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放进去女的就老实了

      松里泽就这样坐在一个矮小的板凳上休息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着,已经快到中午十二点了。

      松里泽在院子里睡着了,他是闻着香喷喷的饭菜的味道醒来的。

      松里泽刚刚睡醒,绫音就站在厨房门外呼喊着松里泽。

      “小泽,快来,端菜,我们吃饭了。”

      松里泽此时恢复了一点体力,小跑着,几部就进了厨房,在厨房的灶台上摆着香喷喷的饭菜。

      松里泽与绫音把饭菜端进客厅,也就是饭厅里的饭桌上去。

      松里泽看着眼前丰盛的午餐,内心很是高兴,他的内心有一种感觉,能够吃饭真是太好了,还是这么丰盛的一顿,好像他以前被什么事给饿怕了似的。

      松里泽对着午饭埋头就开干了,其实松里泽的吃饭的速度跟绫音差不多,但是绫音却永远是那么优雅,跟松里泽的粗鲁行为是大相径庭的。

      绫音照顾了松里泽一夜,连他的一身都给看光了,很是了解了一点松里泽的,绫音对于松里泽的饭量还是有着一些把握的。

      松里泽和绫音合力,把这起码是十几个人的饭量的饭菜都给吃光了。

      绫音力气这么大,注定了她的饭量就不小,她与松里泽的饭量现在来看是半斤八两,都差不多。

      紧接着,吃完饭后,松里泽很是自觉,自己主动的收拾着碗筷,快速的放进了厨房去。

      一顿忙碌,松里泽又是洗碗又是抹桌子的,没有多久就都收拾了出来。

      这时忙碌完毕后的松里泽抬头去找绫音的身影。

      只见绫音此时正在院子里面做着饭后身体的锻炼。

      松里泽很是感兴趣,就一如他之前对剑术的兴趣一样,松里泽对变强的本领都颇为向往。

      潜意识里,松里泽对于一切能够变强的本领特别的向往,松里泽看着绫音。

      绫音此时显得很是奇怪,就算松里泽现在的记忆只有半天多时间的记忆,没有多少见识,松里泽都觉得绫音现在做的这几个动作很是奇特。

      此时的绫音,打动之间,双手双脚都向着前方的假想敌的下方处打去。

      一举一动,都是攻击敌人的下三路,不时的还在地上打了个滚,不光有拳术招式和脚法。

      但已此时松里泽看来,其中最多的还是闪避和地面技,说粗俗点,也就是四处乱窜和满地打滚。

      绫音把这一路打法演练完毕一遍以后,这才停手,他转身看见了松里泽。

      绫音觉得此时的松里泽的眼神很是熟悉,跟之前看他练习剑术时的眼神很像。

      绫音此时觉得松里泽真有趣,她对松里泽以前的经历倒是很有些兴趣了。

      绫音不知道松里泽到底是什么样的过往,才会如此的痴迷于力量。

      其实绫音不知道,此时的松里泽也不记得,这不是有多么深的记忆与过往,才让松里泽在失忆后,也能如此的痴迷力量。

      其实这都是松里泽失去记忆之前,刚刚从一个地球人穿越到了这么一个地方,特别是当他看见那只牛头海兽时。

      那时的松里泽就知道这个世界不平凡了,他那时还隐隐觉得自己猜到了一点。

      那时他就对一些超凡的力量很是向往了,而在失忆后,如此的痴迷力量,这也是因为这段记忆离此时的他最近,所以也最为深刻,就是如此而已。

      绫音没有再多想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想要知道什么,也没有用,因为松里泽自己也不知道的。

      绫音向着松里泽招了招手,让松里泽过来说话。

      松里泽这次观看绫音练习功夫,学聪明了,不再像之前那样莽撞的差点被绫音给劈了。

      松里泽几步小跑,就来到了绫音的身前,松里泽很是感兴趣,对于绫音的这门不知道是拳法还是腿法还是地面技还是纯粹躲避的技能。

      松里泽很是感兴趣,对这种古怪的技能太感兴趣了。

      这从松里泽满脸的笑容也能看出一二。

      绫音看着满脸笑容的松里泽,知道他之所想,很是干脆的对松里泽说。

      “小泽,这么高兴,想学?”

      松里泽没有回话,只是不停的对着绫音点头示意。

      绫音对松里泽说到。

      “你既然想学,我也不会吝啬,不过这本来是我家祖传拳法,是从来没有外传的,不过现如今我家也就只剩我一人了。”

      绫音说到这里,沉默了一阵,她没有提起她还有一个出海不归的父亲。

      绫音继续说到。

      “你即要学,我就会教,不过这毕竟是我家传拳法,按珍贵程度,我所会的剑术是万万不能相比的。

      你既然确定要学,就必须先要了解此拳法的历史,你要知道此拳法的来龙去脉,才行,知道了吗?”

      松里泽点了点头,还去搬了两把小椅子过来,给绫音与自己放好,两人相对而坐,松里泽对绫音说。

      “小音,你说,我听,定不会相忘的。”

      绫音已经发现松里泽惜字如金,但所说的话却很有份量。

      绫音开始讲解着自己这门祖传拳法的来历来。

      “我家世代铁匠,世世代代居住于此,我炼制打刀,成为刀匠,这在我家并不是我一人如此。

      其实世世代代我家都有刀匠的存在,我家并不是普通的铁匠传承,而是世世代代的打刀的刀匠传承。

      打刀是一种步战用的刀剑而已,是最为适合拔刀斩的刀剑。

      在当今之世,我家对于打刀的炼制方法是越加的精益求精。

      对于各种炼制打刀的奇特矿石或是什么怪异的大自然中的奇珍异宝都是极为需要的。

      而在这个世界之中,这些东西都是极其珍贵的,没有一定的贝利,是无法买卖的。

      而在现在这个绫音他们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也就是沉船港所统治的这片地方。

      这里所在的位置在整个世界之中可以算作是最危险的一片地段了。

      '这就要求我们要有一定的武力,来保护我们自身,再加上我们每日里要炼制各种的器械,这也是极其的耗费力气的。

      这就是我现在所练的这门拳术的一开始的由来。”

      这些松里泽很是能够理解,但他还是不解为什么这门拳术会如此的怪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