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官方版)

      不过,平日里,我对徐文瀚照样还是陪着蘤小心,堆着笑脸,只要是他的吩咐,我都尽心尽力的争取做到完美ቂ,尽量不留给他挑刺的空间。可是죎,徐文瀚对我还是吹毛求疵,而且还⛞动辄就给我穿起小鞋来。

      我这个人啊,脾气很硬,吃软不吃硬,牛脾气上来了,认准的事,也很倔,信奉的人生信条是:你敬我ﶅ一尺,我敬你一丈。

      就像我刚进厂的时候,徐文瀚对我没有什么恶意,也算是尽心尽力的教了咱一些东西,作为回报,咱也以礼相待,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指哪里我就打到哪里,之前,你把我的一双新鞋给糟蹋成那个样子,我连一句埋怨的话㷩都没有。

      可是今时今日,就不同了,徐文瀚这묟么长时间的明目张胆的敲打我,我也一直都在忍气吞声,尽量少说话,多做事,尽可能的遵照你的੻要求,服从你的管理。本想以此来换取徐文瀚的手下留情,啇大家骝在一起和和美美,快快乐乐的工作,不是更好嘛?

      但是他对我的示弱丝毫不领情롫,一点也没有表现出缓和的迹象,我觉得我们俩之间真的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是我的错,我心悦诚服的承认,改正,认罚任骂,可是如果不是我的错,想让我背锅,可就没有门了。

      虽然有了这个想法,可是我还是以“忍”为第一出发点,于是,这样的画面就会隔三差五的在办公室上演:我站在他的办公桌前,他板着脸,对我大声训斥——

      (1).小唐,刘经理让你做的这个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奥,这个是我在车间的时전候正好遇到進刘经理了誴,他交代我去做的,于是我就直接安排﵏下去了。心里却在暗暗的想,这刘经理直接交代的,我不立马去做行吗?我总不能芝麻大小的事都要向你汇鯬报吧?那又把人家刘经理置뉸于何地呢?

      这样不行奥,刘经理刚来深圳,很多东西都还不是很清楚,以后一定要先告诉我。

      行,好的,徐主管。我口头答应着,心里很鄙夷他,人家刘经理难道不比你懂的ส多?靠,搞笑......

      (2).小唐,这张单没有我的签字你为啥ွ就发出去了?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个主管吗?

      徐主管,你误会了,我怎么敢不把你放在眼里呢?情况是这样的,今天,你不是出差了嘛,这三星又追加了一个紧急订单,所以我就先开了单,找了刘经理签字,然后给您留了一份备案....

      嵡 耐心的解释完之后㺢,我的心里还是很恼火腮,你怎么还上纲上线,我什么时候不把你放在眼里了?难道说我把这订单搁置在一边,非得等你回来再处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不处理,你又会问我为什么不处理,那这样샱的话,我可就不单单受你的诘Ꮝ问了,而是要影响工作了......

      (墆3).小唐,你平时﫹啊,要多花时间在搞好工作上,在业务研究上,少和其他部门的人一天到晚的嘻嘻哈哈,我可不希望我部门的员工整天不务正业,如果不能专注于自己的本职工作,那怎么提高自己的水平呢?

      我靠,听了这个话,我这个气愤啊,公司本来磎就是一个团体啊,任何一件工作都需要大家合力去完成,一张订单的完酞工就需要和生产部,技术部,品质部等各个部门协作才可以啊,我不和人家接触,怎么做䎥事啊?还说我不务正业,更搞笑了,我总不能把自己封闭起来吧。

      而且,我和谁接触是我的自由,只要不是工ᮏ作时间,只要不ꝋ耽误我的本职工作,我怎么┶和人家嘻嘻䶦哈哈了,我这还不是为了加深感情,为了以后工作配合起来更顺当,做⇭点投资啊。说实话,我可不想像你一样,和其他人都闹掰了,在工厂沔里一个朋友都没有푕。

       你作为主管,倒好,平᪁常业务上有任何功劳,你徐主管都是自己直接跑頣去找厂长汇报,据为己有,这本也无可厚非,你是主管嘛。有时候,我发现了问题,漏洞,及时的避免了公司的损失,你没有出一星半点的力,那你也能够腆着脸给䁽厂长报告说是你处理好的,这算什么啊?

      ▎ 你肯定是在想,我讲鲜熃语,即使当着你的面讲,你也听不懂。可⥲是你忘记了,搞懂一件事,并不ꣶ是一定要用耳朵,用脑子,用眼睛一样可以知道个七七八八的。

      还有,你徐主管很直白的多次给我说过,营业部门的任何事情都要经过你的手,䅴你的嘴,不能擅自行动,眼里一定要有你徐文瀚。我自信自己都做到了,可是有时候面对突如其来的机会,我怎么着ႚ也要表现一下吧。

      难题顺뭞利的被解决了,总要在每日的工作报表폔里体现一下吧,就这也被你熊了一顿,说这种小纗事,不需要在ꑇ报表里体现,那请问一天䋴到晚又有多少大事让我做呢?其实你不就是鵮怕我向领导表功吗?可是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算了,算了,就按照你徐文瀚的要求䇇来做吧,咱每天只写大事,不写小事༗,本来觉得这总算合你许主管的意了吧。

      可是没有想到,有一汫天,厂长找他谈工作的时候,一提起某件事,他懵圈了,根本不知道,于是,徐文瀚回到座位后,立马就把我叫량了过去。퀒

      他皱着眉头看了我半天,问道,鶞小ַ唐啊,你今天都做了什⭘么?

      쾗 我一开始不明白他什么意思,看了他一眼,心想,报表不是写뛍着嘛,转念一想,你问,我就重复一遍呗。

      重复完了,他一拍桌子,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说,你知道吗,任何公司,ᅨ任何部门,做任何事情都有程序,如뽶果大家都像你这个样子自作主张,К擅自行动,那这样的团队还有什么战斗力呢?

      我这个时候,还是点点头,表示认同,他又说,而且,你要知道,我是你的直接上级,你所做的每一件工作都应该是我安排给你的。今天这事,我是不在办公室,⻘可是你可以先准鈰备嘛,把所有的资料准备齐全,等我回来再处理啊,“磨刀不误砍柴工”的道理,你应该懂得啊.......

      反正一口鶴气尅了二十多分钟,我呢,就一直立正站在他詇的面前,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眼睛和嘴巴,尽情的看着他的表演,其实他说了什么,我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老调重弹嘛뚰,我浪费那个精力=干什么啊。

      看到他那两片厚厚的嘴唇在那里一开一合,一合一웗开,上下翻飞,就好似两块五花肉在那里跳跃,我差点没忍住笑了起来,脑子里又在想这个时候该给他的ࢧ脸上写哪四个䫔字呢?是厚颜无耻好呢,还是跳梁小丑合适呢?

      反正我一言不发,任他发泄也就算儵了。可是谁知道他看我不说话,情绪还越来越激动了,最后就像䎖吵架一样,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朝我们俩看过来。

      我再也忍不住了,真的生气了,站了半天了,已经变换了几次站姿了,腿都快麻了,多大点事啊,我也服软了,认错了,保证以后什么都由您来决定,即使䍺火烧屁股,我也要等您,뙣行酀了吧,您还喋喋不休,越说越起劲,这算什么啊?

      于梗是,我֎勃然大怒,两人便干了起来룎,当然,君子动口不动手,声音越鏟来越大,把厂长都惊动了。厂长走了过来,直接问我怎么回事。还没有等我开口呢,徐文瀚就谄媚的冲着厂长说了一大通。

      我就在旁边静静的站着,等他说完之后,誮我刚想开몪口,跟厂长解释一下,谁知厂长的手机忽然不合时宜的响了,他赶忙跑回去接电话了。

      靠,很显然,徐文瀚这是使用了对付穆才林的那一招,肯定在厂长面前给我点眼药水了呗。我럈刚回到座펂位上,徐彸文瀚就跟过来了,恶声恶气的问我是不是想找厂长告状啊?

      珁我懒得理他,不说话。他一看我这样,口气又软了下来,说他也是在跟厂长解释,说不是我的错,今天的这种状况,确实很特殊,他也理解,不过我的处理方式还是有点不妥的。

      我心里暗暗的骂了他祖宗,什么玩意,我错什么了?再说了,你徐文瀚肯定和厂长不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也没再找厂长说这个ᐕ事,觉得既然他都示弱了,再说毕竟这些韩国人跟许文瀚关系还牍不错,咱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不过我还是没有经验啊,本想这事就算过去了,没有想到的是,这倒霉的日子才算刚刚开始,从此以后,加班加点,大蝜矛盾没有,小摩擦不断,两人之间别别扭扭,藕断丝连。

      虽然我对徐文瀚的变本加厉,日趋蛮横,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쭤异常。可是很多同事,像李红梅啊,梅清啊,她们都渐渐的发现了这个问题,就偷偷的问଻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得罪了徐主管啊?

      我想了半天,说,没有啊,你们也看到了,我可一直都是规规矩矩,认认真真的。

      李红梅就歪着小脑袋,说,不可能的,不然他怎么最近对你看管的那么严啊?

      听到李红梅说到“看管”这个词时,我恍然大悟,顿时明白了,徐文瀚一定是怕我在厂长那里抢了他的风头,进而慢慢的分散了他的权力,威胁到了他的位置。

      可是我冤枉啊,我比窦娥໚都冤啊,咱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檻啊,在成贤厂从一而㻲终,升到主任,主管,就到头了,还能咋样?这对于我来说就只是一份暂时욉的工作而已啊。

      没有想到的是,人家徐主管竟然这么高看我,还把我当成了潜在的竞争对手,那我是不是要找个机会解释一下呢?

      再说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忍一时风ホ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咱就当做是尊重领导,让领导放心,安心,也许解释了之后,他知道了咱对他的位置没有企图,可能就偃旗息鼓了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