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4破晓下

      顿时,少年压抑着痛苦的呻吟声响了군起来。

      剧烈的疼痛让他下意识咬紧牙关,可是面具男的指骨居然如钢铁一般坚硬。让他牙关生疼。

      탔 零号看着疼到浑身颤抖的银岚,脸上㿸依旧是一副毫无变化的表情。只是没有人注意到憳,她握着刀柄的手攥得非常紧。

      下一秒,她提起刀就向面恗具男和银岚砍了过去,她已经意识到옠这个人隐藏在面具下变态的本质。哪怕误杀了银岚,都比把他留在这个人手中要好。 ᠖

      냞一道水墙拔地而起,不同于之前纯粹的水流,这道水墙中还混合着沙石枝叶,一下子就竪把零号㶟的斩击化解于无形之中。

      被水墙挡在后面的银岚龝又发出了痛苦压抑的呻吟,零号虽然看不到,但是可以ᕶ想象面具男一定又做了什么,而且画面绝不会美好。

      쌭“是你?”零号看着水墙微微皱眉,因为렋她认出了这个能力洴正是不久前才和她交过手的易子轩。

      水墙落下,面具男手里握着银岚另一只滴血的耳朵,毫无节操地அ笑着,却也不否认零号关于쭓自己身份的猜测。

      躲在鉐一棵树冠上操控着水墙的鋒易子轩看着零号的反应不由得连连苦笑,怎么好像不知不觉间,自己背了一个ᢧ不得了的大锅?

      不过虽然不太赞成歧和的做法,但是他也知道,按照他们之前的计划,这是唯一能达到目的的办法。

      面具男把手搭在了银岚的肩膀上,“你猜,人的胳膊可以被徒手卸下吗?”

      ᮧ说着他便捏紧了银岚的肩膀,他的指节因为用力而有些꿟发白。银岚嘴里还咬着面具男的᱐手指,他痛苦地呻吟着,唾液从不能闭合的嘴边流下。

      下一秒¥,什么东西被扔到了面具男的脚边。是零号的刀和刀鞘。她的刀鞘上绑着很多各色វ的绸带,也全都落在地上的泥水里。

      银岚拼命地挣扎了起来,他看着零号,一边摇着头一边发倾出呜呜的声音。

      零号面无表情,只是盯着面具男。

       面具男⑺满意地低笑两鐬声,౩下一秒他的手上长出了尖尖的白色指甲,一下子划断了银岚的咽喉。

      银岚一下子不动ꎳ了,他的瞳孔渐渐涣散,然后化为白光消ᣈ失了。

       如果说之前弗朗只是对面具男的身份有所猜测,那么现在他涹已经可以完全肯定了。

      这个人,就是他几场游戏前在沈府遇到的医者!

      他的眼神里透出一丝兴味,易子轩的队友居然是医者。如果뗞这是系统匹配的也就罢了,如果是两个人组队进入的游戏……弗朗真的有点好奇,是什么样的契机才能把这两个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人联系到一起灕。

      ⇾ 银岚消失后,面具男捡起了地上掉落的刀和刀᪜鞘别在腰间。下一秒后脚一蹬,猛地就向零号冲了过去。

      他俯冲的速度极快,几乎瞬间就冲到了零号面前,长长ⴎ的指甲对准零号的脖子就抓了过去。

      零号也瞬间就做出了反应向后跳去,她的手中出现了两把峨眉刺,一左一右挡住了歧和抓来的手。

      “不愧是大前辈。真是多才多艺。”

      歧和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面具后传了出来。又一个伸脚向零号扫去。

      “过奖㓁。这其实也不是我最擅长的。”零号对他的嘲讽无动于衷,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语气。她躲开歧和的扫腿,飞速后退和他拉开距离,然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两把手枪。

      她举枪冲着歧和射击,“砰砰砰ꐭ”三声枪响后,歧和却依旧是毫发无캆伤。

      他不仅在瞬间内以几乎不可能做到的精确动作躲开了零号的子弹,还在避开子弹的同时,飞快地拉께近距离,向零号逼近着。 ꣠

      零팄号拉开的距离瞬间就被赶上了,歧㖊和的攻击又一次逼到了她面ᨁ前。

      一旁观战的弗朗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对劲,他发现这个㰭带着面具的人⸴,虽然从各种方面来说Ị都像极了医者,却和医者有一个巨大的差距。

      那就是他比医者要强上许多,实力甚砯至隐隐压过了零号。

      ч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他在沈府中遇到的医者,⿍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在这几天内,他的实力因为某些契机突飞猛进;二是在沈府的时候,他根本没有用尽全力,而是像猫戏䱨耍老鼠一样在耍着他们玩。

      읺 욇弗朗的眼神微眯,虽然他因为相信零号的实力而一直没有出手——其碞实也因为知道自己太弱,出手了也没什么用。但是他毕竟和零号同属一个阵营,唇亡齿寒,现在零号明显落ﳉ入下风,他再不帮忙似乎都有点说不过去了。

      几张纸牌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指缝见,他慢慢地抬起手,却突缬然听到有人在耳边叫着自己。

      “大少爷——”

      一种诡异的熟悉感在弗㬝朗背后炸起跽,他瞳孔紧缩,下意识就回过了头。

      在一棵树后面,站着一个怎么都不可能出긛现在这里的人:浮莲。

      她依旧是一副高冷清瘦的捘模样,魾只是看着弗朗的眼神里带着一种久别重逢的欣喜与楞激动。

      煊 틍 无数种复杂的情绪瞬间在弗朗心里炸开:喜悦、震惊、思念、难过、恐慌……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能说出匬来。

      过去了这么久,他一直以为自己对浮莲的喜欢只是一种会随时间而平淡下去的感觉,无论如何,那只是一个死掉的游戏角色罢了。他以后还会在游戏里遇᡻到很多像真实存在的人类那样鲜活的女人,他终究쟡会看淡的。

      可是今天见到她,弗㆚朗才终于明冇白,他到꺍底有多喜欢浮莲。

      仅仅是看见她,他就觉得有点方寸大乱,他无戟暇去考虑这个已经死掉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又为什么出现在这个和沈府毫无关联的ꟻ游戏世界里。

      他只想⹵抓住她的手。哪怕什么都不说,但也不想让她离开。

      浮莲看了他一眼,面露犹豫,然后她转过头,就跑进了쩯密林⣹之淎中。

      弗朗먞再也顾不上零号和面具男的战况如何。他毫不犹豫地就跟了上去。

      而另一边,一直躲藏在树冠之上的易子轩看着弗朗渐渐隐入树冠的身影,轻轻一跃落在了地上,向着零号的方向走瓩去。

      ……

      癜 稂 另一边的战局中,零号久违地感受到了被压制的憋屈。

      无汜论她的速度多快,对方好像总比她快一些,无䏤论她是细水长流地打消耗还是突然爆发,对方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化解她的攻势。

      著“你到底是谁?”又一次交锋过后,零号腹部被撕裂了一个巨大的伤口,她的脸色惨白,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

      “是一个比你强很多的人。”面具男嘿嘿地笑起来,他用一个完美的动作闪避开了零号手中甩出的长鞭,然后飞速뉔扭身闪到零号身后又再她的后背上抓出了一道惊心动魄的深深爪痕。

      零号终于撑不住了,她的身上的黑色紧身衣早就布满了划痕,露出白色的沾着鲜血的肌肤和伤痕。而面具男还是毫发无伤,无论零号给予他怎样的重创,伤口都会飞速ﵦ愈合。

      零号手中的鞭子落在地上,她软软地倚着一棵树坐下,脸上没什么不甘或者愤恨,只是平静地接受了死讯。

       面具男却没有上䆎前给她最后一击,反而转身离开了。而一旁的草丛中走出一个面色白净的少年,他满脸歉意,慢慢蹲在了零号身边。

      “前辈,抱歉䣨了。”

      零号看着他,她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他的名字叫做易子轩,而歔他要找的人䗳叫做易亭台。

      他们都有着高挺好看的鼻梁,女孩子一般纤细浓密的睫毛。他们看起来是那么像,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一定是兄弟了。

      零号移开眼睛,认真道:“这是괝对抗赛,没什么好抱歉的。是我不够强,你不必向我道歉。”

      易子轩抿了抿嘴唇,“那,请前辈告诉我关于易亭台的事好吗?” 䍒

      零号垂着眼睛没有说话。

      “这对我很重要。媄他已经失踪很久了,我真的很想䶸找到他。”易子轩的声音很低,甚至有点发抖。他也能感觉到零号斪对于他哥哥的反应很奇怪,正因为这样,他才更加笃定零号知道些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