓人在被羞辱的时候会觉得很爽。” ⋛ 哞 宙斯把自己理解的告诉他,在一旁津津有味的拍摄起来。

      此嘏处远离战场,只有㹻细微的爆炸声传到这里来,这个天龙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大事件,在房子的隔音下,玩得正嗨呢!

      “没想到世徘界上验还ূ有这种人!” 㥞

      看着眼前的一切,艾尼路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我之前就在팠对草帽一伙进行实验,如果成功的话可Ӝ以把他们变ᒍ成类似的人。”

      眼前的一切,让宙斯想起来之前潩对草帽一伙的小实验。

      “实验?什么实验?”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握“什么␵意思?”

      艾尼路听都没听过,这是什么鬼? 쥰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人在求䍝生欲和自保意识作用下的本能反᜼应,我先狠狠地伤害他们,再突然温柔地对待他们,ᐅ在这种反差下,他们的心理就会发生变化。”

       宙斯想起了两次与草帽一伙的相遇忬,都是先打一顿,然⌠后再放过他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