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淫

      魏晨异于常人的听觉窥听到了两人的对话웤。

      他的心中燃起了愤怒火焰。

      檑超级英雄之所以为英雄,便是有彼得帕克那种“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责任感,亦或是蝙蝠侠“行于黑暗,愿见光明”的罪承恶背负感。失去了责任和敬畏,那便和超级恶棍没什么两样。

      魏晨虽然认为自己不算什么好人,但对于生命也有敬畏和感激,无论处于何种境地,他都シ不捇会如此漠视他人的生命。

      魏晨离开头等舱,跑到经济舱,抱起那个抱着布娃娃的小女孩,递给梅芙,鴳“如ු果你要离开,请带着她!”

      魏晨不是超人类,无法拯救所有人,只能寄忹希望稍有良知的梅芙能多带走一个人。

      尽管他此时心中燃着怒火,但仍然低声向梅芙祈求。

      梅芙看了看舱门方向的祖国人,又看了看魏晨怀中的小女孩。

      糯犹豫了片刻后,她接过魏晨怀里的小女孩,向机舱门方向的祖国人走去깄。

      㖿 “不要怕,孩子,你会没事的。”

      梅芙安慰着怀中的小女孩。

      꺠 “请救救我吧!”潶 빣

      乘客看到祖国人和틂梅芙女王准备离开飞机,纷纷站起来向梅芙求䦚救。

      他们冲到쒼机寲舱门附近,想要扯住梅芙的衣服。

      魏晨也很怕,㈗但他知道让梅芙带一个小女孩已经是极限了。

      祖国人看到一堆人乌泱᧛泱冲了过来皋,眼睛里发出红光⧎,脖颈上青筋绽起,朝众人吼⼀道:“全都给我坐酺回去,快点,不然我射死你们!”

      他像气急败坏的恶棍,完全不复之前如沐春风的样子。

      拥挤过来的人群赶紧后退。

      ”你这是做什么?”

      祖国ꏉ人眼神不善的看着梅芙쟨。

      “带上这个孩子,一起走吧。”

      祖国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不行!怎么?你是傻瓜吗?带她下去,让她告诉全世界,我们对飞机上的人见死不救?”

      梅芙已经陷入了慌乱无措的境地,她抱着小女瘎孩的手微微颤抖,已经无法承载女孩的重量了。

      这双手,䬜曾经托载过ꬆ悬在立交桥外的校车,那上面有19个孩子。那时的她,觉得自己手臂졈里充满了力量。

      此刻却如此无力和软弱。

      她将小女孩放在舱门处的地上,像是赎罪般的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

      “我们走吧。”

      祖国人扯开舱门,气流瞬间从外面涌进来。

      媷小女孩看着自己的偶像,伸出手,想要触摸到她,“请......请不要丢下我们。”

      梅芙痛苦的看着她,一步步的向后退。

      抱着祖国人的臂膀,准备跳出机舱的瞬间,梅芙女王瞥到了一双ꠟ眼神。

      是魏晨瞥向她的目光。粍

      冰冷的像是北冰洋的海水,却彷佛有火山岩浆在里面滚动。

      那双眼睛里,愤怒的怒火仿佛能化为实质性的烈焰溢出来。

      仿佛野兽般盯着自己和祖뜻国人。

      自诩正义化身的梅芙女王,心底忽然生出一股胆颤。

      对普通人的恐惧,这是她二十年的人生中首次出现的感觉。

      ......

      狂气流涌进来,将没有系安全带的乘客们向机舱壁和座位撞去。

      ᝮ机头向下俯冲訸,人群发出惊恐尖叫。

      抱着布娃娃的小萝莉被餐车撞击到,尖叫禓着向魏晨方向冲来。

      魏晨利用柔韧的关节度和超强的平衡墭性ᤌ,稳住了身体,芐张开双臂,接住了小女孩。

      㚬此时飞机已经失去了平衡,푹发动机ї也已经熄火,呼啸着着向海面冲去。

      魏晨费劲千辛万苦,抱着小女孩回到了头等舱的座位上。

      金发美女哈珀接惠过魏晨手中的小女孩,将她放到了自己左侧的坐位上,并为她系上了安全带。

      蔀 “谢谢!”

      魏晨向哈珀道谢,他没想到这个时㝜候,哈珀还能如此冷静,周围的乘客们大多已经变成了又笑又ꆾ哭的傻子了。

      就像“2D男”,因为遭遇死亡危机和偶像坍塌双重打击,现在已经哭成一个傻逼了。

      ”不用谢!”

      坐在魏晨对面的哈珀比着口型䁷,她不知道在一片骚动뼲中对方能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

      駖“我叫艾瑞克.泽维尔,叫我艾瑞克就好,认识你很高兴。괥”

      擅窗外的云朵呼啸着闪仒过,飞机如同过山车一样俯冲着,死亡的威胁中,魏晨却意外的平静。

      “哈䚭珀,希望认识你不算太晚。”

      ⹪ 哈珀的嘴角上带着苦笑,她的声音清清楚楚,带着明显的伦敦味。

      ꎰ 看来她之前隐藏ꩨ了自己的口音。

      “距离掿飞机坠入大西洋还有一分钟。莱恩小姐,现在你要问问自己,有没㝱有什么秘密ᴈ想要告诉我?比如你外婆烤面包的配方,海盗藏宝的地方,或者留下一句文艺一儾点的临终遗言,就像‘墙纸和我,总有一个要去了’。哦,抱歉,那是王尔德的话......我扯得有点远㫴。”

      哈珀抿嘴一笑,“你真是位风趣的男人,并且身手也錔很棒。泽维尔先生,你是做什么的?”

      两人的话语的平静和周围的喧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睥他和罄她,就好像身处于一个泡泡之中,在世界的分崩离析之时惬意的聊着天。

      魏晨耸了耸肩膀,“以前是一位无所事事的混蛋,现在是一个快要死去的混蛋。”

      哈珀抓着舱壁的凸起,急速疡下坠的飞机让ꁒ她有些ಒ无法维持自己的位置,“混蛋先生,我可ሠ是从你身上,闻不到一点混蛋味呢!”

      她的双眼依⅗然清䧞澈。

      “如果有机会,会让你看到的。你呢,哈珀小姐?”

      “我?我是一个作家。”

      哈珀的语气很轻快。

      “哇哦!我是个喜欢读书的人彾,我说,我肯定读过你的作品。”

      魏晨的语气很夸张。 ꊮ

      袞“《爱丽丝卡特和永恒的秘密》。”哈珀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著作。

      看着貌似在认磙真思考的ꍮ魏晨,她露出狡黠的笑容,“⦤你当然没有读过,因为嶣这是我昨天才改掉的名字,原来的名字是《爱丽丝卡特和永恒的骑士》。面对现滒实吧,人们喜欢神秘,而提到骑士,我们就知道接下来故事怎么发展了,不是吗?”

      魏晨苦笑,“我百分百确定,你这本书还没有出版。”

       “艾瑞克先生真是聪明呢!我呀,还没有动笔写呢。”

      哈珀像个孩子一样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䎄 然后语气有些低落的说:“我做过几年记者,后튘来又成了代笔作າ家,我一直创作ꇣ别人的传记,记录别人的生活,却从来没有为自己创作过一篇小说。我想要创作属于自己的小说......然而已经永远完不成了。㫊”

      “不......”ꇷ魏晨摇了摇头,“至少现在你收获了一翬位读者,一位即使没有看过你的小说却依然知道结局的读者。”

      哈珀被他的蓛乐观感染,⨰笑着说道:“原谅我的剧透......我唯一高兴的事쬻情就是,印刷商不必为了我的厚厚的书问世,而去毁亮灭半座森林了。”

      魏晨觉得这是一位有趣的美女。

      煮 飞机持续坠落着。

      魏晨拉住仏抱着洋娃娃的小女孩的手,让她感受到自己手心的温度,“甜心,你叫什么名字?”

      “莱斯利。”

      “莱斯利,你是个好孩子。现在,把头放在两膝Ц之间,手指交叉握与脑后,别抬头向上看。ᕓ就像哈珀姐姐那样。”

      莱斯利的头埋与两膝之中,声音闷闷的问道,“为什么呀?” 訽

      “因为接下来可能有点难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