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草莓视频安卓版下载

      -------------------------------------

      第十二章偶遇采花贼

      午夜时分,车北巷一个距离二宝家比较近的屋顶上,此时有一个人正趴在屋檐上盯着,不过次从两个时辰前就在也没有任何动静了,甚至自己用灵力去感知,也感知不进去,但一个士兵的直觉告诉他让他赶紧走,在不走自己会有危险。

      但现在他是不敢走副城主已经下了死命令,无论发生什么自己必须盯着这个刚来云城的男人,心里作用和副城主的手段自己只能选择后者。

      没一会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原本想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的,不过一个声音却在自己背后想起,吓得自己差点又趴在房顶上。“嘿嘿……小兄弟累不累,要不要下来喝一杯”

      多年的从军,更是经历无数生死,这种情况下,只有一战了,可以信任的唯有手中的刀,于是便翻身拔刀,用尽全身力气和灵力像声音挥去。

      咚——咔嚓

      士兵瞪大眼睛,没想到自己全力一击,居然被一个木葫芦给挡下了,而且跟随自己多年,救过自己无数次的下品凡器,居然在碰到葫芦的瞬间就断了,而且葫芦居然一点事没有,但现在也来不及多想,便运用灵力要向后方逃去。

      急——

      声音落下,士兵感觉全身像是被捆起来似的,根本动不了,灵力也被封住了根本不给自己挣脱的机会。

      “怎么,你都跟着我一下午了,咋刚一见面就跑,不合适吧好歹打个招呼是不。”说完陶生还不忘打开酒葫芦喝一口,也与噬魂在心里交流这。

      “噬魂,这个人的魂你喜欢吗?”

      “嗯,有些劣质,只有先天初期,魂和普通人没有太大区别,吃着容易反胃。”

      “那算了,这里的城主听传闻还是不错,就不费劲了。不过刚好试试你教我的东西,要是不好使我以后就那这件事来侮辱你。”

      听到陶生的话噬魂印有些不太高兴了,怒气冲冲的对陶生说道:“小子,我看你是三天不打,就想上房揭瓦了,你要记好噬魂出品,必属精品,滚,听见你的声音就烦。”

      “不想听你不是也天天听着呢吗?”说完便笑呵呵的看向被控制的士兵,脸上并没有愤怒,不甘,甚至平静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些淡淡死志。

      呵呵……“我动手很快的,不会痛也不会折磨你的,也不用向我求饶,不管你是上有老母,还是下有妻儿,我都会杀了你”说着手中便多了一把短剑,不过形状有些怪异,外形歪七扭八的不说,甚至剑身上面还有无数的裂纹,仿佛一用力就会碎掉似的。

      “乖乖的,闭上眼睛,很快就好”陶生戏谑的说了一句,不过士兵好像有些绷不住了。

      “你就不审我一下子,”士兵仰看着眼前自己跟踪的男人,居然连审都不审就要直接杀人有些不知所错。

      “审你你会说吗?”

      “不会。”

      “那费什么话,闭上眼睛,我要回去睡觉了。”说完变向士兵猛然刺了过去,不过在士兵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陶生便停手了,此时剑尖,衣服,胸口已经紧贴在一起了。

      “止”随着随着止字咒的落下陶生也收起了剑,喝了口酒后,便放出精神力,凝结成了一个散发淡淡紫幽色光芒的种子,没入士兵的天灵之中。

      “解”声音落下陶生给士兵解开了咒法,不过现在的是士兵眼睛变得有些呆滞,整个人看起来如木头一般,陶生笑呵呵的蹲在士兵跟前,对士兵问道:“谁派你来的,干嘛盯着我”

      此时士兵发出机械般的声音:“副—城-主,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如-何。”

      “哦,那你认识朱文涛吗?”

      “不-认-识”

      陶生想了想自己与副城主并不认识,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盯着自己,如果非要有那就和朱文涛有关,于是便换了个方式继续问道。

      “一个二十多岁的白衣青年,长得很俊,但眼里有一股邪气,说话语气有些假清高。”

      “见-过-现-在-在-副-城-主-府-住-着”

      此时陶生觉得这个控魂术确实好用,问问题,对方连想都不想,而且不会骗施术者。不过陶生也明白了,他们的具体目的,便不在意的笑了笑对着士兵继续说道。

      “回去告诉,你们城主说,我们已经交过手了,我本身没什么战斗力,但身上宝物,宝物符咒及其的多,甚至有一件法器,你并不是对手,所以最后逃走了,其他就如实说就行。”

      “是”

      “有什么通过这个告诉我。”说完便递给士兵一张传音符不过陶生这张是可以多次使用的,范围覆盖整个云城一点问题都没有。

      士兵伸出手僵硬的接过符咒,放进储物袋里……

      做完这一切,陶生便离开了离开前嘴里喃喃的说道,要不然先整一本俗世的武功秘籍先练着,现在出手连一个霸气的名字都没有。

      有过了一会士兵的眼神不在呆滞,整个人看着断刀好像在想着什么,不过没一会便消失在了黑夜里……

      陶生,回到屋内发现二宝已经恢复了,但是并没有醒来,而是撅着屁股,嘴里留着口水,还趴在地上,陶生摇了摇头坐在草铺上拿着葫芦开始和起了酒,直到趴在草铺上睡着为止……

      ………………

      清晨赤阳升起,阳光照进云城的每一扇窗户。

      “陶生,快醒醒,陶生,家里进贼了”说着便使劲摇着陶生,上下摇没醒,二宝就左右摇晃,大概有半柱香的时间,陶生感觉身体快散架了才缓缓地揉了揉眼睛。

      嗯……啊……嗯

      “二宝你干嘛呢?”

      “陶生,你终于醒了,俺还以为你死了呢!呜呜呜”说完二宝立马松手拿大手擦了擦眼睛。

      碰——

      啊——“二宝,你想弄死我啊”陶生起身揉了揉头,对着二宝说道。

      “陶生,俺不是故意的。”看着陶生揉着脑袋,突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刚才太激动了,没注意就把陶生仍在床上了。

      “没事,没事,怎么了二宝”

      “陶生,家里进贼了,俺一醒来,桌椅都烂了地上还有个大坑。”

      “噢,这个是你昨晚喝多了弄得,没有进贼”啊……啊……嗯说完陶生打了个哈气。

      “俺弄得,吓死俺了,以为进贼了呢!但是俺那有那么大力气把地板都砸那么大的坑呢?”

      看着满脸好奇的二宝陶生也解释道:“我给你喝的是灵酒,晚上你睡着了没一会身上就散发出了大量的妖气,然后就开始发酒疯的乱砸,不过就两下,你就又睡着了。”

      “二宝,你的持久性太差了。”

      “嘿嘿妖力吗,俺说俺突然发现俺今天力气打了很多,原来是这样。”二宝这会像傻子一样,在那傻笑起来。

      陶生这会也是看不下去了。

      “二宝你有没有但觉,脑子里有多了什么。比如如何运转妖力之类的”

      二宝揉了揉脑袋好奇的,看了看陶生,想了一下。

      “俺脑袋里啥也没有,不过俺昨晚梦见了个大锤子,可大可大了,感觉比云雾山还大,吓死俺了。”

      “锤子吗?行没事了,你今天还出摊吗?”

      “俺一会就去,陶生你衣服都破了一会你穿俺的吧。”

      陶生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确实没办法穿了,于是便点了点头。

      “嗯……麻烦你了二宝”

      没一会二宝便拿着衣服过来了,陶生看着衣服就有点蒙了这玩意自己能穿吗?不过也就想想,毕竟现在没得的选了。

      陶生没一会衣服就穿好了,上衣大的都可以当裙子了,裤子不光肥大而且还长,陶生实在没办法只好该扁起来的地方扁起来,上衣更是掖进了裤子了,整个看起来特别滑稽,感觉像一个二傻子。

      整理好后陶生便和二宝一起,来到了集市,摆起了摊子。

      “二宝你今天蒸年糕,就用这个吧!用了这个肯定会特别香。”

      看着陶生拿出来的灵液,也不太清楚这东西的价格,也没在意不过听到这个会更香,二宝更香马上便用了起来,陶生也在边上放了快布,上面放上了,放上了灵液和丹药,找了块木板写上了,卖符咒镇宅防凶,卖灵药包治百病,不过配上陶生滑稽的装饰,完全像个骗子。

      不过陶生也不在意了,能卖最好卖不出去就算了,毕竟这些东西已经是自己贱卖了,总不能在求着人买吧。

      一天下来,二宝倒是没多赚多少,陶生却是碰见了个大户人家的夫人,卖了了几张驱邪的化煞符和用来镇魂的镇魂符,出手也是大方,原本一两的东西,这位夫人却给了十两。

      原本陶生看这夫人脸色神情不好还想问一下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但是这夫人根本没给什么机会便走了,不过二宝却突然叹了口气引起了陶生的注意。

      收起银子——

      “二宝,你认识这位夫人?”

      “俺认识,这是张大人的夫人。”

      “她家是发生什么了吗?我看刚才你叹气了”

      二宝想了一下便对陶生说道:

      “陶生,你刚来云城,可能不太了解,其实云城这半年闹起了采花贼,加上张小姐,已经十几起了。这采花贼只挑未嫁人的姐姐,把人掳走不说,几日后还会变成干尸,出现在城外。”

      “原来是这样,我说这两日除了在云宝斋外就再也没见过漂亮小姐了。”

      “看来这采花贼也不简单啊,半年多了都没有被抓。”陶生虽然觉得有些意思,但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便放弃了。

      “没办法,城主已经有两年没有从城主府出来了,云城确实比以前乱了一些。陶生你也小心些,”

      听了二宝的话陶生有点愣了,不过也笑了起来对二宝说道:“我又不是,大姑娘我怕什么,不会采花盗还喜欢断袖吗?”

      什么是断袖”二宝这会有些好奇了。

      “就是男的和男的那个。”

      “是这样啊,好像没听说过。”

      “那就没事,二宝一会你自己先回去把我去买点东西,晚点回去。”

      “嗯”二宝也没有多问,而且摊子前也来了顾客便忙活起来了。

      陶生收拾了一下东西,便也离开了,先是去卖了件衣服,虽然不帅,但是也没有刚才看起来憨傻了,之后便去了风月之地,喝了顿酒当然也只是喝喝看看和吃点豆腐,毕竟自己还是第一次呢!怎么招也待先给媳妇啊。

      想到这,陶生也想起了红仙儿和芸儿,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深夜陶生喝的伶仃大醉晃晃荡荡的出了风月之地,正在一个地方放水时,突然有一道黑影扛着一个穿着睡符的女人从房上到了自己身前,吓了陶生一大跳赶紧收了起来,不过还是尿到了黑衣人的身上。

      “你他娘的不长眼啊,吓是老子了。”陶生也是气愤,大黑夜撞鬼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生活了。

      不过对方也不说活提起一把剑就向陶生刺来,直取心口。

      本章完——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