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合陈羽凡结婚照

      粉嫩新书,求推荐票。感谢!叩首!

      因为想尽早赶回房间,所以这一趟来回并没有花掉很多的时间。付可乐回到六国饭店门口的时候,他看了看他的宝贝德国铂金朗格表,现在的时间是八点五十六分。

      “先生,买点花吧”。“小姐,买束花吧”。付可乐看到不远处有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在向进饭店的客人卖花。三个孩子都是十来岁的样子。

      自从天气开始变暖以后,六国饭店的屋顶花园便开始举办舞会,每晚8点到12点。这一段时间进饭店的客人们是卖花的孩子们最有潜力的客户。

      从十来步之外,付可乐看到那个小女孩跟住一个正要进饭店的女人,一个浓妆艳抹、胖胖的中国阔太太。

      “夫人,买束花吧。”小女孩在胖女人身边道。

      “滚开,别挡老娘的道!”胖女人怒气冲冲地叫道,同时伸手重重地推了小女孩一把。

      瘦瘦的小女孩被直接推倒在地,在地上连滚了几圈。她原来拿在手上的一大把各色芍药花蕾七零八落散了一地。

      “让开”,付可乐大喊一声,疾步冲上前来,一掌将那胖女人推开。他的身体外形虽然看上去不会有很壮实的感觉,但他实际上的肌肉力量很足,兼具爆发力和耐力。他在上海8年上学期间,课外经常练习西洋拳击、击剑。付可乐心中对她憎恶,刚才那一掌用上了近8成力气。胖女人只是虚胖,被推得差点摔倒,踉踉跄跄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

      付可乐俯身抱起小女孩,将她的头颈部搁到自己的臂弯里,迅速查看了一下。见她并没有受外伤,他这才略微放心,关心地问道:“有没有哪里疼。”

      小女孩很坚强,眼里虽然有泪花,但还是摇头表示自己不疼。

      此时那胖女人回过了神,冲着付可乐嚷道:“要你管什么闲事,你是她什么人?”

      付可乐理都没有理她,他将小女孩上身扶正,安坐在地上。他自己则起身去捡那些散落一地的芍药花蕾。

      那胖女人心里知道自己理亏在先,而且看付可乐的打扮举止也不像是她可以任意欺负的人。虽然她被推了一掌,却也不敢再过分生事。她冲着付可乐的叫嚷没有得到回应,气焰也就消耗得差不多了,她重重地哼了一声,挪动步子往饭店里走去了。

      付可乐捡起地上最后一朵芍药花蕾,走到已经自己站了起来的小女孩跟前说道:“这些花我都买了,你早点回家,好好休息。”说完他就拿出一块银元放进小女孩的手心里。他不等小女孩说出什么感谢的话,就捧着一大束芍药花蕾离去了。

      这一大束芍药花蕾,有粉色的、有红色的、有黄色的,还有紫色的,很是漂亮,拿在付可乐手上相得益彰,他走进酒店的时候,吸引的女性眼光就更多了。

      付可乐将要走到自己的房间时,已经快要追上那个胖女人了。看来她应该也是三楼的房客。

      胖女人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头看到付可乐,立刻就气急败坏地喊道:“别不识好歹,刚才是老娘我不跟你计较。好叫你知道,我老公…”。后面的话被她吞进了肚子里。因为她看到付可乐停了下来,掏出钥匙打开门进了305房间。

      付可乐进了房间,将手里的花束放在椅子边。他脱了西装外套,再次回到房门后的椅子上坐着,静静嗅着淡淡幽幽的花香。

      直到凌晨一点,付可乐终于听到对面304门打开了。通过猫眼他发现出来的是两个黑衣保镖。早上五点的时候,另外两个保镖也出来了。而这时先走的那两个保镖也还没有回来。付可乐估计他们都去别处睡觉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他昨天也曾经观察过这四个保镖,没有在哪一个的脸上看到睡眠不足的迹象。

      他虽然熬了一夜,但是基本上都在闭目养神,所以没觉得特别疲劳。不过他还是决定去睡一会儿。

      付可乐只睡了两小时就醒了,毕竟心里有事。他的精神状态已经回到满格,因为身体好,睡眠质量与之成正比例提高。

      看了一下表,七点十分。他决定出门吃个早餐,顺便观察一下饭店保安人员的情况。

      北平的五月,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节。所有的树,都生出了嫩绿。阳光虽然不暖,但是也没有风。

      付可乐先吃了几块驴打滚,那是蒸熟的黄米面外面沾上黄豆粉擀成片,再抹上红豆沙、红糖卷起来,切成小块,撒上白糖。驴打滚是一种形象比喻,因为制成后还要在黄豆面里转一下,如郊野中真的驴在打滚,扬起灰尘一般而得名。接着他又吃了几个大顺斋的糖火烧。那是有几百年历史的传统小吃,香甜味醇,绵软不粘。

      北平的小吃大多是甜的,很得付可乐欢心。他又买了些糖耳朵和艾窝窝,带回去准备当中饭。

      不出他所料,那四个保镖一直到中午12点才回到304房间。张景尧也和前一天一样,只是在吃晚餐的时候出一次房间。

      为了保险起见,付可乐又多观察了一天。情况和之前没有什么变化。就是隔壁的胖女人又闹出事情来。她大吵大闹地说酒店保洁员偷了她的翡翠耳环。耳环最后被饭店经理给找到了,是胖女人自己靠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掉进夹缝里了。她冤枉的那个保洁员正是帮付可乐找到张景尧的那个大姐。这让付可乐对胖女人的厌恶再次升级,并促成了他随后的行动。

      付可乐让特务处的人给自己准备了数条无毒的小蛇。5月6号早上六点的时候,他通过相邻的阳台,将那些小蛇悄悄放入了胖女人的303房。没过多久,他就听见那胖女人大喊着“救命啊,有蛇!”从她房间里逃出来。她一路狂奔,一路不停高喊救命,一直跑到一楼大堂向饭店经理投诉。付可乐装着和其他看热闹的住客一样,远远跟着她,正好把被这个胖女人惊动的日本保安人员的人数、位置、反应时间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会将这些情况准确标注在他专门为刺杀行动执行人员准备的行动线路图里。

      1933年5月7号,是他们确定要动手的日子。刺杀行动的主执行人是复兴社特务处北平站行动组组长白石维。他年轻力壮,枪法最好。副执行人是复兴社特务处天津站站长王天树。他经验丰富,枪法也很准。复兴社特务处北平站站长陈弓注负责开车接应。复兴社特务处华北区区长郑戒铭统筹指挥。

      早上六点,付可乐就去办理退房手续。走出六国饭店门口的时候,他将拿在手上的一顶礼帽戴到头上。这是事先约定的行动信号。信号表示一切情况正常,刺杀行动执行人员可以按照原计划开始行动。

      几分钟之后,白石维和王天树就进入六国饭店开始执行刺杀任务。然后就发生了本文开始的那一幕。

      戴处长在行动前就发了严格命令:为了防止日本人报复,行动成功后不得进行庆祝活动。参与行动的天津站人员,必须立刻返回天津。

      付可乐在复兴社特务处北京站内等到陈弓注、王天树、白石维三人完成任务顺利归来。王天树和白石维向郑戒铭报告:日本和伪满洲国暗探、汉奸张景尧头部中了三枪,当场毙命。另外,在行动中还击毙了总共六名日本武装保卫人员。

      随后王天树就带着付可乐还有两个天津站的手下返回天津了。付可乐也已换回了学生装。他在张景尧被刺之前不久退房,又正好住在案发现场对面的房间,肯定会引起紧接着调查案情的日本人的注意。恼羞成怒的日本人是一定会彻查案件,寻找凶手,疯狂报复的。改变装束,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北平,是最正确的应对策略。

      巧的是,当天日本人就开始大举进攻冀东,从三面对北平形成包围之势。原来这是为了配合张景尧和孙船芳的施压行动。现在张景尧被刺,孙船芳也如惊弓之鸟。原定的一系列后续计划根本无法进行。日寇想在华北建立新的伪政权的企图完全破灭了。日本人为了促成此事,一共投入了700万日元巨资,最终颗粒无收。主事者板垣四郎也被打入了冷宫,失去了他之前成功谋取东三省的光环。

      坐在回天津的黑色福特轿车里,我们可乐的心情十分愉快:我是中华子民,必担复兴之责。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他为抗日作出了重大贡献。虽然他没有能亲手击毙张景尧,可是谁也不能否认他在整个行动中起到的关键性作用。只可惜他现在找不到党组织,党组织不要说给他表功,连他的存在都不知晓。

      他在这次行动中表现出来的能力之强、潜力之深,郑戒铭、陈弓注、王天树三人有目共睹。而郑、陈两人看到王天树将付可乐视为心头肉的样子,也就没好意思当场开口招揽,只能准备日后再找机会挖墙角了。

      王天树志得意满,认真算起来,本次行动的首功只怕要落到他头上。是他想到并且促成使用付可乐的,他还是直接执行刺杀行动的两人之一。想起因为这次的功劳将要得到的各种让他垂涎欲滴的奖励,他的心情大好,和同行的两个下属之间的交谈也就更肆无忌惮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