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时凶间

      젃滔天的海浪,不知道有多高,遮天蔽月,整个海岸一下陷进黑暗之中!生死间的大恐怖如梦魇般在所有人心中蔓延。

      렍 现在每个人都能听到身后浪花的翻涌声,那刺耳的閏水鸣声,像是来自黄泉的号角嘶鸣,在鞭笞着厉鬼前行。

      每个人都如发了疯般,借助岸边的零星灯光,向避难所跑去。낍

      万幸的是賈这个避刺难所离海岸并不太远,本就是为了预防多焕发的海难,所以成年人用几分钟的时间就能跑到,但是现在从沙滩到避难所的路,每一秒钟都显得那么漫长。

      整个路上一片泥泞,沙子和岸边的泥土混杂在一起,在ꫥ众多一深一浅的足迹里,还能见到不少的鲜血,很多人都是쫧光着玩脚在跑,脚掌都被磨破了,留下的血渗透在沙土中,被海푲水一冲,整个岸边的浪花都짥泛着一丝血红!

      哭喊声慢慢弱了,并不是真的弱了,而是因为岸边的人比较少了,很多人都已经冲进了避难所,更是因为海浪的轰鸣声太大了,就像雨天雷鸣一样,在惊天的响雷声面前,再大的雨声都显得那么弱小。

      而此时的避难所却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本脉就不大的避难所挤满了人,有孩童的哭喊声,有不断的寻人喊叫声,还有抱怨祈祷声,哄哄乱乱,仅有的几讯个工作人员在竭力维持着秩序。

      纝“为什么这么大的海啸,你们不提前通知?你们的气象预报都干啥吃的?”

      有个只穿着泳裤,光着脚,气喘吁吁的中年ᝑ男子指着一个工作人员怒道。他的脚还在流血,显然是刚才奔跑时受的伤。

      滕“对呀,你们干啥吃的,为什么不提前预警!”

      “这么大的海啸,肯定能预惌测到吧,为什么没有通知啊?”

      ꖳ“这些气象员都是干啥吃的,这么大的事没察觉?我看是只顾着庁吃喝὚玩乐了吧!”

      ……

      听到男子的指责,⠐越来越多的人议论起来,也茩开始向这个工串作人员聚拢过来,都想要个合理的解释。

      这个刚入㪀职没多久的年轻的工作人员哪见过ョ这种场面,本就没有工作经验的他显得不知所措,一时겱间慌了神,不知道如何应对。

      这样就更加助㫰长德了周围人的气焰,越来越不勘的议论和指责声也纷纷响起。

      “你们为什么没有预警,海上的监控都瞎了吗?气象꾜员呢?都瞎ꔱ了吗?”

      “你们就知道这收钱那收费,我的脚都磨破了,孩子吓得现在还哭着呢,你们必须得赔医药费,还有心理损失费,不然和你们没完!”

      “我女쪘朋友现在还没找到,万一她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一个都别想ꭕ好过!”

      “哎,大家可别说了,咱们气象预报啥时候翅准过?从来都是马后炮!”

      ……

      有的人在抱怨着政府相关人员的不作为,没有㻾及时预警;有的人却在想着如何多索要些赔偿;有的人把找不到亲人朋友的恐慌自责转变为对工作人员的怨恨。

      更让人愤怒诪的是,有的人看似在平怒Ε,其实是绗在阴阳怪气的挑拨情绪,煽风点火䊻。

      可怜年轻的工作人员只能使劲的摇着手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䄘的!”

      但是事态却越焝发的不受控制,众人不断地✡抱怨怒骂着,并깧且有ꊦ人开始推搡工作人员,眼看着要动起手来。

      “够了!都给我住手!”一声怒喝压倒了众人的叫嚷指责声。

      只见一个身着军찟装,体型魁梧ݚ,面容刚毅,一脸怒容的ർ中年汉子挤开众人,一把将工作人员拉倒身后大声说到:

      “我是这个避难所的负责人,我来回答你们的问题。”

      佡 “首先껸这次海啸是突发事件,没有嵩任何征兆的在近海形成,然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䪅海岸▛袭来,根本没有预警的时间!”

      “而且这种奇异事件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在我们这个新文鱵明时代已经有不少无法用科学綾来预测去解释的事情了!묚”

      “其次这个避难所是国家免费为大家提供的,没收任何人的钱,这个海滩也并不是政府负责的,如果有人假借政府名义向你们收过费用,那么你们指定是上当受骗了!” ꈢ ౙ

      “最后췗大家不要以为进了避难所就万事大吉了,这句个避难所能不能抵挡住这次海啸,还不一춬定,你们现在要㞛做的事情就磻是听从我们工作人员的安排뿍,在规定的区域内安静休息。”

      “有这个大喊大叫抱윩怨的时间,还不赶紧去寻找失㺣散秘的亲人,马上避难䌱所ⶣ就要关闭了,到时候可就神鬼难救了。好了,再有闹事者,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

      这汉子一番言论下来,加上他身上那股军人铁血的气场,一下就镇住了䥴那些起哄抱怨的人。

      又听得避难所也不一跌定能挡住海啸,惊恐之下,众人才开始老实听从工࣍作人员的帷安排,呆在休息区不䀹断祈祷起来。㖉

      当然那些还没找到ᾨ亲人朋友的人,听到马上避难所就要关闭了,一下就急坏了,开始发셷了疯般寻找邮起来。

      同样急坏了的还有王冲和杜子腾,这两人褬也已经跑进了避难慬所,跑到之䴝后一冷静下来才突然想起李元。

       于是两个人抱着侥幸心理在避难所快速找了一圈没发现人之后,才意识到뻉李元本来就海쩧岸比较远,现在肯定还没跑到避难所。

      涅两个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避难所门口来回踱步,眼睛不住地往海滩方向搜寻着李元的身影ě。

      现在海滩上的人已经很少了,带血的足迹终究染出了一条血路,㲿血路上最后的人们仍在哭喊着向避难所狂奔!

      终于李元的身影在血路上出现!觍

      他的身材不算高大,大约175公分的身高,远远看去甚至有些单薄,敘其实离近憠了看,他的全身肌肉很紧致,腹肌线条柔和,却很有力量感。

      뮲 ୞ 可能㠭是长年健身练拳的缘故,他原本有些白皙的肌肤也变成浅浅的小麦色,很健康。

      ੅再看他那清秀的脸庞,搭配一头干净乌黑的碎发,很耐看,总是会让人想起邻家那个阳光的大哥哥。

      ᐹ然而最让人记忆深刻的却是他那双眼睛,可能是读了太多的史书,总觉得他清澈的眸子里装进了历史长河,浩瀚星空!

      此时的李元略显狼狈,全身ꤘ湿漉漉的,大口喘着粗气,光着脚萪只穿着条黑色的泳裤在那条血路上狂奔,虽然体力已经消耗了很多,但是在死亡的威胁下,好像爆发了人体的潜能,速度很快,向避难所冲来!

      “老李,ꔧ加油啊!再快点!”

      “老李,快跑啊,冲啊!冲啊!”

      弔 王冲和杜子腾两个人⃝显然也发现了李元,在红着眼大声嘶吼着为李元蕩加油打气。

      因为从他们的视角看,李元的身后就是那滔天쌬巨浪!这被惊醒的巨兽终于要开始展露它的獠牙!

      少年、血路、巨浪,这是一场与死神的赛跑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