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删丝瓜视频苹果app

      向星鸿起了身。

      看向双手红赤模样,回想起方才那一道灼灼剑气,又惊又叹。他虽心中大是遗憾,可以并非愚钝不识好歹之人。对手能斩出一剑,还不算太过竭力,那自然能斩出第二剑、第三剑,自己败得不冤,心服口服啊!

      遂拱手道:“封师弟道法精深,在下败得服气,难怪师父也曾对师弟多有赞誉!”

      封亦客气还礼:“承让!”

      监察长老见二人如此,心怀大慰,捋了捋胡须道:“这一局,便是朝阳峰封亦获胜了。”

      随着这一句话,好似宁静湖面投下一颗石子,陷入震撼的台下众人轰地议论起来。许多与向星鸿亲近的同门,前来扶持照看,封亦正好脱身,又与本脉同门说了几句客套话,礼貌拜别。

      此时云海广场,热闹非凡!

      八座擂台一一启用,首轮比试全都开启,眼下正是诸多参与大试的弟子在台上斗得激烈之时。青云门年轻俊杰虽多,但如齐昊这般远超同辈的仍占少数,大多弟子修为之间相差不过一两层。

      这点差距,是可以用精深的道法修行弥补。甚至某种程度而言,“玉清境”修为的弟子,若能练好一种神通,其对斗法战力的提升远比一层真元法力来得更显著。

      故此参与大试的同辈,大多修为仿佛,斗起法来很难出现一边倒局面,自是满场热闹,越打越激烈了。

      也正是在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激烈斗法,一阵一阵的法宝、神通碰撞的轰鸣,便也能同时引起台下观战弟子一遍又一遍的惊呼喝彩!

      “难怪‘七脉会武’备受关注,”封亦一时心中明白,“每一次大试,除了台上弟子相互论武切磋,传承荣耀,台下弟子增长见识之外,其实也是一次狂欢,一次释放,融洽同门情谊。可谓一举多得啊!”

      封亦信步走着,也没打算专门去看同门比试。

      他保证绝不是出自被独自遗落后的愤懑不平,只是单纯地想见识见识长门通天峰的雄奇险峻,嗯,就是这样!

      路过一座擂台,封亦大多都会驻足看一阵。渐渐地封亦通关观战,眼界大开,逐渐掌握了青云三系神通的特点。

      ——“修元”气息稳固,修为深厚,往往能将法宝的威能激发出来,故此使“御物”神通,驱使法宝,最为适宜;“通玄”繁复奇妙,变化万千,御使各种神通秘术,威能极大;“御剑”则不必说,封亦自己便是其中一员,自是最为明白习剑者“锋芒在手、一往无前”的气概!

      走着走着,到了广场边上。

      没想到正碰上抱着滚滚四处炫耀的童婉师姐。若非封亦亲眼所见,委实难以想象娇娇怯怯的童师姐也有骄傲得像只小母鸡那般稀罕的神情。围在她周围的都是女弟子,有些面熟,乃是朝阳同门,也有几个全然没见过,应该便是小竹峰一脉的弟子了。

      滚滚被她们围在中央,抱着众女采来的新鲜竹笋,“咔嚓咔嚓”地吃的正香甜。

      “师、师弟?”

      童婉这么早就碰见封亦大感意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道,“你这么快就输掉啦?”

      封亦笑容一滞,板下了脸,对那众女中心的滚滚喝道:“陶矢,站起来,我们该走了!”

      “嘤~?”

      滚滚抬头瞥了他一眼,不知是谁塞了跟剥好的竹笋过去,滚滚愉快地哼唧一声,眉眼里都好似带着欢笑,连忙把那竹笋往嘴里送,“咔嚓咔嚓”地吃起美味来。

      ——没想到区区团子,也在最关键的时候背叛了自己!

      封亦捂着受伤的心灵离开了,只觉这世间,早已“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哎?等会儿!方才那一句,封亦分明只是心底默念,怎么还有声音了呢?恍悟之下循声看去。

      只见不远处,一个五官清秀,年纪二十左右的青年正自握着一柄描金扇,慨然而叹,面有悲哀之色。封亦顺着他目光看去,竟正好落在远处童婉一众师姐围拢一处的中央,似是正好在滚滚身上。

      “未请教——”

      封亦见了他穿着气度,一时想起个人来,不由上前。

      “啊?”那人似惊了一下,不过立时反应过来,也回礼道,“风回峰弟子曾书书——咳!”提到自己的名字,那人面上红了一下,连忙解释道:“师兄勿怪,我并非是有意要占你便宜,实是本来名字如此。我姓曾,名‘书书’,却是‘书本之书’也!”

      封亦笑着,心道果然,道:“曾师兄不必如此,我其实对师兄闻名久矣。”

      两人年纪仿佛,一时分不出谁长谁幼时,那便各自之间都称“师兄”,倒也无妨。听见封亦如此说,曾书书意外一阵,忙道:“还没请教师兄尊姓大名?”

      封亦虽说在各脉之间,略微有些名气。

      可真正认识他的却没几个。便是那日在玉清殿前一展神威(挨揍),也只有到得晚的那些人见到。曾书书所在风回峰一脉,那时早就入了殿内。

      封亦说了。

      曾书书惊讶里带着恍然,恍然中又有几分好奇那般,笑着道:“原来是封师兄!”

      封亦问道:“方才听见师兄叹息,却是为何?”

      曾书书老脸一红,支支吾吾。却叫他如何说?难道说自己嫉妒一只怪模怪样的熊,居然灵性至此,都会凭借可爱外貌迷惑于人,偏偏一个个同门女弟子还皆是痴迷模样?——哎,熊?

      曾书书眼中一亮:“我是方才见到了一只稀罕的异兽——”

      封亦似笑非笑,追问道:“素闻师兄见多识广,颇有才华见地,不知师兄可认出了那异兽的来历?”

      曾书书明显对自己的见识和眼力颇为自信,闻言便去看那滚滚,看仔细后,惊讶道:“咦,此物黑白分明,憨态可掬,模样甚是稀罕呐!”

      封亦愣眼!

      原来你丫现在方才注意到啊?那你先前看什么去了?

      “观其体态皮毛,有些与书本中‘食铁兽’对应。”曾书书皱着眉,似大惑不解,“可‘食铁兽’分明有传言说是魔神蚩尤之坐骑,乃太古凶兽也,怎么会生得如此憨厚可爱?而且脾性也相差太多了吧。”

      远远地看见一位女弟子,鼓起勇气伸手薅了一把滚滚的耳朵,兴奋得面颊通红。不想那滚滚如若未觉,接过不知是谁递过来的竹笋,继续开吃。

      任你天大地大,在滚滚眼中,始终吃饭最大!

      封亦见他一眼便认出,也不由惊讶:“师兄好见识!”

      曾书书怔道:“还真是‘食铁兽’?”又回头看了两眼,难以置信般摇了摇头,复自感慨,道:“今日是什么运道,先是见到稀罕无比的‘三眼灵猴’,现在又见到了传说中的太古凶兽!——唔,兴许我也该将那黑白孔雀、没壳儿乌龟带过来?”

      “‘三眼灵猴’?”封亦知道他应是见过张小凡,此时有意问道。

      “是啊,大竹峰一位名叫张小凡的师弟,便极为幸运的养着一只‘三眼灵猴’!”

      封亦笑着道:“张师弟我也认得,只是不知到他养的猴子居然有如此来历。对了,不知张师弟去了何处?”

      曾书书道:“张师弟似怀有心事,我本欲带他在通天峰随处走走散心,却他忽然有事,匆匆离开。”封亦“嗯”地一声,面上不动声色,实则心中惊讶。他若没记错的话,好似正是在曾书书引见之下,才使他对小竹峰陆雪琪有所熟知的吧?

      “师兄也参与了本次会武大试的吧?”

      曾书书忽地开口,打断了封亦的思虑,只好从臆想中脱出。

      封亦道:“没错,以师兄之才,想必同样参与了大试。不知师兄是第几轮比试呢?”

      曾书书道:“正是第一轮,师兄你呢?”

      封亦也道:“我也是第一轮比试,不知曾师兄比试结果如何?”

      “惭愧,侥幸胜了一局!你呢?”

      曾书书“啪”地一下打开描金扇,面上可没有一点惭愧、侥幸的意味。

      封亦撇他一眼,也点头道:“都很惭愧,我也侥幸胜了一局!”

      两个家伙相视一眼,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来,竟一时觉得很有些趣味相投!

      便在此时,云海上忽地传来一阵清澈的声音——噹~!

      两人一动,齐声道:“第一轮比试结束了!”

      首日大试人数较多,故此门中长辈也没有多做耽搁,第一轮过后,立时紧锣密鼓地开展首日的第二轮比试。

      封亦虽然起先在心里说绝不去观看本脉师兄们比试,可临到头来,又很有些心心念念。当即看了曾书书一眼,便道:“曾师兄,接下来几场比试有我同门挚友,师兄可愿一同而观?”

      曾书书摇摇扇子,微笑着道:“反正比试完了,无所事事,一道看看也好。请!”

      两人结伴,先去了徐明所在的擂台。

      两人到时,记性的徐明已然向对手发起了猛烈进攻,“少阳剑气”展开,满擂台到处都是灼灼热浪。偏他对手乃是一位精通木系道法的弟子,攻击稍显薄弱,唯独防守力盛,耐性极佳。

      两人一攻一守,倒也各展所长,打得十分激烈!

      看了一阵,封亦顿时心中有数。

      台上两人修为相差仿佛,只是徐明看起来剑诀神通更为犀利,进退之间纵横捭阖,锐不可当!可两人之间,不管是封亦还是曾书书,基于更高的修为眼界,两人都看出了那位木系道法的同门,似仍留有余地。

      封亦心中稍稍有些紧张。

      也不知徐师兄能否料中此遭,能否有足够的底牌来应对其后手,便成了决胜的关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