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千金

      “袭击南ㄉ村,时间未定!”王凯拿着密报,念道。

      辰时펏一刻,有花俞的帮忙,情报顺利传递了出来,第一时间到了王凯手中。

      랭 旋即,王凯露出笑容,自语道:“这么快就弄到了重要情报,看来聂朗他们进行的很㜀顺利”

      王凯走了两步,⻖唤到:“来人!”

      一唐军驱步面前윫,抱拳低首:“秄参见王郎将!”

      王凯道:“去通知弟兄们,让大家暗中盯紧南村,一有动静立刻汇报”

      체 “同时,也让兄弟们继续盯牢马家帮,颜西北,只要有人离开就跟﵃着他,釨随时通报这些人的一举一动”

      想了一下,王凯再道:“还有那些身訚份不明的人輴,让兄弟们尽快找到他们的踪迹”

      阿合裑奇阿洪以为他派出去的人神不知鬼不觉,实际早就被王凯给盯上了,所以王凯才会让ګ人继续盯着马家帮。

      再则,昨夜发生的事后,王凯有感颜西北不会安静,亦是加派人手紧盯䙇边兵驻扎地。

      当然赗,王凯绝不会忘记达旦等人,自从达旦他们消失之后,更是让王凯觉得他们身份不简悀单,于是派人不停的在找这些人,希望弄清他们的身份。因为,达旦被颜西北攻击之后并没有再接触马家帮,说明他们真的不是马家帮的人。

      “诺!”领命在身,这唐军转身离开。

      섥……

      巴丝玛。

      随着白天的到来,街道上再次恢复往쑿日的场景絉,只是在今天턗,ᯙ总能看到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对边兵驻扎地指指点点。

      “昨天晚上的事你知道吗?”有人压低声音对同伴问道。

      “知道㝵,听说死了很多人”再有一人目光飘忽不定륡,道。

      屋檐下,又有几人聚在一起讨论,一人道:

      “我一个亲戚就在那里开店,事发前被人强行带走了”

      惊疑,此人被同伴问道:“真的?是被什么人带走的?”

      这人回答道:“还能有谁,不正是他们吗!?”

      他冲着边兵驻扎地瞟了一眼,暗中指明了昨日参与的对象。

      当然,巴丝玛街⮣上发生战斗,怎么可能不会传出来,在北街一个小酒馆,吃早饭的人三五个拼台,聚在一起,一人道:“我一个兄弟在艾则孜…大人手下做事,他昨晚喝醉后亲口告诉了我整件事经过”

      “说说看!”同桌的人露出八卦表情。

      这人吃了颗果仁,喝了口酒,道:“据说这次围剿是为了沙依然报仇,有一个姓颜的大人物带他们剿灭了一个马匪老巢”

      畃事情真真假假,就算参与者都无法知晓,旁人又岂知真相,他们所言也只是别人传出来的而已,更多的是猜测奂。

      “马匪!”

      “什么时候巴丝玛又多了一帮马匪了?”有人疑问道。

      桌上猅的人皆摇头,㏎表示不知道。

      ㇨ 旋即,另一人神经兮兮的说道:“你们发现没,先有水鬼被人攻击,紧绳接着沙依然被人杀了,然后又冒出一帮马匪㇃被剿灭。巴丝⌮玛这段时间越来越乱,几乎䭖天天都在死人”

      明面㎡上知道的事就这么多,更多还有他们不知道的。

      Ⱄ “何止这些!”另一人猛喝了一口酒,道:“还记得两天前夜里发生的事吗?ઽ那喊杀声隔着喀拉湖都能荦听见,就像两支军队在厮杀一样”

      一人心有余悸的补充道:“对!南岸那边也死了很多人,就在两天前,曾经有人事后冒ꨎ险去过那里,发现那家牧民神秘失踪,奇怪的别院也人去楼空,还看到地上到处都是血迹,连战马的尸体都没来得及处理,吓的那人当时魂都丢了”

      一顿早饭,吃的人干吞口水,却总呥感觉口干舌燥。

      봶 “真神在上,巴丝玛难道要变天了吗?还会有大祸事发生吗?”一人感叹道。

      “不知道,反正我决定了컴,最迟就在这两天先离巴丝玛远一点,躲一阵子看⤌看再说!”有人谋而后定,心中的不安让他ȥ决定远离是非之地。

      “我也这样决定…”

      ᙴ “算我一个!到时候大家一走!”

      ……

      땬 随着声音压低,再也无法听到他们的谈话。

      同样在北街。

      쩴 孟಩天浩在一间昏暗的房子里见到了卖家,其人名叫阿托木,是游走在黑道的军火商。

      屋子里堆了一堆箭筒,没想到货物比孟天浩想象还多,阿托木居然拿出了五十桶箭矢,足足一百五十支。

      “很好,这些我全要了!”孟天浩道。

      阿托木皮笑肉不笑,盯着孟天浩打量,用别捏的汉唐语说道:“还以为是什么人要购买如翟此大量的箭矢,原来是一老翁!”

      “不知老翁为什么要买这些箭矢啊!”

      孟天浩打量了一下屋子里,阿托木这次带了五人前来,看样子是提防着他。

      孟天浩冷冷一笑,负道:“为什么就不劳烦你们操心了,你只需要说卖不卖,如若不卖,我现在就走!”

      阿托木向门钸外看了一样,阿思摩五人也在,于是他哈哈一笑,道:“卖,怎么不卖,只不过这钱…!”

      弦外之音,阿托木看出了孟天浩买箭矢有不可告人目的,想敲诈一把。

      孟天浩冷哼一声,啪的扔出一掶袋钱,道:“看看够不够!”

      泺 阿托木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打开袋子看了看,笑道:“够了!老翁真是爽快人,货就放在这里了,我们先走一步”

      说罢,阿托木带人立刻离开了屋子,干净利落。

      紧接着,阿思䳏摩五人踏门而入,恭维紖的问道:“䊓孟师䛻傅,你可满意?”

      他们五人已知孟天浩尊名,厚脸皮叫着师傅。

      孟天힜浩不言,盯着阿托木离去的方向眼皮直跳,预感到有不好的事会发生。

      旋即龑,孟天浩说道:“快点,跟我把这些箭矢搬走,越快越好!”

       屋瑪子里开始忙碌,六人连夹带抱,迅速转移箭矢。

      “快点把这事禀报艾则孜大人,就说买箭矢的人已经剫现身了”阿托木刚出屋,立刻躲起来对身边的手下说道。

      原来阿托木也是艾则孜的人,所谓的黑道军火商只是一个נּ幌子。

      而且阿托木刚刚就想先拿下孟天浩,쨬可阿思摩他们五人就在门外,似乎很难做到一击擒拿孟天浩,阿托木这才迅速交接完货物后想办法通知艾则孜。

      不摪过想想也是,巴丝玛早就被艾则孜经营了数年,怎么可能还有真正的黑道军火商存在。

      ……

      边兵驻扎地门外,行人匆匆,偶尔会켭带着好奇的眼惪神张望一下,这都是昨日的事引起的퇄。

      阿迪里蹲在路边,默默地监视着,除他之外,还有几人隐藏行踪,也监视着这里。瓏

      王凯的斥候在这䁥,吐蕃人的密探在这,就连马家帮的喽啰也在这晃悠,只是相互都没有接触过,真是好一个热闹。

      随着时间走动㋽,一个乔装打扮的人出现,他径෗直走到门口,引起了阿迪里的注意。

      “什么人?想做什么?”门卫拦住了他,问道。

      此人左右看了看,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低声蝺说道:“有人托我给这里真正管事的大人送封信,你们只需要交到他手中就明白了”

      言罢,他递出信笺,转身消失在行人中。

      门卫不明所以的拿着信笺,皱眉思考到。

      “管事的大펭人物?”

      “艾则孜大人?” 吺

      “不!”

      “也可能是那位颜朗将!”

      想了一下,这门卫觉得不管是哪一位,送过去总不会有错,于是他赶紧跑了进去。

      与此同时。

      䓙 王凯的斥候见送信的人离开,当即对同伴说道:“跟上去,看看他要去哪里!”

      旋即,一斥候紧跟着这人离开了现场。

      胍吐蕃密探狐疑的看着这人离开,想了想,留在了鮀原ढ地。

      阿迪里也好奇了一下,心道:“我只需要盯着阿托路哒就行了,其他人我管不着”

      阿托갯路还殥太年轻,经验也少,有这种选择符合情理。

      “这人我在哪见过!?”马匪喽啰更加狐疑,虽然来者伪装打扮,但他总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不过,他也没跟过去,因为他在关注是不是有大队人马离开。

      又过了片刻,门外又来一人,是巴丝玛的医师。只见他跟门卫打了声招呼,径直走了进去。

      医师是来医治阿托路的,昨韋夜阿托路受伤归来,医䒭师虽然紧急处验理了一下,但묿还是在天亮踮后再次前来为阿托路上药。

      医治阿托路是颜西北的吩咐,这并不是颜西北好心,而是他还需要利用其他人,純所以才拿阿托路做做样子收买人心,反正幣又不会花他的钱,何乐而不为。

      医师刚进屋不久,门口又来了一人斂,只见他匆匆忙忙,连招呼都没打就跑了进去。当然,门卫也没阻拦,因为他们认识。

      滁门里面。

      先是信笺送到䟢,艾则孜拿在了手中,等他听到门卫所言之后,赶紧递给了颜西北,因为艾则孜知道,现在这里颜西北说了算。

      颜西北也很好奇会是谁送信来,他狐疑的打开信纸,默念着。

      不消片刻,颜西北笑了出来,嘀咕道:“阿合奇阿洪!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信是阿合奇阿洪的亲笔信,送기信的信使也是他的人,所以马匪喽啰才会觉得眼熟。

      ࢠ “颜朗将,什么事笑的如此开心?”一旁的艾则孜问道。

      颜西北顺手将信纸递给艾则孜,道鬄:“你自己一看Ⲣ就知!”

      乁艾则孜拿着信纸,仔细看了看,⮫随ꌓ后眼睛一亮,拍马屁说道:“颜朗将,这是好事啊!”

      颜西北点点头,道:“的确是好事됯,前提是阿合奇阿洪真的想投靠我”

      “此话何意?”艾则孜问道。

      颜西北道:“你没看到他写的是㓉聂大人吗,说明他想投靠的人是一个姓聂的人”

      ⤹艾则孜皱眉道:“可我们这里没有姓聂㿲的人啊!是不是送错地方了?”

      “⺛问题的关键就是在这缸里!”颜西北站起来走了两步,道:“可送信的人目标明确,显然不是送错了地஦方,燚说明他真的是准备把信送到我们这里,让一个姓聂的人看”

      艾则孜摇了摇头,只得抱拳低首道:“属下愚笨,实在不知怎么回䅲事!”

      阿合奇阿洪来信说明投靠的⥥意图,但他全程称呼对方聂大人,这是因为,阿合奇阿洪以为假聂军在这里主事,殊不知,真正主事的人是颜西北,所以才会出现称呼对不上的情况。

      “不对!”颜西北细想了一下,道:“说起姓聂的人,我倒是认识一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