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姆黄瓜视频

      担忧之余,栗子香已经迈步进入庭院边上的凉亭,抚平裙摆坐下,拿起石桌上的橘子斯斯文文剥皮,一派大家闺秀模样。

      袦 这핱么一看……她好像也不是那种喜欢闹着玩儿的人。

      也对,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天妖白狐,不说实力,单论眼界就远非自己可比,这个师父认下来怎么都不算亏的,哪怕她天天划水放养他。

      쑌軸“长清,过来坐。”栗子香将橘子掰成两半儿。

      待到牧长清坐下,她将其中一半儿递岍给他,微笑道:“不用这么拘谨。”

      她的手指很白很纤细,指甲盖上没有任何别的东西,透露着悦目的健康粉。

      牧长清迟疑了会儿,还是伸手接过:“谢谢师父。”

      “不用谢。对了,咱俩虽然是师徒了,但是你见我不用行礼,也不要使用‘您’这种尊称。”

      “为何?”

      “因为槐我年龄还没你大,那样会麷显得我太老啦。”

      䆎 咀嚼动作立即停下,牧၆长清依然不解。

      橑以他的了解,妖族的等级森严程度比人类要高出不少,单以这个理由似乎过ﻺ于牵强。

      顿了顿,他犹豫道:“这合理吗?”

      “这很合理,人횄家今年才二十岁呢,又不是活了几百上千年的老太婆。”

      “好吧。话说回来赩,师父你不会给我发布伤天害理的任务吧?比如杀人放火什么的?”

      㕥 “会。”

      牧长清眉头紧皱。

      他自认是个好人。

      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

      或许也有这这那那的毛病,但内心的正义感撞从来没有消退徬过。

      他之所以一心追求修仙,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在自保情况下维护正义,当然,更为了回到地球,尽管那时候可能自己家人都不在了。

      但人活在世,总归要有些执念不是么?

      见牧长清一副沉重之色,栗子香嘴角轻扬,放下书伸了个懒腰,展现出玲珑身段。

      “傻徒弟~放心吧,师父逗你玩儿的。”

      “是啊是啊,栗子姐姐是个很温柔、很可爱、很胆小的女孩子,连鸡鸭鱼都不敢杀,更不要说杀人了喵。”

      “……” 헊

      “……”

      栗子香脸上浮过一丝羞红,很快又掩去,瞪了黑衣小女孩儿一眼。

      “豆皮,醒了就去练功!”

      “不要,我还没睡够呢喵。”

      说罢她翻了个身面对歪脖子树躺下,小小身子蜷曲起来,轻轻挥手:“我叫豆皮,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罩着了,谁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哦喵。”

      栗子香뙉哭笑不得:“你这小丫头,长清是我徒弟,凭什么你罩着?ᖎ”

      “因为栗子姐姐你不会打架౦啊喵。”

      “谁,谁说的?!”

      䄲 “咕噜噜……”

      树下传来猫咪特有的咕噜声,豆皮睡着了。

      栗子香稍显尴尬,马上调整情绪,淡定道:“童言无忌。”

      “理解。”牧长清眼观鼻鼻观心。

      两只天妖扯嘴皮子,岂是他一介凡人能指指点点的?

      栗子香对他的反应颇为满意,正想开口,牧长清已经抢先一步问道:“师父还有什糭么任务发布吗?”

      끨 “诶?长清这么积极吗?”

      “没办法,之前求仙问道失败了二十三次,这回终于得偿所愿,自然要积极些,省得浪费机缘。”

      “真可怜閗……”栗子香掸了掸狐耳,露出思索之色,片刻后眉头轻挑,“天境派是吧?”

      “还有凌云派、气合宗、斗浪门、雪玉派㐶、天命派、康乐宫、无极宗……뀼”

      “诶诶诶诶?”

      栗子香睁大金色眼眸,惊讶道,“有这么多吗?背”

      牧ⳝ长清一脸肯定:“有!师父虽说经常观察我迴,但日日看书,又还要自我修炼,再加上些其ꊺ他琐事,自然不可能对我事事知晓。”

      “有道理……”

      “所以师父要去慌帮懂我教训⸢他们?”

      “想得美,这跟我看小说直接翻大结局有什么区别?”

      栗子香白了他一眼,手托下巴,翻了页书,又捏上一粒葡萄送入嘴中轻轻咀쌁嚼,认真道:“虽说你现在是我徒弟,但可别想着什么事都让制师父摆平哦,除非事情远超你能力℈范围。记住你脑海中的那几个字,‘쬓最强徒弟系统’,我培养的٭是最强徒弟,不是最强软饭。”

      “易软饭挺香的……”

      “嗯?”

      “我说师父的目标指定能实现!”

      “哼,这还差不多。”

      吃完葡萄,栗子香稍稍撸起左手袖子,露出纤细皓腕,上边还套了个白色手镯。 䶔

      这凷手镯一看就不是凡品,表面图案如流水,是动售态的。

      她轻轻抚摸手镯,微笑道:“初次见ፒ面,长清想要点儿什么见面礼?”

      “不用的೰,本来该是我献上拜师礼,没有就算了,又怎能反手还要师父的见面礼呢?”

      牧长清连忙摆手。

      ᶽ“真的不要吗?我这储物手镯里很多宝贝哦。㍞”

      “那就来份合适的功法吧,谢谢师父,师父好荅妖一生平安。”

      摆动的双扑手立即合十。

      “……”

      뮐 栗子香顿时僵住,很快又掩嘴轻笑,白了他一眼:“我就知道你是纰个厚脸皮。”

      牧长清一脸无奈:“现实逼的,脸皮不厚点我早就被赶出北冰城褾,甚至可能被打死了,实际上我真不是。”

      “说得也是,那师父就帮你好好挑一本适合你入门的心法。”

      “谢谢仙Ⰷ女师父。”

      “嘴真甜~”

      话音落下,牧长清脑子鲌里忽然出现栗子香的声音:“叮——恭喜乖徒弟讨得师父欢心,徒弟值加一点~”

      好家伙,这也行?

      牧长清眼前歋一亮坂,那简单了啊,拍马屁这事儿他老熟练了,这两年不知道装多少回孙子了都。

      正想开口,栗✢子香摇头道:“故意连续拍马屁没㿶用哦。”

      “呃,我是发自肺腑……”

      “我才不管呢。” 爩

      说罢微微闭眼,将意识沉入储物手镯内翻找。

      少顷,她微蹙眉头,似乎没找着。

      锾 ᤘ片刻,她眉头皱得䗀愈深了些,还嘟囔了几句。

      半晌,她叹了口气睁开眼看向牧长清道:“长清,准备做第二个任务。”

      牧长清不明所以,不过还是老实点头。

      㔸 接着只见栗子香素手轻扬,一阵光华闪烁,旁边空地瞬间出现了小山一般足有七八米高的——书。

      栗子香转身望着,叹气道:“真烦人,本来都分门别类摆放好的,结果不小心打홹翻全弄混了⻚。长嬩清,第二个任务就是帮师父整理书本,奖励徒弟值一樁点,见面礼也在里面,叫《归元心法》,你顺路自己找找。”

      “好的师父!”

      头一回摸到正儿八经的修仙功法,牧长清干劲冲云霄,一头扎进书山里翻弄起来。

      这堆书少说上千本,种⛆类确实繁杂。

      有功法,有小说,有乐谱,有各行各业教学的手工册,还有鮓小孩子用的书本,上面还写了字,看起来是栗子香小时候念喐书时做的笔记ୠ,字迹很稚±嫩。

      牧长清分门别类码放,而郩且随着看到的书名越多,他对这个师父愈发感到好奇,时不时看她两眼,又赶紧撤回。

      㜀夕阳西下。

      书山还剩一小点儿붴。

      ី 牧长清看着찎手中的又一本书젨,面色古怪,瞄了眼一᪤直端坐在凉亭中看书的师父,琢磨片刻还是将书码放好。

      没过几秒钟,他手里又多了两本书,书名再次让他神情怪异,不过他还是没吱声,继续翻。

      等到新起的这摞书堆叠到足有他大半个人高时,牧长清终于忍不住了,清了清嗓子,僵硬道:“那个㜓……师父啊……”

       “嗯?怎么啦?”

      栗子香转头,轻撩耳边碎发꫿,眼中满是迷茫懽,显然还沉浸在手上那本书的剧情里。

      “那什么,你不是喜欢看小说嘛?”牧长清尝试䬧组织语言。嶡

      “是的,怎么了?”

      “没怎么,我就是有个问题……”

      “有话直说。”

      闻言,牧长清深吸口气,拿上几本书走了过来:“为什么你收藏的小说全部是这种类型的?真的好看罯吗?”

      栗햃子香眨眨眼有点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书上的名字ऍ才了然,不假思索道:“当然好看,而且我也看其他类型小说的。”

      ᫖“可我到现在也没找着,能找到的都是这些。”

      琯 牧长清转身又拿了几本过来,念道:“比如《我的夫君是ꈀ修仙大佬》、《调戏徒弟的一万种方法》、《从零开始培养仙王相公》、《狐妖传:小哥哥别跑》。”

      葷“还有这本——《霸道帅徒爱上我》”

      “……䙌”

      “师父,你不对劲啊,你该不会……”

      “啊!!!我没有我不是你别瞎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